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心跳的声音。

    噗通——

    噗通——

    这一幕似曾相识, 究竟在什么时候呢?

    沐想想的眼神里带着些微的迷茫, 耳畔充斥高呼自己名字的尖叫声,篮球场地内时光斗转,她忽然间就觉得自己站在了光阴里。

    高一上半年, 午休的某一天, 她抱着借来的书离开图书馆,偶然路过某处场馆前。

    那一天阳光非常的好, 暖洋洋地洒在身上, 英成遍布绿化的校区内浮动着盛放的花香,天地间只有静谧的脚步和鸟啼。

    她鬼使神差地推开了一扇门。

    然后看到了那道穿着球衣身形矫健正在敏捷运球的身影。

    他投了个篮,轻盈地自半空落下, 湿润的额发黏在光洁的额头上,他手指梳理向脑后, 球衣下露出的四肢覆盖着薄而紧致的肌肉, 他无意识地抬头朝打开的大门方向瞟了一眼,然后转开,嚣张地臭骂运球的同伴:“你他妈刚才朝哪儿丢啊!”

    他大汗淋漓, 语气张扬到锋利。

    身后的花香和鸟啼忽然间就全都变成了背景。

    而这一刻, 换上了另一具身体之后,对方似乎仍不知道收敛为何物。

    看台上激动到近乎吵闹的尖叫声似乎让他有点不爽了,穿着深红色球衣的少女便满脸不耐地转过头来, 在啦啦队再度拔高的声音里伸出一只手指, 皱着眉敲了敲自己的嘴唇。

    这真是非常不识抬举。

    可围聚在栏杆后的女孩们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过分, 她们仍旧热情抖动着自己手上的手摇花, 只是随着少女的动作迅速乖巧闭嘴,然后克制地将自己的尖叫声压至最低。

    那个憋得脸颊通红的女孩真的是曾经因为自己疑似跟姜海有暧昧,就带着人气势汹汹跑来找麻烦的方伶俐?

    那个激动到一边挥舞手臂一边原地蹦跳的姑娘,真的是自己班里那个矜持高傲,只来往她们白富美小圈子的高妍?

    她们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朝着谁尖叫啊?

    身后忽然传来一把男声:“……这个就是那个你天天叨叨在嘴上的新校花?”

    校花?

    沐想想再度错愕。

    另一个姑娘亢奋地回答道:“是啊是啊,漂亮吧!”

    “……”先前那人似乎有点无语,“不是,漂亮是挺漂亮的,可不就是个女的,你们学校啦啦队至于吗?我看你们之前对卢小萱也没这样啊。”

    “你懂个屁!”姑娘怒了,“什么叫不就是个女的?想姐跟卢小萱怎么能一样!”

    “好吧好吧,看在她确实很漂亮的份儿上,虽然我觉得你们根本就是把她当校草。”男声屈服道,“不过你们学校高一的联赛我也来了,当时怎么好像对她没有印象?今年刚来的英成?”

    “没啊,她高一就在,人家成绩可好了,那一年的全省中考探花,上学年直接拿了英成全额奖学金的超级学霸,厉害吧?”姑娘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你去年不知道她,那是因为人家不想让你知道。我认识她们班班委,林珑你知道吧。”

    沐想想装作在看赛场,脑子里悄然浮现出自己班班长白净圆润的形象。那姑娘因为收作业的原因跟她接触得比同班其他同学都要多一点,印象中对方似乎并不怎么情愿搭理自己,虽然平常跟班里的其他女孩们都有说有笑,可每次一站在自己面前,话就变得格外的少。

    不过这并不是特例,高二一班的那群同学,从男到女跟她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相互排斥是必然的。

