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告白进行时的女孩忽然就发现站在自己对面的偶像剧男主角脸色变得奇臭无比。

    紧接着, 下一秒, 在她还没来得及疑惑对方情绪的转变之前, 乔南直接抛下她, 毫无预兆地转身离开——

    热烈的骄阳笼罩住校园。

    白净娇小的女孩同健壮高大的男孩面对着面,体型上极大的差别让他俩看上去如同真实版本的美女与野兽一般。

    美女亭亭玉立, 神色温和。野兽晒得黝黑的皮肤下则渗出不易发觉的微红。

    他一向神色凶恶的面孔上也挂着些许羞涩,说话时举着自己肌肉鼓鼓囊囊, 几乎如同女孩儿腰一样粗的胳膊局促地挠着脑袋。

    画面有种现世安稳的清新感, 然后很快的,被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打断了。

    胳膊忽然被人拉住朝后扯了一把, 沐想想站定后转头, 眼神闪烁了一下:“……结束了啊?”

    “结束什么结束?”乔南皱着眉头,“说什么呢你跟他?”

    “我们——”

    “乔南!!”旁边曹威忽然拔高的嗓门打断了她的声音:“总算是碰到你了!我问你!你为什么拉黑我微信!”

    沐想想:“……”

    乔南沉默了一会儿,在沐想想带着疑问的目光中平静地开口道:“我跟他有话说,你去停车棚等我。”

    视线中少女窈窕的背影逐渐离开了,曹威怅然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而去。他今天原本是来找乔南的,因为乔南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忽然跟他使起了小性子。

    电话和微信都被拉黑, 曹威非常的莫名其妙, 他去问游戏里的队友,队友们则斩钉截铁地表示一定是他做了什么惹人生气的事情。

    毕竟乔南平常脾气那么好, 就连在组队时遇上了猪队友都能在一片“cnm”中心平气和地保持平静,所以他一旦不高兴了, 那一定是别人的问题!

    曹威没办法, 只好亲自登门来询问原因, 没想到会在找到乔南之前,碰上这么一场意料之外的偶遇。

    乔南的女朋友……不生气的时候,跟乔南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娇俏啊。

    一颗沉寂了十多年的少男心忽然骚动起来,曹威几分钟后才想起正事儿,收回目光,看向乔南。

    紧接着陷入措不及防的懵逼里。

    沐想想靠着停车棚的杆子踢着脚尖出神,等了快有十分钟才看到乔南的身影,她站直后沉默了一下:“你跟曹威说什么了?”

    乔南没理她,径直越过她肩膀进车棚取车,沐想想打量他的背影,衣服乱了,雪白的鞋面上也多了几个脚印。

    摩托车慢慢倒出来,乔南朝她怀里丢了个头盔:“上车。”

    沐想想抱着头盔:“你把曹威微信拉黑了?”

    乔南停顿了一下,眯着眼看她,忽然摊开手:“手机给我。”

    沐想想愣了愣:“干嘛?”

    乔南:“我刚才看到你俩站在门口扫一扫了。”

    沐想想:“……”

    “……我告诉你。”视线望进乔南抬起后变得格外认真的眼瞳中,沐想想听到他头盔下发闷的声音,“你少跟体校生来往,这些人乱着呢,一个个换女朋友换得比衣服还勤,脚踏几条船都是轻的。”

    沐想想:“哈?”

    “别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乔南哼笑一声,“你这样的书呆子最好骗了,人家万花丛中过来的,手机里存着不知道多少□□的电话,遇到长得顺眼的习惯性撩个骚而已,你以为随随便便会跟你来真的?”

    沐想想:“……”

    沐想想哦了一声,戴上头盔慢吞吞爬上后座。

    乔南:“手机呢?”

    沐想想没搭理他。

    乔南便啧了一声,一路把车飙得飞快,沐想想搂着他劲瘦的腰肢,感受到他口袋里不断颤动的手机。不知道是谁那么有毅力,一个接一个地打个不停。

    音乐节远在市郊,虽门票不上档次,人却意外的多,到处都是打扮得非常怪异的潮流青年。后台,喧闹的人潮里,沐想想挤开周围各种奇装异服的打扮,一路询问休息室的位置。

    这场摇滚大赛估计还挺有分量,随处可见抱着乐器成群结队帅气逼人的选手,但沐想想仍是打老远就看到了那道拄着吉他盘膝坐在地上的灰发年轻人。

    沐松精致的面孔上面无表情,浑身都散发着强烈的锐意,宛若一柄出鞘的匕首般锋利。

    沐想想来前或许还只是抱着来捧个场的念头,此时却忽然间就好似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一股说不清的激动从胸口涌出,她难得忘情地拔高声音:“沐松!”

