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这是我爸爸。”

    少女清亮的声音不急不缓, 分贝不高, 但在展销会喧闹的这一片场地中, 却如此清晰地穿透了空气。

    沐爸迷茫了一下, 他仰头看着女儿的侧脸,有那么一瞬间, 险些忘记该怎么呼吸。

    垃圾桶非常重,沉甸甸地坠在沐想想的手心里, 将她的胳膊身体与心脏都一并朝下拉扯着。她定定地望着不远处那群围绕着用餐区圆桌站在一处的年轻人们, 每个人不同的面孔上,挂着的都是如出一辙的怔楞, 在她开口之前就注意到沐爸特殊走姿的高妍, 更是分到一半的羊肉串都给忘记了,抓着竹签的两条胳膊突兀地停顿在半空。

    大约有半分钟的寂静,慢镜头一般,世界沉静了下来,只剩下光影外不相干的人潮与喧嚣。

    然后在半分钟后。

    视线里的高妍迷茫地眨了眨眼睛。然后这位打眉眼到穿扮无一处不精巧细致的女孩迟缓地站起身来,将手上的羊肉串放回盘子里, 在沐爸慌乱的视线中, 露出个拘谨的神情:“……叔叔好。”

    问好的同时她甚至略微倾了倾身体,做出了类似点头鞠躬的动作。

    沐想想的左手按在父亲的肩头, 在这一秒,掌心牵动着的父亲试图挣脱和离开的力量忽然就消失了。

    高妍的举止同时打破了现场的凝滞, 周围被沐想想意料之外的介绍弄得没能回神的年轻人们此时也纷纷反应过来, 当即也慌乱地学着高妍的动作站起身, 七嘴八舌地跟着开口——

    “叔……叔叔!”

    “叔叔您好!”

    “叔叔好!我们都是沐想想的同学!”

    年轻人们拔高的声音里充满了朝气,被包围在问好声中的沐爸几乎是无措的,他头脑空白地对上那些态度自然到好似只是同自家长辈打招呼一般的孩子,双腿如同被灌了铅。

    手掌剧烈地震颤起来,他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呼吸。

    顿了顿之后又想起什么,苍白的面孔上急忙扯开一个带笑的表情,只是这个笑容怎么看怎么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回应都显得如此语无伦次:“哎!哎!你们好!你们好!大家好!”

    沐想想能感受到掌下父亲身躯的颤抖,她在父亲的声音里垂下眼睛,不再关注前方同学们的神情。她的精神有一些疲倦,仿佛刚刚经历过残酷的战役,身体却又充满了力气,就连手上提着的那个牵动她心脏下坠的垃圾桶都变得轻飘飘起来。

    她松开按在父亲肩上的手,垂首盯着自己掌心细细的纹路和湿漉漉的汗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沐爸正在年轻人们出人意料的问候中难掩激动地朝围裙上擦拭手掌,冷不防就听到自家女儿较往常沙哑一些的声音:“爸,我妈呢?”

    他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顿了顿才如梦初醒地记起自己出来的目的:“哦,我跟你妈在这里支了个摊位,她现在还在摊子上切鹅,今天人实在太多,我丢完垃圾就该回去换她休息会儿了。”

    沐想想扫了眼他围裙上不知道忙活了多久才能溅上那么多的卤汁,什么都没说,只是当着一众同学的面神情平静地找到展销会臭烘烘的大垃圾桶,抬高胳膊将手上提着的那桶东西倾倒进去。

    然后她提着空桶回来,将空桶放在父亲脚边,语气淡淡地开口:“把围裙脱了。”

    沐爸愣了愣:“干嘛?我还得回去跟你妈换班呢。”

    沐想想索性伸手去扯父亲围裙后领的系带,然后半强迫地将父亲那件围裙脱了下来,给自己套上。

    围裙是带袖子的样式,在沐爸身上显得非常宽大,套到沐想想身上也好不了多少,松松垮垮地罩着身体。她提了提衣袖,走到方才落座的桌边的洗手池洗手,一边洗一边跟桌边那群朝自己看来的同学平静解释:“我得去给我爸妈帮帮忙,下午可能没办法和你们一起逛了。”

