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少女白净细致的面孔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清透的双眼深处却隐隐发着光。

    她的声音很温和, 语气甚至是友好的, 带了那种认真向人征询意见的口吻, 礼貌得挑不出差错——

    说出的话也出人意料的正中下怀。

    然而在与她目光相接的那一刻,原本还真抱着自己这次来给一班监考的打算的黄老师内心竟没来由地缩了缩, 在弄明白自己的瑟缩因何而起之前,他已经朝后退去, 紧接着在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 又匆忙站稳。

    停在一步开外的地方惊疑不定地打量眼前的人。

    沐想想这个名字,在于学生中声名鹊起之前, 就早已被英成广大教职工们所熟悉。她顶着A市中考探花的名号被特招入校, 减免学费,拿全额的奖学金,长得漂亮,照理说应该是什么风云人物的设定,可很奇怪的,在过去的一点半时间里, 她给老师们留下的印象却并不清晰。

    至少在黄老师的记忆中, 她最终定格的形象还停留在上学期末,成绩出来之后被叫进教职工办公室的样子。

    她那时戴着眼镜, 一头黑色长发,看上去非常温驯, 在得知自己的试卷要比同学们再晚几天才能发下来时, 她很明显已经猜测到了什么的样子, 却并未像大多数普通的学生那样质疑或发脾气。她只是抿着嘴,脸色苍白地在原地静站了很久,最终轻轻地点头答应:“好。”

    顺从到连安抚都显得多余。

    可现在,却有些不太对劲。

    气氛在她的这个难堪的建议下逐渐凝固住,怀疑一班的成绩有问题,黄老师自己提出要留下监考是一回事。现在被怀疑方主动提出监考要求,还附带上了两个校领导,这就很难看了。

    讲台边一直和稀泥旁没开口的招生办的刘主任也觉得不太好了,毕竟他原本也只是为响应老教师的要求,出来牵线做个好人而已,并不愿引火烧身。因此当即打着哈哈出来圆场,朝沐想想笑道:“行了,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你黄老师就是随便一问,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你不要多心。而且三个老师围着你,你还怎么专心做题?这次统考非常重要,要挂钩到你们之后的家长座谈会的,不要拿自己的成绩瞎胡闹。”

    他对付学生很有经验,尤其招生时打过几次交道,还深知沐想想的个性。然而令他失望的是,这次眼前这位印象里一直很让人省心的少女却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压根不去踩他递上的台阶,只滑动视线淡淡地看过来。

    这些大人,总以为孩子们不清楚他们心中的盘算,可事实上,沐想想什么都懂。

    她知道能考740分的对象但凡由自己换成这个班上的任何一个人,上学期末乃至今天,这群校领导都不会轻易地纵容黄老师出来咄咄逼人。

    正如同先前方伶俐对她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校园暴力,连扫厕所的校工里都传遍了,班主任王老师更是好几次佯装巧合地出面解围,这群手上的权利比王老师大得多的校领导,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他们跟拿方伶俐这种富家女同样无能为力的受聘教师不同,略施援手就能将她解除困厄。

    然而这位在奖学金发放仪式上朝学生们笑得满是慈祥,出口的话语跟现在解围时同样动听,仿佛真的对她的未来报以了殷切厚望的师长仍旧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在谈笑间轻描淡写地装作自己一无所知,毕竟不管是跟家境优渥的方伶俐比,还是跟在英成执教多年的黄老师比,她沐想想一个充其量只有成绩出众一些的贫困生,分量都如此微不足道。

    反正不管找麻烦的结局如何收场,火总归烧不到他这种行政领导的头上。

    刘主任被沐想想通透的眼睛看得尴尬,总有种自己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扒了衣服的错觉,双方对视片刻后他率先转开目光视线,沐想想继续看回原本的对手,眼底深处的怒火翻涌出未成形的强势:“黄老师,您答应了吧?”

    黄老师被陌生的气势一压,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我……”

    窗外的铃声骤然打断他的话,与此同时一班一位年轻的男老师抱着一叠卷子跟随铃声踏入,撞上教室内凝重的气氛,脚步当即一顿:“……这是?”

