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鼓点密集如雨点, 以如此震撼的出场方式亮相, 同一时间, 贝斯、吉他和键盘手, 雷暴般的力量翻涌而至。

    杀!气!腾!腾!

    冲击得现场包括评委在内的所有听众都头脑恍惚了一下。

    沐想想骑在乔南的肩头,怔怔地望向舞台正中, 数分钟之前她心中还满怀着对弟弟即将面临的残酷的比赛的担忧,数十秒之前那种担忧被对方最终充满自信的出场转化成了自豪和骄傲。然而那种骄傲的产生纯粹来自于家人情感上无条件的支持, 不像现在, 她真真正正被自己从未预料到的场面惊艳了一把。

    弟弟是什么样子的呢?

    从小生活了十几年的光景,沐想想印象再深刻不过了, 这个桀骜的少年私底下也有着不同于坏脾气的表现。他有时暴躁, 有时喜悦,有时沉默,有时自负到对身边的一切都不屑一顾。然而在刺猬般坚硬的甲胄外,同为自沐家长大的孩子,沐想想总是能心照不宣地感受到他在深埋在暴戾之下微妙的虚弱和自卑。他只是更不成熟一些,没有选择像沐想想那样用冷静伪装成若无其事, 他选择了更加过激也更加不容易被戳穿的方式, 让自己看上去无所畏惧。

    但假象毕竟只是假象,再怎么逼真, 也总会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漏洞。

    从没有任何一个时刻的他,能如当下这样真实地无懈可击着——

    舞台正中的年轻人穿着他宽松半旧的黑色背心, 下头只搭配样式简单的作战靴和牛仔裤, 样式朴素到和音乐节这个无处不浮夸的场合格格不入的地步, 他瘦削的身躯在聚光灯下却反射着耀眼的光!

    他纤长的手指灵活地拨动,英俊的面孔微微低垂,高挺的鼻梁与垂落额头的灰色短发成为了舞台上最令人转不开视线的风景。

    他的吉他,他的队友,他的舞台,他的音乐。

    他真正找到了能让自己强大和自信起来的方式。

    音乐来得如此突然和剧烈,舞台下方的观众们在接下去的前奏中一直处于回不过神来的状态,爆裂旋律如同飓风,带着令人难以抵抗的力量呼啸而至,紧接着在疯狂肆虐过一圈后忽的一停。

    灰发主唱纤长的手指离开琴面,握住话筒,视线自身前的吉他处收回,面无表情地掠过台下一圈。

    开场前回荡在会场里的观众们的窃窃私语早已经消失,所有人的呼吸都伴随着这阵停顿不由自主地窒息了片刻。

    直至主唱丝滑的声音真正从音响中流淌出来。

    同一时间,消失了几记节拍的音乐再度轰然而至。

    胸腔内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沐想想在没来由的亢奋中不由自主地抓紧乔南握着自己的手,她前后左右那些为各大不同乐队专程赶来的,在先前的几个参赛乐队的演奏中时刻不忘表达不屑的听众们在此时安静得惊人。她的耳畔几乎听不到任何除了音乐之外的声音,现场的情况,看上去就像是陷入了尴尬的冷场里。

    直至长久的静默后,第一个观众回过神来,眼中迸发出激烈的神采。

    然后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无数个……

    不知道是谁率先带的头,人群开始骚动,开始拥挤,开始有人蹦跳,有人尖叫。

    数不清的灵魂如同从深海中漂浮了出来,他们拥向最靠近舞台的围栏,举起胳膊,在主唱层层递进的歌声里任凭自己随同音乐而狂躁。

    沐松却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面对台下如此疯狂的反馈,他站在话筒前,神情仍旧冷酷到不为所动,歌声伴随着贝斯的旋律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仿佛自起点出发的过山车一点一点攀爬高峰,直至最终,与一记爆破般的鼓响同时倾泻而来。

    低哑吟唱骤然变成了嘶哑的怒吼,杀气腾腾的年轻的灰发主唱瞬间锐利到势不可挡,激烈的演奏下,汗水悄无声息从发际里滑落出来,打湿他蓬松的短发,遍布他紧致的肌理。

    嘶哑的歌声,迷幻的灯光,少年摇摆间从晃动着的宽松背心的遮掩下显露出的肌肉线条引燃最为炽烈的火焰。

    观众、舞台,一切都被他所向披靡的热量牢牢掌控。

    整个世界都活了过来——现场的观众简直就跟疯了一样,激烈的情绪下有人甚至莫名将自己带来的跟其他乐队相关的旗帜和横幅都挥舞了起来,场内原本懒散的摄影和媒体们也一跃而起,搬运着沉重的工具开始在外围穿梭,后场响彻着舞台指导尖锐的咆哮,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不可思议。

