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沐爸还在那逼逼叨个没完, 把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子从脸蛋到人品恨不能夸到天上。乔南越听越暴躁, 忍不住跟他顶了两句,结果沐家夫妇俩似乎误以为女儿在害羞,说得居然越发兴起。

    乔南对着他俩朝自己看来的温柔的眼神和笑嘻嘻的面孔, 想骂脏话还硬是骂不出来, 反倒把自己气了个半死,因此只能眼不见为净地拎着东西钻回自己房间——然后对着桌子上摊开的各种习题册辅导书发脾气。

    《xx高考xx模拟》《xx曲线解题秘诀》《xx密卷》《xx秘诀》《三十天巩固XXXX》……

    连初中升学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的紧张感随着这些书本密密地笼罩了他, 乔南觉得自己这一回当真是要拼掉一条老命了, 不由郁郁地倒在床上。

    心里实在很不服。

    搞笑哦,他堂堂一校霸,酷炫狂霸拽才是天职, 跟沐想想似的抱着书拼命啃,像话吗?那是书呆子才能干出来的事儿, 南哥去做就崩人设了好吗?

    再者说来, 他凭什么要帮沐想想巩固成绩?跟沐想想换身体他也很不乐意好吗?双方根本就没有必须为对方做什么的义务,沐想想不也不锻炼?腹肌都给她搞没了。他作为腹肌的主人,说什么了吗?

    让沐家爸妈去开家长会又怎么样, 在十二中那会儿每次考试交白卷他心里都没有罪恶感, 也根本不担心亲爹和大哥知道自己一塌糊涂的成绩,换成沐家这对爹妈,小老头和小老太太气势还比不上乔远山身边的助理小楼强呢, 他南哥, 一届校霸, 还怕了他们不成?

    目光停留在天花板圆形的顶灯上, 乔南发了会儿呆,余光渐渐将黑暗房间中的种种陈设收录。

    新房间看上去很宽敞,事实上这是沐家这套新房子的主卧。新房里三室两厅,只有两个房间朝南,沐家爸妈把面积大一些的分给了女儿,另一间分给儿子,他们自己,则坚持要走了唯一朝北的那个屋。

    乔南刚开始听到这个分配的时候非常不情愿,即便他一直以来跟自己家人的关系很不好,该懂的事情却也都懂,天底下哪有孩子睡主卧爹妈住次卧的道理?

    可他提出疑议的时候,一向对他非常顺从的沐家爸妈态度却出奇的坚持,沐爸甚至还发了脾气,乔南最终也没能拗得过那个看起来瘦巴巴却骨子里充满倔强的老头。

    小老头那时候说的话他现在还能记得——“你只要好好读书,别操心这些乱七八糟的!”

    乔南能看出来,沐爸似乎一直很愧疚以前没能给自己品学兼优的女儿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因为搬家的第二天,他就喜气洋洋地带着家具城的工人上门,给女儿的新房间添个了巨大的书柜和书桌。

    而现在,那套设备正安静地伫立在夜色里,乔南没开灯也没拉窗帘,屋外的月光和万家灯火透入房间朝南的巨大玻璃窗,洒在它们一看就知道不便宜的木质表面上。

    乔南盯着黑暗中那些宛若催命符的书本,满脑子都在想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上沐家这一门克星。

    半晌后却还是焦躁地爬起身来,坐到桌前一边扯头发一边翻开书本。

    沐家晚餐的饭桌伴随着沐爸沐妈收入的增加变得越来越丰盛。

    饭菜的香气盈满了不大的餐厅,做题做到头昏脑涨的乔南捂着脑袋出来,便看到沐妈面带笑容从厨房里端着一锅鱼汤出来的身影。他这才想到自己忽略了一件同样重要的事,英成高二统考之后,还得开家长会呢。

    他落座喝了口沐爸炖的香醇浓厚的鲫鱼汤,刚想开口就听到沐爸和沐妈聊天的内容,提起沐妈下个月要去外地X市一趟。

    乔南愣了愣:“去X市干什么?”

