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回到教室的时候, 第二场考试尚未开场。

    沐想想脸上已经看不出哭过的痕迹了, 她沿着廊道一路回程, 只觉得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

    明明是同样熟悉的走廊, 同样熟悉的校区,同样熟悉的穿着英成校服从肩边擦身而过的同学。

    可不再垂着眼睛匆匆行走, 这些熟悉的事物却又偏偏变得无比陌生。

    譬如走廊天顶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去的名言警句,校区内围绵延了将近一整片山坡的在春日里开得粉嫩娇艳的桃花林, 擦肩而过的那些头脑里完全没留下任何印象的英成同学们时不时朝自己而来的招呼。

    来时第一次得到问候, 沐想想还愣了一下。

    回程路上的那些,她已经可以镇定自若地用微笑点头应对了。

    到教室门口, 还能听到从内飘来的提到自己名字的声音——

    “艹, 我刚才跟去办公室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你们猜怎么着?一整个办公室的老师都在围观沐想想的卷子!”

    “每天光顾着打篮球不写笔记乱·交作业,一上考场还是所向披靡,可以可以,这很沐想想。脑子要是愿意分我一半该多好。”

    “你清醒一点,人家中考探花来的, 不过讲真我从高一的时候就知道她很牛X了, 入学考试的成绩比我高了快三分之一啊朋友们。入学第一天我看着她背个大书包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那身段那气质, 根本不用自我介绍我就知道此女子绝非常人。”

    “少放屁,这学期之前也没见你主动跟她说过几句话。”

    “我那是心有余而胆不足好吗, 可是现在想想, 比起这学期放飞自我之后一言不合就抬手揍人, 当初的沐想想已经温和很多了QAQ”

    “不过她今天好像心情不错唉,我刚刚从卫生间回来撞见她去厕所,跟她打招呼她还朝我点头笑了下。”

    沐想想盯着眼前头顶的班牌眨了眨眼睛,推门进入的时候,讨论声骤然消失,

    班级里内众人沉默着齐齐朝自己看来的场面似乎和从前没什么不同,但这一次,沐想想没有选择低下头静悄悄回到自己的座位。她只是深吸了口气,发凉的指尖叩进掌心,不那么熟练地措了措辞,嗓音干涩地开口:“……聊什么呢?”

    音量还是有些低,但这蹩脚的招呼声还是如同投入油锅的水珠,瞬间打破了现场凝滞的气氛。

    “啊哈哈——”班里几个刚才拿椅子时窜得最快的男孩带着满脸做贼心虚的讪笑一跃而起,“聊……聊下一堂考试啊当然!”

    他们对上少女从教室大门方向递来的平静视线,回忆起一班男生们近段时间处于高压统治下的生活,有那么一个瞬间甚至已经做好了被挨个暴打一顿的准备,然而漫长的等待后,站在门边的少女却没有发怒,她只是神情平和地勾了勾嘴角:“哦,是吗,原来如此。”

    然后就这么平淡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嘴角的弧度一直没收敛起来。

    就这么微微笑着开始收拾桌面。

    没想到自己居然能逃过一劫几个男孩看到她的微笑,齐齐愣住。

    片刻后,压低的声音在教室某处角落飘散开来——

    “喂,你们有没有发现。”

    “今天的沐想想,怎么好像比平常还要漂亮一点?”