    “给你爸妈帮忙?”有几个没立刻反应过来的重复了一遍她的话,“你爸妈他们是做——”

    “啊,他们平常在青年广场那边卖早点,这几天来这里摆摊做的估计是卤味。”沐想想平静的视线从被水流和洗手液包围的双手上转开,落在人群里,这一刻她的情绪跟声音同样的平和,脸上甚至还露出一抹略有歉意的微笑,“临时爽约,不好意思啊。

    身形纤瘦的少女穿着宽宽大大的工作式围裙,撸起袖子露出纤细白净的胳膊的样子,一向清冷平淡的面孔上带着些微的笑容的样子,还有刚才倾倒垃圾桶时轻松熟练的样子,一举一动,无处不在散发着叫人移不开眼的魅力。

    一班的众人忽然眼神乱飞起来。

    紧接着,沐想想便见眼前这群你看我我看你的年轻人忽然齐齐将面孔转向自己。

    然后脸上齐齐露出了有点调皮的笑容。

    沐家几乎位处于展销会最偏僻地段的摊位再度热闹了一把,这一次迎来的却不是先前那些相比较周围摊贩而言热闹得多的客流。

    忙到头昏脑涨的沐妈被从案板前挤开的时候甚至是懵逼的,不知道为什么倒个垃圾去了老半天的丈夫回来时不光带回了女儿,后头还跟了一大帮穿着英成校服的年轻人!

    然后她的活儿就全被抢了!

    沐妈愣愣地同丈夫站在一处望着摊位发呆,她的位置已经被女儿接替,剩余的活儿也被其余年轻人们在嘻嘻哈哈中瓜分得干干净净。斩鹅、取鹅、收钱、装袋、端盘分送到餐区……那些堆积在一起杂乱到让她和丈夫几乎没空休息的工作,到了这二十来个孩子手中居然还有些不够分,以至于他们不得不以猜拳来进行最后争夺。

    青春朝气的俊男靓女们齐刷刷出现在一处造成的影响力不是盖的,方才还在食客拥挤下显得杂乱无章的摊位瞬间井井有条起来,与此同时他们齐刷刷的亮相也引来周围不少关注的视线,沐妈在四下的瞩目和惊呼声中愣愣地望着摊位里抢走自己斩骨刀的女儿,她问站在自己身边的丈夫:“……怎么回事?”

    沐爸说不出话,他只望着那些张扬的笑脸出神。

    沐想想抓着斩骨刀站在案板后方,她低头盯着案板上上一只卤鹅留下的汁水,小小的一汪凝聚在凹陷处。手心的刀柄上还能感受到母亲留下的汗水和体温,与此同时另一群熟悉的声音不断响起在耳畔处——

    她抬起头,是那群来前在校车上聊贵价化妆品里的女生的一员,她抢到了最受欢迎的收银岗位,白净的手掌毫不嫌弃地翻腾在那些皱巴巴油乎乎的钞票里,转过头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就像自己在做的是什么很有趣的游戏一般:“沐想想!半只卤鹅打包!”

    沐想想在她的笑容里眼神微动,目光由她开始,一路扫过那群端着盘子抓着袋子在食客中穿梭的同学。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年轻人们对手上的工作一开始都表现得很生疏狼狈,可现在,负责装袋的那个高个男生动作已经快熟练过母亲了。

    这群家伙,真是……

    沐想想顿了顿,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露出牙齿,笑出声音的那种。

    同一时间,A市本地微博。

    亚洲展销会还是挺受本地关注的,早上刚开业那会儿首页已经出现不少官方发布的宣传新闻,稍后些开始出现本地闲散游客们打卡观光的动态,po美食的,po美酒的,po现场攒动的人头的,总的来说都是比较寻常的内容,直至下午时分,全新的消息刷爆首页圈子。

    A市吴彦祖:“[图片][图片][图片]F区东边的卤鹅摊位!!!有没有朋友在这里的!!”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po主正在展销会里觅食,发现某个画风氢气的卤鹅摊位,就在F区末尾,店员里一大群白富美高帅富,给跪了。”

    评论数最高的则是一条发满图片的九宫格,点开来,全都是凑到较近位置拍摄的沐家卤鹅摊的照片,下方的评论里已经跪倒一片——

    “我去,真的有点帅,装袋的小哥最好看,个子好高!气质很高富帅有没有!”