    黏在一块正讨论X市天气该穿什么衣服的夫妇俩这才注意到自家闺女,沐爸脸上拉开个灿烂的笑:“爸发现家里摊子的食材消耗还挺大的,再在A的菜市场买价格已经有点不划算了,你X叔叔给我们介绍了一个X市的禽类养殖工厂,说是可以直接给咱们供货。爸腿脚不方便,就让你妈跑去看一看,要是合适,以后估计能省下不少材料钱。”

    提起这个,就不得不说起沐家爸妈的新生意了。

    他俩一开始只在青年广场摆早餐摊卖肠粉,每天早早出门,大概十点钟左右就能结束,之后的大半天时间,都能待在家里休息。

    早餐摊收入不错,每天都能固定在四位数的纯利润,且肠粉这种东西除了开卖的时候忙碌些外,回家后并没有很多需要准备的东西。这种忙半天休息半天还能赚到不菲收入的生活节奏,显然可以让很多A市的小个体户心生羡慕,可沐爸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在搬到新家之后忽然打起了鸡血——

    实在是太懈怠了!

    因此他很快琢磨出了一个新的赚钱门路,那就是卖烧味。

    其实也就是在家里卤个鸡啊鹅什么的,早上跟肠粉材料一起带出门,等到早餐时间结束以后,再摆开来多卖一段时间。

    青年广场附近全天的人流量都不小,沐爸原本的念头只是觉得做完早餐后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全都荒废掉实在太可惜,想利用起来做点东西。

    结果没想到这些新加入的商品竟然出奇的受欢迎,沐爸一开始还很严格地把卤禽装箱等到肠粉摊收好才摆出来,可购买完回头的老客越来越多后,最近根本就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早餐时间还没结束,预备下午拿出来卖的鸡鸭鹅肉往往就提前销售一空。

    沐爸每天拎回来的食材越来越多,新家的厨房里架着的锅也越来越大,里头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散发出卤汤的香气,夫妇俩很显然是打算好好发展这门营生的。毕竟这份多出来的收入丰厚到比起做早餐也毫不逊色。

    乔南夹了一筷子桌上的鹅肉,很能理解他们的受欢迎——细腻滑嫩的肉质纤维浸饱了沐爸特调的卤汁,伴随着咀嚼的动作丰富的味觉层次逐步展开,这是一种从嗅觉蔓延到舌尖的享受。

    让乔南被书本折磨得疲惫不堪的精神都得以舒缓许多。

    他对夫妇俩的商业发展没什么特殊感慨,只是从沐爸的话里意外发现他们还挺有商业头脑,生意还没做大就已经远见地知道该如何合理控制成本了,然后顺口问了一下沐妈的出发时间。

    原料考察不是什么小事,沐妈似乎要在X市多停留几天,乔南算了下时间,发现非常不巧,估计正好会撞上英成的家长会。

    沐爸见他打听得的那么细致,一边给他夹菜一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想叫你妈从X市带回来?”

    乔南摇摇头,他本来顾虑到沐爸行动不便,不想用开家长会这种事情操劳到对方的,这样一来也没办法了:“没,就是我们学校下个月统考完要开一场家长会,估计得辛苦你跑一趟了。”

    他话音刚落,就见对面探出上半身给自己夹菜的沐爸神情猛然一僵:“我……我去?”

    “是啊。”乔南看到他脸色,刚想问怎么了,沐爸忽然放下筷子,闷闷地站了起来:“我,我去给X市养殖场打个电话,让你妈给你开完了家长会再走。”

    乔南一愣,看着他因为脚腕不舒服走得非常艰难的背影,很有些摸不着头脑:“干嘛搞得那么麻烦?你到时候反正在A市,顺便去一趟不就行了?家长会一般在下午,又不会耽误生意。”

    沐爸回头看了他一眼,神情微动,但还是迅速躲回了屋里。

    乔南只好将目光转向沐妈,沐妈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哀伤,却什么都没说,只冲他无声地摇了摇头。

    夜里。

    沐想想托腮看着桌上的两枚苹果。

    书房温暖的灯光披撒在这两颗寒酸的小果子上,沐想想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碰了碰它们,指尖能感受到坚硬冰凉的触觉,母亲将它们塞进自己怀里时那怅然又慌乱的模样再度浮现在脑海中。

    为什么慌乱呢?为什么怅然呢?

