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第四十章
    女人的声音很响, 穿破沐想想的手机听筒, 没开扬声器, 乔南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突如其来的哭声让两个人都有些无措。

    对方或许是太过激动了, 说话的语序有些颠三倒四,以至于沐想想听了一会儿才听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

    她有点意外, 要不是对方主动联系,她几乎都要忘记救人这件事了——

    新学期报名日那一天, 她因为又一次被方伶俐带人锁进厕所而心情不畅, 于是拎着新领到的书本去城西公园的亭子里散心,在准备离开的时候, 看到了一个不慎跌落进公园水池挣扎的孩子。

    那一天, 她遇见了乔南。

    那一天,他们都不假思索地跳了下去。

    那一天,他们相互交换了身体。

    他们离奇的经历,由此而起。

    交换身体之后,沐想想当然试图过寻找原因,她上网调查了很多有关A市城西公园的资料, 内容细致到公园往年发生过的每一场新闻事件, 甚至连那一塘池水在地图上具体的坐标都没放过。

    但一直也没得出什么结果。

    被救的那个孩子,在这当中反倒成了最微不足道的点缀。那天他们从公园保安室告辞离开的时候都没有留下自己的具体联系方式, 除了突遭巨变非常慌乱之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根本就没想过要去得到感谢回报什么的。

    因此这是他们第一次得到那起事件的后续。

    或许是冬天实在太冷了, 被救的那个孩子又实在太小, 从被送到医院起他就发起了高烧, 同时各种并发症接连出现,心跳几度骤停,抢救回来后,一直都陷入在沉沉的昏睡里。

    小孩的家人们几乎都要放弃希望了,连医生都沉痛地告诉他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谁知就在不久前,情况忽然出现了转机,那孩子的生命体征越来越稳定,直至上周,居然睁开了眼睛。

    家人们在莫大的狂喜之后,总算有余力去兼顾其他了,最重要的,当然还是那两个将自家孩子从冰凉的池水里救起的陌生人。

    只可惜当时乔南和沐想想溜得太急,除了登记自己的名字外,什么联系方式也没留下。他们于是只能去找媒体,在媒体和警方的帮助下翻看了公园当天的监控视频,靠着视频里两个年轻人身上的校服判断他们就读的学校,再登门去找校方获取具体信息。

    英成私立生源特殊,面对贸然登门要求报恩的一行人,什么都没敢透露。

    好在十二中的管理得没那么严格,几分钟之前,他们终于得偿所愿,此时这通电话,就是守在十二中校领导办公室里拨出来的。

    孙校长在那位母亲的哭声中倒是乐得合不拢嘴:“好!好!这样见义勇为的好事,学校一定要大力表彰!大力宣扬!”

    电话挂断后天台再度陷入沉寂,半晌后乔南才啧了一声,心里很不得劲:“……这都他妈一堆什么破事……”

    随手救个人居然还救出后续来了。

    沐想想收好电话后侧目看了眼他,小声问:“……那什么,你没事了吧?”

    这种仿佛自己非常脆弱易碎的语气……乔南皱了皱眉:“我能有什么事?”

    紧接着忽然一股来自手臂的力量,仿佛萝卜被提溜着缨子从土里拔起来,失重感接踵而至,乔南发现自己已经……双脚离地。

    他,抱着沐想想的脖子。

    双脚离地。

    乔南:“……”

    沐想想:“……”

    乔南:“……你干嘛?”

    沐想想有点羞愧的样子:“……对不起……我腰有点酸……”

    乔南:“……”

    他这才意识到两人当下的状态。

    因为身高不对等的关系,刚才为了能被他搂住脖子,沐想想只能委屈地微弓着身子。刚才那通电话打得有点久,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确实……

    两道体温还紧贴在一起,乔南转头就能看到一只近在咫尺的被染上淡淡粉色的耳朵。

    那是一种连夜色都无法掩埋住的羞涩。

    有什么沉甸甸的内容忽然就从心头被驱散了。

    听到哼笑声的同时右耳感受到一股热气,沐想想更加窘迫:“你笑什么?”

    搂在另一道腰上的手背忽然就被拍了拍,乔南淡淡的声音传来:“抱够了没有?”

