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乔南:“你有意见啊?”

    乔南:“有意见你亲回来啊。”

    沐想想:“……”

    沐想想试着挣脱了一下但没能成功, 乔南非但不松手, 还抓着她的手在自己脸上搓了搓, 毫不收敛自己无赖的个人作风。

    沐想想:“你跟高一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乔南左右张望着占据好方位, 仍旧执拗地用一只手将沐想想的两条胳膊都固定在自己的下巴处,同时抬起胳膊阻挡四下拥挤的人潮, 闻言嘚瑟了一下:“哟,还记得我高一时候的样子呐, 就知道你嘴硬, 相当刻骨铭心的一段暗恋经历吧?”

    沐想想:“……”

    乔南依旧嘚瑟:“怎么样,觉得我现在比过去更高更帅更稳重了是不是?”

    沐想想:“……不是。”

    乔南:“??”

    沐想想:“你当初看起来还挺有作风挺有原则的。”

    乔南:“……”

    沐想想:“现在一点没有了。”

    乔南:“……”

    沐想想:“假冒伪劣, 骗子。”

    现场如此喧闹, 她的声音也不高,乔南却好像非常简单就能清晰捕捉有关她的内容,啧了一声,抬起头来:“警告第二遍,记住了,家有家规, 对男朋友要放尊重一点。”

    说着又抬高一条胳膊径直伸上来掐了下她的脸颊, 力道不重,一触即离, 留下皮肤上粗糙湿润的余温,琥珀色的瞳孔里嚣张依旧:“还有, 原则作风这种东西对外人和对女朋友能一样吗?哥们犯错误了可以踢踢打打, 女朋友嘛……”

    他顿了顿, 留下意味深长的视线后淡淡地低回了头,掐脸的那只手落在沐想想的膝盖上,一路缓缓下滑,直至落到脚腕处,才一把抓住:“啧,腿怎么那么细。”

    他手掌触碰过的小腿一片焦灼,沐想想忍不住挣扎出一只手给了他一下:“流氓啊你!”

    “这就流氓了?”乔南轻笑一声,抓住她的手,用与方才同样缓慢的动作,五根手指强行插·入她指缝中,牢牢固定。

    意味深长的声音飘来:“小姑娘,这还隔着裤子呢,下次有机会,再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流氓。”

    沐想想:“………………”

    心跳如疾风骤雨。

    音乐节现场几乎处于群魔乱舞的状态。

    歌手和观众们大部分时间都很high。

    沐想想终日埋头书本,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场合,作为一个平常听音乐往往落后同龄年轻人两到三年的好学少女,她对摇滚圈这种地方根本没有任何概念,音乐节现场给她留下的印象,就是舞台上穿着奇妙服装画着奇怪妆容在各种奇怪的地方打孔戴首饰的歌手,和舞台下穿着奇妙服装画着奇怪妆容在各种奇怪的地方打孔戴首饰的听众。

    至于舞台上的人到底唱了什么调,调里的歌是什么内容,涉及到外语时嘶吼得不太强烈的话她依稀能辨认出一点,更多的就真的没法搞懂和欣赏了。

    说真的,大部分都除了热闹之外并不怎么好听。

    现场的观众们很多却都跟疯了似的激动,尤其一些追随自己喜欢乐队而来的粉丝,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跟唱都算轻的了,蹦跳和疯狂尖叫到仿佛即刻就要昏厥过去的不知多少。

    但也有截然相反的,某些乐队的出场就并不能得到这样狂热的欢呼。明明他们穿着和打扮都和刚刚下去的那一拨山呼Encore的没什么不同,可观众们偏偏就是如此直接地区别待遇。在有参照物作为对比的情况下,这种区别看起来尤其的残酷,以至于让舞台上那群上台时还昂首阔步的乐队选手们,连离开时的背影都显得格外寥落。

    沐想想从他们身上依稀搞明白了来之前网络上查询到的“粉丝经济”。对着弟弟即将接触到的这一等级鲜明的世界,她心中实际也相当不安着。

    娱乐圈啊,据说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地方,这个据网络评价非常不上档次的小音乐节都这样了。

