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桌上、墙壁上、书柜上、地面。

    铺天盖地的辅导卷。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不断在背后追逐着自己, 张开血盆大口, 露出满嘴獠牙, 乔南一边跑一边琢磨着要怎么弄死它, 紧接着听到一声清脆的敲击。

    他猛然惊醒,从趴在桌面上的姿势直起腰来, 脊椎一阵格吧格吧的响动,他恍惚了一下, 才发现原来发出声音的是从桌上掉下去的圆珠笔。

    枕在脸下的生物题册做到了三分之一处, 放眼望去,无处不爬满密密麻麻的文字, 乔家书房昏暗的护目灯照亮眼前地狱般的场景, 让方才苏醒的乔南控制不住地一阵窒息。

    不行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可是这道刚刚没做出来的题……

    不行不行!再爆肝下去一定会死的!

    这个尿素循环第一步的细胞定位是……

    耳畔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信息提示,他停顿几秒后开始抬起胳膊扒拉桌上堆放得满满当当的东西:笔记、生物书、昨晚熬夜啃完的必修资料、生物老头前段时间又整理了一批送过来的历届真题……大多已经出现了使用痕迹。由于做题的这位学生非常不擅长收拾东西,这些已完成的功课于是就只能被胡乱地被堆放在一起。乔南废了好大力气才从一本摊开的书下头摸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一看——

    【包你一星期提高生物成绩淘宝三皇冠店铺客服[趁你病要你命]:亲,您在本店购买的价值8999元的“超级VIP金牌高中生物辅导资料合集”已发货, 单号XXXXX, 请注意查收哦~】

    乔南:“……………………”

    他默默删掉了这条信息,静坐呆滞片刻, 最终盯着桌面上那张只剩下三分之二没写完的习题册,死心地躬身去捡圆珠笔。

    书房门在此时被推开, 乔远山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他目光扫了眼书房里的人间炼狱, 眼中流露出些许欣慰的神情。

    “南南。”他道,“三点了,准备一下,去收拾收拾。”

    然后又在乔南明显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的注视下张口提醒:“你忘了?今天是你外公大寿,你舅……石家俊说了,三点半之前开车过来。你哥已经去换衣服了。”

    乔南:“……”

    卧槽!!

    终于踏马的不用写这些狗屁试卷了虽然参加外公的大寿要跟石家俊那伙人碰面也十分的操蛋,但这仍是他一天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他于是终于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推开那一桌的题册:“我知道了!”

    父子俩转身走出书房的那瞬间,就对上一双锋利的视线。

    乔南被那股恨不能从自己身上剜下点什么的视线盯得额角一跳:“……哥?”

    乔瑞却并不理会,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转身默不作声地回了房间。

    背影一股森森阴气。

    乔南:“……”

    大哥最近一段时间奇奇怪怪的。虽然以前也是个很古怪的人,但那种古怪跟最近的古怪走的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以前的大哥古怪在冷漠寡言,最近却特别爱玩“突然闪现”,像幽灵那样出现在背后,用那种【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的视线盯着你,然后又在找足存在感后一语不发地离开,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心态。

    搞得乔南这几天每晚都要在睡前不断检查门锁,实在是心力交瘁。

    他无语地回房之后,留在原地的乔远山便疑惑地转向自己刚刚出现在楼梯口的妻子:“小罗,瑞瑞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

    “咦?有吗?”罗美生被问得愣了一下,上前替他整理外套,略一思索,“你想多了吧,没见他俩吵架啊,不过——”

    她细心地提议:“咱们最近有空的话是不是该给他们买点东西了?南南还好,学生也不用怎么讲究,瑞瑞每天这个会那个会地见人,还老戴着他那个领带夹,看起来总归有点不好。”

    乔远山乍听之下还愣了愣,心说领带夹?什么领带夹?

    没有妻子那么细心的中年老男人还腹诽女人就是喜欢在穿扮上吹毛求疵,但待到两个儿子收拾好准备出门时仔细一瞅,他才发现妻子说的好像是有点道理。乔瑞一身裁剪合宜的高级西装,定制皮鞋,搭配手腕上价值不菲的机械表,袖口上低调奢华的蓝宝石袖扣,整体细节无可挑剔,偏偏丝绸质地的领带上却别了个画风莫名其妙的领带夹。

    这领带夹也不能说不好看,款式还是过得去的,或许曾经风光过,但现在的样子实在有点凄惨——银色的金属氧化后露出内里斑驳的铜黄色,边缘位置大概是被摸得多了,甚至还有点发黑。原本应该被嵌得满满当当的花样已经完全看不出昔日的容颜,上头左一个缺右一个缺,缺得仿佛真实的月球表面。有幸留下的那些顽强的水钻,光芒也都十分暗淡,苟延残喘地挣扎着不肯掉落的样子,说实在的让人看起来都觉得辛酸。

    乔远山都震惊了,完全没有认出这玩意出自自家小儿子的手笔:“瑞瑞,你戴的这是哪个牌子的珠宝?质量也太差了!”

    乔瑞:“……”

    他想起上次示意助理拿着领带夹去找品牌方的麻烦时,助理拿手机淘宝搜索出来后欲言又止展开在眼前的界面。

    他沉默片刻,转过头去,看向正从楼梯处的那个下来时只顾着摆弄手机的,明明自己已经主动提过要求,还旁敲侧击了许多回,可过了那么多天却仍不见有重新送自己礼物意愿的弟弟。

    他想了想,走上前去,发现弟弟正在拼命点手上那个正播放一个不知道什么直播节目的手机,手机扬声器播放出的还算好听的歌声和观众尖叫里,他沉声开口:“你在干嘛?”

    乔南非常随意地抬头扫了他一眼,视线根本没有在他挺起的胸口停留,很快又落回了手机屏幕上:“投票啊。”

    乔瑞探头一看,手机屏幕上一个长得人模狗样的灰发小子正抱着吉他在舞台上晃来晃去,乔南飞快地点击投票按钮,看他在右侧不断升高的名额,少说已经投了好几千块。

    乔瑞抿了抿嘴,板着脸一阵委屈:“QAQ”

    敲开乔家大门的石家俊刚刚踏入一只脚,还不待站稳,便被迎面而来的冷凝气息劈头砸了满脸。

    他脸上憨厚的笑容都险些挂不住,愣了愣后,才注意到乔家客厅里两个外甥之间不怎么融洽的氛围。

    心头一顿,他飞快转开目光,不变的表情下是几乎要涌到喉咙口的亢奋。

    因为这段日子的诸多不顺和乔家对石家变得非常莫测的态度,他非常不安,占着消息灵通四处打探,偶然之下还真听到了些风声。

    公司里有几个高管非常笃定地确信乔家兄弟俩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佐证就是不久之前乔瑞见天在外头炫耀且非常珍惜,摸都不给人摸一下的乔南送给他的领带夹。

    石家俊被那些煞有其事的猜测搞得心思重重,甚至一度犹豫自己是否要趁早带着集团这么多年来被把握得滴水不漏的市场部金蝉脱壳。

    可现在看来,果然还是太杞人忧天了一点。

    孩子们都长大了啊,开始懂得了在父亲面前装乖换取东西,在外人面前假装兄友弟恭,然后在离开这些视线,回到家里之后,才抛开伪装原形毕露。

    差点把他这个老江湖都糊弄过去,

    礼物?

    笑话。

    集团里那群蠢货也不想想,一个领带夹能值多少钱?几千?几万?几十万?

    乔瑞又是什么身家?随便一块表都价值七位数的人,他怎么可能把如此微不足道的价值放在眼里。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