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初春的自来水温度很低, 激得乔南整个人激灵了一下。

    沐想想看到他的反应, 下意识上前去拧水龙头,结果凉意袭来,手腕被一把抓住。

    抓住她的那只手有点小, 有点白, 有点细腻,却爆发出和外形不相符的控制力。

    “还管挺多。”乔南自己关了水站起来摇晃下脑袋, 对上她的目光后转开视线, 用另一只手扒拉着头发笑了一声,“行了,真他妈冷, 你别去碰了。”

    阳光从斜侧面洒落下来,穿过路旁窸窣的嫩叶, 斑驳的光晕弥散在空气和他的脸上。

    乔南身上像镀了一圈光环。

    说完他就打了个喷嚏。

    德语教材摊开放在一边, 沐想想托腮看着桌上色泽粉嫩的苹果,鼻腔能嗅到非常隐约的香气,耳畔仿佛还能听到下午的声音。

    并不仅仅是自己被反复狂呼的大名, 还有其他更多的……

    大门被缓缓敲了两把, 她刚回神,书房门就被一把推开,乔远山端着一个托盘站在门后。

    目光扫到小儿子书桌上摊开的各种试卷作业辅导书, 乔远山眼中闪过欣慰的神色。

    他想起几年前自己偶尔回来时总会看到的场面——这间书房的使用率远没有现在那么高, 屋里也冷清得吓人, 儿子通常选择跟朋友们去外头, 父子俩很少能碰上面,最有生活气息的,反而是客厅茶几上塞满烟蒂的烟灰缸。

    那时候他很少去思考自己的问题,总是把一切归咎在孩子的“叛逆期”上。于是日复一日,循环往复,他出于工作忙碌也出于逃避心理,回来得越来越少,家人之间的矛盾变得更加难以调和。

    最近他痛定思痛,终于做出了真正的改变——

    将日常办公点直接转移到A市,以确保自己能尽量多地出现在家人面前。

    这是个大工程,也势必影响到一些他日后的办公效率,可乔远山一点也不后悔。因为就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第二天,之前常年居住在S市的大儿子也默不吭声地让人把行李从外地搬了回来。

    冷清的乔家一下就变得热闹了,成员们也开始像正常的家庭那样抬头不见低头见。

    大家都在努力地为这个家做出改变,虽然谁也不曾明确摆开过自己的付出,结果却切实存在着,所有人都看得见。

    以往热衷出差的大儿子尽可能多地每天回家,小儿子……也几乎没再见他发脾气抽烟了。

    四散在圆心周围的每个人同时朝中间踏出的一小步,相加在一起,就是很长很长的一大段距离。

    乔远山欣慰的同时更加不愿落在孩子后面,他实在太愧对这两个从前关心不够的孩子了,因此意识到这一点后,越发斗志昂扬地想要补偿回去。

    他补偿的方式一点也不像个洋气的总裁,既没有甩银行卡,也不存在一掷千金,而是非常的老套,非常的没新意。

    “南南。”他缓步进来,将托盘放在桌子上,温声朝儿子道,“从回来开始已经写一晚上作业了,吃点东西吧。”

    沐想想一看那托盘上的东西就忍不住为难——一杯热牛奶,一个切开的橙子,以及一小碟糕点。

    前面两个现成的玩意儿倒是没什么问题,关键就是最后那盘糕点。纸托里造型□□,颜色诡异,看起来硬度惊人的这个东西……是纸杯蛋糕吧?

    乔远山近来热衷亲自下厨做饭,甚至还为此订购了一大堆美食书籍,在家没事儿干的时候一般就泡在厨房里,做完中餐就做西点。

    沐想想刚开始还觉得很亲切呢,毕竟沐爸也是个爱做菜会做菜的人设,她在乔家没法天天看见自己的父亲,多瞧瞧跟自家爸爸有着诸多相似之处的乔父也是好的。

    可……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的时候,势必会关闭所有的窗户。

    在商业上有着惊人判断力和敏锐度的乔远山,确确实实在做菜上一点天赋都没点亮!