    那么真正出道的走红明星跟不走红明星之间的差异,只会比舞台上那前后登台的两个团队更加明显。

    那些连发言都能听出大受打击的被淘汰的歌手,总是让沐想想克制不住地联想到弟弟沐松。

    一样看上去另类叛逆的衣着,甚至连头发都是大同小异的浅灰色,这些人的年纪甚至比沐松还要更大些,就这样仍是如此颓丧的反应。

    沐松可还小呢,刚才在后台时就紧张成了那样,万一遇到这种结局,心理说不定都会崩溃。

    说实话,比起玩音乐什么的,沐想想当然更加希望自己的弟弟某一天能忽然将心思收到课业上好好学习考大学。

    但与此同时,她更不希望弟弟回归安稳的原因,是在自己引以为傲的强项上受到巨大的打击。

    她看过爸爸在失去工作能力后丧失信心陷入颓唐的样子,再不希望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遭遇这个了。

    乏人问津的乐队在评委走过场般的提问里回答了几个问题,主唱的眼眶里甚至还带着不甘的泪光,报幕的主持人却仿佛见惯了这样的场面,笑容依旧诚挚——“让我们来欢迎下一组选手liberty,哦~了不起哦,据说乐队成员平均年龄只有十八岁,主唱吉他手更是还没成年,这次带来的是主唱个人创作的歌曲《杀气》,非常的有才华了,让我们掌声欢迎——”

    沐想想情绪立刻激动起来,乔南赶紧扶好她:“你小心掉下来!”

    “我弟要出来了!”紧张瞬间填满心脏,沐想想神经绷紧到连他举起扶在自己腰侧的手都没空注意,然而紧接着,便听到前方某个红发少女跟朋友吐槽时拔高的声音:“我操,老娘等得连花儿都要谢了,我们淬火乐团到底什么时候才出来,老娘特地从H市赶那么远的路过来捧场,结果净听野鸡团咕咕嘚了,刚下去一个群,这又上来一群!”

    “安啦!我们淬火肯定要压轴出场的。”她朋友手上还抓着她们支持的那个乐队的大大的横幅,语气里毫不掩饰对接下来出场的选手的嘲讽,“就是野鸡才出来得早好吗,不然听完大团之后人走光了,留下一群野鸡团自己在这唱独角戏吗?”

    “主唱居然都没成年,哎哟我去,初中生乐队吗,都不用写作业?”

    “初中生搞创作,简直是他妈是他妈自杀式恐·怖·袭·击,我已经能预计到接下去的画面了。”

    “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她们的笑声,现场掌声稀稀拉拉地响起,甚至还不如上一个被称作野鸡团的。

    沐想想激动的心情忽然就低落下来,乔南就跟头顶长了眼睛似的抬起来:“怎么了你?”

    沐想想叹了一声:“没事儿,我就是在想一会儿要怎么安慰我弟。”

    乔南:“哈?”

    沐想想:“他很期待这次比赛的,据说是人生中第一次登台。唉,我还没见他那么紧张过呢,不过对手实力那么强,他应该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乔南懵逼了一下,“啥?对手实力强?”

    沐想想:“不然呢?”

    “……”乔南,“我问你,你听过你弟弹吉他或者唱歌没有?”

    沐想想摇头。

    下巴就忽然被伸来的胳膊捏了一下,她低下头,对上乔南的双眼。

    乔南面无表情地缩回手,想到自己被秒的吉他水平,没好气地啧了一声,扫地僧的家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惨遭淘汰的上一对选手强忍的泪水在踏入后场的那一刻终于夺眶而出,一向追求酷炫的桀骜青年遇上挫折也是会陷入崩溃的。目送又一群方才还意气风发的对手失魂落魄地离开,包括沐松在内的liberty队员们都越发的沉默起来。

    沐松默默地为吉他再次调音,队友们围绕在他周围,周华采派来的小助理打了鸡血似的在旁边给他们鼓劲:“加油!你们一定可以嗨爆全场的!”

    他这话配合着外头报幕完毕后稀稀拉拉响起的掌声笑果尤为显著,后场不少正在等候的乐团都嘻嘻哈哈地低声笑起来,沐松扫过那些正陷于黑暗中的人们,目光最后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扇房门处。

    这是整个音乐节后台搭建起来的为数不多的休息间,此时正被这场比赛即将登台的的最有名气的几个乐队所占据——旁人是一概不能进的,沐松刚刚一不小心稍微靠近了一点,就被工作人员警惕地抬手拦住了。

