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沐想想沉默片刻后抬手搂住自家弟弟已经比自己高了许多的身体, 心疼地拍拍, 一言难尽地看向乔南:“你对他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乔南捧着披萨盒耸了耸肩膀:“教他点人生道理咯。”

    埋着头的沐松身体一僵, 愤愤地将姐姐抱得更紧。

    好歹也是一路酷炫过来的初中校霸, 居然在如此重要的场合被人压着打,武力值比不过也就算了, 偏偏嘴皮子还没人家利索,被从穿着到品味无差别地人身攻击了一顿。

    最可恨的是仔细想想人家攻击的内容好像还有点道理。

    桀骜的灰发主唱扯着自己松松垮垮盖不住胸口的背心努力试图让它多遮住一些皮肤, 内心真的觉得很伤自尊了。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无可奈何, 似乎从前也在姐姐身上感受过这个。

    不对!我的姐姐那么温柔可爱,跟后头那个嚣张讨厌的家伙才没有相似之处呢!

    沐松嗅着姐姐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气, 总算感到安慰一些, 内心却依旧郁闷,忍不住小声bb:“姐,你觉得换个男朋友这种想法怎么样。”

    沐想想脸红了一下,刚想质疑弟弟那么小的年纪这么就那么自然地把男朋友女朋友这种词挂在嘴边,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立场去批评,沐松背后的乔南此时挑了挑眉头伸长胳膊拽着小孩的后领将人从她的怀里扯了出来:“喂, 我忍你很久了。”

    沐松拉扯自己走光的背心:“你干嘛?放客气点, 要打架吗?”

    乔南冷笑:“那就打啊。”

    沐松:“……”

    于是又是一番纠缠,直到队友来电提醒沐松回后台等待赛事最终名次。沐想想直到下车脑子里仍在盘旋弟弟送别自己时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心软得一塌糊涂,忍不住有点心疼地抱怨乔南:“你也是, 没事儿干嘛打得那么重, 我看他胳膊上都红了。”

    乔南给她戴头盔的动作一顿, 半晌后抿了抿嘴:“明明是他先找我麻烦的。”

    沐想想借着车灯瞥见他耷拉下的表情:“……”

    乔南:“你没看他对我多没礼貌吗?”

    沐想想:“……”

    “而且他也打我了。”乔南,“打得很重,我只是没跟你卖惨。”

    沐想想:“……”

    乔南:“你很偏心。”

    “怎么能这样。”

    沐想想:“……”

    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乔南就真的再不理她了,沐想想被他整个和平常不太一样的状态搞得有点懵逼。摩托飞快平稳地驰骋在路面上,她抱着前方遮挡住大部分寒风的劲瘦腰肢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乔南现在好像很委屈。

    是哦,刚才的矛盾好像确实是沐松先挑起的,离开之前她也看到自家弟弟不太友善的模样了,可是刚才还是下意识地那么埋怨了乔南。

    或者说比起埋怨那更像是一种对亲近的人的任性?沐想想很少有类似的体验,第一次恋爱的少女不知所措起来,直到乔南沉默地将她放在小区门口,她才磕磕巴巴地想起来道歉:“乔南……”

    乔南坐在摩托车上转头不看她,沐想想犹豫了一会儿主动探头去找他的脸,找到之后乔南又瞥她一眼忽的把脑袋转向另一边。

    沐想想:“……”

    沐想想抬手去抓他的手,这次倒是一下抓住了,乔南还板着脸手一翻将她的双手牢牢握在掌心里捏了捏,垂眸盯着:“干嘛?”

    “……”沐想想非常迅速地眨眨眼,“你在生气吗。”

    “嗯。”

    “对不起……”

    “错哪儿了?”

    “我冤枉你。”

    “我现在是你什么人?”