    沐想想刚开始以为他只是手艺生疏,后头才慢慢发现,乔远山根本就是味觉有问题。他搞的那些叫人欲·仙·欲·死的作品,每一个都能自己面不改色地吃下去。

    因此除非有人当面点破,靠他自己,势必是无法发现真相的。

    沐想想心直口快的技能,每次对上那双独属于“父亲”这个角色的充满期待的眼睛,就总是发挥不出来。

    她只能寄希望于乔家的其他两位成员,结果如何,你也看到了。

    这个纸杯蛋糕吃下去命就不用要了,沐想想盯着碟子头脑飞速转动,两秒钟后她平静地起身去书柜边拎出来一个纸袋:“送给你。”

    乔父愣了愣,注意力顿时从让儿子吃糕点上转开,他盯着纸袋动容道:“……这是什么?”

    “马上快十二点了。”沐想想把袋子递过去,发挥出小棉袄所特有的天赋女子力,“爸,生日快乐。”

    那瞬间乔父差一点热泪盈眶。

    接下袋子翻开一看,从休闲服到手套全是合适自己的尺码。

    这……踩着生日的钟声送上第一声祝福这种事情……这臭小子,以前怎么从来没看出居然那么肉麻。

    乔父已经感动得说不出话了,这大概是他为父以来收到过的最受感触的生日礼物,即便这些衣服鞋袜的价值于他的财富相比不值一提,这仍是他和孩子情感破冰路上里程碑式的一笔。

    乔父抽了抽鼻子,难得鼓起勇气给了小儿子一个拥抱后,拎着自己今年的第一份生日礼物闷不吭声地出去了。

    沐想想刚松了口气,紧接着乔父因为太过激动离开后忘记关闭的书房大门外头,就又出现一道身影。

    大哥乔瑞气质幽深而平静,他双手抱臂,姿态闲适,面无表情,松松倚靠在门框上。

    冷峻锐利的视线笔直射了进来。

    沐想想对上那双写满了“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的眼睛。

    “…………”

    第二天寿宴开始前,到达现场的助理小楼忽然被司机用胳膊捅了捅:“哎,楼哥,乔董居然换衣服了!”

    小楼转头一看,果不其然!老板今天换了一身条纹格子的休闲服,看上去宽松又舒适。

    “怎么回事啊?”司机难掩惊奇,“乔董不是不喜欢这个花色的衣服吗?上次我穿了一身他还特地告诉我不好看来着。”

    小楼也搞不清状况,沉默片刻后只能道:“反正总比穿皮衣合适。”

    司机于是也沉默了,片刻后只能呐呐点头:“也对……”

    两人都同时想起了之前受到的冲击,要不是很清楚集团最近的经营状况很稳定,他们简直都要以为乔家出现了什么经济危机。

    他们家财万贯的乔董,这段时间居然翻来覆去盯着一件外套穿,恨不能一件皮衣走四季!

    刚刚入春,天气特别冷,那种内里翻了厚厚羊绒的皮衣特别保暖,穿起来倒还很应景。

    可后头气温转暖,再穿这衣服是不是就有点不太合适了?乔董偏不!他选择减少内搭的分量,将皮衣里的保暖内衣脱掉,又将高领羊绒衫换成T恤,最终到了连换T恤都没办法解决温度问题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很骚的操作——

    把皮衣反过来穿。

    真的是非常聪明。

    那件内里羊毛蜷曲的外套几乎成为了精神污染一般的存在,以至于在此看到了换上新衣的董事长,助理小楼心中竟然生出恍如隔世的错觉。

    抱着这种奇怪的感触,他上前贺寿,很快又发现了乔家另外一个表现诡异的成员。

    集团一向沉默冷峻的总经理乔瑞今天心情似乎也很不错的样子,他跟在父亲身边一同接待宾客,同人寒暄的时候,脸上竟一直带着笑模样。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穿的衬衫不舒服的缘故,他老是动不动要去整理一下自己的领带。整理领带的动作还特别频繁,搞得别在领带上的那个带着亮晶晶小水钻的银色领带夹一直在随着灯光折射出闪亮的光线。

    “……乔董,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身体一直这么健康硬朗啊!”小楼强迫自己的视线从集团总经理整理领带时放肆不羁的动作上移开,笑着给自家老板作揖,“您今天看起来真是太年轻了!”