    身后女孩此时顿了顿才又接着继续:“林珑说想姐高一的时候跟现在区别可大了。那时候她还没剪头发呢,留着一头黑长直,又不爱说话,看起来居然是很文静的那种女生。不过她长得漂亮,才开学就被班里好几个男生注意到了,有几个男的还想去追一追来着。只不过想姐那时候特别冷淡,估计是看不上班里的同学吧?反正平常都不说话的,一个人独来独往,搞得他们也不敢主动去她搭话。哈哈!林珑说她每次去收作业的时候都想聊两句,对上想姐的眼睛后就连屁都不敢放了,高妍更是,因为怕被当场拒绝,犹豫了好几天,结果最后还是没敢去请她参加生日会……”

    “这么神奇……”

    身后的讨论声渐渐的模糊了,沐想想坐在位子上发呆,她发现自己好像触碰到了一些以前从不知晓的真相。

    有什么东西被缓缓剥离身体,就像褪去血痂的伤口,露出下方新生的皮肉。

    锐利的目光由球场中心打来,沐想想回过神,就对上那道远远递来的意味不明的视线。

    赛场上面目姣好的少女缓缓挑起一边秀气的眉头,浑身都在散发出一种和她瘦削的身体不相符的强大气魄。

    这一刻沐想想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想什么,说不出的情绪浮动在胸腔中,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速,内容也越来越复杂。情绪被一种放肆的,试图尖叫的冲动充满。这似曾相识的场面,让她不由想起时光的另一头,篮球场内的惊鸿一瞥。

    她放松表情,勾起嘴角,朝视线另一边的乔南,缓缓露出个笑容。

    乔南立马抖了!

    嗨呀!

    不枉费我找了个那么好的座位给你。

    看到了吧!老子的出场方式,多么的独树一帜。

    老子不是假帅,是真他妈帅啊!

    他于是心情飞扬,风骚加倍,在某人专注的视线中,脊梁挺得更加笔直,睨向关子名一行人的视线也更加睥睨了。

    双方之间气氛剑拔弩张,和以往的见面似乎没什么不同。毕竟英成跟嘉合对立不是一天两天了,由赛场竞争发展到乔南转学,各中矛盾早已不容调和。乔南早习惯了每次碰面双方都恨不能直接扑上去互殴的场面。

    且他现在看关子名格外的不顺眼,老是想到那天在外海山庄对方帮沐想想端糕点盘的样子。以至于对方身后跟着的那串队友也格外的面目可憎,尤其那个外号叫大狗的,以前可没少打交道。

    他冷飕飕的目光扫过去,往日对着英成向来跟真狗似的跃跃欲咬的大狗下意识腆着张脸露出笑容:“想想,你穿红色真好看。”

    乔南:“……”

    关子名:“……”

    姜海:“……”

    其他两队原本觉得已经要打起来的队员们:“……”

    姜海看了看大狗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短发少女,略一思索,露出惊恐的眼神。

    乔南的眼睛一点一点眯了起来,他盯着那张挂满浪笑的脸,忽然想起来了,是哦,这狗东西好像很肖想沐想想的样子,那天飙车完还上来要求跟自己互加微信来着。

    隔天是不是还发了短信?妈个鸡,都不知道要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吗?

    大狗紧接着发现自己马屁似乎拍在了马腿上,因为女神的表情忽然就变得更难看了。

    他正不知所措,小腿肚忽然被人踹了一脚,回过头,就对上自家大哥关子名无力的神情:“闭嘴。”

    然后大家就权当做没有出现过这道插曲,进入了正题。

    关子名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短发少女:“这里是男篮赛吧?”

    乔南收回定定落在大狗身上的刀子般锋利的目光,他耸了耸肩膀,无所谓道:“有什么关系,小胖本来也是替补,他尾椎骨裂,我来顶个名额而已,又不一定上场……你害怕啊?”