    沐想想从未接触音乐,从未接触摇滚,到达这个音乐节的时候,还一度无法理解为什么现场的这些参观者们可以为了一首歌如此狂热。

    但是这一刻,坐在乔南的肩膀上看到弟弟抱着吉他在舞台上大汗淋漓蹦跳嘶吼的这一刻,她忽然就懂得了那种热血沸腾的滋味。

    那种呼之欲出的自由,仿佛后背被旋律插上了翅膀,澎湃的力量钻入进每一处毛孔中,怯懦、克制、压抑、痛苦,统统不翼而飞。内敛如她,都情不自禁地想像一旁张狂的同龄人那样跟随着节奏的摇摆而跳动。

    晃动略大了一点,乔南立刻抓紧她的胳膊:“你给我小心点!!!”

    “乔南!!!!”

    “乔南!!!!”

    “乔南!!!!”

    沐想想在狂暴的音乐中神经绷紧如一根细线,浑身的肌肉都随同战栗了起来,亟待宣泄。

    周围实在是太吵闹了,沐想想的状态又似乎有一点不太对劲,乔南听她一径叫自己的名字,有点无奈又有点紧张。周围的人群在沐松音乐的带动下很有失去理智的征兆,担心再呆在人潮当中一不小心出点什么意外,乔南左右看看,开始跟随变动的人流朝边缘撤离,直至感觉到后背贴上了现场的墙面,才终于放下心来,抓着那双因为激动指尖冰凉的手,拔高声音:“我在!!!!”

    声音刚出口就被吞没进了沸腾的喧闹中,沐想想却轻易捕捉到了他的回应,她目光依旧灼灼地盯着舞台:“我明白了!!!!”

    乔南:“明白什么!!!”

    “沐松他根本没有不务正业!!!”沐想想手掌贴上他的面孔,在后背墙面的支撑下略微低头,同一时间乔南因她没头没尾的感慨抬起头来,两双瞳孔在明灭的光线里忽然对视。

    前方的音乐进入尾声,节奏越来越快,曲调越来越高,嘶吼越来越激烈,以舞台为圆心的整个现场都陷入进了狂欢的海洋。如同吸食了迷·幻·剂一般,狂躁和野性令整个音乐节现场都陷入一片光怪陆离。沐想想在灼热的空气里怔怔地盯着那双眼睛:“……他的梦想……”

    声音渐渐放轻了,隐没进乔南渐渐变深的视线中。

    耳畔沐松的歌声已经近乎嘶哑,下一秒,舞台方向毫无预兆地迸发出一片绚烂。

    火花喷薄而出,围绕着舞台周边,这是从音乐节开场以来唯独前头几个成名乐队才能享受的待遇,现场已经极尽惊人的气氛终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笔推向了最高点。

    满世界都是狂热的尖叫,顶端灯点的光效环绕得越发迅速,分不清这里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抓着手背的那双大掌越收越紧,越收越紧。

    《杀气》的旋律似乎能煽动灵魂撕破肉体将一切伪装的假象都统统抛去。

    说不上是被什么样的一种冲动所驱使,沐想想感受着自己胸腔里砰砰跳动的心脏,她忽然按紧了掌心下乔南的双颊,然后费力地屈下腰肢——

    一股水蜜桃的清甜香味翩然而至,紧接着,额头温软的触感贴了上来。

    乔南整个人都恍惚了一下,差点腿软。

    那一刻整个世界被包裹在了巨大的泡泡里。

    那一刻耳畔吵闹的一切都归于寂静。

    那一刻忘了怎么眨眼。

    那一刻想不起自己需要呼吸。

    舞台上激烈至最高点的音乐终于在最后一声震撼的敲击之后戛然而止,绚烂的焰火停歇,表演中昏黄的灯效消失后,现场短暂几秒的寂静,随即尖叫骤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嗷嗷嗷嗷嗷嗷!!!”

    “Encore!Encore!Encore!”