    “明明拿刀的短发小姐姐最好看!是小姐姐吧?看侧脸应该是小姐姐没错,拿刀的样子简直性感!”

    “等一等,我没看错的话,他们围裙下面那个校服的校徽……英成?”

    “英成的学生……在展销会上卖卤鹅?”

    “[跪倒]收银那个小姐姐手上戴着那个全钻手镯好像是X地亚的钉子系列……”

    “跑堂小哥脚上那双限量版好像也是真货?”

    “天了噜我就在现场,本来不想去F区的,现在立刻动身,有没有同好!”

    “来!”

    “来!”

    “话说回来那个摊位上卤鹅的味道怎么样?”

    “吃过的回来告诉你,香飘十里,一定要买!味道很!他!妈!好!”

    网络带动起的人气是无限的,几乎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徘徊在F区的的散客们就纷纷集中到了朝东的这个角落。

    这使得原本相比较中心区域冷清得多的外围一下反常地热闹起来,人类对凑热闹一向是不分人种的热衷,于是外围鼎沸的人声又吸引来诸多只在内围转悠的媒体和客商。

    大家买东西的买东西,拍照的拍照看热闹的看热闹,俨然一副要将这里打造成网红店的架势,然而沐爸的手艺又哪里是空有噱头的一些网红店可比的?摊位前客流稀疏时就比周边店好得多的生意当即便被引爆,排出长长的队伍来。

    中心环境区域,展销会领导陪同一位名叫阿道夫的法国客商拾级而下。这是位大客户,半小时前刚刚下达了一笔金额高达两千万美金的订单,展销会业务部为此欢呼雀跃,唯独遗憾的,就是他购买想产品并非本省的品牌。

    A市集合全省之力拿下这次展销会主办权,为的就是能借着这阵东风扶持一下当地企业,为此展销会领导相当的尽责,陪同他出来的一路上都在拼命游说,试图说动他随同自己前往展馆看看A市本地的商品。

    “我们A市美食具有非常悠久的历史……”

    “是吗?”阿道夫客套地同他说笑着,心中实际并不感兴趣。他和大多数经常跑展销会的客商一样,目的精准明确,很少会将时间浪费在A区和B区之外的场合。

    毕竟最好最受人关注的东西都集中在这里了不是吗?

    他在身后这位当地领导的喋喋不休中略有些不耐地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此时一群疾步奔跑的媒体从身后下来,同他擦肩而过,跑在最后头的那个摄影师肩膀上扛着的机器不小心碰到了同行的翻译,立刻停下来道歉,得到原谅后才匆匆离开。

    阿道夫的不耐被这段插曲打断,目光不由朝刚刚离开的团队追随而去,他辨认出了摄影师面孔上的神情,那是一种媒体人挖掘到了有趣新闻才会出现的亢奋。

    这群人离开的方向——

    居然是F区?

    阿道夫看清楚区域通道上方的编号后立刻不感兴趣地移开了眼睛,巧合吧,那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

    但刚一转眼,又听到前方两道亢奋的尖叫,他抬起头,就见视野当中出现了几个结伴的年轻女孩,拿着手机一脸兴奋,边说话边从他面前过去了。

    径直拐进刚才那条通道里。

    “……”阿道夫有点迟疑地看了眼通道上方那个大大的“F”,想了想转头朝翻译问,“刚才那几个女孩在说什么?”

    “啊?”翻译茫然地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在说一家什么摊位,很有名,很多人,要挤进去拍照之类的。”

    很有名的摊位?F区竟然也能有这样受瞩目的东西?