    “姐!”

    沐松一下回过头来,沐想想立刻看清了他毫无血色的嘴唇。

    再怎么叛逆,到底也只是个十来岁没见过大场面的少年,面对自己人生中第一场重量级的演出,沐松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刚开始他只是激动而已,为自己意外得到的如同正规音乐人那样登上舞台表演的机会。但这些天早出晚归地跟乐队队友们排练节目后,越临近表演日期他越能清晰感受那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他的队友们也同样的焦躁不安——当长久以来的梦想真真正正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更多现实的问题明明白白地浮出水面。

    倘若发挥得不理想怎么办?

    真的有人会喜欢我们的音乐吗?

    同场上台的乐队里有一些甚至已经在地下乐团中小有名气,跟已经有一定粉丝基础的他们比起来,初出茅庐的自己简直渺小如尘埃。

    我们平日里引以为豪的作品,到了这些更有经验甚至已经半只脚踏入娱乐圈的前辈们面前,会不会也根本就不值一提?

    抱着这样的念头,看到音乐节后台不时潜入探班送花的其他乐团们的粉丝,沐松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并没有那么引人注目。前方就是万众瞩目的舞台,观众们的欢呼声甚至能穿透背景墙钻进耳朵,光鲜亮丽舞台背后,后场的后台却因为光源不足一片昏黄。通道口打开的大门外,亮光如同光柱那样穿入后场,沐松没来由地就意识到,自己一旦踏上那条发光的不归路,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十几岁的少年紧绷着的面孔下掩藏着对未来的惶恐,身边却除了同样紧张的队友之外,无处可依。

    他是乐队的主唱,是乐队的吉他手,是乐队责任最重的一环,也是乐队自信凝聚的关键所在——他不能在任何队友面前显露出怯懦来。

    然而在听到那声熟悉的叫喊的瞬间,一切伪装的坚强全都崩塌了下来。

    沐松甚至连心爱的吉他都忘了握住,他直接狼狈地扶着地面爬起,然后看也不看地展开双臂将从后场人群中跑来的姐姐紧紧拥入怀中。

    “姐!姐!姐!”沐松将脑袋埋进对方瘦削的肩窝里,胳膊一点点缩紧,这是家人的味道。

    如此瘦弱娇小,却带动起宛若参天巨木那样坚实的力量,让他从知晓世故以来第一次生出在人前示弱的冲动:“怎么办,我忽然好害怕——”

    弟弟的个头已经比自己高了,然而这一刻沐想想却恍惚回到了他还很小很小的时候。

    那时候父亲刚刚出事故,母亲终日忙碌着筹钱,家里的亲戚们或是帮忙或是趁火打劫,没有一个人顾得上照顾两个孩子。她和沐松当时还小,却依稀知道家里的天塌了,母亲彻夜不归在医院里照顾父亲的时候,姐弟俩就只能留在空荡荡的家中相依为命。

    作为姐姐,她一直以为是自己在照顾幼小的沐松。

    直到某天夜里,她偷偷哭泣的时候,被窝里悄无声息地爬进弟弟小小的身体。

    那一天似乎是大伯一家登门提出让她们一家搬走的日子,她在母亲的哭泣声中意识到了自己必须转学并从此无家可归。

    弟弟白天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她以为他什么都听不懂的。

    深夜里,那双短短的胳膊却费力地搂紧她,安慰她道:“不要怕,有什么可怕的,我们还有爸爸和妈妈,你还有我。”

    你还有我。

    沐想想抬起胳膊,将弟弟已经逐渐褪去青涩的身体紧紧拥住,她深吸了口气:“不要怕,别害怕,我们还有爸爸妈妈,你还有我。”

    沐松顿了顿,拥着她笑了一声,然后松开怀抱,扶着姐姐的肩膀递去视线:“姐,你相信我吗?”