    忽然感觉身边多了道身影,沐想想抬头看去,正对上几张从前一年半几乎没说过话的面孔。

    女孩们凑在一处,看着有些不好意思,互相“你去说”“你去说”地推搡了一会儿。

    或许是从沐想想当下微笑着的似乎挺好接近的表情里找到了勇气,最终高妍“哎呀”一声站了出来:“那个,沐想想,今天考试放学得早,班里同学都说想下午约着出去玩玩,你也一起去呗。”

    沐想想看着她站在自己桌边的模样,略微恍惚了一下,印象中她和这些女孩们之间的界限总是如此分明。如同高一那场她过后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全班唯独只她缺席未到的生日会。

    或许是因为她没有立刻回答,安静中一直不肯上前的几个女孩也着急了,班委林珑直接凑到高妍身后帮忙游说:“去吧去吧,今天天气那么好,就在市里转一圈而已,不会花费太多精力的。”

    “对呀,刚好咱们市这几天有美食展销,听说规模很大内容也很正规,好多隔壁省的人都专程跑来参加呢,多难得的机会啊。”

    “好啊。”

    “去吧去吧——”

    高妍正要接上一人的腔,声音出口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听见了什么。她看向坐在面前的少女,短发少女此时却已经转回头开始继续收拾桌面,她愣了愣才问道:“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自己在今早又一次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那种阔别已久的疏离。且自从上次生日聚会之后,就再没能成功向对方发起成功过包括【一起去上厕所】【周末一起去逛街】一类的邀请第二遍。方才沐想想沉默的时候,她心中还是有点忐忑的,也不敢确定喧闹里听到的回答是否出自对方之口。

    那态度一如往常平静的少女却在她不确定的声音中停下动作,转回头来,眼中笑意不减:“是,我说好啊。”

    “所以。”她清透的眸子接着朝教室方向滑了滑,“赶紧回座位上去吧,马上又要考试了。”

    收回落在达成目的的少女们嘻嘻哈哈返回座位的背影上的视线,沐想想视线失焦片刻,又很快从发呆的状态里回过神来。

    记忆的幻灯片在脑海中飞快拉动,那些孤身独行的片段一段接着一段,最终湮没在她一声自嘲的轻笑中。

    真是,真是什么都变得不一样了。

    多托某位的福。

    结果一想到乔南,她脑子又腾地一下冒出来一堆东西,赶忙按捺按捺按捺然后接下监考老师发来的试卷。

    第二堂考的是物理,接到试卷并看到卷面考题的那瞬间,沐想想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是什么呢?

    一早上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情绪和经历乱糟糟地挤在她的脑子里,以至于沐想想尝试去梳理,竟然没能很快得见成效。

    直至考试铃声打响,她埋头开做第一道题,头脑才突然灵光一闪——

    哎呀!

    跟乔南换回身体之前,她才在十二中报名了A市这一届的高中生物竞赛!

    怎么就忘记了!

    其实也不能怪她大意,毕竟为了拿奖金养家糊口,参加各个竞赛从小对沐想想就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寻常。更何况生物竞赛这种活动,奖金丰厚难度又不高,她自荐报名的时候便也没多想,报完名之后就给丢到脑后了,只等待关注接下来的开赛通知。

    开赛通知是不是就是今天下来?

    沐想想这么一想顿时头疼起来,她还没来得及把这事儿告诉乔南呢,于是立刻伸手想去摸手机。

    谁知手机才掏出口袋,立刻就被教室里徘徊的监考老师发现了,监考老师瞪大眼“哎哎哎!”几声,快步过来,大手一伸——

    “开考了开考了,干什么呢!”

    沐想想:“……”

    监考老师认出沐想想的脸后也愣了愣,打眼一瞄那张还没开答的试卷后,神情更加松弛了一些。他倒不怀疑这位上年度的省高中生物竞赛金牌得主会作弊,然而却也不能纵容考生在考场上违规,因此还是神情严肃将抓到的手机朝口袋里一塞:“考试铃声之后,一概不许使用电子设备哈,这次就算了,放你一马,不过手机得先没收,交卷之后你再过来找我拿。”

    沐想想:“……”

    周围同学好奇的目光下,她虽豁然许多,可到底没修炼到能跟老师胡搅蛮缠的地步。

    算……算了吧,反正发消息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更何况乔南那样的性格,他不想干的事儿肯定会直接拒绝的,看他打架骂人时彪悍的样子就知道作风有多强硬了。

    那可是位校霸,十二中哪里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沐想想思及此,心下一松,总算不再担心了。

    乔南站在十二中门口的时候心中简直豪情万丈。

    妈的,阔别许久,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锐利的视线扫过周围那群毫无危机感的小动物,他冷笑一声,跨进十二中大门的那一瞬,总算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已经转回原本的轨迹。

    不用再憋憋屈屈地顶着女孩子柔弱瘦削的,就连打人时巴掌的攻击面积都要小上一圈的身体了!