    妈妈站在电梯口那迷茫的神情,似乎真的很想留下自己,爸爸也说看到自己就想起“女儿”,真好啊,换了一具身体,他们之间仍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系。

    不知道爸怎么样了,扭到的脚踝还疼不疼。开门的那一刻屋里传出的香味也真的很浓郁,几乎不用思索,沐想想就知道那一定是爸爸的手笔。爸爸做的菜里有着独属于他的味道,很多很多年以前,这份味道就深深刻在了沐想想的记忆中。

    爸爸变黑了许多的鬓角和精神了很多的面貌在眼前挥之不去,是因为开始工作的原因吗?这一刻沐想想觉得自己隐约懂得了曾经乔南说的那句“男人需要的是肯定”是什么意思。

    她鼻酸了一下,抽出两张纸巾仔细擦拭那两枚苹果,借着微红的果皮,仿佛就触摸到了自己一家的温度。

    手机忽然铃声大震,她揉了揉眼睛,看向屏幕,是乔南。

    沐想想才想起自己在家里还有这么一位线人,接起电话,刚想问对方爸爸的脚腕如何了。

    乔南的声音就抢在那之前响起:“喂?沐想想,我有个事要问你。”

    乔南一边看书一边回想沐爸的反应,被搞得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复习,偏偏沐妈什么都不肯解释,于是无奈之下,他只好将电话打到沐想想这里。

    沐想想怔了怔:“什么?”

    然后听着乔南的叙述,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里。

    许多原以为已经遗忘的记忆就这么毫无预兆地从脑海深处钻了出来。

    直至隔天踏下到达英成外国语学校的公交车,沐想想仍沉溺其中。

    英成难得的热闹,毕竟是一年一度的校际联赛,连校方都很体贴学生们的激动,将这一天整个下午的课程全部都给取消。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学生们于是倾巢而出,分散到校区的各个角落里活动,沐想想几乎在踏入校门的瞬间就被发现了。

    沐想想接收到四下递来的那些无处不在的对乔南身体的关注,心情有些复杂。

    比起担心被发现的紧张,更多的应该是种怅然吧?

    明明乔南已经离开一年多了,而“沐想想”却在这里的高中部呆得更久。

    可周围那些写满张扬的笑脸却始终跟她隔着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沐想想从进入这所学校开始,就从没抱过可以交到朋友的奢望。

    亦或者她从初中起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

    那天乔南告诉了她英成要进行统考并召开家长会的事情,并问她为什么沐爸那么抗拒到学校。

    这让沐想想怎么回答呢?事实上,她和弟弟沐松的家长会由母亲出席早已经是沐家不成文的潜·规则了,沐爸即便到场,也一般会等在学校门口,而不会出现在学校的师生面前。

    至于原因。

    似乎是自己初一下半年吧?

    沐想想望着英成宽阔的校区,目光深远,她想到那一天,自己搀扶着父亲从老师办公室里出来,父亲正拿着她全满分的成绩单笑得合不拢嘴,紧接着,他们迎面碰上了一大群追逐打闹跑来的同学。

    那些同学长什么模样她此时已经记得不真切了,因为自那之后的整个初中时期,她再没有跟他们说过一句话。

    可当时他们诧异的眼神和不假思索的质问,直到此刻仍像刀子那样插在胸口——

    “哇!全班第一,没想到你爸爸居然是个残疾人!”

    然后他们嘻嘻哈哈互相推搡着开始学习沐爸走路,又很快被听到动静从办公室里跑出来的班主任赶走。

    沐想想永远记得那一刻从父亲身体传来的震颤,她气得双眼通红,想上去跟他们打架,却被爸爸紧紧拉住。父女俩无声地走了很久,最后还是父亲主动费力地半蹲着给了她一个拥抱:“没关系,想想,没关系,不要难过,不要生气。”

    怎么能不难过?怎么能不生气?沐想想当时揪着爸爸后背的衣服大哭——这些同学,让爸爸伤心了啊!