    “liberty——”

    然后在不知道是谁的带领下,现场狂乱的各种呼喊逐渐被整齐划一的内容压了过去——

    “liberty!liberty!liberty——”

    “liberty!liberty!liberty——”

    结束演奏后的乐队五人气喘吁吁地站定,对着那些沸腾的喝彩和尖叫的面孔陷入短暂的空白,沐松位于人群最焦点,他大汗淋漓,手上还抓着刚才进行最后表演时因为情绪激动直接抓住带倒的话筒架。

    心中翻涌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激烈情绪,然而越到这时他反倒越发无法摆出鲜明的表情。他眼神冷漠地扬着头,任凭汗水从脸颊滑落然后顺着脖颈流淌到胸口,片刻后抬起另一条胳膊,将刚才因为蹦跳摇晃从肩膀上滑落的背心重新拉回去。

    覆上一层薄薄汗水的手臂肌肉举起弯曲时隆出令人窒息的弧度,伴随着他的这个动作,舞台下原本就层出不穷的尖叫再度被拔高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沐松锋利的目光扫过那一张张写满迷恋和狂乱的仿佛即刻就要晕厥过去的面孔,余光里还能捕捉到方才演奏时台下挥舞成片的旗帜上诸如【淬火】【黑天】那些占据了后台唯一休息室的乐队队名,那些知名乐队的旗帜,方才不约而同地为他们招展着。

    脑海中响起姐姐的声音——【你一定能做到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沐松转头,对上队友们因未曾预料到的反馈而恍惚如陷落梦境的视线。他呼吸猛地急促了一拍,在尚未完全平息的尖叫中,不可一世地举高话筒:“liberty!!!”

    少年英俊的面孔上显露出的自信嚣张到所向披靡,宛若一颗砸向人群的荷尔蒙炸·弹,肆无忌惮地收割着生命。

    “啊!!!!liberty!!!”

    满场声嘶力竭的尖叫中,场地边缘,乔南倚着后墙沉默地仰着头,视线里结束费力弯腰动作的少女似乎已经从方才被音乐带动的境界里挣脱了,白皙的面孔上浮现出淡淡的粉色,然后这抹粉在他幽深炙热的视线里一点点加深了。

    沐想想努力想避开他的视线却不见成效,整个人宛若被放在了烈火上炙烤,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冲动地做出那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啊啊啊啊!!!!

    乔南的手烫得吓人,她挣扎了两次都没能成功,尴尬铺天盖地,她憋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忍不住想开口要求乔南把自己放下来。

    谁知她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出声,身下安静了许久的坐骑却率先开始了动作。

    视线一矮,如同上一次那样,乔南掐着她的腰轻松将她举起放在地上。

    然后下一秒,在她松了口气之前,蹲在地上的高大青年沉默站起,毫无预兆地逼近了,一条胳膊横过来,将她抵在了身体与墙壁之间。

    后背隔着布料感受到墙壁凉凉的温度,沐想想紧张了一下,抬头借着从舞台处传来的光线打量那张面孔,乔南面无表情地垂下目光,琥珀色的眼睛盯着……她的嘴唇。

    片刻后薄唇微掀,声音低沉:“你刚才干嘛?”

    鼻息里满是对方充满侵略性的气味,沐想想耳朵发烫,努力保持镇定:“……就……lucky kiss啊。”

    “嗤。”上方的男人哼笑一声,忽然动了动,贴得更近,声音几乎挨着她的耳廓响起,“懂不懂规矩啊你。”

    忽然被义正言辞这么教训的沐想想一阵莫名:“……哈?”

    身体就忽然被他另一条胳膊紧紧搂住了。

    周围来来往往都是人,这样亲密的接触让她不自在地晃了晃:“你放开我。”

    乔南一动不动,声音暗哑地说:“我饿。”

    天已经黑了,四下光线昏暗,现场高呼“liberty”的声音伴随着下一队选手的登场逐渐平息,有迷离绚烂的彩色灯光从舞台上打过来。

    沐想想盯着乔南的眼睛,深邃的琥珀色双眼一点点逼近,映上些微光斑的高挺鼻梁已经快要抵上她的鼻尖,她吞咽了一下,朝后缩头:“你饿……那就去吃饭啊,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停车口那边有家披萨店——”

    话音未落,下巴就忽然被两只手指捏住,她几乎没有抵抗之力地跟随着对方的动作将头抬起。

    乔南鼻尖蹭了蹭她的,带着点撒娇的味道:“可是我不想吃披萨。”

    “想吃桃子。”

    桃子……

    感受着鼻尖酥麻的触动,灼热的气息扑打在脸上,沐想想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才想起自己桃子味的唇膏,头脑神经开始疯狂跳动:“…………………………不行!”

    “不行什么不行。”

    抵在对方胸前推拒的手被温热的大掌牢牢抓住,嘴唇遭遇精确捕猎之前,耳畔最后留下的是一道蛮不讲理的声音——

    “好好反省反省,肚子会饿还不是都赖你。”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