    双手跟被烫到似的松开。

    沐想想退开两步,对上乔南夜色中发亮的视线的那一刻她率先转开了目光,整个身体似乎都开始发热。

    “……我没……”

    乔南嗤笑一声,动作懒散地整理被抱皱的衣服:“没什么没,你自己说的你暗恋我。”

    “……………………”沐想想这下真的急了,热到冒出汗来,脚步不由自主朝后头蹭,“我说了那是以前——”

    “行了。”但没等她说完,乔南忽然又出声打断了她的反驳,“瞎跑什么,过来陪我呆会儿。”

    沐想想脚步一顿,就见视线中的对方已经背过身去,转向了天台之外。

    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她在走和不走间权衡,最终还是慢吞吞地挪了过去。

    “你今天……”她想起乔南刚才忽然抱住自己不说话的低落状态,到底还是觉得非常反常,“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儿?”

    不高兴的事儿?

    乔南视线恍惚了一下,他望着远方深蓝色的天幕下那点点点散碎的星光,其实他现在的心情,很难确切用“不开心”三个字来形容吧?

    交换身体真的很神奇,居然能看到那么多原本的人生所不能得见的秘密。

    父亲、大哥、小舅……

    乔南回忆起刚才自己站在拐角处窥见的秘密,他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反叫了一声:“沐想想。”

    沐想想:“嗯?”

    乔南:“你后悔吗?”

    沐想想:“后悔什么?”

    “后悔跳进那个池子里救人。”乔南转头看她。

    沐想想被问得愣了愣,她跟着转头,夜色中乔南平静的瞳孔里倒映出了整片星空。

    跳进水里救人,尤其救的还是个孩子,这是很理所当然的做法吧?她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后悔?”

    乔南凝视着她,目光闪烁了一下:“我们就是跳进那个水池以后交换的身体吧?从那以后,生活就乱套了。”

    沐想想怔了怔,脑子里忽然划过很多东西。

    是啊,一切都由此而起。

    她转向天台外,看着夜空发呆,耳畔听到乔南意味不明的陈述:“……你跟你爸妈感情那么好,却从那天以后,就没办法家人见面。还必须得强迫自己习惯我的生活,我的社交圈……不觉得后悔吗?当初不跳下去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

    沐想想伸长胳膊趴在栏杆上听着他的声音发呆,天台的夜风扑打在脸上,让人昏沉的精神都振奋起来。

    脑海中忽然闪过前些日子看见的父亲精神了许多的脸。

    她忽然笑了一声:“好像真的像你说的这样唉。”

    乔南垂下眼,却又听到她紧接着道:“不过好像也没那么糟糕吧?”

    “什么?”

    “就是你说的,生活乱套之类的。”沐想想托腮望着夜空,视线盯着月亮边上最闪烁的那颗星星,“我觉得其实也还好。”

    “我爸妈他们……我确实很想他们。可是现在换成你待在他们身边,他们也都过得很不错。想见面总是能见到的,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变好也是一种幸福……跟你交换身体好像不全是坏事。至少我真的看明白了很多东西。而且你的生活和社交圈也没那么不好。不过——”

    沐想想转过头:“你这么问,是代表你后悔了吗?后悔跳下去?”

    她的眼神通透得像是打磨之后的宝石。

    乔南盯着她,视线渐渐变深,没有立刻回答。

    过了一会儿后他慢吞吞地转开头,笑了一声:“你可真是……”

    沐想想:“嗯?”

    乔南情绪似乎变好了一点,语气从莫测变成了戏谑:“我说你,你都没有想过吗?”

    “啊?”

    乔南说:“我们可能永远都换不回来了。”

    沐想想:“……”

    乔南:“我们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找到变回去的办法,说不定一辈子都要代替对方生活下去,就像现在这样。”

    沐想想:“……”

    “你真的清楚这代表了什么吗?除了代替我上班工作生活之外,以后年纪变大,你可能还会被我爸和我哥催着结婚。”

    沐想想:“……”

    乔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还不糟糕?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办?”

    沐想想听得呐呐,这个现实实在非常残酷,残酷到她一直在尽力避免去正视,但此时此刻,却被乔南毫不留情地一把揭穿。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想到对方话里提到的那个非常有几率出现的可能,有点被吓到。天台变大的夜风刮来,钻进她因为在室内出席宴会穿得不太多的衣服里,沐想想小小地哆嗦了一下。

    乔南脸上的笑容收了收,他转身走到电梯口的咖啡机前,鼓捣了一阵,熟练地买了两杯咖啡。

    然后端着热腾腾的咖啡过来,抬起胳膊,用其中一杯的杯壁贴了下沐想想的脸。

    沐想想被烫得缩了下脖子,她愣愣地接过乔南递来的纸杯,纸杯发烫的温度熨在手心,身体舒服了很多。

    “笨蛋。”乔南看着她的样子嗤了一声,挨着她靠在栏杆上,轻轻酌了口咖啡,仰头望着夜空。

    然后在很久之后,他抬手盖在了沐想想的脑袋上,手指穿进发丝里,轻柔地抚抚摸了一把。

    “放心吧,会有办法的。”沐想想听到他在风声里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而且你说的不全是坏事,其实也对。”

    他说的不全是坏事是什么意思呢?