    阿道夫迟疑一下,耳朵里钻进身后本地领导的介绍:“……A市当地也拥有许多著名美食企业……”

    目光一闪,他忽然捕捉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某个同样来自法国的采购商朋友一边打电话一边同样径直朝某方向而去,他下意识叫住对方:“迈克,你去哪里?”

    这位朋友就停下脚步,指着电话露出无奈的表情:“我女朋友之前看一个新闻直播,说要去F区凑凑热闹,然后就一直不肯回来,说是遇上了一家相当有人气的摊位,让我过去陪她一起品尝。”

    相当有人气……

    阿道夫沉默了,跟在他身后的展销会领导念叨了一路也没得到回应,终于死心地确定对方应当不会再对A市本地的产品感兴趣了。为免推销太过引起反效果,他也只好遗憾地叹息一声,预备转移话题。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他提出晚餐邀请之前,始终反应平淡的阿道夫却忽然主动出声:“你刚才说,你们A市有很多历史悠久的美食企业?”

    展销会领导愣了愣,敏锐地从这句话里听到了转机,当即连连点头:“是的,它们都是非常优秀的品牌!”

    原来大家都知道吗?本地领导都这样说了,阿道夫沉吟了一会儿,便也顺从心意地迈开脚步:“好吧,那我就去看看吧。”

    展销会领导先是一喜,紧接着看到对方径直而去的方向,又一头雾水起来。

    这位采购商去F区干嘛?他说的那些知名企业的摊位都在C区啊!

    才踏入F区区域,阿道夫就本能地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

    因为前后左右的人潮,几乎都涌向同一个方向。

    就连展销会的领导都很懵,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人?

    然而确确实实的,东边区域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打从最外围起,就能看到某家店排出长队的客流。进餐区已经挤得满满当当,正在做节目的媒体围绕在附近,还有没有参与排队的年轻人们,不知道为什么都在朝店铺方向举起手机。

    阿道夫被眼前的盛况搞得非常惊讶:“看来你说的这家企业真的非常有名!”

    “……”莫名得到赞同的展销会领导人懵逼了一会儿,他实在不记得自己提起过这里的企业,更何况F区这边也不太可能会有企业这种东西……

    阿道夫却已经看到了熟人,径直朝着对方而去。

    他愣了愣,赶忙跟随,就见那个名叫迈克的客商正随同一位女人排在队伍里,越靠近摊位位置,周围四散的香气就越浓郁。

    “你一定无法相信,这里的鹅肝有多神奇……”

    迈克的女友同迈克神情夸张地叙述着自己尝到的东西,阿道夫原本心里还对这家展位抱有期望的,一听这话热情反倒打消许多:“要说鹅肝,还有什么地方能比我们国家更懂它的神奇?”

    “那不一样,完全各有千秋的味道——”迈克的女友激烈反驳着,两个听到的男人互相耸了耸肩膀,脸上都是不以为然的神情。

    阿道夫的生意经营范围在他自己国家的区域内,那是个鹅肝销售大国,商机无限,但他很坚信这份商机和他现在所踩的这块土地没有关系。

    身为烹饪鹅肝最著名的国家之一,阿道夫在这一产品的制作上就是如此具有自信,说实在的他都有点后悔了,倘若来前他知道这家展馆里销售的东西是鹅肝的话他一定不会做来一探究竟那么无聊的事情。

    结果前方排列的长龙逐渐消散后,他又惊讶发现到,这家店竟还不是专业做鹅肝的,鹅肝不过是附属品而已,鹅肉才是大头。

    那个鹅看起来也和自己国家那些能长出上好肥肝的肥鹅不一样。

    哦……算了吧,他越发失望了。

    从没听说过长出好肝的鹅肉还能被拿来当做上好食材的,这家店不过如此而已。

    阿道夫几乎都有点想离开了,但巧合的是此时刚好轮到了他们,迈克的女友兴冲冲朝着收银员扑上去,在两个男人兴致缺缺的陪同下兴奋地朝收银的女孩点单:“请给我一只卤鹅和三份粉肝。”