    “哈哈哈!”乔父挺着小啤酒肚笑眯眯的,“小楼啊,你可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我这都奔六的年纪了,居然还能被夸一声年轻。”

    那边的领带夹小水钻又闪烁了一下,小楼被晃得眨眨眼,笑着回答:“乔董,我这可不是在拍马屁啊,您看看您这身板,您这气质,还有您今天这身打扮,三十多岁还差不多,谁信您奔六啊!”

    乔父笑得更畅快了:“我今天这身衣服很好看?”

    “相当的适合您,正宗的英伦雅痞休闲风。”小楼道,“有品味。”

    乔父拍拍他肩膀,笑得合不拢嘴:“下个月让人事给你涨工资。”

    小楼吃了一惊,还来不及疑惑,余光忽然一闪,他立马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另外两位大人物。

    他赶忙醒过神转头道:“哎呀,乔总和小公子也是越来越帅气了。乔董您真是好福气啊,两个儿子承欢膝下,都一表人才,还那么孝顺,陪您一起招待客人。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乔父笑着睨了两个儿子一眼,继凌晨收到小儿子的礼物后,大儿子也给了他意外的惊喜。

    那么多年来,他们父子三人还是头一次在他生日的这天,在公开寿宴前提早私下庆祝。

    在早餐餐桌上看到大儿子面无表情拿出给自己买的生日蛋糕的那瞬间,乔远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辈子真是死而无憾了。

    早几年,他哪怕做梦呢,梦境里都不敢出现那么超自然的画面。

    感动实在来得太快太多,乔远山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了,唯有感谢上天,让他在还来得及的时候醒悟过来,没有错过这两个生命中最最珍贵的存在。

    他双手拍拍儿子们的肩膀:“是啊,都越来越懂事了。”

    小楼看向老板的两位公子,左侧的小公子闻言没什么情绪的样子,一直侧目站在老板右边的大哥。

    大公子乔瑞则还在整理领带。

    小楼沉吟了一下,觉得场面有点诡异,于是机智地决定要转开话题。

    正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眼睛就被乔瑞领带上那个闪闪发光的夹子再次闪到,他立刻笑道:“乔总今天看起来也是帅气逼人,尤其这个领带夹,简直是画龙点睛的一笔。”

    话音落地,现场沉默了一下,乔瑞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了,这是哪个品牌的限量版吧?一看就价值不菲。”小楼刚点头,就见总经理又用那种神秘的目光扫向了他的弟弟,收回来后,淡淡朝一旁的父亲开口,“给他涨百分之三十吧。”

    乔父:“什么?”

    乔瑞:“工资。”

    小楼:“……?????”

    哈?什么情况?

    沐想想站不下去了!小楼那句“价值不菲”彻底击败了她!乔瑞领带上那个夹子是她为了防止头发被扯光而从淘·宝买的,全价129块!

    她不是小气,是真的没有钱啊!

    可谁知道乔家大哥会直接把这玩意儿带到宴会上来,还……还……还一直炫耀。

    沐想想掏出手机:“我朋友来了,我去外头接一下。”

    紧接着就在身边几人一同转来的目光中,羞愧难当地离开了现场。

    忽然之间就涨了百分之三十的工资,小楼觉得自己简直跟做梦似的。

    一旁的司机难掩羡慕地冲他道喜:“恭喜你啊楼哥,这一下一个月又多好几千块呢,人跟人的脑子真的长得不一样,我怎么就没你那么讨老板喜欢呢?”