    “……”

    乔南在她的沉默中猛地抬起头来,递去不满的视线,沐想想被抓紧双手,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努力平静开口回答:“……男朋友……”

    乔南对上她的目光,居然也莫名脸红了一下,顿了顿才找回自己理直气壮的声音:“所以你对男朋友以后应该怎么样?”

    沐想想抿了抿嘴,沉默片刻后忽然前倾身体在乔南脸颊上碰了碰,羽毛一般轻微的撩拨让还想借题发挥趁早制定一下家法的乔南立刻愣住了,半晌后他才努力绷着快要绷不住神情问:“……你干什么?”

    沐想想视线清澈地看着他:“亲我男朋友。”

    乔南:“………………”

    明明舌吻都吻过了心脏这会儿却还是相当不争气地狂跳起来,他好一会儿才从奔腾的血液里找回自己的声音,拧开脸口不对心地哼哼两声。

    掌心里是沐想想比自己整个小一号的手掌,他泄愤地捏了捏,最后内心的重点却变成了【她的手怎么这么小这么软这么白】。

    乔南终于泄气了,他日天日地了十几年,最后居然栽倒在这么一个让人连气都生不起来的小姑娘头上。

    一代校霸,真是阴沟里翻船,英名尽丧。

    liberty乐队的那首《杀气》,最终获得了那场音乐节摇滚大赛的二等奖。

    这是很出人意料的结果,毕竟音乐节官方当天为了人气邀请了不少在地下乐团里已经小有名气的组合,这些组合论起专业程度和受众范围无疑都比liberty这种初出茅庐的小角色厉害得多,因此大亚传媒先前的要求也只是希望沐松他们能在音乐节上掀起一些水花而已。

    结果他们得奖了不说,拿的还是二等奖这种几乎没什么水分的名词,当晚回家之后沐松直接背着爹妈跑到姐姐房间激动了好久,最终为了避免被爸妈撞破玩音乐的事儿,他选择将奖杯藏在姐姐的书柜里,每天过来打扫卫生的时候都得用酒精棉擦拭一遍。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件出人意料的事,那就是这场规模寒酸的小摇滚音乐节居然罕见地引发了网络上的不少关注。

    要知道摇滚,尤其与地下摇滚相关的活动,大多数时候都是小众圈子的自我狂欢,这一次,风波却首先从音乐节到场观众拍摄发布的小视频引燃。

    沐想想刚开始还没留意,她一向不太玩社交网络,更对实时跟进的除各领域科研成果之外的八卦不感兴趣,首先知道这些事情,还多托自己班级里那群女孩的福。

    一班的女孩们喜欢在下课时间聚在一起聊天说话,往常这种活动跟她是没什么关系的,可自从大家关系变得融洽之后,高妍他们就非常默契地将聚会地点从教室后排改到了她的座位周围。即便她在这些讨论中扮演的角色通常都是埋头做题很少说话的那个,姑娘们也并未表现出嫌弃,于是在某节课后,她正聚精会神计算一道复杂公式时,耳畔就如此顺理成章地响起了《杀气》震撼而熟悉的旋律。

    她怔怔抬头望向聚集成堆的女孩,问:“你们在听什么东西?”

    “咦?”女孩们就很惊讶地齐齐转向她,“这是微博这几天超热门的一个视频,想姐你居然没看过吗?”

    沐想想对微博这种软件没什么概念,接下对方手机时终于意识到“超热门”这三个字到底代表了什么,超过五万的评论和两万的转发数让作为话题主人公亲属的她略微有那么一点吃惊。

