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第五十章
    excuse me?

    乔南心说难道我现在进入的是另一本小说么?有没有好心人能给我解释一下剧情?

    走错教室了吗?

    他抬头看着天顶, 天花板上还留有某次晏之扬上课时偷偷喝可乐结果摇太猛冲上去的污渍。他转头去看座椅, 班级里桌椅也同样被小鬣狗们糟蹋得缺胳膊少腿, 跟他离开之前没什么不同。

    他回头盯着眼前的年轻人, 女的不太熟,可晏之扬确确实实还顶着让他一看就想开揍的蠢狗脸。

    所以——他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久的沉默中, 正举着习题册的晏之扬愣了愣,跟同样在等待答题的同班女生对视了一眼, 脸上露出迷惑的神情。

    南哥今天这是怎么了?没立刻进入教学模式不说, 刚才居然还提出要去打球喝酒和网吧联机?

    天知道他们已经多久没摸到网吧的鼠标了,明明从休学回归起, 他们就一直结伴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

    而带领他们徜徉进这片海洋的领路人, 正是面前这个一语不发的英俊青年。

    想到这个晏之扬就满心的叹服——毕竟他从南哥到这所学校起就与对方形影不离,亲身伴随了对方从一个籍籍无名的转学生登顶十二中第一校霸的辉煌道路。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道路,毕竟十二中这个地界儿吸纳了太多各个初中升上来的问题学生,例如晏之扬,他升学前就是他们初中最说一不二的扛把子。扛把子们聚在一个山头谁也不服谁的场面,导致了这里鱼龙混杂, 势力错综, 药店里绷带都销得比一般店里快些。旁边跟体校挨得近的小暗巷,高峰期时更是连打群架都得排队预约着才有余位进去。

    全靠南哥的到来, 才最终规范下市场。

    所以能叫问题少年们另眼相看的特质是什么?学习成绩?屁!

    拳头硬才是真道理!

    这位大哥的画风,由此可见一斑。

    因此作为全初二段乃至九班都数得上名号的著名差生, 晏之扬一直以为南哥也是他们学渣大军中的一员。

    然而直到浪子回头之后, 他才意识到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人比人真的气死人啊!明明一样的上课睡觉, 一样的旷课迟到,一样的打架斗殴,一样的考试交白卷。可当悔不当初之后他们重新拾起书本,南哥却跟连对高一课本内容都满脸懵逼的他们不同,同样没见听过课的人家直接毫无障碍地在一秒之内完成了从学渣到学霸的蜕变!

    还能怎么说呢?这种来源于智商的可怕差别,差距已经大到让人无法生出嫉妒了。

    且一向暴躁冷厉的南哥还在他们回校之后对他们的课业如此上心,为他们讲解难题时那耐心细致的样子,温和到几乎就像是另一个人。

    这么一想,晏之扬当即浑身一凛,南哥刚才那突如其来的“邀约”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在试探自己吧!

    乔南正懵逼间,就见自家小弟放下待答的习题册,颤颤巍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南,南哥,我真的,真的就是昨晚做完作业之后睡不着觉才登陆了一下游戏……”

    乔南看着他泫然欲泣的神情:“???”

    你玩游戏关我吊事?我也玩啊。

    就见对方解锁以后伸出手指哆哆嗦嗦地点在那个他早上等沐想想时还打开玩儿了几把的熟悉图标上,待到图标颤抖后,破釜沉舟地按下右上方的小XX。

    乔南:“…………”

    同为曾经沉迷游戏的叛逆少年,乔南迷茫中生出一种没来由的罪恶感,他刚想问你这是干嘛,猛然间就听到外头响起了打铃声,紧接着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脚步,他刚转头,就看到了九班英语老师那张总是对着九班学生写满厌恶和不耐的面孔。

    这老师也是老熟人了,从高一开始就跟班里矛盾不断,乔南记忆中几乎没见过她露出过笑模样,对九班的嫌弃也一直摆在明面上,上课都有如例行公事一般。因此九班的英语课,一般就是英语老师站在讲台上拿着书自顾自地讲,学生们坐在座位上自顾自地玩儿,双方全程不产生任何多余的交流,直至下课铃响,分道扬镳。

    然而当下,那总像是患上了更年期综合征的中年女人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容。她脚步轻快地踏入教室,将带来的教材放上讲台后,还撑着桌子用莫名亢奋的语气高喊了一声:“Good morning everyone!”

