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英成的高二统考在平常日的下午第一节课后结束。

    一直以来未曾放下的自学和复习都是有用的, 沐想想全程几乎没有遇到难搞的题。最后一张试卷交上去之后她已经可以为自己这场考试估分, 最后的分数应当会是一个可以叫她满意的数字。

    她坐在座位上慢吞吞地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思考, 耳畔能听到教室里稀稀疏疏的讨论声——

    “你XX大题选的什么啊?”

    “这次题目真难, 比上学期末都难。”

    “嗨,那个英语命题作文起的是什么鬼题目……”

    话题很快又随着后头几个去上厕所的同学的回归开始改变——

    “喂, 我刚才路上路过二班教室,他们班XX告诉我黄鼠狼上午好像被校长叫过去了, 回来的时候那个脸色臭的呀, 肯定是摊上事儿了。”

    “咦?”

    “唉?”

    “真jb该,早TM该有人出来治治他了, 仗着自己年纪大成天倚老卖老, 还当谁都得买他的帐么?”

    细嗡嗡的议论声中沐想想被上前的高妍唤回神,转过头,便见桌边的几个女孩形容踟蹰:“沐想想,一会儿出去玩,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么?”

    她愣了愣,有些意外:“问我?”

    “是啊。”女孩们点头道, “你要是有想去的地方, 我们可以优先考虑你的意见哦。”

    沐想想听得沉默了一下,心中涌出一种自己都很难言明的情绪, 片刻后她放柔视线勾起嘴角,目光扫过她们连带后头的一众男女同学:“不用, 我没什么想去的地方, 听你们的就好。”

    女孩里之一的班委林珑回头跟同学们转达意见的时候忍不住打眼偷瞄, 只觉得视线里的沐想想的背影看起来和以往任何时候都很不同。

    她坐得很直,不像是前段时间忽然懒散下来,到什么地方都得靠点东西歪着的样子。也不像是记忆中长发飘飘的时候,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座位中低着头谁都不搭理的样子。

    懒散下来的她看起来色彩很浓郁,可太浓郁的色彩总是充满攻击性,那时候的她和人说话时眼神和笑容里都带着讥诮和睥睨。

    长发时的她色彩要清淡许多,可太浅淡的色彩又不免显得冷感,那个时候的她总是凉飕飕的,又让人生不出上前交流和沟通的底气。

    唯独在这一界点,色温恰恰平衡到了正好。

    脑子里全是方才短发少女漫不经心的视线和嘴角清淡的笑意,林珑迷茫了一会儿,同身边的几个好友悄悄交换视线,片刻后开始捂着嘴指着对方嘻嘻笑。

    你脸红什么呀——

    你不是也脸红了?

    精致帅气的外形加上冷静温柔的个性什么的………总觉得更像是适合用来形容男孩子的词汇。

    可为什么看到沐想想的时候,居然会下意识从脑子里跳出来呀?

    班里搞来了英成的校车,沐想想坐在位置上一手撑着头看身边人嬉闹,她单边耳挂了耳机,有轻缓的法语歌伴着旋律钻进耳廓里。

    天气果然非常的好,天高云淡,阳光温暖,热量穿透春日的冷意,朝气如车里的这群年轻人。

    这还是继小学春游秋游之后,沐想想第一次跟同学相约外出。

    她还是一样的不爱说话,没办法跟那群抱着麦克风在没有伴奏的情况下都能自嗨唱歌的同学打成一片,然而现场的气氛却和她曾经设想中的大家或许会因为无话可说而陷入尴尬的场面不同。

    同样偏于一隅的安静中,她竟然生不出孤独的念头,她倚着被太阳晒成温热的玻璃窗,听着那些声音,仿佛身体也变热了起来,总觉得溶于集体的滋味,似乎比以往独行踽踽要好得多。

    女孩们都在前头的座位那聊各种东西,从衣衫鞋帽到护肤品,都是沐想想听不懂的内容。以往听到这些话题的时候,她总是想要尽量躲离开人群远一些。

    可现在,那颗不堪一击的自尊心似乎没那么容易被戳中了。

    校车穿过大半个A市,在汇聚人潮的人民广场外围停下。这广场很特别,盖因广场内建筑的与众不同,广场区域里偌大的空间,一草一木,无一不在推显那幢建筑的独特之处。这是A市的地标性建筑物,从落成之日起就饱受A市人民关注,对外界冷淡如沐想想,也从各种报刊杂志上得知它和它的建筑者曾获多项建筑界殊荣。因此每次坐公交路过这块区域的时候,她总会抬头多看上几眼,以此激励自己,未来也要成为那样能以一己之力为社会创造财富的人。

    下车时她听到旁边有人问高妍:“高妍,我记得这广场是你哥哥设计的吧?”