    说罢忍不住求教:“你刚才到底说了什么,才让乔董和乔总那么高兴啊?”

    小楼也迷茫着,他怎么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面对着身边那双充满求知欲的眼睛,他还是很快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灵光一闪,他隐隐感觉自己触到了一点门道。

    豪门秘辛啊!

    小楼摇摇头,朝司机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司机:“???”

    小楼望着小公子那道匆匆离开现场的背影,又转头看向开始跟下一个拜寿的客人聊起领带夹的大公子。

    大公子那微微笑着意气风发的模样跟小公子退场前的表情简直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样少见的好心情——看来在近期几天的豪门争斗里,原本陷入劣势大公子,已经站在了上风。

    自己这笔工资增加的理由……真叫人细思极恐。

    沐想想在外头吹了一会儿冷风,才把129带来的尴尬吹走,然后才等到拎着东西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乔南。

    乔南今天打扮得很整齐,态度比上次去高妍生日会要庄重得多,只是举手投足间仍带着一种他所特有的气质。

    两人目光相对的时候都微微愣了愣,乔南随即嘴角微勾,拎着东西上前:“门口那么冷,你等在这干嘛?”

    沐想想侧开脸不看他的眼睛:“我没在等你。”

    对面就传来一声轻笑。

    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乔南心情不错的样子,受到了诸多打量也不见烦躁,只是拉了她一把道:“行了,赶紧一起进去。”

    沿途不时有人朝沐想想打招呼,沐想想一个都不认得,因此也不敢留下寒暄,只点头示意。她觉得自己这样已经挺不礼貌了,谁知还听到乔南吐槽:“你搭理这些人干嘛。”

    “你都不理他们的吗?”沐想想有些不赞同,“能来参加你爸爸大寿的,应该都是认识的亲朋好友吧?”

    乔南冷哼:“我可不认识那么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除了母亲那边的亲人。

    想到这里他四下搜寻了一下,问:“我小舅他们来了没?”

    沐想想一时间还没想起来:“小舅?”

    “就石家俊啊,他们还没来吗?”乔南没找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还有些疑惑,以往父亲大寿这种场合小舅一般都会直接被找来帮忙的,“你上次在公司没见到他?”

    话音落地后没得到回答,他转头看向沐想想。

    就见沐想想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对。

    乔南:“你身体不舒服?”

    沐想想眼神复杂:“没。”

    她已经想起了对方话里提到的那个人是谁。

    此前因为种种原因,她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朝乔南提到石家俊被乔父和乔瑞查出来的那些事,到了这个时候,越觉得难以启齿了。

    生怕对方多问,她于是咳嗽一声转开话题:“我去帮你登记。”

    乔南看着她难得有些慌乱的背影,眉头微微一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但紧接着余光一闪,视线中忽然捕捉到几道熟悉的身影,乔南刚刚转头,就看到一家三口拎着大袋小袋的礼物从酒店旋转门外进来。

    目光落在走在前头那个行色匆匆面相憨厚的中年男人身上,乔南勾着一边嘴角露出个坏笑。

    毕竟是陪伴了他几乎整个童年的玩伴,亦父亦友的存在,那么长时间没见面,说实话他还真的挺想念的。

    只不过小舅一段时间没见,怎么看起来变成了一个小老头?以前不是还挺年轻的么?最近纵欲过度啊?

    小舅妈倒还是老样子,眉眼温婉,没脾气似的,举手投足间充满了他们一家特有的气质。

    那种食草动物一般,一看就让人想欺负,被拎着耳朵提起来估计也只能迷茫蹬腿的傻乎乎的气质,嗨呀,一想到就真是很让人操心。

    乔南这么想着,朝后一靠,眼神立刻不怀好意起来。

    他虽然叫石家俊小舅,可一直以来,双方相处都挺没大没小的,偶尔互相恶作剧也不会有负罪感,毕竟关系真的太亲密了。

    乔南想起小时候的黑历史,啧啧,说起来真的不好意思。母亲刚去世的时候他只有屁那么点大,一点也不像现在那么酷炫狂霸拽,那段时间的他胆儿小的要命,还特爱哭,是个世纪大怂包。