    乔南以前还因为她说话难听而跟她吵过几场呢,看到她当下仿佛打了鸡血的模样顿时一阵莫名,正想问晏之扬这位通常被班里叫做灭绝师太的老师最近是不是家中有喜,就听下一秒全班同学大合唱般齐齐高嚎:“Good morning Miss 潘!!!”

    乔南:“…………”

    他身边这位外号的发起者,曾与灭绝师太互相指着鼻子互骂过的小鬣狗嚎得最为大声,嗓子直接劈了。

    目光在讲台上面带微笑的老师和教室里满脸尊敬的同学之间来回徘徊,班级里紧接着邪教般开始响起的全班英文大合唱。乔南天旋地转地转开头盯着窗外,疯了,这群人全都疯了。

    他得离开这里,这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可以为所欲为的天堂了。

    班级这些天来的背诵活动发起者忽然神情恍惚地站起来收拾书本的反常举动立刻引起了英语老师老师的关注,英语老师迷茫地看着那俊朗却少见苍白的面孔,刚想出声询问,便听门口方向传来一把带着笑的男音:“潘老师,早读活动先停一停。”

    乔南循着声音怔怔地侧过头,就见门口站了个干巴黑瘦的小老头,有点面熟,应该是上次在郭志的病房里碰面过。

    沐想想当时管他叫校长。

    他来干嘛?后头还跟了一帮老师。

    左手边的那个地中海秃头,还是乔南在九班所有任课老师里最讨厌的生物老头!

    生物秃头和干巴瘦老头校长脸上此时都挂着淫·荡的笑容。

    然后在乔南一错不错的目光下,他俩……径自过来了。

    乔南:“???”

    老头校长冲他哈哈一笑,边走便鼓掌:“乔南同学,你的省高中生生物竞赛报名申请的结果下来了,恭喜你入选初赛!”

    乔南:“……”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张老脸,心说你他妈是在逗我吗?

    省高中生生物竞赛是什么狗东西?

    可不可以麻烦你说人话,不要一大早在这里讲鬼故事。

    孙校长没有看出不对,一边鼓掌一边转向班级:“这一次的生物竞赛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十二中得到名额同时被选拔入初赛的只有三位同学,除了乔南同学之外,剩下的都在高二一班。让我们为乔南同学鼓掌!”

    班级里的同学们一脸不明觉厉地鼓起掌来。

    如同遭受公开处刑的乔南:“……”

    头脑恍惚了一下他立刻意识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沐想想!一定是她!不会再有别的可能了!

    回过神便见干巴瘦校长带着生物老头继续凑上来:“咱们十二中作为普通高中,每一个能在大浪淘沙里留下的同学都不容易啊。乔南同学,学校对你寄予了厚望,你们班的吴老师在听到这个喜讯后,立刻为你整理了一批高中期间的生物复习卷,希望这些东西,能在接下来的赛事中为你提供一些帮助。”

    生物老头在他的声音里笑眯眯地抱着一大叠试卷走上前来,乔南用近乎惊恐的视线看着他!

    滚!!!带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赶紧滚!!!

    不要靠近我!!!

    学习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参加竞赛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又不是沐想想!!他凭什么参加这些劳什子活动!!!!

    乔南倒退一步,又被椅子挡住,定了定神后,情绪总算平缓了一些。

    头脑在短暂的数秒钟刮内起风暴,他极快地思考过眼下的局势后迅速想到了脱身的办法,眼神冷下一些,正待开口——

    讲台上的英语老师此时凑了过来,满脸的惊奇地靠近生物老头:“竞赛?乔南同学居然愿意去参加竞赛?”