    他要发泄一下!要胡作非为!再也不跟前些天似的没日没夜地读书了!他要带着班里那群同样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小鬣狗们好好放肆一把!

    结果念头方才落地,便看见了叫人沉默的一幕。

    电瓶车悄无声息地在十二中校门口停下,车座在车座上的郭志朝下一滑,身体立刻被扶了一把:“噢哟,你这个死小子,车都还没停稳,小心一点好不好!”

    他打着石膏的那只脚松松地点着地,接下递来的拐杖后笑着地看向骑车的父亲:“爸,你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行。”

    神情一如往常那样凶恶的父亲却已经取下了电瓶车钥匙,下车后提起放在踏板上的购物袋,抬手呼了下他的后脑勺,粗声粗气道:“你抓着拐杖怎么拿保温桶?路上万一磕着碰着,回去你妈能再哭一晚上。”

    说着抬手扯下儿子肩上大大的书包,朝自己宽阔的后背一甩:“走吧。”

    接着刚转身就对上一张熟悉的面孔,愣了愣,郭志抬手一招:“南哥!”

    沉默地看着那只刚刚演完父子情深的目中无人的小鬣狗的乔南:“……”

    郭志的父亲对这位将自己误入歧途的儿子拽出火坑的年轻人非常熟悉,几乎在儿子出声打招呼的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凶恶的脸上立马扯开了一个拧巴的笑,同时在另一手购物袋里一通瞎摸,摸出个塑料盒来:“是小南啊,好久不见了,你阿姨天天还惦记着让你来家吃饭呢,这是她周末从老家带回来的特产,自己家做的清明粿,包的是今年新收上来的春笋,说味道特别好,让小志带来给你尝尝。这么巧在门口就遇上了。”

    小……南……

    乔南被他霹雳啪啦的一通话说得顿了顿。

    周围的这群哥们都处于叛逆期,跟家里的关系通常不是吵就是打,大家成天混在一起忙活的也都是些不务正业的事儿,在各自家长的眼中留下的印象可想而知。

    乔南几乎没有正常的跟朋友家长相处的经验,偶尔成群结队去某个人家门口集合的时候,得到的也通常不会是欢迎的目光。更别提莫名其妙受到这种待遇了。

    你谁啊你跟我熟嘛就瞎叫。

    还有这个看起来质感不妙的一次性塑料盒是怎么回事,里面透出来那种绿油油的颜色真的能吃吗?

    他心中相当别扭,然而在对上对方拼命拉扯试图显得真诚热切一些的笑容后,终究什么都没说,抬手将那只粗糙大掌抓着的塑料盒接了下来,闷声道:“谢谢。”

    除了他之外的另外两人都没察觉到不对,郭志的父亲嘿嘿一笑,郭志则灵光一闪:“爸,真的不用送我了。”

    郭父提着袋子刚想说什么,便听儿子接着道:“刚好在这碰上南哥,东西让南哥帮忙拎一下就好。”

    乔南:“???”

    what?

    他目光缓缓转向侧前方自家将此话说得如此真情流露的小弟,丫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么理直气壮地使唤自己?

    郭父“哎?”了一声,望向一看就知道很酷很有个性的乔南:“这,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儿没事儿。”摔断腿之后经常会受到自家大哥体贴帮助的郭志摆了摆手,心说您别看我南哥这个样其实他内心可温柔了,一点偶像包袱都没有,“我跟他谁跟谁啊,你别跟他瞎客气。摆了一晚上夜宵摊,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郭父也确实有点累,就将目光迟疑地递向那位看上去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可,可以吗?”

