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兴许是友谊的力量太过强大, 连梦境里都充斥了甜甜的气息。

    沐想想睁开眼, 阳光已经洒满地面, 前些天妈妈买的一条毛毯子从飘窗上垂下一半来, 光柱中有浮动在空气里的尘埃。

    上下翻飞。

    一切都那样崭新。

    沐想想蹬开松软的被子,一跃而起。

    打开房间, 目光一瞥,就看见门框上用大头钉固定的两张花里胡哨的纸票。沐想想取下来, 发现原来是两张音乐节的入场券, 入场券右下角,沐松不怎么好看的一把字躺在那里——“不见不散”。

    她愣了愣, 立刻上前去敲弟弟的房门。沐松前段时间已经从学校宿舍搬回了家里, 一家人见面的机会明显比以前要多了。

    房间里没有回应,客厅里传来沐妈的声音:“你弟今天一早就走了,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天早出晚归的。”

    “妈?”沐想想转头看到母亲,微微一愣,看向墙上的挂钟, “你怎么在家?”

    话音落地就见父亲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模样少见的正式,夹克里居然穿了件熨烫笔挺的白衬衫, 一边走一边整理衣领,“今早不出早餐摊了, 我跟你妈有点事要办。”

    沐妈看见丈夫, 立刻停下梳头的动作走过来帮着一起整理, 顺便朝面带疑惑的女儿解释:“昨晚回家之后展销会的领导打电话给我们,说有点合作要和我跟你爸商量,叫我俩今天早点到市场部去找他……你手上拿着什么?”

    她目光瞥向沐想想捏着纸票的右手,沐想想扫了眼票面上硕大的“音乐节”字样,想了想父母与自己相似的思维和观念,最后还是若无其事地将纸票叠好收进口袋里:“没什么,就两张彩纸而已。”

    沐家父母一向对品学兼优的女儿充满信任,沐妈立刻就被转移了话题。夫妇俩大概赶时间,很快就收拾停当预备出发,沐爸边走边不忘叮嘱闺女:“烧麦热在锅里,上学之前记得要吃啊。”

    临到门口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扶着门框回首躲闪地扫来一眼,声音压低:“那个……你妈这周四的飞机去X市考察养殖场,也不知道具体几天才能回来,估计是没办法赶上英成这次统考的家长会了,所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早父亲的声音似乎比平常要低哑许多,沐想想看着他相较平常似乎要浮肿一些的眼睛:“嗯?”

    “所以——”沐爸慢吞吞地继续了下去,“所以到时候留我一个人在A市,爸估计会很忙,开家长会之前,你记得提早几天告诉我,好让我安排时间。”

    沐想想微微一怔,父亲已经重新面相大门,只留下后脑勺来应付她。倒是穿好高跟鞋的沐妈,侧过头来给了女儿一个心照不宣的笑脸,然后伸出手去,碰了碰丈夫的手背。

    两只手的十指如此自然地交扣起来。

    接收到这一幕的沐想想视线放柔,声音和情绪如出一辙的柔软:“好,我会记得的。”

    厨房的蒸锅里挤了好一堆袖珍可口的小烧麦,各个只有鸡蛋大小,热气腾腾的,半透明的面衣下面还能清晰看到填在里头的糯米粒和火腿丁,沐想想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于是扯了个食品袋将它们装起来,预备路上一边走一边吃。

    她一边下楼一边计算着之前听到的从家门口的公交站到英成的中转公交路线,总觉得一时之间还很难适应如此之快的上学节奏,结果刚踏出小区就瞥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刻停下:“乔南?”

    侧坐在摩托车上的乔南就放下手机慢吞吞地看过来,双眼下挂着俩硕大的黑眼圈。

    “……”沐想想站在那眨了眨眼睛,“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种问题……乔南无语地看着她:“我说我路过你信吗?”

    沐想想:“……”

    乔南:“或者睡到一半被大风刮来?”