    高妍回答:“是啊。”

    她不免就有些意外地回首朝声源看去。

    就见那问问题的同学一脸艳羡:“你哥哥真了不起,年纪轻轻就有那么大的成就,我爸妈在家提起他时,都说他年少有为呢。”

    视线里的高妍却不太开心的样子:“别提他了,咱们快点进去吧。”

    听这话那位了不起的建筑师似乎有点家庭不睦,沐想想分神略一思索,走在旁边的林珑注意到她的动向,就凑上去小声解释:“高妍的哥哥前几年就移民M国了,现在跟家里一般很少联系。”

    沐想想问:“他们感情不好吗?”

    “其实也不是。”林珑叹了口气,“主要是一些理念上的矛盾吧,他哥特别喜欢艺术,上学的时候还参加了各种社团学油画什么的,结果升学的时候他想继续考美院,高妍她爸妈非不同意,硬逼他去B国念了四年金融,回国之后又把他拉回家里的公司工作——唉,总之他哥也挺不容易的。”

    沐想想听得有点不理解,因为家里有个不爱学习爱音乐的弟弟,她反倒觉得自己的思维更贴近高妍的父母,相比起弹琴唱歌画画学艺术的什么,她更希望弟弟能稳定一点,好好学习,将来念个金融啊计算机之类的好就业的专业。

    她于是迟疑地回答:“……学艺术……他爸妈也是担心朝不保夕吧?”

    “是啊,所以说老人家还是太跟不上新时代了,根本担心得没有必要嘛。”林珑便笑了起来,伸手指着前头的建筑物说,“他哥后来还是惦记着梦想,就跟家里闹掰直接跑M国去重新追求艺术了。你看,这不就是他追求艺术的结果?”

    沐想想听得一愣,她望向不远处那幢巍峨的房子,心说盖房子不是正经工作吗,跟唱歌跳舞画画这些艺术爱好有什么关系?

    但碍于高妍在场,又不好真的问出来,只能等一群同学们都下车后,远远坠在最后掏出手机。

    高妍带着人朝前走了好一段儿,忽然意识到少了什么,回头一看,便见短发少女停顿在人群后的不远处,正低着头盯着手机出神。

    “沐想想,你怎么了?”她朝少女高喊了一声。

    便见对方抬起头来,精致的面孔上神情恍惚,像是从手机上搜到了什么世界观之外的结果。

    “我的天哪……”

    从马路那端通过安检进入警戒线后,林珑望着眼前的场面惊叹出声:“我们不就是找个美食展销会随便逛逛吗,这展销的规模是不是也有点太大了……?”

    平日就很热闹的人民广场,在举办活动期间越发拥挤了。

    正中央的建筑上挂满红绸,红绸从建筑顶端一路斜拉到建筑大门斜前方的空地处,红绸上书——“热烈庆祝第25届亚洲国际美食展销会顺利召开”。

    到处都是人、摊位、摄影机,各家电视台的采访专员拿着话筒在人潮里艰难行走,嘈杂声里,夹杂着诸多绝非英文的不明语言,不同肤色不同人种的面孔更是随处可见。场面之大,远远超出许多本以为自己只是来参加一场美食节英成学生们的预料。

    “随便逛逛?”提出来此的男同学闻言一副【你在开玩笑吗】的表情,“大姐,来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是亚洲国际美食展销。亚洲唉,国际唉,这两个词叠加在一起难道不够逼格?多少隔壁省的人都专程跑来参加的活动,你们难不成还以为只是普通A市夜市美食街那种组织?”

    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朋友们纷纷点头,就连下车后不知道为什么时不时就会出神的沐想想,都转头用清冷的眼神在表达“难道不是吗”。

    那男同学绝望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到最前方引路:“好吧,让我来为你们这群不关心本市活动的无知少年们长长见吧。”

    食物的香气在众人踏入展览区域后越发浓郁起来,沐想想被一个扛着大机器的摄影师碰了下肩膀,抬头望去,对方肩头大大的摄影机上赫然贴着国内媒体巨头XXTV的标识。

    前方的介绍声缓缓飘来:“……这可是全亚洲规模最大的美食展销活动,全世界的食品客商都会来这里寻找订单的。知道上一届的举办地在哪里么?东京!三天时间成交订单金额超过30亿美元!A市市政府和几个商场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才把这一届给承办下来,人民广场都批准使用了,多少家媒体的直播车都守在外头,市里打从上周起就满大街都是各个国家提前跑来准备活动的外国人……”

    总而言之,洋洋洒洒,中心思想就一个意思,这届美食展销会的意义非同寻常的重大,规模也非同寻常的壮观。

    广场当下的排列方式非常有意思,摊位围绕着最内侧的巍峨建筑如同半圆形的年轮那样一圈圈排开。从广场中心一路至建筑大门内围两侧的黄金地段,划分的都是面积较大的展览摊位。这些展览摊位展览的大多是国内和国际知名大品牌的食品饮品香料,他们名气大有底蕴,也是展销会的主推项目,因此摊位前的人潮密集度也最高,主办方甚至会主动将各国客商和媒体引荐到这里。

    旁边一圈,则大多是国内小有名气的企业,再往旁边,各省知名特产、市区城镇乡村特产……以此类推。被放在最外围的那些,才是大家来所以为的“普通美食街”,现炒现制的食物香气,大多都由那些相比起黄金区域而言小到近乎可怜的摊位上传来。

    几乎每一届展销会都会有这样一群追梦者,抱着自己的食物能受到采购商或媒体赏识的念头来蹭蹭曝光。然而这纯粹就是在碰运气,毕竟来美食展销会的客商大多都是做的批量生意,少有愿意接触鲜制产品的。再者客商和记者们又时间金贵,有几个能在逛完了内围的几百家摊位后还有精力来光顾这些小吃摊?