    乔南:“…………”

    指尖颤了颤,忍下给自家小弟紧紧皮子的冲动,他视线在对方青黑的眼下扫了一圈,默默摊开手。

    哎呀!真的是个跟外表和气质看起来完全不同的热心肠年轻人!

    郭父连声道谢,将书包和放着保温桶的袋子交了过去,又叮嘱了儿子一通后,终于上车离开。

    目送父亲离去的郭志神情柔和地转过身,看到自家大哥左手一个袋右手一个袋毫无形象地站在身后,不由想到对方近来对自己各种体贴的照顾。

    南哥其实一点也不像他外表表现得那么威严啊。

    他心中悄然流淌出淡淡的温暖,谁知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皮笑肉不笑的面孔。

    “……”郭志顿了顿,正迷茫间,视线中对方忽然抬起胳膊,将一只手提着的购物袋提手套进了他的脑门。

    “啊,南哥你干嘛?!”郭志被脖子上忽然出现的重量一压,错愕地抬头,紧接着便见对方空闲下来的胳膊继续高高抬起,然后猛然下落——

    “嗷!”

    脑门一阵抽痛,记不清多久没有受到这一待遇的郭志彻底懵逼了,只能缩在原地捂着额头愣愣地对上对方抬高下颌后从眼角睥睨而来的视线。

    一股熟悉的,久违的紧张感忽然笼罩下来,郭志哆嗦了一下:“南……南哥?”

    他近段时间来一直都表现得很温和、很宽容、很和蔼可亲、很平易近人、很善解人意,很菩萨心肠的南哥,英俊的面孔上,便缓缓扯开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郭志。”那道近来同他们讲课时清朗悦耳的声音忽然就压得很低,变得宛若地府里爬出的催命符那样可怖。

    他很缓慢,一字一顿地张口:“我看你最近,是真的有点皮痒了。”

    抽了自家残疾小弟一顿后乔南拎着对方那个巨重无比的破书包回到教室,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还能不能好了?能不能对他这个大哥尊敬点了!?

    将书包丢回对方座位上后他坐下开始生闷气,一边气一边又有点肚子饿,目光瞄到自己收到的那个劣质餐盒,打开,抓出个绿油油的饺子状的玩意儿咬了一口。

    柔软的面皮带着淡淡碱水味儿和另一种奇特的香气,切成丁的嫩笋同雪菜搅拌成馅,微辣,味道不错。

    虽然比不上沐爸的手艺,可也算是口味不错的咸点心了。

    他因大哥威严受到严重挑衅而生出的火气可算下去点,算了,毕竟只是个特例,郭志这狗东西,等腿养好之后摁着打一顿也就好了。

    这么想着他终于抬起头来,一边吃东西一边将目光落上天顶。

    九班,这里随处可见公立高中陈旧的校舍和桌椅,硬件设施跟英成高二一班简直有着天壤之别,然而比起后者,乔南仍觉得前者更让他自在些。

    不会再有任何班级能有九班这样的自由度了,这里有扑克乱飞的后排,上课时间睡倒一片的勇士,随意迟到也不会被老师追究的特权。在这里,没有老师会无聊到关注你的成绩,课业爱听不听,作业爱写不写,试卷爱交不交,宛若第三世界,毫无秩序。

    这里是所有叛逆少年们的天堂!

    乔南闭着眼嗅了口着天堂的空气,清明粿的味道、窗外泥土的味道、陈旧书桌的味道、粉笔灰的味道、纸张油墨的味道。

    他聆听着天堂的声音,窗外学生们叫喊的声音、校舍清洁工扫地的声音、操场上篮球砰砰砸地的声音、不远处笔尖和纸张接触刷刷滑动的声音,几道背诵英语单词的声音……

    咦?