    记忆里刚到外祖家生活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要哭一场,还老是拉着大哥的手问妈妈在哪里,为什么爸爸要把自己和哥哥送到这个地方。

    大哥话很少,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后总是沉默发呆。换成现在的乔南,那肯定得回去给自己一顿暴揍,你哥的妈也一起死了好吗?你哥跟你一起被丢出来住的好吗?你丫问的是什么问题,哪壶不开提哪壶,叫人怎么回答啊?

    可那时候小小的乔南,在这样寂静的回应中,所能感受到的却只有恐惧。

    他恐惧到晚上开着灯都不敢睡觉,一直缩在床上,整晚整晚睁着眼睛等爸爸妈妈。

    切,真他妈怂,是真!他!妈!怂!啊。

    乔南现在回忆起来都得嘲讽自己两句,但他仍旧很感激在那个时候照射进生活里的那道光。

    在他和哥哥跟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的时候,小舅舅出现了。

    这个现在已经娶妻生子的小老头那会儿可活泼了,刚见面朝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来着?

    哦,乔南想起来。

    那时候他被石家俊一把抱起,双脚腾空,无处依靠的惶恐才刚刚浮上心头,就听到一把青年爽朗的声音——

    “你就是我小外甥?长得跟大姐一模一样啊!走走走,跟这群小屁孩混在一块有什么意思?小舅带你们抓鱼去!”

    结果那天一条鱼也没抓到,因为下了水,自己还感冒了。

    小舅被还没去世的太婆一顿臭骂,一边拿毛巾擦头发,一边偷偷朝自己挤眼睛憨笑,当天晚上,他把挣扎不休的哥哥从另一个房间抱过来,一把丢到了自己的床上。

    “爸妈是不是神经啊,你俩才多大就让你俩分房间睡?”小舅说着纵身一跃也扑了上来,把皱着眉头想要离开的大哥抓小鸡似的按住,然后哈哈大笑,“别闹啦!舅舅陪你们一起睡!我小时候跟你妈妈就一张床睡的,害羞个屁啊!赶紧赶紧我都感冒了,你俩别闹腾我了!”

    但那天晚上三个人其实都没有睡着,反倒说了一整夜不着边际的话。

    乔南记得自己那时候又问了那个妈妈在哪里的蠢问题,小舅用暖洋洋的胳膊搂紧他,回答说:“妈妈去天上啦。”

    乔南偷偷说:“我想她了,她什么时候能回来找我们啊?”

    小舅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起来:“我也想啊,以后我们一起想她吧,总有一天能再见到的。”

    睡在另一边的哥哥忽然就哭了,乔南当时还很惊慌,毕竟大哥从母亲筹办葬礼那天起就一直愣愣的,一滴眼泪也没有掉。

    现在想起来,真是感触良多,尤其一向冷峻的大哥那时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蠢样儿,搞得乔南都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怂了,至少他哭的时候吹不起鼻涕泡吧。

    啧啧啧,你说小舅当初还挺机灵的,怎么后头就越来越傻了。

    那对傻夫妇拎着东西到了近前,小舅朝小舅妈叮嘱了两声,然后自己上前登记。

    乔南挺身从靠墙的姿势站直身体,决定上前搭个话,以陌生人的身份逗逗他俩。

    结果走到近前,还没来得出声,恰逢小舅妈转过头来。

    乔南对上那道视线的时候微微一愣——怎么……?

    就见一向温婉的舅妈皱着眉头,锋利的视线从他的面孔一路打量到鞋子,在他拎着的纸袋上停留了两秒,然后神情就变得有些不耐烦:“有事吗?”

    乔南怔了怔,小舅舅此时登记完毕挤了过来,嘴里还在念叨:“……赶紧的别磨蹭了,一会儿乔远山万一又说自己忙没时间……额,你是?”