    沐想想视线盯着黄老师没松开,余光扫到满教室对这一角落密切关注的同学,她挡住门口位置所有人的去路,心脏此时正被前所未有的锐意冲击着,头也不转地拔高声音:“随便来几个人,去给老师们找三张凳子!”

    “喔喔喔——”

    话音落地,四下当即响应一片,一班的学生们激动得仿佛像过年,男孩们直接踩着桌子从窗口跳出去,蜂拥向不远处的教职工办公室。

    “等等……”

    被沐想想挡着哪儿都去不了的两位校领导并黄老师一时都有些懵逼,但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一班离开的男孩们已经在几秒钟之内回归了视野,顶着外头一些老师“臭小子你们干什么!”的质问,他们欢天喜地拖了好几张椅子回来,一路欢呼着涌进大门,除了黄老师邓校长和刘主任之外,就连班主任王老师和刚进教室的男老师都有份儿。

    男老师迷茫地抓着分到自己手上的椅子:“……什么个意思啊这是……?”

    沐想想扯了扯嘴角,胳膊微抬:“坐。”

    男老师呆滞两秒后懵逼地扶着椅背站起来,目光扫过坐在教室走道上的三位领导及同事:“邓校长,刘主任,还有黄老师,你们这是……?”

    明明得偿所愿却总觉得自己像被赶鸭子上架的黄老师面色青白,同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落座的邓校长和刘主任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不妙的神色。

    沐想想情绪微动,收回望向班里那些对她方才的请求响应无比热烈的同学的目光,她动身去收拾讲台上摊开的那一堆在某种意义上属于自己的习题册,然后盯着题册里那些解题方式和错误方式都非常清奇的大题,语气平静地代替回答:“他们今天全部一起留下监考。”

    “哈?”副校长和招生办主任一起监考,还一齐挤坐在走道里,这是个什么操作?公开课吗?

    男老师惶恐了一会儿后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勉强自己不要将注意力放在领导们身上,拍拍桌子对学生们道:“好吧,欢迎校领导们莅临监考,大家赶紧坐好,把桌面上的东西收拾一下。现在开始高二下半学期全年级统一考试,第一场我们先考数学。”

    沐想想抱着题册回座位的时候被班主任王老师拉住,王老师一向对人严肃的面孔上带着担忧:“沐想想,你怎么就——”

    她从刚才开始根本找不到插话的机会,监考的事情转眼间就这么被沐想想给定下了,她一边因刚才作业里看到的对方退步了许多的学习成绩而恨铁不成钢,一边又担心学生会因为一时冲动坐实小人的污蔑,急切之下,简直无从下手。

    沐想想却只是冲她微微一笑,那种出现在熟悉面孔上的陌生笑容里,仿佛封存着足以令人镇定下来的力量:“放心吧,王老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她的靠近带来一股强压,黄老师随着她的移动缓缓转头,错愕地发现自己居然会在学生面前感到紧张。

    教室里包括监考老师在内的几十双眼睛都似有若无地盯着这个方向,放在往常,沐想想一定会难受得拼命压低自己的存在感,但今天,她几乎没为这些注视生出任何多余的情绪,她只是低头盯着桌上新发下的考卷,油墨的香气从纸张上幽幽飘散而来。

    她许久没动,教室另一处方向的同学们在怒火退散之后也隐隐紧张起来。

    班委林珑来得早,在黄老师发难的时候碰巧看到几眼对方手上挥舞的习题册,说实话她真的很难相信那些错题如此之多的作业本真的出自沐想想之手。同班了那么长的时间,她对沐想想的成绩当然不抱怀疑,可开学以来对方对课业的懈怠又切切实实放在那里——一下课就奔篮球馆,上课时间拿书本挡着脸发呆,平常也不见她拿着试卷和辅导书随时随地解题的勤奋背影了,她连每天的课堂笔记都是叫后桌的罗用代的劳。

    “天啊……”见她迟迟不拿笔,教室角落便响起高妍等人满含担忧的声音,“这次题型的难度比上学期末还高,沐想想不会真被难住吧?”