    沐想想:“……”

    沐想想瞥了眼不远处挤满了人的公交站,抬手摸了摸自己耳垂,带着笑意咳嗽了一声,上前小声道:“谢谢啊。”

    然后看了看乔南的脸色,问:“你黑眼圈怎么那么重?没休息好?身体不舒服?”

    乔南:“……”

    沐想想:“生物竞赛已经拒绝了吧?复赛之前不要忘记哦。”

    乔南:“……”

    沐想想:“??”

    什么叫做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实话他自己也在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否则昨天在怎么会在已经网购了一大堆复习资料的前提下,又跑去书店里拉回家一车东西,几乎扫荡了所有囊括高中各科目内容的书籍。

    明明他现在已经不是沐想想了啊!!不存在弱不禁风的爹妈和什么狗屁学习任务了啊!

    可为什么他还是得熬夜复习,熬夜看题,熬夜做那堆生物老头自说自话送来的练习卷!!

    还有沐想想!没事儿瞎管什么闲事?好好做自己的作业还不够,非得惦记着提高整个九班的成绩,看看她给班里那些同学推荐了些什么东西——

    《千题》

    《金牌考题》

    《教你如何三十天熟记物理》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像话吗!像话吗!大家评评理,推荐这些东西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沐想想倒是好,推荐完之后拍拍屁股美滋滋跑了,留下的乔南却不得不时刻生活在被人请教的恐惧中。

    他这样的基础,回归正轨上课已经非常吃力了,现在却不得不在做完作业和试卷后还得钻研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辅导书,就生怕接下来的某一个时刻被人逮住问到了不认识的题,认真算来,工作量或许比当初顶着沐想想复习的时候还要大。

    昨天整整一天,从闷在教室啃书换到闷在书房啃书,乔南除了看某场姜海他们转发来的直播外,连碰手机的空闲都没有,他哪有时间休息?

    因此面对眼前这个罪魁祸首,他心情相当复杂。

    沐想想见乔南脸色难看地盯着自己,迟疑了一下,低头打量自己的穿扮:“你看我干嘛?我怎么了吗?”

    “沐想想。”就听前方乔南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记不记得你之前问我,后不后悔跟你一起跳水救人?”

    沐想想:“……啊?”

    乔南:“我告诉你,我后悔了。”

    乔南:“我后悔怎么没在跳水之前,先把你掐死在亭子里。”

    沐想想:“……”

    神经病。

    乔南抒发完自己的心声后就开始蹬着地面倒车,沐想想莫名其妙地退开,琢磨不清对方海底针似的脾气,索性打开袋子,提出一枚烧麦来塞进嘴里。

    一抬头,对上乔南的视线。

    沐想想迟疑了一下:“我爸包的,要不要尝尝?”

    乔南还一肚子火气,左右偏头,示意她看看自己提着头盔和扶着把手的两条胳膊。

    鼻尖便袭来一阵香气,垂落的视线里,白净粉嫩的两根手指捏着一枚烧麦递到了嘴边。

    乔南掀了掀眼皮,扫过沐想想脸上显得有些不自在的表情,视线随即变深了。他张嘴一咬,合拢的时候,嘴唇触碰到了一点与烧麦不同的凉凉的温度。

    少女立刻把手缩了回去,捻着指尖没有说话。

    咸鲜柔软的米粒还带着温热,火腿丁和香菇丁的香气几乎在咬破轻薄的面皮的瞬间充盈了整个口腔,火气一下便散了。

    乔南盯着她,嘴角伴随着咀嚼的动作一点点勾了起来。

    沐想想等待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乔南叫自己上车,迟疑了一下,索性自己伸手去够乔南拎着的头盔,谁知对方胳膊一抬,竟然直接躲过了她的动作。

    然后就在她抬头递去的目光里将头盔懒洋洋朝肘下一夹,同时视线幽深,理直气壮张开的嘴唇。

    沐想想:“……”

    直到到达英成,她脸上仍残留有未能彻底消散的红晕,血液里像是倒进上百毫升的强力跳跳糖,噼里啪啦蹦哒得停不下来。

    乔南替她摘下头盔,咳嗽了一声:“……你爸手艺挺好的。”

    沐想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乔南顿了顿后喂了一声:“你不是吧,我一大早专程把你送到学校,你连几个烧麦都舍不得回报给我?”