    沐想想翻来覆去也想不明白。

    而且她被乔南戳穿的那个可能真的吓到了——倘若两个人没办法换回来,那到了适婚年龄,乔家势必是会催促她娶妻生子的。

    可她怎么可能做到像一个正常男人那样跟女孩生活呢?

    啊啊啊到了那个时候她又该怎么办?

    乔南肯定是早早就想到了这些,所以才一直没有回答他是不是后悔下水救人吧?

    沐想想一直觉得自己是不后悔的,但到了这个时候,她居然也不太敢确定答案了。

    反倒乔南,却一副根本不受困扰的样子。

    出电梯的时候被涌进来的人流绊了一跤,胳膊立刻被扯了一把,她一抬头就对上乔南皱起的眉头:“是不是傻?你怎么走路也能发呆?”

    沐想想立刻从出神的状态里清醒过来:“不好意思。”

    又看到乔南提在手上的满兜水果,丈量了一下对方此刻的身高后有点脸红:“我来拿吧。”

    “行了少给我闹腾了。”乔南没搭理她,抬起胳膊把她拢到身后,“人真他妈多……你走我后面点,几号病房来着?”

    沐想想被他拢到身后,被人流迎面拥挤的滞涩感立刻消失了。明明是可以看到对方头顶的身高差,却奇妙的有种被悉心保护的错觉,她嗅着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马鞭草沐浴露的香气小声回答:“1209。”

    他们即将去探望一位因他们获救,又导致他们如今过上如此复杂生活的小病人。

    她怀揣着各种各样难言的情绪朝病房迈开脚步。

    紧接着几分钟之后,所有的思虑都伴随着病床上的那具小小的身体消失了。

    老实说救人的时候沐想想根本没时间注意到这孩子到底长什么样,救完人后担心自己都来不及更不会没事儿去回忆了。因此直到这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跟乔南挽救的到底是怎么样脆弱的一条生命。

    看上去最多不过五六岁的孩子插着呼吸管缩在病床上,瘦得像一根可怜的小豆芽,他圆圆的小脑袋已经被剃光了头发,挂着输液针,上半身贴满了各种检测设备的线路,沉沉睡着,看上去一点生机也没有。

    沐想想趴在窗口看得简直不敢喘气,记忆仿佛回到了很小很小的时候,她看到爸爸被送进医院的场景。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残酷的画面?

    孩子的妈妈,那个疯狂寻找他们的中年女人跟在后面抹眼泪:“我和我丈夫都四十多岁了,才试管出荣荣这么一个孩子,以后应该都不可能再有了。她外婆外公知道这孩子出事儿的时候直接进了医院,现在还在病床上,要不是……要不是后来孩子挺过来,他们肯定都……”

    “是我的错啊!”大约是孩子爷爷的老人家在亲人的搀扶下一脸愧疚地抹眼泪,“要不是当时忙着看人下象棋……荣荣肯定不会……要是他真的出了事儿,我这把老骨头死不足惜……”

    孩子的奶奶,那个看上去一头白发养尊处优的老太太好几次试图下跪又被乔南给拦住。

    孩子的父亲,高大体面的中年男人搂着妻子直接哭得泣不成声。

    沐想想在一片兵荒马乱中恍然领悟到什么——她和乔南救上的根本就不单单是一个孩子,而是这孩子背后的整个家庭吧?

    那么多生命的分量压在心口,重到她几乎喘不过气。

    可她忽然又一阵无比的庆幸。

    真的太庆幸了,自己当初不假思索地选择跳下去。

    孩子的家人提出让他们进病房看看的时候,她趴在窗口眼眶红红地看向乔南,乔南叹了口气,没有拒绝,只是抬手摸摸她的脑袋。

    进去的时候,孩子的妈妈还有点不好意思:“最近他每天都会醒,但时间一般不长,说不定没法给你们亲自道谢。”

    谁知穿着无菌服的一行人刚到床边,就听到了病床上那道细细小小的童声:“——妈妈——”

    孩子的母亲呼吸一窒,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转身蹲到床边小心翼翼地去抓孩子细瘦的手:“宝宝你睡醒啦?头还疼不疼?”