    “不好说,她之前天天打球,好像确实没怎么见她复习。”

    “我去,姓黄的还坐那儿盯着呢,万一真的考砸——”

    沉浸在“想姐这次不会阴沟里翻船吧”的惶恐中的年轻人们当即一波骚动,他们开始骚动,原本坐立不安的人反倒镇静了下来。

    黄老师开考前就隐隐察觉到了身边两道变得不善的目光,又见沐想想一副对即将到来的考试胸有成竹的模样,不免生出些惶恐。他主要担心自己会被反将一军,同时带累校长和主任丢人,此时看沐想想迟迟不动笔,吊在半空的心才终于缓缓落地。

    他冷哼一声,联合自己看到的那些习题册,微弓的腰板缓缓挺直起来。

    下一秒,便见那个不动笔一直翻来覆去抖着试卷观赏的,今早好几次让他感到陌生的纤瘦少女,脸上再度缓缓拉开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笑容。

    她的气质忽然沉静了。

    嘴角和眼神透出的那些微妙内容,或许可被称之为——胜券在握。

    沐想想有点庆幸。

    英成的授课进度要比十二中快的多,用的教材也并非同一套,当初刚跟乔南交换身体的时候,考虑到这个问题,她硬是厚着脸皮请求乔南每天为她带回当天的课堂笔记和授课录音。当时还觉得愧疚来着,现在想想,这几乎是她人生中做过的可以排进前几名的英明决定。

    这张出自英成教职工之手的试卷,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内容都是十二中,尤其十二中九班这种普通班至少两个月内没办法讲到的,剩下还有百分之五到十的部分根本不收录在十二中的教材里。沐想想虽然自学能力惊人,却也不敢保证能在没有准备的前提下,能轻松接下所有内容。

    她将试卷从头到尾翻看了至少三遍,确认每一道题都心中有数后,终于将手伸向桌角的笔盒。

    紧接着,下一秒,所有目光注视向这一方位的人。

    齐齐得知了什么叫做龙飞凤舞,一挥而就。

    身为跟一班同样被归于重点班的二班班主任,教的还正好是数学,黄老师执教将近十五年,手下带出过无数得意门生,重点班里最不缺的就是一点就透的学霸,然而即便如此,他这辈子依旧第一次见人在考场上这样答题。

    沐想想速度实在过□□速,几乎眨眼之间就搞定了一大串选择和填空。她表情很平静,状态也很轻松,笔尖滑动的时候仿佛都无需思考,很多题目只心算几秒,就迅速写上答案。偶尔抽过草稿纸,作用只是擦擦笔尖积累的油墨。

    班里众多比她先埋首答题的同学刚刚做到第二段大题的时候,她已经指尖一捻,掀开一张试卷,抽来文具堆中的另几样工具,奔往了第四大题。

    轻松到仿佛一路下来碰上的内容只是乘除法口诀和二加二一加一。

    然而身为本场考试的出题者之一,不会有人比他这位重点班的数学老师更清楚这张试卷的内容了,为了摸透全年级学生的课业水平,英成为这一场模考设置的难度甚至比上学期末的试卷更高,题目涵括的内容甚至不仅仅局限在书本里,有一些涉及到复杂公式的题目,就连他们做老师的看到都会头疼一下。

    一个高二的学生怎么可能做得那么轻松?这种答题方式会不会太儿戏了?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少女用她细瘦的手掌朝试卷比划尺子,下意识伸手将那张对方已经做完的试卷从桌上抽出来,抖开一看——

    第一题,正确。

    第二题,正确。

    第三题、第四题、第五题……

    这道题,这道倒数第五题的填空,她刚才居然没有打草稿,直接心算出的结果?!

    这个等式列解题步骤都能列满半张纸吧?她是怎么做到纯粹心算的?!

    一旁的邓校长见他怔怔回不过神的样,忍不住也探头追着他的目光朝试卷瞟了一眼,同样迅速地从题型联想到了沐想想的解题方式,怔了怔,忍不住抬手夺下试卷,摊在桌上,开口:“这道题……”

    沐想想捏着圆规划了半圈:“嗯?”

    “……你的解题步骤呢?”

    “这不是填空题吗。”沐想想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语气和神情如此轻描淡写,“填空题写答案不就好,要什么解题步骤。”

    邓校长张了张嘴,对她的逻辑有点接受不能:“……因为答案用不着解题步骤,你就不写解题步骤?”