    沐想想盯着他的表情,试图看清楚他的情绪:“那你也可以自己拿——”

    “我他妈一双手抓了头盔抓把手,病从口入听说过没有?”

    乔南理所当然的样子毫无破绽,沐想想于是转开头淡淡地回答:“哦。”

    她于是理了理外套预备离开,迈出脚步的同时余光里有色彩一晃,乔南的声音一并传入耳廓:“喂,你东西——”

    那懒散的语调紧接着戛然而止,沐想想转头一看,就见乔南一脚支着地面,伸长胳膊从地上拾起了两张纸券。

    沐想想一摸口袋,发现果然是自己早上随手塞进口袋的那两张。她立刻转身回去,伸手想拿回来:“谢谢——”

    乔南却侧了侧身,避开了她的动作,同时垂下的目光径直落在入场券某一张右下角手写的“不见不散”上,半晌后他嗤笑一声:“没想到你个书呆子,偶尔还挺有闲情逸致的。”

    书呆子沐想想:“……还我。”

    乔南没搭理他,眼睛仍盯着那把字,表情说不出的刻薄:“这什么鬼音乐节,听都没听说过,票价上得了二十吗?品味也太低了。”

    薄薄的两张纸在他指间翻飞,随时一副要被风吹跑的样子,沐想想担心票会被他弄丢,眉头皱起,有些着急起来:“还给我!”

    乔南转头看向她关切的神情:“……去这种地方有意思吗?不嫌掉份儿啊你?我就从来不去这种地方。”

    沐想想有点不耐烦了:“……也没人让你去啊。”

    乔南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片刻后“切”了一声,将两张票抓成一团嫌弃地丢给她:“拿去拿去拿去,看两眼而已跟要你命似的,谁约的啊宝贝成这样,至于吗。就那一笔破字儿,难看就算了,不见不散的散字都能少一横,真是没文化。”

    弟弟被这样评价沐想想当然高兴不起来,她抬起胳膊接住那两张被对方捏得皱巴巴的入场券:“真是不好意思,我弟弟确实没文化,不见不散的散字居然都能写错,回去我会督促他抄写三百遍的。”

    乔南:“……”

    沐想想抚平入场券上的褶皱,确认没有破损后将券对折塞进口袋转身就走。下一秒胳膊忽然被后头伸来的一只大手给抓住,回头看去,正正就对上乔南无语的神情。

    沐想想:“干嘛?”

    “……”乔南嘴角抽搐了一下,“那个入场券……你弟给的?”

    沐想想:“啊。”

    乔南:“……他给你音乐节门票干嘛?”

    沐想想:“有人给他安排了一个摇滚比赛的名额,他说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商演,让我一定要去现场——干嘛?”

    乔南:“…………”

    乔南忽然伸手,沐想想更加错愕,眼睁睁看着他掏走自己口袋里入场券后黑走一张,然后又将剩下的那张照章塞回原处。

    “……你干嘛?”

    “什么干嘛?”

    “干嘛拿我的票?”

    “你不是有两张?你弟他自己会有工作牌,这张不就多出来了?”

    “可是——”

    “喂!”乔南拿头盔磕了下车座,“我一大早送你来学校,你连张票都舍不得,不至于吧?”

    又皱起眉头:“还是你有什么人想约着一起去看?”