    视频的发布者配合视频的文字是:【妈的一大早被XX拉来音乐节看人,脑子快被噪音轰成SB了,幸好一大帮妖魔鬼怪里终于出来个清爽能看的小哥】

    点开来,发布者的拍摄角度在观众席,《杀气》前奏后紧张到窒息的旋律跟舞台上的乐手与舞台下兴奋观众们一起入镜,底下的网友回应非常热烈——

    【天啊这是音乐节?观众怎么都摇头晃脑跟参与邪·教活动一样?】

    【热门第一那个土鳖估计从来没参加过音乐节,遇上了够嗨的表演谁能忍住不蹦?】

    【我去这不是A市之前宣传的那个捞壁音乐节吗?以前无聊参加过几次一点意思都没有这一次我就没去啊啊啊啊后悔】

    【我也……我以为这种小音乐节请不起大牌,来的都是拿不出手的边缘化low咖,场面一定会超级尴尬的】

    【作为去过的人在这里说句良心话,现场确实很尬,大多数时候都很尬,也只有包括这群乐队在内的少数组合出来的时候大家才嗨了一把】

    【果然还是看脸吗?这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啊啊啊啊乐队吉他小哥真的有点帅!黑背心玩音乐跟着节奏摇晃的样子真的超性感!】

    【不只是看脸的原因吧?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歌很好听吗?】

    【你不是一个人……】

    ……

    这只是其中一条热度最高的与音乐节相关的内容而已,随便翻翻,还有其他队伍粉丝以及音乐节官方拍摄的现场合集,每一条下方都少不了各种各样提及liberty的内容,其中当然以身为主唱且样貌最出众的沐松最受关注。短短几天的时间的发酵,已经开始有人试图挖掘他的姓名和过往作品。沐想想在递还手机后班内女孩们继续围绕着这个新生乐队开始的讨论中,非常轻易地推敲出了一个结论——

    弟弟红了。

    沐松对姐姐的迟钝很无语:“老姐你反射弧是不是太慢了一点啊,我一个星期之前就知道了,你没发现我最近都尽量在减少出门吗?”

    “……”沐想想,“我以为你在学习,爸妈也以为你在学习……”

    “学习个屁,周华采让我注意安全别出去瞎逛而已。”沐松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学习的不感兴趣,“还好我现在只是网上有点小热度,这种热度俗称三月红,三个月一过就谁也不认得谁了。”

    然而虽然对此表现得深受困扰,他内心显然还是对自己走红这件事非常高兴的,谈话间提到大亚传媒之前承诺过的选秀比赛什么的,也一副相当期待的模样。

    沐想想不免欣慰,自从去过了音乐节现场,她对弟弟玩音乐这件事已经远没有从前那么排斥了。站在舞台上的自家小孩和平常的样子反差太过巨大,跟音乐在一起的弟弟,看上去真的比跟书本作业在一块的时候开心了太多。

    拿了个小奖之后,更是连叛逆多年的脾气都温和了,和一向不对付的爸爸关系也开始和缓,偶尔还会适当地低低头。

    爸妈那边也是,具体的沐想想也不清楚,似乎是之前那个跟展销会洽谈的合作进行得非常顺利。以至于原本暂定要去X市好几天的母亲最终并未动身,沐爸某天在晚餐桌提起这件事情,用非常阔气的语气解释:“就那么个小养殖场,哪犯得着你妈专门去跑一趟?”

    沐想想于是从他们透露出的零散的各种信息里拼凑出一个结论——她爸怕是遇上了什么回报丰厚的好商机了。每天早出晚归喜气洋洋的,身上也不见油烟味,都在忙活他们的“大事业”。

    家庭关系和爸妈的工作,还有许多许多的事情,仿佛一切都走在了一条满是光明的坦途上。

    直到某一天,沐想想如同往常那样放学回家,掏钥匙时听到自家屋里一声重物砸上大门的闷响。

    沐想想听得怔了怔,正在通电话的乔南也隔着听筒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微微一顿:“怎么回事?”

    隐约有争吵声从门里钻出来,沐想想分辨片刻,皱起眉头:“我爸跟我弟在吵架。”

    乔南以前是见识过这对父子吵架的场面的,一向好脾气的沐爸面对叛逆的儿子时焦躁的模样跟他乔家坏脾气的爹没什么区别,说砸东西就砸东西:“你别怕啊,先别进去,小心误伤,我现在过去找你!”