    沐想想挑眉:“不然呢?”

    “可你不列步骤,怎么算出答案?”

    沐想想:“心算啊!”

    邓校长:“………………”

    他盯着题目公式里那一个接一个的算式,沉默片刻,他张了张口,将试卷递给刘主任:“你自己看看。”

    刘主任抬手接下,他听到了副校长和沐想想之间的对话,看到题目的那瞬间,不期然记起自己陪同黄老师到此的来意,忽然就觉得脸上臊得慌。

    他张了张口,正想找个辙先撤,正在答大题的沐想想仿佛提前预知到他的意图似的,转头定定地看了过来:“老师,我还没考完呢。”

    “……”刘主任扫了眼旁边同样似乎有些坐不下去的副校长,他抬手擦了把汗,“那个——”

    沐想想在他的迟疑里抢先勾了勾嘴角,神色平静而认真:“你们现在走了,我和我们班就一辈子没法洗清嫌疑了。”

    对上她的目光,想到方才看到的黄老师发难的场面,顶着满屋子学生的视线,羞耻铺天盖地而来,刘主任呼吸忽然就有些困难。

    他才屁股离开板凳几毫米,一旁的副校长突然伸手重重地将他拽回原位,他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就见副校长神色阴晴不定地扫了一旁还在发愣的黄老师一眼,坐姿正如苍松:“等着!”

    黄老师怔怔地捡起被刘主任放回桌上的考试卷,一时无法从方才的对话中回神。他盯着那张试卷上的答案看了很久,好不容易将视线从试卷里抽出来,结果余光一扫,就看见旁边一个学生终于开始做第二张试卷了,翻页的时候露出第三页大题几乎覆盖了整张卷面的空白答题位。

    心中腾地又生出些希望:是了!有什么可担心的,沐想想这次根本就不可能得考出上次的成绩,这次英成集齐全校数学老师之力,在卷面上留下的陷阱多不胜数,就拿放在第三页的这道大题来说,这是他们特别使了个心眼借某省某届以难度著称的高考数学题目演化出来的。那场高考的出题人相当不靠谱,忽略了高中生的数学水平,难度把握失控,最后的一道大题几乎是IMO决赛题的变种,全省最后仅仅只有几人做了出来。

    这种等级的题目,拿出来就是为了煞学生锐气的,莫说高二生了,就是临近毕业的高三生估计都得束手无策。

    他这样想着,就见沐想想已经飞快结束了第二页的答案,抬手翻页,迎来了这场考试的正式大餐。

    黄老师抬手擦了把汗,心说这下总算可以缓一缓了。

    结果一口气都还没缓下来呢,数秒钟过后,浏览完题目的沐想想直接抽来草稿纸开始下笔,寥寥几下运算过后,开始照卷面抄结果。

    一行。

    两行。

    三行。

    结束,准备翻页。

    黄老师:“???”

    他怔怔地盯着第三页他们特地预留出的大片空白,在头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发出了声音:“等等!”

    所有听到声音的人都齐齐看来。

    沐想想停下笔投去视线,黄老师被她的目光盯得一窒,转头看到两个领导同样朝自己而来的相当不好看的脸色,他咬了咬牙,还是坚持问出了口:“刚刚那题,你怎么做的?”

    “哪题?”沐想想朝后翻了翻,掀起的第三页那寥寥的三行算式刺得人眼睛疼,她盯着那双爬上错愕的双眼,勾起嘴角,“这个?”

    附近因为黄老师而投来视线的不少同学下意识瞄了一眼,有人便惊叫道:“啊!想姐,你居然把第三道函数题解出来了?”

    “我去,我刚刚翻试卷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一眼,娘喂脑袋到现在还在疼。”

    “真的,一个等式都看不懂。”

    “哪道题?”副校长闻言朝旁边一看,抽来旁边一个学生还没做到的第二张试卷翻到第三页,浏览了一下,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怎么回事?这次出的题目是不是超纲太多了?