    因此唯有进来凑热闹的散客们会聚集于此品尝美食,相比较展会中心无数客商豪掷订单的阔气,这里忙碌着的摊主们不免多了寥落的味道。

    然而从开学后就天天被关在教室里的年轻人们正是为此而来。少男少女们看到被食客挤得满满当当的摊位时眼睛都在发亮,往日矜持如高妍,都自领任务跑去摊位长队末尾派对买章鱼小丸子,沐想想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如此不要形象的样子,一时只觉得从前在脑海中将这些家伙的形象定位到高不可攀的自己实在是蠢得不可理喻。

    她站在坐在长椅上看着那群活泼笑闹起来跟十二中九班的普通年轻人没什么不同的富家子弟,又回忆起自己半小时前因林珑的话而心血来潮在网络上搜索得知的那个有关于音乐爱好者们的世界。

    前方有人高声问她:“想想!羊肉串你吃不吃辣!!”

    她把守着手边一大堆各个同学毫不犹豫留下的价值不菲的钱包背包,心头前所未有的放松,同时高声回答:“要!多放点!”

    话音落地,她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咦?想,你怎么在这里?今天学校没课吗?”

    “爸?”沐想想瞬间辨认出来,转头一看,就见自家父亲正穿着展销会统一的围裙佝偻着腰站在不远处。他身上油渍斑驳,手上还拎着个装得满满的垃圾桶,看样子,大概是忙活到一半临时出来丢个垃圾。

    “今天学校放学得早……”沐想想回答之后看清父亲狼狈的样子,当即心疼地站起身来要去帮忙,“爸?你怎么也在这里?”

    沐爸一看女儿担忧自己的模样立刻就笑了,刚要回答自己这几天都得了许可要在这里摆摊位卖东西,结果余光一闪,冷不防就看见远方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几个和女儿穿着同款校服的年轻人抱着刚刚买到的食物挤了出来。

    沐想想正准备收拢自己看守的东西去帮父亲的忙,然而还不等她起身,父亲却忽然神色大变地转身就走。

    她被父亲反常的转变弄得一愣,紧接着便听一旁传来几道声音清亮的:“沐想想——”

    沐想想转过头,高妍他们已经纷纷结束排队跑了回来。众人速度极快地聚拢,将各式各样的零食点心放满了整张桌子,一个个笑得满脸阳光——

    “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

    “哎呀!真是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排在我前面那个男的身上臭死了!”

    “羊肉串羊肉串羊肉串羊肉串!!!加辣的在这一盒不加辣的在那一盒!”

    沐想想在这些声音里愣了愣,目光从这群光鲜亮丽的年轻人们身上转开,又缓缓回到另一头父亲匆匆离开的背影上。

    她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与此同时头脑里一瞬间闪过很多。

    那场年纪尚小时趴在父亲肩头的嚎啕大哭,那些当着自己的面假装父亲走路的初中同学,父亲从自己初一之后再不踏足自己和弟弟校园的僵持……许许多多,许许多多。

    沐爸一走快就格外明显的跛足很快吸引到周围不少人的注意,正在分发羊肉串的高妍也被吸引地看了过去,视线接触到不远处那道正拎着重物快步离开的狼狈而慌乱的身影,她愣了愣:“呀,那个人怎么——”

    沐想想忽然站起身来,朝那个方向扬声高喊:“爸!”

    还没来得及说完的高妍愣愣地转头看她:“……唉?”

    沐爸听到声音,背影一僵,脚步越发快速,沐想想索性放下东西直接追上前去抓住了他的胳膊:“爸!我叫你呢,你走什么?”

    沐爸微微转过头来,视线划过不远处那群皆是一脸惊讶的年轻人。他脸色刷的白了,脊背躬得更深,看向女儿的眼神几乎带着祈求:“想……你别……”

    沐想想望着父亲惊惶而卑弱的神情,她忽然就笑了。

    她快走几步,抬手抢走父亲手上沉重的垃圾桶,同时拦在父亲的对面,转身面向桌边愣愣望着自己的那些同学。

    深吸口气,目光从那一张张写满惊讶的面孔上划过,指尖微微颤抖。

    然后她扯开嘴角,手扶在父亲沾满油渍的肩膀处,挺直脊背,启唇开口——

    “大家,认识一下。”冷静而清晰的声音缓缓流淌而出,“这是我爸爸。”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