    虽然最近上课老实认真了很多,可她还是觉得这个印象里每场考试都交白卷的学生跟竞赛这种活动一点都不搭啊。

    乔南冷笑,心说是啊老子这种一看考题就头疼的学渣确实对这些鬼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从前同他两看相厌的生物老头就一脸如同被侮辱的表情朝英语老师瞪去:“你这是什么问题?乔南同学可争气了。参选初赛的名额十二中一共就二十个,先前孙校长本来打算直接在一班和二班里选,是乔南同学得知之后,主动提出的竞争!是吧莫老师!”

    干巴瘦校长另一边的老莫就一脸欣慰地凝视着乔南点头:“是啊!真给咱们班长脸!”

    乔南顶着他散发着骄傲气息的笑容:“……”

    不……

    他张了张嘴,眼神发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该从何开口,便听旁边的英语老师意外之后同样赞赏地评价了一句:“真棒,咱们平行班的同学竟然竞争过了重点班的同学,了不起!”

    乔南:“……”

    我不是……我没有……

    然而此时此刻并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他的心声,英语老师还探头去看了眼生物老师放下的试卷,看清楚上面的题型后当即愣了愣:“哇,难度那么大?这好些内容都不在高二的范围里了吧。”

    乔南闻言一瞥,视线当即眩晕了一下。

    “那可不。”干巴瘦校长却不觉得有问题,反倒满脸自豪,“这可是省高中生物竞赛,全省两千多所高中,其中包括上百所省重点中学的尖子生同场竞技的比赛!这还只是我们从往年的竞赛里估摸出的从初赛到淘汰赛的难度,等过了淘汰赛,后头还有复赛和决赛,比起复赛和决赛的难度,现在这一点算什么!”

    英语老师听得一愣一愣:“这,这对乔南同学来说会不会难度太高了?”

    乔南内心疯狂点头,那张试卷打眼望去,从第一道题到最后一道题,他一句连贯十个字以上的内容都看不懂!

    生物老师却哈哈笑了:“小潘啊,你也太小看人了,就这一点难度,对乔南来说算什么啊!”

    乔南:??????

    旁边的老莫此时也插话道:“潘老师这么想也是正常的,就连我知道的时候都很意外呢,上一次十二中本校的初赛报名竞选,他可是上百个学生里得分最高的一个,比二班上学期的年级第一林飞都高,快逼近满分了!”

    英语老师露出震惊的表情,连带四周的同学们一并朝乔南递去敬仰的视线。

    被敬仰视线包围住的乔南:“……”

    生物老师:“是啊,我以前还总觉得他性格不好不爱学习,得知这件事情之后,真的是刮目相看!”

    说罢便将桌上的试卷朝乔南的方向奋力一推:“乔南同学,莫老师在这里祝你旗开得胜!今后在准备竞赛的过程中,不管遇上什么难题,都可以随时联系我,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地为你提供帮助的!”

    乔南顶着自己老对头热血的声音,躯体已经僵直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嘴唇哆嗦了一把,便听旁边传来方才来问问题的女生细细小小的声音:“莫老师,刚好您来了,我这里有一道题……”

    老莫转头,看到出现在身边的女同学,接下她递来的辅导书一看,当即笑道:“这个问题啊,我有印象,你们莫老师上次还编进竞选卷里让乔南做过呢。”

    “唉?”女孩有点惊奇,“我刚才问他的时候他没回答,我还以为他也不会。”

    “哎!”老莫道,“怎么可能,虽然有点超纲,但这种难度的题对他小菜一碟而已。”

    那女生期待地看了过来,乔南低头盯着老莫递过来的书,定睛一看:“……”

    “哇靠这什么鬼题目,一个字都看不懂。”晏之扬也看到题目,也相当感兴趣地样子倾身过来,“南哥南哥,给我们讲讲吧,讲完她的,还有我这几道呢。”

    乔南又转头看着他摊开的书,定睛一看题目:“……”

    三秒钟之后他猛然一拍桌子:“滚!讲讲讲个屁!!”