    “……”沐想想无言以对,“……你不是——”

    乔南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镇定自若地戴上头盔给摩托调头,打断她的问题:“我得走了。”

    沐想想懵逼地站在原地,乔南在启动摩托之前又停下,打开头盔面罩,琥珀色的双眼望出来:“这个音乐节离城区很远,没有直达公交,周末上午我人在学校,你自己过来。”

    沐想想目送他的背影疾驰离开。

    心中跳跃着两个没能出口的疑问——

    1、你不是从来不去这种地方吗?

    2、没有直达公交,我也可以打车过去的好不好?

    然而即便生出如此念头,到了周末那天,她仍诚实地出现在了十二中校门口。

    周末的学院看起来比以往清净许多,沐想想抓着栏杆朝里看去,不小心反倒看见了旁边保安室墙壁上反光的包边,光滑的金属表面将她倒映得纤毫毕现。目光落在自己特意搭配打理过的发型和穿扮上,沐想想咳嗽一声抬手摸兜,抓到手机的同时还不小心带出了昨天在楼下小店里买的带色润唇膏,润唇膏水蜜桃的香味此时正从嘴唇飘散进鼻腔里,她抿了抿嘴,赶忙将它塞回口袋。

    手指在屏幕上缓慢地敲击。

    同一时间,校内,九班,破天荒在周末补习活动坐满了人的九班里。

    乔南坐在座位上撑着头做试卷,几个同学犹犹豫豫地蹭过来,他打眼一瞟:“干嘛?”

    对方便亮出手中的辅导书。

    乔南已然是有备而来,他家书房的书桌上现在摊开着班里四十多个同学分别选用的足足七套不同的辅导书,对方拿来问他的这几道题昨晚同样难到过他,他早就翻箱倒柜地找公式解决掉了。

    当下便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轻松解决。

    可以说是非常帅气了。

    晏之扬闪闪发亮的目光依次划过自家老大今天头顶格外有范儿的发型,面孔刮的干干净净的下巴,身上最新上市的潮牌,和脚上明显刚买的干净到鞋底都没什么灰尘的限量版。

    “南哥。”晏之扬发自内心地感叹,“你今天看起来真的特~别~帅~”

    乔南嗤笑一声,一天第N次掏出手机来看消息,结果兜里的音乐节门票被手背不小心蹭了出来,晏之扬殷勤地赶在他弯腰前帮忙捡起。

    目光在票面上扫了一眼,晏之扬有点懵逼:“XX音乐节?这什么活动?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说着抖了抖手上那张轻薄得有点过头的纸张:“还有这门票是不是质量有点不好,感觉很廉价的样子。”

    乔南抬脚就踹,抽回门票满脸嫌弃地嘲讽:“你懂个屁啊你。这都没听说过,只能证明你孤陋寡闻就算了还没品位。”

    晏之扬知道他见多识广,一向对他信服有加,闻言当即为自己短浅的眼界羞愧地抱住头。

    手机忽然跳出条信息来,乔南点开一看——【沐:我到了。】

    他赶忙松开正按着打的小动物站直身体,手指梳了梳自己固定得非常完美的发型。

    在踏下楼梯即将拐角的时候,他迅疾的脚步忽然被一道来自身后的声音叫住——“乔南,等等。”

    乔南转头看去,就见阴影中缓缓走出一道踟蹰身影。

    身影走近了,是个面容清秀的女孩,站在几步远的距离外,面孔微垂小心翼翼地看过来。

    乔南双手揣兜,懒散地站在那里,眼神里找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干嘛?”

    沐想想在外头等了一会儿,被太阳晒得发热,于是跟门卫商量进学校避一避——她长得好看,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

    一路熟稔地沿着绿荫朝乔南班级的方向而去,即将进入教学楼楼梯口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道鼓足了勇气的女声:“……乔南,我喜欢你!”