    再次对视,乔南回忆着方才从对方口中听到的提起自己父亲时的语气,还没来得及回过味,下一秒,就看到小舅妈伸手过来扯了扯小舅的衣袖:“别管她了,连礼服也没穿,蹬个休闲鞋,拎个二线牌子,谁知道是干嘛的?”

    他俩很赶时间的样子,说完就匆匆走了,乔南愣愣低头,看着自己的纸袋和脚上的鞋。

    介于沐想想的财力,他考虑了很久还是没有选择跟对方能力相差太远的礼物,总归真正想送的东西都已经让沐想想代为转交给父亲了。

    至于礼服,枪指在脑袋上乔南都未必会妥协。

    他也穿不来女孩款式的高跟鞋小皮鞋什么的,穿运动鞋又觉得不合适,只能踩一双款式相对郑重些的休闲鞋来。

    乔南猜测到自己这个打扮或许会引发一些乌合之众的非议,但从没想到,这个“乌合之众”居然会将小舅一家囊括进去。

    他们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样子的?

    沐想想也登记完了,出来后见乔南发愣,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了?”

    乔南转头看着她,片刻后摇了摇头。

    进去后刚好看见小舅一家围在父亲身边在说些什么,父亲乐呵呵地拍着小舅的肩膀,没一会儿短暂的交流就结束了。

    目送那几道身影朝着角落走去,乔南回过神才听到父亲的声音:“……哎呀,你这个小丫头,说了让你不要带东西来的……”

    乔南转头,第一眼就看到了父亲身上焕然一新的装备,当即又是一愣。

    乔远山注意到他的目光,立刻嘚瑟地嘿嘿笑起来:“怎么样,南南给我买的,跟你说了他眼光很好,不错吧。”

    情绪短暂从那种迷茫里抽离出来,乔南别扭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露出个笑容:“不错。”

    然后递上礼物,有点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嗯,祝您长命百岁,身体健康啊。”

    乔远山发现自己这次看到这个小丫头还是莫名开心,他接下袋子打开一看,发现是条围巾,立刻取出来围在了脖子上,问周围众人:“好不好看?”

    那围巾一看logo就不是大品牌,可看到乔远山高兴的样子,又有哪个敢出言不逊?周围果然一片称赞,许多原本还觉得这个新来的小女孩穿衣打扮不像是大家出身的宾客当即也不敢小看了。

    没一会儿又见乔家向来冷峻的大少爷居然亲自去给她取了一杯果汁,再看乔家著名暴脾气的小少爷在她身边也一副温和好说话的样子。

    得嘞,这估计又是个背景恐怖的富家小姐。

    乔南记挂着石家俊那边的事情,就有些心不在焉,乔瑞给他端果汁过来的时候一直在摆弄领带,他也没搭理,只草草说了句谢谢。

    额头就被弹了一下,他抬起头摸不着头脑地与乔瑞对视,只看到乔瑞把领带塞进西服又取出来,领带上一个丑的惊人的夹子随着他的动作不停闪光。

    搞毛啊?

    他用眼神问对方的意图。

    头发忽然就被扯了一下,非常用力那种,乔南捂着脑袋看着乔瑞若无其事离开的背影,心说几个意思?

    神经病啊你。

    但总还是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偷溜。

    趁着大家正聊天的时候,乔南循着记忆里小舅一家离开的方向悄悄摸了过去。

    酒店的场地非常大,旁边就有卫生间,至于周围可通往各处幽静的四通八达的廊道,几乎没有宾客会没事跑来这里。

    乔南脚步很轻,心情也很复杂,他回忆着入场时跟小舅一家碰面时的场景,有那么一个瞬间甚至在期待对方一家已经离开。

    可老天显然没有听见他的心声,走出大概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后,一个拐弯,他就听到了那道非常熟悉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熟悉到化成灰他也能辨认出来,此刻却带着一种叫他陌生的尖刻——

    “能不能别催了!能不能了!乔远山不愿意我有什么办法?别说你家,我侄女上回说要干项目他他妈都没朝里投钱!”