    沐想想在近段时间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支持弟弟将精力灌注在学习之外的事物上的一天,但在看到那张记忆中形象早被叛逆所取代的面孔上,出现的那如自己儿时一样对未来满是不安的神情,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点头:“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做到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姐弟俩相视而笑,片刻后满脸桀骜的灰发少年松开按着姐姐肩膀的手,捧住姐姐的面孔,手指撩开姐姐额头的发丝,俯首用嘴唇轻轻印了印:“lucky kiss。”

    沐想想下意识闭了闭眼,睁开眼的时候愣了愣,面前先前还带有些许焦虑气息的少年气质一下就变了。

    记忆中那个泛着奶香的、矮了半头的,需要照顾的、会在夜里轻轻说“你还有我”的弟弟。

    记忆中那个桀骜不驯的、凶狠傲慢的、偶尔回家看到自己时总是沉默且眼神不耐的弟弟。

    他微微笑着,气质变得宛若深海那样平和幽深。

    沐想想沉默片刻,抬手拍了拍那颗支棱着一头灰不溜秋的短发的脑袋,手感已经跟小时候不同了,蓬松且扎手。

    “加油。”她说,“我在。”

    一拐弯就对上乔南臭烘烘的脸色,乔南盯着她的额头:“你跟你弟在那黏黏糊糊的干嘛呢?”

    沐想想摸了摸额头似乎还有留有温度的皮肤,垂眸笑了笑:“他第一次上台,有点紧张。”

    “妈的。”乔南骂了一声,口袋里的手机仍锲而不舍地震动着,他烦躁地掏出来直接按掉,转身朝外走去。

    沐想想看着他挂断电话那利索的动作,回忆着他手机从离开十二中起就锲而不舍震动的频率,张了张嘴,心中有种做了错事的不明滋味儿。

    外头已经热闹了起来,音乐节现场全是站票,中心位置在舞台开赛之前就已经挤满了人,中途进了一次后台的他们再出来,能看到的画面已经变成了满满的人头。

    大伙表现的超级high,跟随着舞台热场的音乐跳动,沐想想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刚出来就被挤得踉跄了一下。乔南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迅速转过身来,不耐烦地伸长胳膊扯住她的衣领朝身后一拖:“看到人多就后头跟紧点儿,瞎跑什么,那么大人了在这种场合万一迷路你丢人不丢人?”

    他高大的身体在前头一立,拥挤人潮带来的压力立刻减轻许多,沐想想嗅到他身上清爽的气味,仰头看着那张在周围牛鬼蛇神的衬托下越发英俊的面孔,她努力让自己跟这具身体别那么亲密:“谢谢。”

    乔南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沐想想却已经把身体转向舞台。还没到沐松出场的时间,上头正在表演的是另一波乐队,他们被挤到最外围,四周全都是观众。前方一群个头本来就很高的年轻人还穿着奇怪的戴着大大头冠的服饰,将她的视野遮挡得干干净净。

    沐想想预估了一下稍后弟弟上场的时间,想至少找个能看清楚舞台的位置,于是左右张望,试图突出重围。

    胳膊忽然被旁边的一只手抓住:“干嘛呢你,周围全是人,你想上天啊你?”

    沐想想扭了下胳膊试图避开他的接触,下一秒乔南目光朝前头那伙戴着奇怪头饰的家伙身上划过,仿佛明白了什么,也跟着抬头周围。

    遗憾的是音乐节的观众实在太多,内围根本挤不进去,他们所处的外围正中央已经是周围最好的方位了。

    他看清楚方位后,眯起眼骂了句脏话。

    沐想想正想循声望去,下一秒就见乔南忽然矮下了身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腿忽然被抓住了,紧接着双脚离地,失重感忽如其来,她惊叫出声的同时,视野一下变得无比宽广——

    沐想想下意识前倾身体抱住前方乔南的脑袋,随即才意识到,她现在居然骑在乔南的肩膀上!

    心脏咯噔了一下,短暂的惊慌之后她怔怔地低下头,乔南头顶的发旋出现在视线里。他正在骂着脏话左右张望,似乎想找个更合适站立一些的位置,后头隐约有讨论声传来——

    “你瞧瞧人家男朋友什么觉悟,能不能跟着学学。”

    “妈的,你还想骑你男人头上,你怎么不干脆拿个窜天猴上天呢?”

    “滚,人家男朋友还长得比你帅呢,老娘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废物直男癌——”

    沐想想愣了愣,下意识挣扎了一下,乔南抬起胳膊,大而有力的手掌直接从外围将她纤细的大腿紧紧扣住,同时抬头骂了一句:“乱动什么你,一会儿摔下来了怎么办?”

    沐想想原本抱着他的脑袋的,伴随着他抬头的动作手下意识挪了挪,手掌贴上了他下颌处温热的皮肤。

    侧脸与脖颈交接处棱角分明的骨骼形状如此清晰,对方说话的时候,指尖下的声带就跟随着骂声一起微微颤动。

    震得掌心酥麻。

    琥珀色的眼瞳令人窒息。

    沐想想心头怅然而柔软,她贴着对方温柔的脸颊,忽然就鼓起了勇气,又晃了一下:“放我下来。”

    “跟你说了别乱动。”乔南找到一个不错的位置,仗着自己身强体壮拼命朝那边挤,双手紧紧抓着沐想想的腿防止她滑下去,没好气地说,“少找揍啊,老子的肩膀给你坐已经很够意思了,小心一会儿把你拉下来打一顿。”

    耳朵忽然被沐想想抓了一把:“放我下来!”