    从那以后爸爸就再没出现在她的学校里,初二和初三各种需要家长出席的活动,全都是沐妈出面的。

    然而“年级第一沐想想有个残疾人爸爸”的消息还是很快在班里流传开,当时她所在的A市第一中学是A市名列前茅的初中,大家为了本校高中部的直升名额竞争压力很大,重点班的同学们大多从小学就开始同窗,唯有总是转学的她从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学冒出来,还稳稳抢走了年级第一的宝座,成为老师们口中用来对比和激励同学们学习的榜样。

    沐想想就像是一张被竖起的靶子,每次被老师夸奖完之后,就会有一小撮人怪叫,然后自告奋勇地到她面前学习爸爸走路的样子。

    其余更多的同学,虽然不参与起哄,但也都会选择冷眼旁观。

    沐想想一开始还会愤怒,到后来见得多了,情绪已经很难再起波折。

    总之这些健全人家长大的孩子从根本上就和她是不一样的,她的贫穷,她的父母,甚至她优异的成绩,在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时候,都是可以被拿来取笑的东西。

    初中那些除了出色的成绩外并没有更多可取之处的同学们,都有着这样凌驾于她之上的傲慢,更何况英成呢?

    打从背着自己跟整个教室的同学都不一样的布书包走进大门,并收获到数道诧异打量视线的那刻起,沐想想就放弃挣扎了。

    贫穷是无法掩藏的,她的言谈举止,她的穿着打扮,她无处遁形。

    因此跟尝试去接触最终却惨淡收场相比,她更希望自己能就这么一直沉默地安全下去,无法融入夏威夷旅行的话题没关系,得不到同班同学江研的生日会的邀请没关系,没有朋友,也没关系。

    “沐想想”这个人,这具身体,本来也没什么值得被人高看的地方。

    沐想想平静地收回放在那些三五成群嬉笑打闹的同学身上的目光,远处匆匆跑来一个人,她辨认了一会儿那张脸,发现还挺熟悉。

    姜海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面前清清冷冷的“南哥”,撑着膝盖喘了会儿才开口:“呃,南……沐想想叫我来接你的。”

    沐想想已经从乔南那边听过姜海猜到真相的事了,于是难得对面对乔南的故人没什么压力,她礼貌道谢:“谢谢。他呢?”

    问的当然是前一天叮嘱她一定要到场这会儿又不见人影的乔南。

    姜海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出那张现在已经属于自家大哥的漂亮面孔,他感到微妙的不自在,咳嗽了一声:“他在体育场,忙着赛前准备呢。”

    沐想想愣了愣:“他准备什么——”

    姜海也愣了:“你不知道吗?南……额,他,他今天要上场啊。”

    沐想想:“!!!!”

    沐想想直到被带到篮球场观众席的上时都没能反应过来,姜海给她找了个位置:“这是,额,他让我给你留的。”

    沐想想还在为乔南要顶着自己身体上场的事情错愕,心不在焉地点头:“谢谢。”

    姜海挠了挠头,为这张自己熟悉的面孔忽如其来的礼貌再次不自在了一下,然后很快回忆起了南哥这几天格外暴躁的情绪,他生怕自己晚回去一会儿会被暴打,不敢多留,留下几句叮嘱后匆匆就走了。

    球场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观众,尤其以那帮啦啦队女生为首,沐想想认出了里头好几张脸熟的面孔,比如方伶俐,再比如自己班里那几个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的白富美同学。

    英成的女孩们还是一如既往对学校这群风云人物热衷,早在此之前,沐想想就见过她们在乔南和姜海他们练球的时候围在场馆里尖叫狂呼的场面了。

    脑袋一阵疼,她没想到乔南居然会这样胡来。

    英成的篮球场啊,这种无数目光聚焦的地方,根本就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人的场合,他现在不是“乔南”,顶着“沐想想”的身体贸然出现,是生怕平常过得太轻松吗?

    沐想想身为女生,虽然缺乏交际,平常却也没少见识英成的女孩间相互排挤争锋的场面。这群傲慢的大小姐们自己内部都还要由家庭背景分出个三六九等,现在一个平日里看不起的贫困生跑到面前蹦跶来蹦跶去,她们会怎么想?