    关子名感受到一种似曾相识的让人不爽的嚣张,这嚣张放在随便哪个同性身上他肯定都会讨厌对方讨厌得要死。可对方偏偏是个姑娘,还是个长得很不错的姑娘,那情况就很尴尬了。关子名再怎么着,他也是个男人,对着一个长得不错的异性,他虽然不至于跟大狗似的想摇尾巴,骨子里却也有着身为男人的天性。

    他一低头,没留神又被晃了一下——深红色的布料真的衬皮肤,少女本就非常白净的肤色在对比下变得更通透了。

    球衣很大,挂在她身上简直就像个宽大的麻袋。她其实个头挺高的,但男女在体格上本质的差异,注定了她没法把球服穿出身后姜海他们杀气腾腾的效果。她的瘦削的身体带着那种女孩特有的娇柔感,关子名看了一会儿后忍不住神游——女孩子的脚腕怎么那么细啊。

    细到好像自己一只手就能圈住。

    还有小腿,又细又长,连腿肚都没有,弧线非常的完美。

    至于大腿………好像还没有自己的胳膊粗?

    “喂。”乔南不爽地皱起眉头,“你他妈看哪儿呢?”

    关子名被叫得略微抬头,目光在落上少女面孔之前,不小心将一片球衣领口上露出的白腻皮肤收入眼中。同样纤细的脖颈下,两道精致的小锁骨正静静地躺在左右,凹陷出一点迷人的弧度。

    关子名咳嗽了一声,转开脸道:“随便你好了。”

    虽然此前从没有过女孩参加联赛的先例,可那根本跟允不允许没关系,只是两所私立中学的淑女们都对体力运动没有兴趣而已。英成和嘉合连女篮队都没有,根本谈不上允许不允许,再者说高中对高中的联赛规矩哪有那么森严?一个替补而已,都未必会真上场呢。

    于是一声哨响,双方就位,离开场地之前乔南狠狠给了姜海后脑勺一巴掌:“卖力点!要他妈敢丢分儿,下场后老子把你脑袋拧下来。”

    而后他就在看台上无数炙热的目光中,慢悠悠地走出圈外,随便找了面墙壁坐下,拧开瓶水,胳膊支在曲起的膝盖上,盯着场地中央面无表情地开始喝起来。

    看台上又是一波小范围的尖叫,比起看校霸们打球,姑娘们似乎对自家校花一举一动更感兴趣,有几个甚至突然掏出了相机镜头,开始对焦拍摄。

    球赛一开始关子名就感到了些许意外。

    他本以为乔南走后,英成的校队应该会实力大减的。毕竟在两校此前的比赛里,乔南一直是英成主心骨一般的存在,而英成的战术,也通常都会以乔南为重点展开。

    该怎么样防守,怎么样进攻,英成的现场指挥通常也会在比赛开场之后由乔南来担任。如今这个最最重要的人物离开了,他猜想英成实力倒退也是一种非常合理的推测。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姜海他们的这场球居然打得非常稳。

    稳到开场还没五分钟,就有人搞定了一个三分球。

    进球后满场的欢呼声里姜海兴奋地握拳朝场外高喊一声,真他妈没愧对这段时间南哥制定的地狱式训练计划!他们每天除了吃饭上课睡觉之外只剩下练球和体能训练,现在在场上奔跑的时候,很明显就能感觉自己的肢体力量跟去年已经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了。

    大狗阴着脸挤到关子名身边:“不行,他们比以前还默契了。”

    原本以为轻轻松松就能赢得这场比赛的关子名眯着眼,只能飞快朝中线跑去:“一会儿尽量把球朝我这运。”

    他的实力此前只是比乔南略逊一筹而已,而英成,最重要的一个成员的离开到底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没有了强悍矫健的南哥坐镇,对方主力认真起来后,姜海等人立刻就应付得艰难起来,连续丢了几个球后,队友们上场前的劲儿一下就泄了。

    看台上的英成拉拉队原本亢奋的状态已经不复存在,女孩们皆挂着紧张的神情,很快连对准外场校花方向的相机也放下了。

    直至第三节休息时间,双方已经拉开了九分的距离,暂停哨后姜海怔怔地站在场地上喘气儿——打从初一开始,他就没打过那么吃力的比赛。

    他转头和同样沉闷的队友们对视着,都看到了相互眼中的不自信。

    他们真的有能力兑现自己的承诺,给这群直接导致南哥离开的家伙好看吗?