    那是独属于成名者的角落,无数的粉丝在后台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前往朝圣。

    休息室门口堆放着ta们送来的花篮、花束、礼盒、纸袋,这些乐团实在是太受欢迎了,礼物多到屋里实在堆不下,才只能胡乱丢在外头。

    多么光鲜的一面啊,然而与此同时,更多如同他们这样无人问津的小乐队,却只能席地盘坐在拥挤脏乱的门口,目送那一波波并非为自己而来的粉丝们出现又消失。

    作为亲历其中的一员,沐松在这一刻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了“才华”与“名望”所带来的差别。

    勃勃跳动的野心的频率前所未有的清晰,与此同时又一并催生出了强烈的不确定。

    不理会那些仍在含糊嘲讽着【小屁孩】【未成年】【瞎胡闹】的乐团们,沐松在这一刻想起的是不久前姐姐疾奔而来的那记拥抱。

    lucky kiss的热度还紧贴着嘴唇,勇气似乎便由此而来。

    学习如此厉害的姐姐,以前每次参加竞赛的时候都要不自信地看上一堆书呢。

    况且失败了又怎么样,他还有朋友,还有家人,爸妈不敢说,至少姐姐,她一定会始终支持着自己的。

    沐松忽的松了口气,他听着外头稀疏到几乎已经要听不到的鼓掌声,扫过忐忑的队友,轻笑一声,伸出拳头:“走吧。”

    队友们交换视线,在他的镇定下也被影响得放松了一些,笑了笑,抬起胳膊。

    五只拳头轻轻撞在一处。

    杀气腾腾的声音响起——

    “加油。”

    沐松漂亮的面孔出现在舞台上的瞬间,原本冷寂的现场便立刻变得热闹许多。

    天已经有些暗了,灯光打下来,摆开乐器的间隙,沐松抬头平静地环视场地。

    几乎不需要过多的寻找,他一下在人群外围看到了姐姐模糊却熟悉的身影,先是疑惑了一下对方为什么忽然那么高,紧接着看清后一下瞪大了眼睛。

    沐想想遥遥对上弟弟视线,离的太远了,她看不清对方的表情,然而从对方发色抢眼的脑袋自幕后露出前台的那一瞬间,那种说不出的感慨便莫名涌上了喉头。

    前方方才声音尖利的女孩们已经迅速地转变了闲聊的内容——

    “我去!那个拿着吉他调话筒的难不成就是主唱?”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他妈的有点帅啊是怎么回事?这身高这脸蛋这气质到底哪里像未成年了!”

    “妈的老娘要收回刚才嘲讽他野鸡和作业太少的话!”

    沐想想一向是个内敛到恨不能脱离所有非必要关注的人,这一刻却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被哪怕在从前围观乔南打篮球时都不成有过冲动所笼罩。

    虽然相互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沐想想仍能确定弟弟始终注视着自己。

    于是她顺从心意地,被冲动推动着,将手掌笼在嘴边,朝着舞台拔高声音大喊道:“沐松!!!!加油!!!!”

    这声加油在满场的碎语中显得尤为突兀,沐想想知道肯定会有很多人转头看向自己,可她却居然一点也不觉得紧张和丢脸。

    因为舞台上那个正被万众瞩目的年轻人那样的耀眼。

    这是她的亲弟弟,她永远为之骄傲的家人。

    周围果然一阵的窸窸窣窣,沐松拎着吉他站定在话筒前,不知道为什么好半天没动,片刻后在话筒开启的状态下,音响里精确地飘出了第一道声音——

    “艹!”

    沐想想:“???”

    众人:“????”

    台下正交头接耳间,便忽然见舞台上那位英俊的主唱浑身的气质变得杀气腾腾起来。他放下吉他,转头朝后头的队友们不知道喊了声什么,抬手拉下外套拉链,气势汹汹朝着地上一掼!

    少年人紧致而具有爆发力的肌肉被宽松的黑色背心似有若无遮挡着,灯光一打,他线条漂亮的手臂隆起抢眼的弧度,行动间荷尔蒙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这样忽然变得凶猛的气势的攻击下,整个乐团都迅速结束了准备。

    然后话筒前的主唱眼神可见地冷却下来,他抓住吉他,凌空一抛,抬手接住,朝肩头一挂。

    这套漂亮的动作尚未完全被众多观众头脑消化掉的同时,他修长纤细的手指划过弦面,吉他忽的响了一声。

    沐想想头脑被这声轻柔的旋律撩拨了一下,只觉得悦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下一秒——

    惊人劲爆的音乐轰然炸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