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不足50将会显示  沐爸帮乔南把书包提进房间之后又出去了, 似乎是要继续刚才没干完的手工活。

    这让不知所措的乔南得以暂时脱困——刚才老是动不动被摸头, 他被摸得整个人都快不好了。

    可眼看房门轻轻合拢, 他坐在床沿,又觉得怅然若失。

    似乎从母亲去世父亲再婚开始, 他就再没跟长辈这样亲密过。小时候还有大哥陪在身边,和他相依为命同仇敌忾, 后来慢慢的, 就连大哥也……

    他切了一声,心烦意乱地站起身踱步到窗边, 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 打开来,掏出一根叼在嘴上。

    摸到打火机之后他动作顿了顿,脑子里响起某人蹬鼻子上脸的请求【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尽量不要在我爸妈面前抽烟喝酒……】

    啧——哪儿他妈管头管脚那么多屁事?

    成功把那头乱发撸得更乱,乔南不耐烦地推开窗子,下一瞬间窥见外头因为听到开窗声转头看过来的沐爸, 双方对上视线之前, 他以前所未有的手速将叼在口中的烟一把扯了下来。

    不速之客已经离开,甚至把刷子都丢回了摊位上没敢拿走。沐爸借着路灯看到女儿站在家里的窗后盯着自己视线, 微微一愣,露出温和的笑容:“怎么了?”

    “没有!”乔南着实被吓了一跳, 心砰砰跳着, 香烟在汗湿的手里已经被捏得不像样子, “……我就透透气。”

    啊啊啊没出息!

    他迅速合上窗户,把烟盒踹回兜里,然后困兽般在原地转圈,过了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算了,外头那个肉麻兮兮的男人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万一气死他……还是先忍忍吧。

    于是无事可做的他开始探查周围地形。

    沐家很小——城中村自建房是什么样的不用说了,沐家四口人的活动范围还只在第一层。

    来之前沐想想非常非常详细地为乔南手绘了家里的平面图,这使得乔南进门之后并没有两眼一抹黑。他现在所在的是沐想想的房间,目测不超过十个平方,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书柜加一个衣柜,将这个狭窄到不可思议的房间塞了个满满当当。

    不过房间虽小,收拾得却很整洁,乔南环绕房间背着手审视一圈,卫生方面至少能过得去了。

    不过女孩子的房间不应该放满各种粉色玩偶么?乔南掀开被子,伴随着一股清爽的沁香看到了这张床上除了枕头被子外唯一的生活用品,一本书。

    拿起来——《新标准德语强化教程3》?

    什么狗东西?他一把丢开。

    又打开衣柜,这衣柜老得都开裂了,柜门嘎吱嘎吱响,他把里头孤苦伶仃的住户拿出来——一件灰色羽绒服,一套英成校服,两条牛仔裤,几件灰色白色黑色的衬衫加一件纯色毛衣,没了。

    乔南已经做过了沐家会非常穷困的功课,但此时心中仍是说不出的滋味。他裤子口袋里还塞着沐想想还给他的钱包,里头有无数张卡,装着他爸和他哥按时汇来的零用钱。五位数六位数,每一张都不够他花。

    毕竟花钱的地方那么多:一辆摩托车什么价?酒吧里开瓶礼炮都得两万了。

    他想起沐想想她爸穿着的那件又脏又旧的围裙,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一直被庇佑在深深憎恨着的父亲和大哥的羽翼下。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有些人过的竟是这样的生活。

    乔南沉着脸将那些衣服塞回衣柜,不那么用力地挂上柜门,然后打开衣柜下方的两个抽屉,左边那格里放的是一双双叠成规规矩矩正方形的袜子。

    右边的那一格——

    他拉开一半,然后迅速关了回去。

    乔南咳嗽一声,第一次那么主动靠近书桌,昏暗的灯光照亮他有点红的耳朵,乔南一边拉开那个大到奇葩的书包,一边在心里不着边际地想:果然还是有女人的天性么?沐想想那样性格的家伙居然也会买带碎花和蕾丝的……咳咳。