    嘉合的队友们笑嘻嘻地相互击掌,大狗跑出人群,觉得自己刚才连进两球的样子真的很帅,忍不住汗津津地凑到自己女神跟前想刷个存在感:“能给我瓶水喝吗?”

    乔南的目光错开他看向他手边不到两米处整整齐齐摞放的水箱,又转向球场内一片愁云惨雾的小动物,最后落在看台某处远远的一道身影上。三秒钟后,他面无表情地将矿泉水瓶从嘴边移开,一点点盖好。

    “操。”

    他盯着大狗的眼睛,抬手将水瓶砸了过去。

    在大狗手忙脚乱接水瓶的动作中,他冷笑一声,撑着膝盖站起身来:“姜海——换个人下来!”

    大狗:“……”

    大狗转头看着错身而过径直朝场地里走去的少女那纤瘦的背影。

    半晌后泪汪汪抱紧瓶子——嘤嘤嘤女神真是太他妈火辣了!

    观众席骚动了一阵,他们看到赛场内忽然开始一番交流,紧跟着英成的阵营换下去一个吊梢眼,离开前,吊梢眼跟面无表情的替补少女轻轻击掌。

    那个上半场全程坐在场馆边缘喝水看戏的少女留了下来!

    现场当即一阵骚动,沐想想皱起眉头,听到背后传来诸多窃语——

    “搞什么搞什么?”

    “你们校花真的要去打球?”

    “她难道不是吉祥物吗?”

    “哇靠她一个女生真要朝篮球队凑热闹啊!”

    她在这些似乎来自校外人员的讨论中不由自主地盯着乔南的动作,对比场地里那些男队员的体格,她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真的看起来非常弱鸡。

    和唱衰的讨论声态度不同的是英成恹恹的校拉拉队,几乎在乔南起身朝赛场走去的同时,那群因为此前失分过多而显得没精打采的女孩们就忽然全活了过来。等到确定她会留下后,女孩们已经开始神采飞扬地再次喊起口号,这份情绪以她们为起点,一直蔓延到了观众席上的女生里。

    照旧是此前闲聊的那对男女,男声语气一言难尽:“……你们学校这些人是认真的吗?偶像滤镜是不是有点太重了,我承认你们校花长得漂亮成绩好非常牛逼,可她一个女的,去掺和男生的比赛……认真的?”

    沐想想想到自己的体格,在心中认同地点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孩却已经开始亢奋地疯狂尖叫了,抽空才砸过来一句,“你个凡人!你懂个屁!!!”

    乔南抖了抖衣服,开始做拉伸,嘉合那边的队员们看到这个情况也愣了,正在场外规划最后一节战术的关子名带头跑了过来:“你不是吧?你真要上场?”

    乔南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关子名更懵逼了,他此前一直以为这替补是个充数的!

    “喂!你们都不说句话吗?”他拽住姜海,“就她这个体格,她知道篮球怎么打吗你们就让她上?万一球场上不小心被我们撞飞怎么办!”

    姜海听出对方话里对自家大哥的不信任,当即怒了,简直觉得是自己亲身经历了莫大的侮辱:“你你你,你个傻·逼,你懂个屁啊你!”

    疯了!英成这群人全都疯了!

    第四节开赛之前的准备时间嘉合集体沉默,连外场的裁判也是一脸无语。

    英成校队正中的那名少女出现的如此自然又如此突兀,对峙间,站在关子名身后的大狗忍不住出声:“球场上很危险的,你真要呆在这啊?”

    乔南没理他,微微躬身,侧头开始小声朝姜海叮嘱之后的配合。

    他现在这具身体,最大的短板就是体力,好在作为替补,之前的几场他一直都在休息,最后的十分钟比赛,以他近段时间从不间断的锻炼强度,应该能撑得下来。

    叮嘱了几句后,他下意识抬头去捕捉观众席,然后在比刚才坐墙边要近上许多的距离里,分毫不差地对上了一双藏在棒球帽沿下的,写满了担忧的澄澈的眼睛。

    他勾了勾嘴角,什么也没说地转开了。

    沐想想看到他照旧那么漫不经心的样子,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紧接着一声哨响——

    场上气氛突变!