    不进家门当然是不可能的,沐想想挂断电话后还是果断地打开了大门。她有些想不通,早些年因为弟弟脾气不好又不爱学习的缘故,家里确实是经常能听到他和父亲的争吵,可自从她跟乔南换回各自的身体起,沐家已经很久没有响起磕碰了,常年住校的弟弟甚至直接从学校宿舍搬了回来,近段时间家里晚餐桌气氛也都和乐融融的,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打破了这份和睦。

    房门内的场面让原本有所准备的她还是意外了一把——门边横躺一尊铜器,刚才大概就是这个东西砸响的大门,除此之外,餐椅沙发都已经被推歪,地面随处可见被摔成粉碎的碗盘瓷片。

    能让爱惜东西的沐家人吵到砸那么多东西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小事。

    这念头才在她脑中升起,紧接着一阵哐哐的碰撞声,沐松的爆喝便从房间方向传了出来:“我受够了!你们什么时候能相信我一回!不要那么顽固!为什么我在你们眼里永远都那么一无是处!”

    沐想想鞋都来不及换丢下书包就跑了过去,沐松的房间没关门,刚跑过去她就被自己见到的画面吓了一跳。

    眼前的房间有如战后废墟一般,被子枕头全在争执中扯到了地面,大灯亮着,打在墙壁上,沐想想记得这间房间原本贴着许多沐松喜欢的各种乐队歌手的海报,然而现在那些海报却已经全被撕下了,过程明显还很混乱,有一些甚至只扯下一半,留下剩余的部分苟延残喘地挂在胶布上。

    脸色铁青的沐爸手上正抓着沐松的吉他,沐想想冲过去的时候正碰上沐松旋风般刮出来,姐弟俩撞了个正着。

    沐松看到姐姐,脚步顿了顿,怒火散去些许,小声喊了句:“姐。”

    沐想想盯着他和他手上的包:“你去哪?”

    沐松抿了抿嘴,避开她的视线:“大亚给我们安排了集训宿舍,我以后搬到那里住,专心学音乐,不回来了。”

    “还专心学音乐,成绩都差成这样了还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看你就是不想好好上学!”沐爸闻言嘴唇一阵哆嗦,他提高吉他,“你今天敢出这个家门,我就把你这个害人的东西给——”

    沐松咬着牙,又变回了那副尖锐锋利的模样,他头也不回地冷笑一声,将背包朝肩上一甩:“你砸啊!”

    他说着跨开满地的碎片径直朝着大门走去。沐爸气得仿佛要昏过去,他一瘸一拐地追到房门口,举着吉他似乎真的要砸的模样,然而直到外头轰然响起关门声,他最终也没真的将胳膊落下。

    沐爸颓丧地靠着大门,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沐妈捂着脸哭得泣不成声:“想啊,你说你弟怎么就不能跟你似的,让我们省点心呢!他不好好上学,以后能做什么?能找什么好工作?难不成要走我跟你爸的老路,吃一辈子苦头吗?”

    “这孩子已经失心疯了,他现在是听不进劝,鬼迷心窍地要朝火坑里跳呢。”沐爸搓了把脸,“他那个大亚公司姓周领导说他参加那个什么集训必须要监护人签字同意才行,咱们不同意,他就没法去。”

    沐爸抖着手,哆哆嗦嗦地给妻子定心:“你放心,他想不上学去搞歪门邪道,做梦吧。”

    沐想想听明白了什么,她转头朝着大门方向扫了一眼,又看了眼自己如临大敌的父母,思索片刻后一把抓起沐爸靠墙搁着的吉他追了出去。

    沐松正在等电梯,脸上是空茫到没有情绪的神情,听到开门声的那瞬间他飞快回头,看到出来的人是姐姐后,眼神中些微的神采又熄灭了。

    自嘲地笑了笑,片刻的停顿后,他转过身,飞快走近,然后展开双臂——

    “姐,幸好还有你。”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