    万一再传出点风言风语,引来一群方伶俐那样的人……

    沐想想立刻掏出手机给对方打电话,乔南居然不接。要不是不知道从观众台到后场该怎么走,她这会儿估计已经起身去后场阻拦那个冲动的家伙了。

    只可惜时间在她的焦虑中片刻不曾停止,似乎还走得更快了一点,仿佛只是眨眼之间,篮球场内松散的气氛就变得紧张起来。

    以关子名为首的C市嘉合校篮球队的队员齐刷刷出现,穿着整齐划一的球服,青春逼人的男孩们顿时成为了所有人的目光焦点。

    关子名抱着篮球,站在会场中心,朝观众台环顾一圈,目光对上沐想想的时候愣了一下。

    “我操!关哥!是乔南,他他妈居然还敢出现!”他身后有人脸色大变,立刻要上前找麻烦,紧接着被他抬手拦住了。

    关子名的心情有点复杂,他跟乔南已经是多少年的宿敌了,除了球场上针锋相对外,生活中因为各自的家庭而碰上时也相处得很不愉快。事实上之前把对方搞出英成的时候他心里还觉得很痛快来着,结果自从上次在外海山庄给这人端了一晚上糕点盘子,心态好像就变了。

    那感觉就好像跟人单挑之后又一起坐下吃了顿火锅,情绪一下就变得很奇怪,这会儿再碰面,居然一点气也生不出来。

    因此他只是平静地喝退自己想找事儿的哥们:“闭嘴。”

    然后没好气地踹了脚抻着脖子看入场口的大狗:“你能像点人样,别给咱们学校丢脸么?”

    “卧槽大哥你讲点道理,我女神一会儿要上场啊!!”大狗激动得抓耳挠腮,“又不止我一个人激动,你看看观众台上那群女人,哈喇子流得比我还长呢!”

    关子名:“……”

    他有渠道登陆英成的校园论坛,当然对这些天英成论坛上炒得火热的一些话题心里有数,想到那些掩饰不住激动的发帖和回帖内容,里头一口一个校花威武,据说发帖的还有不少是女生,他实在无语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英成这群女的是有病吧,不追校草跑去追校花?

    于是嘉合篮球队短暂的沉默了,片刻后之后,入场口终于有了动静。英成的校队成员们穿着另一种颜色的球服在姜海的带领下缓缓出现,站定在嘉合篮球队对面,观众台上的英成女生们一阵尖叫。

    沐想想没在那群成员里看到乔南的身影,顿时松了口气,心说还好还好,乔南心里对“沐想想”能耐总算还有点逼数。

    谁知挺直的脊梁还没放松下来,下一秒,场内双方正在对峙的队员们经过一番观众台听不见的沟通后,居然有志一同地再度转头看向了入口方向。

    大门打开的声音后,平稳有序的脚步响起,视线中,一个身穿黑色外套的短发女孩不紧不慢地出现。她看上去那样懒散,就连步伐中都透出吊儿郎当的味道,然后在站定后神情不变,只抬起胳膊,挑衅般抓住了自己外套的拉链。

    整个会场都变得安静了,那些因为姜海他们出现而显得非常亢奋的啦啦队女孩全都闭上了嘴,她们聚集在一起,神情严肃,锋利的视线齐齐汇聚在同一处。

    沐想想为自己这个发现瞳孔微缩,心说这下完蛋。

    然而下一秒,超乎她想象的一幕却忽然出现——

    少女一把拉下拉链,露出了外套下深红色的宽松球衣,然后盯着对手球员,嚣张地直接将外套脱了下来,随手一甩。

    伴随着黑色外套被抛向场外,死一般寂静的篮球场内仿佛忽然被人按下了开关键,第一声尖叫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响起。

    随即第二声,第三声……越来越多。女孩们高亢的声音汇聚在一起,逐渐变得整齐划一,不容忽视——

    “沐想想!沐想想!沐想想!沐想想!”

    真正的沐想想:“…………”

    她僵直了一会儿,错愕地转向围栏方向,栏后依然有她认识的面孔,然而这些面孔的主人,此刻却一个个陌生到让她不敢相认。

    因为她们都在有志一同的,尖叫着一个本不该属于这里的名字。

    意识到这一点后,随之骤起的。

    是胸腔里心跳的声音。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