    关子名几乎在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妙!

    坐了一下午替补席的少女居然并不是他想象中的篮球门外汉!从运球到走位,她的一举一动,无一不显露出她极其熟悉球场上的规则!

    她瘦削到似乎毫无力量的身体竟然也有着完全超乎他想象的爆发力!在这种爆发力下,就连她纤细的体格也从劣势摇身一变转为了优势,配合着飞快的速度和精确的走位,她穿梭在篮球场一众人高马大的男生中,简直就像一条滑不留手的鱼!

    看台上的拉拉队简直跟疯了似的在尖叫,似乎恨不能直接从看台上纵身一跃跳下去——场上的气氛热烈成了一锅烧开的水,这个时候,乔南已经没有余力去呵斥让她们闭嘴了。

    他凭借沐想想灵巧的体型从一堆汗臭味里钻了出去,然后贴着底线狂奔,同时朝人群大吼:“球!!!”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英成校队的某个少年不假思索地将刚抢到的球一把朝他掷去。

    这毫无间隙的配合让嘉合校队根本没办法立刻回神,下一秒,乔南运着球快跑几步,然后在引来嘉合众人一拥而上的瞬间原地起跳——

    篮球越过场馆上空,划出一条漂亮的抛物线。

    在已经追来近前的嘉合队员们反身回去阻挡的脚步中,精准地落进了篮筐里。

    一声沉闷的落地。

    三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球!!!!!”

    同一时间尖叫声几乎要掀开屋顶,场上狂奔的英成小动物们跟着沸腾了,姜海嗷嗷嗷大喊着开始抢球,原本衰弱的士气一瞬间飞涨至顶峰。

    重振的士气带来了可怕的力量,于是战况当即扭转,英成从上几场越发疲弱的被动挨打状态里忽然觉醒过来,开始了与嘉合长久的胶着。

    比分一点点咬着尾巴追了上来,从悬殊的九分,六分,四分,两分,再到追平。

    最后的两分钟时间,会场已经被一道接着一道打来的声浪淹没。

    就连一直以来表现得像是“来看看学生们玩游戏”的老师们都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跟着年轻的孩子们一并拥到看台栏杆处,朝着下方奔跑的少年少女们撕喊——

    乔南已经跑不太动了,先前开场太风骚,搞得嘉合不少人之后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此时手上有球也没办法跑到合适的位置去投。

    电子秒表开始倒数,他朝场外看了一眼,不意外地找到那双澄澈的眼睛。

    他一咬牙,朝着旁边大喊了一个名字。

    然后抬起手臂。

    在嘉合众人循着声音朝名字主人看去的目光中,他身形一晃,转身将球朝另一边的姜海传去。

    篮球划破空气,姜海怔了怔,他居然接到了!

    然后毫不迟疑地开始运球朝篮下跑。

    十秒!

    被声东击西骗到,嘉合的队员们开始疯狂朝篮下涌去——

    八秒!

    肢体的碰撞声,英成的校队成员同样上前掩护——

    五秒!

    现场乱成了一锅粥,姜海在无数干扰中不假思索地奋力一跳,篮球被高高掷起——

    无数跳起试图阻拦的胳膊和直勾勾的递去的视线中,篮球碰上篮筐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然后半圈旋转——

    进了!

    那一瞬看台处已经维持了许久的尖叫声竟然再度拔高,英成方面的观众们不论男女,都开始疯了似的咆哮。学生们在原地一边尖叫一边蹦跳,激动的神情将五官扭曲得近乎狰狞。

    场外的比分板最后一记跳动,与此同时,结束的哨声响起。

    “啊啊啊啊啊!!!!!”

    “赢了!!!!!”

    “赢了赢了!!!”

    英成观众的山呼海啸中,校篮队的成员们急喘着站在原地,盯着比分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们,居然,赢了?!