    他脚步一顿,生不出火气,只能停下来无奈地抬头:“你到底要干嘛?”

    沐想想认真的神情就映入眼帘:“乔南,你别撩骚我了,你跟那个女生在学校楼梯间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乔南眼神迷茫:“……啊?”

    呼,说出来之后感觉真轻松,沐想想抬腿挣扎了一下:“保持点距离吧,都已经有女朋友了。”

    乔南:“……”

    腿部接触到的乔南的外套口袋又一次开始震动,沐想想沉默了一会儿,情绪冷静下来,倒过来用脚后跟磕了下乔南的身体:“接啊,人家都打了一下午电话了。”

    乔南:“……你是智障吗?”

    沐想想认真劝诫:“我觉得咱俩不应该……喂!”

    身体突然一晃,乔南一个转身开始朝外走,沐想想被他迈大的步伐搞到一下没坐稳:“乔南!你干嘛?你带我去哪?”

    “喂!”

    “啊啊啊啊!”乔南怒喝一声:“闭嘴!”

    沐想想:“……”

    乔南径直扛着她挤开人群朝外围走去。耳畔喧闹的音乐声和说话声逐渐远离,四下越来越清净,也越来越昏暗,乔南直接把她扛进了靠近后台的一圈休息处,然后视野忽然一低,腰侧被掐着提起,紧接身体被悬过半圈,双脚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土地。

    挣扎了那么久后真的被放下来,这一刻到底是什么感触沐想想也说不好,但乔南不等她站定就推了她肩膀一把,她朝后跌去时,才发现自己身后是一条长椅。乔南则黑着脸站在面前,视线阴沉地开始在身上掏东西。

    迎面抛来一台手机,沐想想下意识抬手接住,感受着手心失去了布料阻隔后越发清晰的震动,她对上乔南写满复杂的目光:“……干嘛?”

    乔南深吸了一口气:“接。”

    沐想想看了眼手机屏幕,发现上头显示的是一串来电数字,并没有显示姓名,她迟疑了一下,总觉得这样不太好:“我不……”

    乔南重重地呼了一声,索性不理会她的意见,直接伸手按下了接听键和免提键。沐想想盯着屏幕上立刻跳出的正在通话的提示,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她如同抓着烫手山芋,心跳几乎要冒出喉咙口,紧接着下一秒,便听到听筒里传出一声浑厚的男声,又凶又急——“喂?!喂?!乔南!乔南!”

    沐想想:“……………………”

    这声音……很熟悉……

    似乎是没想到电话能接通,曹威的声音顿了顿之后才带着哭腔响起,抽抽噎噎的:“你、你终于接、接电话了!我换了快十、十个手机……我问你!你、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干什么了我?你把我的号码和微信拉黑名单就算了,还、还跟我打架!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说!你说啊————”

    沐想想:“………………”

    声音戛然而止,乔南收回按掉电话的手指,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听清了没?”

    沐想想望着屏幕上跳跃着那串未接来电,全是没有记录姓名的数字:“……”

    乔南:“翻过我手机没?”

    规矩到顶着乔南的身体都从没查探过对方隐私的三好学生沉默地摇了摇头。

    怀里便被丢进一个深色的编织皮皮夹。

    “翻,你翻,随便翻。”乔南在她面前蹲下,目光锐利且嘲讽,“通讯录,微信,MSN,校内,短信,随便翻,但凡翻出一个关系不正当的女的,我连包带卡全奖给你。”

    又嗤笑一声:“我看你他妈就是想查岗吧?”

    沐想想低头看着他的表情,头脑空白了片刻,下一秒,终于确定下了什么,耳朵迅速充血涨红:“可是你从来没有——”

    顿了顿又觉得这个反驳方向不太对:“我从来没有答应过——”

    “小姑娘,说话注意点。”乔南便打断她,英俊的面孔上扯出个不怀好意的笑来,凑近上去,单膝跪地。他抬手抚上她的膝盖,声音暗哑,语带威胁:“我从来没有什么?老子\'老婆\'也给你坐过了,肩膀也给你骑过了,就差让你蹲在脑袋上拉shi了,你他妈还想怎么样?”

    “钱包上交给你,够不够?”

    “不然再去打曹威一顿,总行了吧?”

    沐想想:“…………”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