    阿道夫看懂了她的手势,刚想说自己不需要所以点两份就好,收银就在他开口之前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对不起,粉肝只剩下一份了。”

    看到对方比出的那个手指,他挑了挑眉头,心说这个地区的人还真是没吃过什么好东西,竟连这样的食材都能如此受欢迎,怪不得这家如此不专业的展位也能被当地领导称做著名企业。

    摊位内的一个女孩便在他的腹诽中抄起一把大漏勺,揭开一个巨大的不锈钢汤锅,朝里头一捞,捞出一团两个拳头大的棕黑色玩意儿来。

    相比起阿道夫所熟悉的鹅肝,这玩意儿实在有点太小了。

    那女孩飒爽挥刀的样子倒是很好看,外头那些拍照的人们因为她利索的动作还隐隐传来几道尖叫声,然而对于那团肝脏的味道,阿道夫仍然不敢抱有丝毫的期待。

    这份质疑在迈克的女友一脸兴奋地将盘子端到面前的那一瞬间达到顶峰。

    然而下一刻,他在盘子晃动的时候,却眼尖地瞥到了盘里的棕色肝脏随同惯性颤颤巍巍的模样。

    阿道夫回忆起那团按照大小分析理质地当非常坚硬的肝脏,他愣了一愣,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柔软度?

    直至鹅肝入口,他索性怔在原地。

    肥美浓香的肝脏在舌尖混合着醇厚的汤汁融化开的那一瞬,原有的世界观有多坚固,打碎它的时候就有多震撼。

    展销会领导正在那琢磨着该怎么把这位财神爷引到C区给A市创点业绩,忽然就听对方拿着叉子头也不抬地感叹了一句:“这家店,在你们的城市,一定非常有分量吧。”

    那展销会领导当即一愣,抬头看着眼前那个被众多食客包围着的破破烂烂的小摊位,他迟疑了一下,想说您想多了,半小时之前我都不知道这里有那么一个摊子。

    但还不等他开口,财神爷就抬起头来,露出了自己写满赞叹的面孔:“A市真的太了不起了,居然拥有这么出色的企业,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想谈谈有关这个产品——”

    财神爷指了指盘子:“跟我们合作研发批量生产和进口法国的事宜。”

    展销会领导嗓门一紧。

    财神爷又想了想:“假如合作的话,两个月内,一千万美元的生产资金到位应该是没问题的。成功之后,按照我的预估,我们国家至少每年能吃下超过这个数——”

    金主爸爸!!!

    展销会领导在看到他伸出的巴掌的同时迅速将自己冲到嘴边的所有内容全都咽回了肚子。

    然后他哈哈大笑,面不改色地介绍:“没问题!您太有眼光了!这间餐厅是我们A市的新锐企业,政府一直在大力扶持,发展得稳着呢!您就尽管放心下订单吧!”

    按照A市市政现如今在招商引资项目上的种种优待,这一家店,但凡真能拉到这样大笔的创收。

    那未来必将会有无数双手在这个外国佬意识到真相之前,将他所说的一切通通实现的。

    正跟沐想想并排斩鹅的沐爸听到那边几个人指着自己方向叽里呱啦的鸟语,莫名其妙地问女儿道:“想,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吗?”

    沐想想自学的主要是德语,对法语不太精通,分析了一会儿才分析出个大概:“好像是在说我们家在A市餐饮业很有地位。”

    沐爸今天神采飞扬,大刀一挥,鹅肉应声被劈开两半,他撇了撇嘴,对此只有简单评价:“这人喝多了吧。”

    这一天的后半截时间沐爸的情绪都可见的放松。

    得知晚上结束得太晚校车司机已经下班回家后,他甚至还很有长辈风范地直接镇压了年轻人们步行回家的念头,带着沐想想站在人民公园入场口一辆一辆拦出租车,直到把人都塞进去报上地址才肯罢休。

    他偶尔严肃一下,还是挺有长辈范儿的,于是年轻人们拎着他送的卤鹅各个顺从,都跟小鹌鹑似的听任安排。

    沐妈在孩子们走后很惊叹地看着自己忽然变得很说一不二的丈夫:“行啊你,很能镇得住场子嘛。”

    沐爸笑眯眯的:“要不当年怎么敢把你娶回家呢?”