    沐想想愣了愣,下意识屏住呼吸,她放缓脚步,踏入进阴暗里,下一秒便看到了一男一女相对站立的偶像剧一般的画面。

    沐想想:“……”

    乔南双手揣兜,微垂面孔看着那个女孩,那女孩也抬起头,泪光闪闪地看着他,沐想想听到悦耳的女声微微带着颤意:“可是我听说你有女朋友了,是真的吗?”

    女朋友……?

    沐想想停下脚步,正迷茫间,下一秒便听站在女孩跟前的乔南毫不怜香惜玉地嗤了一声:“不然呢,难不成还能是骗你们的?”

    沐想想眨了眨眼睛,心情有一些复杂,她屏住呼吸想了一会儿,觉得有点意料之外又似乎全在意料之中。

    乔南这样的人,额,有女朋友其实还挺正常的。

    失去阳光的楼梯间稍微有点冷,更何况前头场面尴尬,她想了想,还是朝后挪了挪,一步一步挪回阳光里,然后转身朝着十二中大门方向走。

    这样就好多了。

    走不多远,忽然听到前方一阵激烈的争执声,方才和和气气放她进来的那个十二中保安拔高声音:“我警告你!你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候直接联系你们体校的老师啊!”

    另一道声音也似曾相识:“艹,跟你说了我他妈不是来找麻烦的不是来找麻烦的,让你打电话到九班叫一声乔南而已,你他妈到底在坚持什么!”

    沐想想绕开前头的树干,十二中保安满是警惕的身影便映入眼帘,他已经全然进入了备战状态,面对外来的入侵者,坚决贯彻了寸步不让的刚硬作风:“你休想骗我!还叫乔南出来,还不是找麻烦的。你问问这一片谁不知道你的名号?你来找乔南不为了挑事儿,难不成还是为了打游戏啊?”

    另一道声音几乎是崩溃的:“我他妈就是为了打游戏啊!”

    “得了吧!”保安看透真相地戳穿了他,“真的关系那么好,你怎么不自己联系他出来?别告诉我是电话和微信统统都被拉黑了啊。”

    对方:“……………………”

    沐想想踏出几步,终于看到了那道被保安身躯挡住的背影,当即一愣——

    “曹威?”

    大块头曹威正凶神恶煞地跟保安对峙着,听到声音倏地转过头来,看到她时也愣了一下:“你是那个……”

    保安看到沐想想居然主动朝外头一看就来意不善的体校著名刺儿头打招呼,当即一脸的担心:“哎呀小姑娘你小心点,现在不要出来不要出来!”

    沐想想先是为保安的态度愣了愣,随即看到曹威脸上的表情,当即想到某次打游戏时对方告诉自己长着一张天生坏人脸才能碰到的各种离奇遭遇。

    她忍不住笑出声来,温和地安抚保安:“没关系,您放心吧,他是我朋友,应该不是来找麻烦的。”

    曹威今天原本是因为乔南莫名拉黑自己的事情想过来找对方谈谈的。

    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提前见到对方那个凶恶到可怕的女朋友。

    那道拎着钢管浑身煞气的形象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导致曹威在意识到招呼自己的人是谁后首先还犯了下怵。谁知下一秒,映入眼帘的却并不是记忆中凶巴巴的神情,少女清冷的样貌在笑出声的一瞬间如同消融的冰雪那样清甜。

    曹威盯着她柔和的双眼怔了怔。

    忽然发现在褪去了凶悍之后,面前这个少女居然那么瘦削白净,而且从手掌到脸蛋……

    哪个地方,看起来都……

    软绵绵的。

    乔南正在费力地打发面前那个泫然欲泣的姑娘,因为惦记着沐想想等在校门口的事情,情绪有一些烦躁。

    他双手揣兜站在原地,丧失耐心地胡乱撇开头。

    下一秒,便撞见了远方一幕叫他瞳孔微缩的画面。

    乔南:“………………”

    他低头开始在脚边各处找寻。

    有钢管吗?

    实在没有的话来跟棒球棍也行。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