    小豆芽摇了摇头,看了会儿妈妈,又抬头看向屋里的两个陌生人:“他们是谁啊?”

    母亲抹着眼泪说:“是那天把你从水里救起来的哥哥姐姐,快叫人,跟他们说谢谢。”

    沐想想看着那双盯着自己的琉璃般通透的大眼睛,心里又酸又软,忍不住上前捏了捏小孩的胳膊:“你好呀。”

    小孩就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后露出个腼腆的笑脸:“谢谢姐姐。”

    沐想想愣了愣,转头看了乔南一眼,孩子的妈妈有点不好意思,赶忙开口纠正:“这个是哥哥哦。”

    小孩露出疑惑的神情,盯着沐想想看了半天后执拗地说:“就是姐姐,后面的才是哥哥。”

    中年女人着急起来,试图再次纠正,沐想想在她开口之前出声打断了她。

    “姐姐就姐姐吧。”沐想想微笑着捏了把那孩子已经瘦到几乎没有肉的脸颊,“不客气,要快点好起来哦。”

    回去的路上她脚步轻快,心不在焉,乔南双手揣兜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两次在她跟自行车相撞前出手相助,到最后实在是无语了,暴躁地拽着她的胳膊:“看着点路行吗?有那么开心吗?”

    “乔南。”沐想想转头跟乔南对视,平静的表情几乎都快绷不住了,目光也亮晶晶的,“你发现没,那小孩长得很漂亮唉。”

    “……”没记错的话那是个男孩吧?乔南仰着头有点不爽地用眼角睥睨过来:“你是不是花痴,对那么小的男孩子都能意·淫起来?”

    “……”沐想想对他的思路很莫名,“什么啊,他本来就很好看啊。”

    片刻后依然难掩兴奋:“居然是我们俩帮助他一起活下来的——”

    我们俩……

    乔南微妙的不爽略微散去一点,目光扫了眼路两旁穿梭上人行道的非机动车,想了想索性拽着沐想想换了条安全些的窄路,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和平日里淡定模样截然不同的表现,有些无奈:“没看出来,你思想品德很优秀嘛。”

    沐想想愣了愣,随后意识到他在说什么,神情严肃了一点。

    “乔南。”她沉吟了一会儿后才正色道,“我想了很久,你昨天说的很对,确实,我们有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换回来。你昨天问我后不后悔的时候我说不后悔,其实是骗你的,今天早上想过这些之后,其实我就后悔了。”

    乔南笑容也收敛了一些,站在那定定地看她。

    沐想想抬起头,没有焦距地目光扫了眼天空,依旧是黑夜,散碎的星辰铺撒在深黑色的天幕中。

    她看了很久,才慢慢开口:“我们会慢慢长大,一辈子代替对方生活,会遇到很多很多很难解决的问题,就像你说的,长大之后,可能会被你家人催着找女朋友。但是——”

    她低头看回乔南,目光专注又认真:“但是,如果你现在问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不会选择跳下去。我的答案一定是——会。你呢?”

    四目相对,长久的沉默后,乔南没有回答,嗤笑一声转开头:“小姑娘,你个人英雄主义真的很重哦。”

    沐想想没得到回答,只能低头笑笑:“好像是有点。”

    这么想着她又有些不好意思了,总觉得自己的表达估计在乔南眼中会非常幼稚,于是赶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身朝家的方向走。

    走出两步,身后忽然传来乔南的声音:“喂。”

    她愣了愣,下意识转头,乔南正双手插兜闲适地站在身后不远处。

    他忽然开口:“喂,我说,假如真的有那一天的话。我是说万一被我爸和我哥逼婚。”

    沐想想闻言站定,疑惑地投去视线。

    就听他轻快的语气不急不缓地接下一句:“那我就牺牲一下,跟你凑合凑合好了。”

    沐想想怔怔地挺直了脊背,遥遥望他。

    夜晚的车灯和霓虹打在他身上,乔南一只手伸出口袋,正把玩着一片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叶子,脸上仍是那副对什么东西都不在意的表情。

    但凝视而来的双眼里。

    却带着温软的笑意,和许多未能出口的话。

    “喂,问你呢,你觉得怎么样?”

    他未能出口的话是——

    假如时光倒流,再给他一次选择。

    他应该也还是会像这个傻子那样,义无反顾地跳下去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