    “他最近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变得那么不好说话?”

    “你小声点,你问我我问谁,谁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我让我爸妈出面请他出来吃饭他都说没时间,不会是你家那边出问题吧?”

    “怎么可能……”

    沐想想一回头就发现乔南居然不见了,发了个短信过去后,得知对方这会儿居然在天台。

    外头起风了,天台有点冷,从电梯出来后沐想想缩了缩肩膀,目光一转,就看到了那道正站在星光里发呆的身影。

    “乔南?”她试探地叫了一声。

    乔南转头,表情平静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后淡淡开口:“过来。”

    “你怎么了?你爸和你哥刚才还问起呢,你哥以为你先回去了,让我跟你道歉说他不是有意的让你别生气,你俩怎么了……唉?”

    沐想想发现他没事,放下心来,一边上前一边慢吞吞提问,谁知道刚走到他面前,外套忽然就被一把大力扯去,下一秒,乔南有力的胳膊狠狠地箍住了她。

    沐想想愣住了,小心翼翼抬手搂住他后背:“喂……你没事吧?”

    “别说话。”乔南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吐出来,似乎觉得这样拥抱的姿势不太得劲,过了一会儿后开口,“你缩起来点。”

    “……”沐想想默默照做了,紧接着乔南的脑袋埋在了她的颈窝里,然后一动不动。

    热热的鼻息喷在脖子上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沐想想脸红了一下,小声问:“……你干嘛?”

    乔南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缓缓摇头。

    刚才很多个瞬间,他都以为自己会怒不可遏地跳出去,揪着石家俊的衣领狠狠给他一拳。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一直只是安静地站在拐角处,直到石家俊一家离开,才平静地离开那里。

    忍耐并不是他的性格,连乔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个虚伪的技能。

    可他当下,即使指尖发抖,也没有做出和从前一样冲动的选择。

    后背缓缓爬上了一只手,在沉默中无声而有节奏地轻拍。

    乔南在这份安慰下逐渐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很久之后,他只是将怀里这具身体搂得更紧了一点。

    “真的没事,让我抱抱就好。”

    沐想想不清楚他到底遭遇了什么,但终究没有多问,只是任凭时间在沉默中流逝,直到这份死寂被忽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

    沐想想犹豫了一下,从兜里掏出电话来:“能接吗?”

    乔南抱着她,脑袋仍埋在她的颈窝里,他似乎在发呆,几秒钟后才不爽地哼了一声:“随便。”

    这就是同意的意思了,虽然两个人姿势还是没变。

    沐想想被他说话时喷到脖子上的热气弄得缩了缩脑袋,红着耳朵将电话接通,凑到脸边。

    就听到一道陌生的女声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好,请问,请问是乔南同学吗?”

    “啊?”沐想想愣了一下,“呃,我是,请问你……?”

    “呜——”

    那边忽然就传来一声啜泣。

    “请,请问你,你记不记得自己之前跟一个女孩子在城南公园的池子里救了一个小朋友?”

    沐想想听得愣住,乔南此时也听到声音,抬头跟她对视了一眼。

    沐想想被她的态度有点吓到,心说救个人不会还惹麻烦了吧,有点紧张地开口:“呃,好像是有这么件事,不过请问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真的是你们!!”那女声一听之下,当即大哭起来。

    紧接着便语无伦次地嚎啕道:“我想跟你们说一声谢谢!我想跟你们说一声谢谢!!我是他的妈妈!我儿子从被救上来后一直昏迷到上星期五早晨,他醒了!他醒了!你们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我找了你们很久!我只知道你们的名字和学校,可是另外那个女孩的学校不肯透露她的信息……”

    初春的寒气里。

    听筒里传出的来自“母亲”的嘹亮哭声,一路直达天际。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