    沐妈嗔了他一眼,记忆又不由回到女儿初一开家长会的时候。她直到如今仍记得那天回家时看到的丈夫煞白的面孔,那之后丈夫足足病了半个多月,夜里睡着觉都会哆哆嗦嗦地哼哼着对不起闺女的话惊醒过来,醒过来后,就是一味的苦笑和恍惚。

    她这么回忆着,不由感慨地叹息出声:“真好啊,当时好几次我都担心你会挺不下来。”

    沐爸神情轻松地揽着妻子的肩:“瞎想什么呢,我一个一家之主,哪儿那么容易挺不下去。其实当时那点事儿我根本就没朝心里去,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而已,你还当得比天大了,女人就是想得多。”

    “跟小屁孩有什么关系。”沐妈嘲笑他,“还想得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怕想想和松松嫌弃你吗?”

    “怎么可能!他们敢!” 沐爸矢口否认,“我是他们亲爹,他们的英雄!”

    沐妈斜睨他:“真的?你确定?你自己琢磨琢磨自己有多少年没参加过想想的家长会吧。”

    沐爸闻言停顿了一下,片刻后漫不经心地开口:“大不了这一次我去咯,你不是要去X市视察养殖场?要不也别拖了,这几天挑个合适的日子动身走吧。”

    沐妈愣了愣,盯着他的神情:“真的?”

    沐爸在妻子担忧的视线里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一个家长会而已,你真是,用不着那么小题大做吧。”

    沐妈见丈夫是真的情绪稳定,终于放下心来,晚上洗漱完毕后便查好了机票,上床入睡。

    最近实在是太疲倦了,入睡就变得格外简单,沐妈几乎闭上眼睛就陷入酣眠,睡到一半,因为纷杂的梦境悠悠醒来一些。

    屋里黑漆漆的,她掏出枕头下的手机看了一眼,才午夜一点,于是闭上眼睛准备再次入睡。

    冷不防便听到屋里响起一声沉闷的抽泣。

    沐妈微微一愣,她记得自己入睡的时候,丈夫还靠在床头支着台灯很有闲情逸致地看书,说晚安的时候表情轻松得不得了。

    她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紧接着第二道抽泣就从身后的被窝里清晰地冒了出来。

    沐妈迟疑了一下,抬手拉开了台灯,她刚动,抽泣声一下停住。

    “老沐?”她等待了一会儿,转身轻轻拉扯那缩成一团的被窝,放柔声音,“家书?”

    一动不动的被窝忽然就蠕动了一下,两只胳膊从里头伸出来搂住她的腰,片刻后丈夫乱糟糟的脑袋也钻了出来,贴在她小腹处。

    沐妈看不清丈夫的表情,便靠在床头,心情复杂地搂着丈夫的脑袋,安抚性地用手指在他后脑有节奏地梳理:“怎么了?”

    屋里安静了很久,沐爸一直没说话,她也就沉默地等待着。

    直到一声绷不住的哭声冒出头,沐爸小孩子似的将脸使劲儿往老婆肚子上凑,胳膊搂得越来越紧。

    “阿斯——阿斯——阿斯——”

    “阿斯——阿斯——阿斯——”

    “我在。”沐妈说,“家书,我在。”

    他就搂着自己几十年如一日温暖的小姑娘,嗅着熟悉的气味,再也憋不住地嚎啕起来:“你说得对,原来想想,真的没有嫌弃我……”

    沐妈怔了怔,然后便笑了。

    她一下一下摸着自己丈夫后脑勺老大把年纪还总是支棱在那里的头发,轻轻地叹了口气——

    “想什么呢。”神情和语气都无比温柔,“怎么可能会嫌弃你,你是她的爸爸啊。”

    即便那么不完美,也是她的英雄。

    和我的英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