    这种等级的题目,暂且抛开高中生做不做得出来,哪怕碰上了个会做的,知识积累上溯到毕业生阶段,想解出来估计都得写断半只笔。

    放在一场统考里似乎有一点过分。

    但还没等他对此表达自己的意见,近处忽然就响起一道轻笑:“怎么做的,你不如自己看咯。”

    他抬头一看,就看见沐想想朝方才发问的黄老师轻描淡写地摊开了试卷,他愣了愣,旋即视线紧盯在了那串答案上。

    从开考起就数度处于呆滞状态的黄老师终于如愿看清了那整面空白答题位里寥寥的几笔文字。

    已经无需等待最终批阅,只需一眼,他已然确定。

    正确。

    黄老师怔怔地坐在位置上发呆,沐想想使用的这个下笔前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犹豫的算法,已经完全不处于高中数学的知识范畴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副校长在长久的静默后猛地站起身来,朝一旁的刘主任开口:“老刘,没必要了,走吧。”

    刘主任扫了眼身边失魂落魄的黄老师,长长地叹了口气。从开考到现在,他呆得一分比一分煎熬,直至这一刻,面对满室学子和眼前的少女,他已然为自己此前的来意如坐针毡。

    沐想想在他起身的动作里皱眉开口:“等等——”

    副校长回首看向她,对上那双通透的眼眸,微微摇了摇头:“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们班一个交代的。”

    他说罢瞄了还坐在那的黄老师一眼,冷哼一声,抬脚就走。

    身边坐着人的两个位置忽然就空了,听到哼声,黄老师头脑恍惚了一下,一时无措,只能仰头朝相熟的刘主任递去求助的视线。

    托他的福,丢了那么大的一个人,还领着副校长一起丢,刘主任这会儿愿意搭理他才有鬼。当即跟上前方离开的脚步,也匆匆走了。

    一班的教室安静片刻后,猛然暴起了强烈的骚动声,紧接着这阵骚动又被负责监考的老师迅速按捺下去。

    所有人都在安静里将目光递向那唯一被留在原地的身影。

    黄老师如芒在背地抬起头来,慌乱躲避周围那些满含嘲讽和厌恶的视线,结果正撞进一双带清透的眼眸里。

    那双眼冷静无波,眼底深处,怒火褪去,强势终于成形。

    它的主人将它微微弯起,定定望来,长睫颤动,语气温柔轻缓,内容却恍若一记迎面扇来的巴掌——

    “放心吧,黄老师。”

    “这才是今天的第一堂呢。”

    黄老师最终还是走了,贴着墙边踩着下课铃声慌不择路地走的。

    一班的众人对他的背影纷纷表示不屑,一向温和的女班委林珑都朝着他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声,呸完之后,又一脸崇拜地转回头来。

    沐想想在他走后,只是神情平静收拾桌面,迎着四下无数与此类似的目光,她视线扫过周围一张张面孔,沉默了很久开口:“我去个卫生间。”

    “你好像脸色不太好啊。”林珑望着她发白的嘴唇,有点担心,“身体不舒服吗?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没事。”被请求一起去卫生间的感觉很特别,沐想想望进那双写满善意的眼睛,片刻后她勾起嘴角轻轻地笑了一下,“不过,还是谢谢。”

    林珑莫名地脸红了一下,目送她的背影离开后,忍不住用胳膊肘拐了一下旁边的高妍,“喂,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沐想想都没骂脏话,好像特别温柔呀。”

    卫生间,沐想想放下某处隔间的马桶盖,坐在上面捂着眼睛安静了很久。

    直至第二堂考试开始之前,她才抹掉脸上的泪水,打开隔间门走近洗手台,拧开水龙头,俯身洗脸。

    冰凉的自来水泼在脸上,激得她头脑清醒,她指尖微颤,抬起头来,望着镜子里那张湿漉漉的面孔。

    额头、眉毛、鼻梁、嘴唇,挂着水珠的睫毛下,一切都如此熟悉,直到她看到那双还泛着微红的眼。

    瞳孔里,正散发出前所未有的锐意。

    沐想想与自己对视,许久许久,久到到外头再次响起铃声。

    她终于勾起嘴角,捋了把被打湿的额发,然后站直身体,朝镜子微抬下颚。

    轻笑一声。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