    打败了嘉合这群逼走南哥对手?

    众人这一刻的感受简直跟做梦差不多,已经耗尽体力的姜海双腿一软坐在原地,他撑着身体半朝后仰,将看台上本校师生疯狂喝彩的模样尽收眼底。

    他转头,看向自己那些神情迷茫的队友,这么多人里,唯有他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行人为什么能从之前几场已经显露出败相的颓势中挣扎出来。

    视线落在站在场地边缘那个正双手抱臂,嘴角微勾,并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觉得这份胜利来得不可思议的少女身上。

    那种主心骨一样的存在。

    他越喘越急,激动得热血沸腾,然后在看台喧闹的尖叫声中忽然仰头大喊了一声——“沐!想!想!”

    现场混乱的呼喊立刻跟随着他的声音变得整齐划一——

    “沐想想!沐想想!沐想想!”

    乔南翻了个白眼,目光在现场划过一圈,对上看台上那双已经无法掩饰激动的眼睛,他轻哼一声,抬手捋了把汗湿的头发,转身朝外走去。

    少女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后,球场内的尖叫仍无法平息,与胜利方英成处于对立的嘉合校队就显得有些尴尬,然而沉默片刻后,他们当中忽然传来一声突兀的跟风——“沐想想!!!”

    嘉合众人默默回头看向队伍里的叛徒:“…………”

    关子名盯着自己满脸通红的哥们:“……你在干嘛?”

    大狗没理他,径自抓着那个一直没丢的矿泉水瓶,一边亢奋地直敲栏杆,一边跟着看台上的观众一起狂呼。

    沐想想几乎下意识跟着乔南离开了那片欢腾的海洋,她找到乔南的时候,乔南正站在篮球馆外的公用洗手池洗脸。

    站在水池前的少女动作十分豪迈,大冷天的,穿着薄薄的篮球衫,居然就这么用双手鞠起冰凉的水朝自己的脸上泼。纷飞的水花溅的到处都是,又在半空折射出太阳的光线,璀璨如泼洒钻石一般。

    沐想想停下脚步,远远看他,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出来,大概是被赛场内经久不息的那些高呼自己名字的声音蛊惑的吧。

    正在洗脸的乔南听到动静,鞠水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他转头,就着躬身的动作看了她一眼。被沾湿的额发一缕缕垂落下来,他的表情还没褪去从赛场带下的锐利,挂着满脸的水珠,仍叫人心口一窒。

    对上沐想想的眼睛,他眉头微挑,抬手关上水龙头,吊儿郎当地直起身来,靠着水池,伸手捋了把湿漉漉的头发。

    这普通的动作让他做来潇洒得不可思议,乔南盯着沐想想勾唇一笑,双眼亮晶晶的。

    语气非常轻佻地哼哼两声:“怎么样,有没有帅爆?老子今天轻轻松松,打爆那群小子狗头。”

    沐想想怔怔地看着他,时间又回到一年前,同样的大汗淋漓,同样嚣张到近乎锋利的语气。

    同样初春的天气,同样曼妙的花香,同样从高处传来的清脆安静的鸟啼。

    对方的灵魂钻进了完全不同的身体里,依旧嚣张得不知收敛为何物。

    而这世间无处不精彩的万物,仍永远只能做他的背景。

    隔着一道大门和那么远的距离,她依旧能听到场馆里那一声声未曾平息的名字,和自己胸腔里心脏跳动的频率。

    没能立刻得到肯定的乔南眼中露出些不爽的情绪,他啧了一声,挑起眉头,刚想教育沐想想不要试图对扛把子不敬,紧接着就见眼前那张始终平静的面孔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罕见鲜明的表情。

    “是啊。”沐想想开口,微微笑着,用那种她所特有的非常认真的语气,“你今天真的很帅。”

    四目相对,五秒钟后,默契转开。

    英成扛把子咳嗽了一声,把脑袋钻到水龙头下方,拧开冲洗。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