    稍微平静了一些的乔南在半小时后顺利再次暴躁起来,他一把推开满桌天书起来转圈,兜里的烟盒几次拿出来又塞回去,烦躁挠头,挠到一手长发——

    从看过乔南刚才发来的有关爸爸的消息后,就一直坐在乔南家小区楼下凉亭发呆看月亮的沐想想感觉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声,她拿出来——

    【乔南:“记着你欠我的!”】

    沐想想试着分析了一下,然后茫然回了几个问号。

    乔南不回复了,过了一会儿他发了几张照片过来,沐想想点开,满头黑线。

    一桌子乱七八糟摊开的新教材。

    沐想想思索片刻后之后点开键盘:

    【沐:“寒假作业我已经做完了。”】

    【乔南:“所以呢?”】

    【沐:“你只要预习一下就好。”】

    【乔南:“呵。”】

    【乔南:“预个屁。”】

    入夜后的寒风扑面而来,沐想想叹了口气,起身朝公寓返回,她低头打字。

    【沐:“你的作业呢?”】

    【乔南:“……”】

    【沐:“做了多少?”】

    【乔南:“……”】

    【沐:“没做?”】

    【乔南:“书房书桌第二格抽屉里。”】

    【乔南:“嗯。”】

    【沐:“今天正月十三。”】

    【乔南:“嗯。”】

    【沐:“后天就开学了,”】

    【乔南:“……嗯。”】

    沐想想踏进电梯,刷卡,望着亮起的数字键,她难得尝到力不从心的滋味。过了一会儿。

    【沐:“我帮你赶完。”】

    【乔南:“……”】

    【沐:“预习物理第一课,明天会帮你补到。”】

    【乔南:“……………嗯。”】

    沐想想收起手机,低头朝大门的密码锁按下一串数字,脑子里还在转动刚才的话题,直到下一秒大门拉开,洒出一室光辉。

    她立刻意识到了问题,出门前天还亮着,她和乔南都没有开这座房子的灯。

    在进去和离开之间权衡了一会儿,她最后还是迈开脚步,不过没有关门,她谨慎地边朝内走边注意四周。

    然后就见一道纤瘦的身影从厨房位置绕了出来,穿着围裙,拿着锅铲。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对方明显愣了愣,然后站在原地,露出了迟疑和忐忑的神情。

    沐想想立刻认出了这人的身份,乔南的后妈罗美生,乔南点开他爸的朋友圈给她看过照片,真人比照片上还要漂亮点。

    不过此时她并没有欣赏对方美貌的心情,波澜不惊的面孔下已经掀翻了滔天巨浪——乔南不是说过他的家人在正月里不会回来的吗!!!

    她还没来得及做好备战就忽然被空降战场,现在该怎么办!!?

    于是乔家灯火通明的大厅里,两个人就这么遥遥对视,半晌无人出声。

    罗美生对上玄关处继子深不见底的视线,胸口的忐忑险些要从嘴里冒出来。总觉得一个来月不见,那张本来就很盛气凌人的英俊面孔看起来越发冰冷了,竟然到了她都明显招架不住的地步。看来父亲和大哥没回来过年这件事,这次真的触怒了这位小公子。

    可是这一次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明明年前家里的男主人们已经计划好要回A市陪乔南过年,为此甚至连续半个月加班加点忙碌不歇。哪知道本以为万事俱备,大年三十前一晚大洋彼岸的分公司却忽然出了乱子,那对父子不得不拎着已经整理好的行李箱登上另一架飞机。

    整个正月他们都在各个大洋的上空穿梭,直到今早,不容乐观的局面才终于得到控制。

    乔南他爸立刻安排妻子先回国看看——家里的钟点工昨天打电话告诉他们,乔南又把客厅砸了个稀巴烂,然后就不知所踪。

    砸坏点东西事小,乔南他爸主要担心小儿子盛怒之下,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此刻罗美生张了张嘴,她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觉得不知该如何开口,因为她很清楚乔南也许并没有耐心听她解释。