    他猛然睁开眼,那纸笔接触的刷刷声没有消失,背单词的学生们也仍在继续——

    “a-n-a-l-y-s-i-s——”

    “w-i-t-h-i-n——”

    乔南怔了怔,缓缓转头,然后错愕地发现,班级的那些空位居然已经被陆陆续续坐满了。

    这个点钟的早自习,大部分的人应该都不会参加才对!

    然而此时此刻,在早自习铃响之前,九班生不仅已经到场超过百分之九十,还他妈纷纷当场掏出了英语书背!单!词!

    乔南在这一秒受到的冲击大概跟在大街上看到露·阴·癖差不多。

    他好一会儿没能回神,愣愣地坐直身体,总觉得在这样一个刻苦的氛围里,他吊儿郎当的形象都变得格格不入起来。

    视线里忽然迎面冲来一道身影,转瞬间扑上自己的桌面,乔南定睛一看,哦,晏之扬。

    晏之扬抬起头,狗脸上洋溢着智障般的欢乐:“南哥,早上好啊!”

    乔南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傻逼面孔,心头总算一松,竟然难得和颜悦色地回了个招呼:“早。”

    然后再度看了眼这间校舍内可怕的画面,思索片刻,还是有点无法忍耐,索性起身收拾书本:“我们走。”

    “啊?”晏之扬神情迷茫,“走去哪?”

    “随便。打球、打牌,喝酒,或者跟以前那样去网吧联机都行。”

    总之晏之扬他们以前天天嘴上念叨的就是这些,乔南虽然都不太喜欢,但只要能不呆在这个气氛诡异的地方,他去哪儿都好。

    然而不等他收拾好东西,趴在桌上的晏之扬却一脸莫名地开口:“南哥你开什么玩笑啊。”

    然后笑嘻嘻地背着书包钻进后桌,如同班级里其他的同学那样掏出一本英语书来,朝气蓬勃地开口:“那么好的早晨,当然是应该用来背单词啊!”

    乔南:“……………………”

    “南哥?南哥?”

    此时一道轻飘的女声此时将他从震惊中唤醒,乔南僵硬地转过头,就对上一张神情羞涩地少女的面容。少女双手朝后背着,似乎正拿了什么东西,微微垂首,欲言又止地站在他的桌边。

    类似的场面乔南见得不要太多。

    他一个打从娘胎钻出来起就光芒四射的帅哥,不管到那个学校都是当之无愧的风云人物。每天盯着他告白的女生可以车载斗量计数,常用的方式无非就是像现在这样送送情书。老实说,乔南真的觉得很烦。

    而且当下受班级异状冲击,他越发无心应付追求者,语气便有些不耐烦:“干嘛?”

    那女孩看到他脸色,越发踟蹰了:“那个……那个……”

    乔南等了一会儿,没等出下文来,索性挥了挥手直截了当地拒绝道:“我有女朋友了。”

    还在“那个”的女孩愣了愣,抬头茫然地看着他:“啊?”

    乔南站在那叩了叩桌子,拧着眉头重复了一遍:“我说我有女朋友了,没听懂吗?”

    “听懂了。”女孩愣愣地点了点头,依旧迷茫:“可是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啊?”乔南正莫名其妙,便见对方忽然将背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手上抓了……一本摊开的书。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凑上来将书本摊开在桌上,指着上头的某道题,细声细气地问:“那个,南哥,这道题我有点看不懂,你,你能给我讲讲吗?”

    “哎呀!对哦!”后桌已经开始准备背书的晏之扬见状也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弯腰在书包里一通翻找,找出一本题册来,然后刷刷刷翻开几页,探身朝乔南面前一摆,“南哥!我昨晚做你给我推荐的那个辅导书,也碰上好几题不会!”

    两双小动物般求知若渴的眼睛水汪汪地盯着自己。

    乔南对上那两张写满“南哥肯定什么都会!”的面孔:“………………”

    等……等等……

    excuse me?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