    说罢后挤开人群匆匆朝大门走了,速度快到在场的老师们居然都没反应过来现在在上课,需要开口叫住他。

    半晌后生物老师怔怔地回过头来,对上周围几个学生迷茫的眼神:“……”

    发生了什么?

    他思量了一会儿,自觉找到了答案,一拍桌子:“就是!你们看看乔南,再看看你们自己,这种程度的题目都做不出来,还要跑来问他,一看上课就没有认真听讲,像不像话!”

    全班学渣们都在他的训斥中垂下了脑袋,晏之扬想到昨天做不出题目还有心情在睡前打游戏的自己,越发地羞愧了。

    相比起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南哥,拿出这种弱智问题朝对方讨教的他,确实是太让做大哥颜面无光了!

    沐想想好容易结束考试拿回手机,立刻给乔南打去电话,听筒那头的背景非常安静,她疑惑了一下:“你现在在学校吗?”

    乔南语气里像是憋了什么东西:“不然呢?”

    沐想想一想也是,这个点钟他不在学校还能在哪里,因此很快切入正题:“那个,乔南,是这样的,我俩之前还没换回来的时候,那什么,我为了奖金去报名了一个省内的生物竞赛,之前太多事情忙忘了,好像忘记跟你说了。”

    乔南:“……”

    乔南面色狰狞,心说果然是你!

    沐想想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主要当时也没想到我们俩会那么快换回来。……我估摸初赛应该过了,早上有没有老师找你去说这件事?”

    乔南深吸了口气:“你猜。”

    “……”沐想想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答案,“呃,那个,你如果不想参加的话——”

    “我!当!然!不!想!参!加!”乔南忽然拔高了声音,“我告诉你,我绝对不可能去参加这个什么鬼竞赛的!绝对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

    沐想想闻言当即心头一缓:“你误会了,我没有让你参加的意思,只是打个电话告诉你而已。竞赛不是强制性的,复赛距离现在也还有一个来月时间,你如果不想参加,找老师说清楚就行。”

    挂断电话后想到乔南斩钉截铁的语气,沐想想更加松了口气,她就说嘛,乔南那个性格,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十二中哪里能有人强迫得了。

    既然现在还能安安生生地待在学校,那问题肯定是已经解决了。

    还好还好,自己没给他的身体惹出什么意外来。

    乔南凶恶地盯着手机结束通话后变黑的界面,半晌后抬起头来,坐在马桶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沐想想刚才问他在不在学校,他当然在,只不过没在班里,而是待在学校的卫生间。

    但是!就像刚才朝沐想想表态时说的那样,他绝不可能去参加那个什么生物竞赛!不管是谁,都赶紧死了这条心吧!

    别以为找几个老师过来夸奖几声,丢点花言巧语糖衣炮弹他就会妥协!不可能的!他已经不用代替沐想想生活和承担责任了,学习什么的,绝不可能!

    绝不可能!!!

    乔南忽然抬脚踹向隔间大门,耳边随同他的动作响起一声沉闷的碰撞声,他在碰撞声里抬手烦躁地拽住了自己头发,低下头骂了一大堆脏话。

    然后他维持着这个动作重新打开手机,盯着屏幕上排列得满满当当的图标发呆。

    大拇指在屏幕上悬空片刻,半晌后点落下来,一阵橘红的亮光里,“淘宝”二字跳跃而出。

    “艹!!”

    他点开搜索界面,手指快速跳动,然后慢吞吞地打出一行【X省高中生生物竞赛复习资料】。

    同时拼命回忆,刚才晏之扬和班里那女的递来的练习册上,写的是什么玩意来着?

    算了还是去百度上搜一下吧。

    妈的。

    感觉真像是被狗·日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