    这孩子敌视他们很多年了,从她嫁进乔家开始,就没见到过他的好脸色。只不过那时候他年纪小,大家都以为那只是暂时的不适应,加上他爸工作忙碌,谁也没真当一回事。

    后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却已经晚了。

    他哥还好些,叛逆期过去后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偏见,就逐渐转变了态度。

    乔南却完全钻进了牛角尖里,他敌视的对象从继母扩大到父亲,最后连儿时亲密的大哥都没能逃过去。

    说实话罗美生大概也知道一些原因,当初她和乔南他爸新婚,由于都有工作,没时间照顾两个孩子,乔南和他哥哥乔见被送去亲戚家照顾过一阵。大家族的亲戚们,可想而知会有多少风言风语。

    罗美生很无奈,因为直到现在仍有许多人在背后嚼舌根说她是在乔南她妈去世前就攀上的乔家。再看看乔南每次面对她时表露出的毫不掩饰的厌恶,和哪怕跟亲爹大哥在一起,也三句话不到就动手砸东西的暴躁,可想而知在他的眼里,他的家人是个什么形象。

    罗美生一瞬间想了很多,然后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安静如鸡。这孩子好不容易回家,还一副凛若冰霜的态度,万一惹怒他让他再跑出去飙车喝酒,他爸和他哥又该担心了。

    于是罗美生打破了僵持,她后退一步,表露出了示弱的姿态。

    还没琢磨明白该怎么办的沐想想:“????”

    她面上纹丝不动,头脑却光速转动,拼命回忆起跟乔南交换的信息。对于彼此的家人,当时他们交流的状态好像是这样——

    【沐想想:“我家除了爸妈之外,还有个弟弟,你回去后估计会经常跟他们碰面。不过没关系,我平常不爱说话,你跟他们尽量减少交流就可以了。”】

    当时乔南怎么说的来着?

    哦,他当时好像是这么说的——

    “啧,那太好了,我也不爱跟我家里人说话。”

    说完之后,还满眼讥讽地盯着天花板冷笑了一声。

    回忆完毕。

    沐想想由此发起分析,数秒内快速得出一个结论——她跟乔南和家人的相处状态估计是差不多的!

    于是在罗美生彻底转身离开之前,她试图补救一下刚才因为自己大脑空白而出现的死寂场面。她抬起胳膊扶着鞋柜,一边换鞋,一边若无其事地开口:“我回来了。”

    罗美生:!!!!???

    她像是被抽打的陀螺那样迅速转身,目光落在继子身上时神情甚至是错愕的。

    但为了力求自然,沐想想此时的视线正落在鞋子上,并没有看她。

    罗美生几乎以为那声如同普通家人一样的招呼只是自己的错觉,但紧接着,换好了鞋子的继子竟又一边朝楼梯方向走,一边再次开口:“我回房间了。”

    没有剑拔弩张,没有恶语相向,没有冷嘲热讽!

    罗美生这一刻由衷感到了什么叫“受宠若惊”,她喉头哽了一下,甚至说不出话来,直到那道清隽的背影快要消失在视野里,才如梦初醒般回应了一句:“……你……你早点休息!”

    本以为不会得到回应的,但片刻之后,楼梯转角飘来了清朗的声音:“知道了。”

    这简略的三个字让她眼眶一阵发酸,罗美生捏着鼻梁,非常努力才没让自己泪如雨下。

    沐想想钻进书房,心说好险,顾不上去抽屉找寒假作业,她迅速翻出手机。

    【沐:“你后妈回来了。”】

    【乔南:“!!??”】

    一秒之后来电铃声响起,沐想想接通。

    乔南:“怎么回事?她不是正月之前不会回来吗?”

    沐想想:“你问我?”

    “……”乔南顿了顿,“她没烦你吧?少搭理她。”

    沐想想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全程只说了十二个字,寡言程度比在自己家人面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又有点担心:“我几乎没跟她说话,会不会冷淡过头?”

    乔南闻言放下心来:“没事,冷淡就对了。”

    两位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信息交换出现纰漏的年轻人就这么愉快结束了谈话,沐想想认定自己的分析没什么问题,于是放下心来,开始做乔南的寒假作业,以此放松心情。

    乔南挂断电话,松了口气,刚才看到沐想想微信那一刻他差点直接在餐桌上表演原地起跳。

    现在意识到要命的危机已经解除,他跟着情绪松懈下来,从站立的姿态,转变成了蹲在花坛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