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第三十章
    生病请假了那么多天, A市的公交车依然如此拥堵。

    沐想想坐在座位上盯着手机, 屏幕点开在乔南的联系界面,她敲出一大排字,又缓缓删除。

    她在犹豫该如何告诉乔南石家俊的真面目。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表现奇怪得不得了, 不就是有话直说吗?有什么难的?可见过乔家大哥大受打击掉眼泪发酒疯的场面之后, 她忍不住就会去联想,联想乔南得知真相后会是什么反应, 于是好几次换了不同语气不同措辞的开头, 最后都没能接着打下去。

    她于是分析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一向直白的自己如此犹豫,而后得出以下三条结论——

    1、乔南现在顶着自己的身体,贸然得知真相, 假如他反应太过激,可能会给自己的家人们造成惊吓。

    2、乔父和乔瑞的谈话内容里很直白地提到过那个石家俊估计没那么好对付, 为此他们父子还决定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仍要对对方保持以前的态度。乔南的个性那么暴躁, 知道真相后,他会不会打草惊蛇?

    3、就连看起来冷静淡漠的乔家大哥都因为这件事情那么伤心,乔南他应该会……更难过吧?

    不过沐想想觉得第三点在让她犹豫的理由里应该只占很小很小的比重, 她只是随便加上这一条而已!

    最后左思右想, 删除了一千多字的“小论文”,她最后只发出去一句——

    【放学我们见一面吧。】

    不管怎么样,面谈应该都会比互发信息靠谱一些吧?至少乔南听完后倘若崩溃, 她可以陪在身边略作开解。

    这么想着沐想想心情终于轻松些许, 抬起头来, 她微微一顿, 看向面前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家,缓缓站起身。

    老人家一手拉着吊环,大概猜到了她的意图,伸手朝她连连摇摆:“……我我我我不是——”

    沐想想摆手:“坐。”

    今天刚烫了新发色的都市丽人同一时间被粘进椅子里:“……”

    沐想想被落座阿姨那欲言又止,似乎很想向自己道谢又羞于开口的样子安慰到了——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

    【放学我们见一面吧。】

    一声清脆的信息提示音,英成校篮球馆,某位盘着腿席地而坐姿态懒散的短发少女一下坐直了身体。

    会场内正在拟练的少年们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脚下一滑,互相撞成一堆,篮球在与地面沉闷的拍打声中跳开,观众台上传来校啦啦队的女生们略显亢奋的尖叫。

    乔南盯着手机,似乎是被打扰到了,直接转头拧着眉暴躁道:“闭嘴!”

    “呀——”

    尖叫忽然拔高之后立刻销声匿迹,乔南看也不看她们,目光仍落在手机上,片刻之后,他单边眉头高高挑起,朝会场内摆了摆手。

    “……”少年们眼神死地看着那个一腿盘地一腿屈膝,坐姿潇洒帅气到有点不像话的短发少女,心中为对方这副如同召唤宠物的姿态感到屈辱,身体却诚实地围了上去。

    其中以英成校草姜海最为殷勤:“南——”

    在一记淡淡的眼神里他迅速改口:“——沐想想同学,什么事情?”

    乔南盯着他,片刻后淡淡道:“你们接着练,被我发现少投一个篮,回来全部一起死。”

    “唉?”姜海问,“哥,你去哪里?”

    乔南撑着身体一跃而起,在啦啦队姑娘们骤起的尖叫声中为痛经使劲闭了闭眼睛,才强撑着没有崩裂表情。

    然后他薄唇轻启,掷地有声:“洗头。”

    见面点仍在商业区,沐想想到场后差点被乔南闪晕,她望着对方那从头发丝儿到鞋子挑剔不出任何漏洞的帅出天际的打扮,再一次刷新了对自己身体潜力的认知。

    乔南上下扫扫她,脸上却露出些许不爽:“……切。”

    居然没换衣柜里那身潮到爆的套装——一看就没有用心去试,但凡试过沐想想一定会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穿那套衣服最好看的。

    一点也不重视。

    乔南哼哼着将放在自己脚边的几个袋子抛给沐想想,他早来了一个半小时,除了给自己换了一套新装备之外,其余的时间几乎全都浪费在了这几袋东西里。

    沐想想下意识接下,打开看了看:“这是什么?”

    “礼物。”乔南转开视线,不去看沐想想认真而清亮的目光,“老头子下周过生日,反正都得送东西,随便买了几样,你到时候以我的名义给他。”

    这“随便”的几样东西买了将近一个小时,乔南觉得自己估计是魔障了,放在前几年,随便弄个手串打火机的明明也能打发过去。

    “哦。”沐想想也想起自己听说的乔父生日的事情,没多想就点头应下了,又想起什么来,“对了,你爸让我到时候也带你一起来。”

    乔南闻言一愣,转头便对上沐想想迷惑的神情,他略一思量,似笑非笑地嗯了一声。

    乔远山这个邀请,请的是“沐想想”这个人,因此沐想想很奇怪:“你爸为什么会请‘我’呢?”

    “沐想想”这个人,跟乔家似乎也不熟啊,总共也就一面之缘。

    乔南低头开始翻手机,闻言朝她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个傻子,你是不是真的傻啊,嘴上却回答:“我怎么知道。”

    沐想想得不到回答,分析了好多天也没分析出合逻辑的理由,只能接着看那几份“礼物”,口中夸奖:“没想到你还挺会买东西。”

    这随便买的几样,就从裤子到风衣再到手套,风格和尺寸都宛如为乔父量身定制,要是认真买买,那还了得?

    乔南耳根有点发热,瞥了她一眼才确定她满脸真诚并不是在嘲讽自己,冷哼一声:“话还真多。”

    说实话他也觉得自己很有病,一进商场眼睛就不由自主在各种男装柜台手表柜台转悠,从围巾到帽子看无比认真。他本来是打算给自己的身体买的,结果结账时才发现,挑出来的全是老男人的款式。

    结账的时候忍不住就想起父亲当时拽着自己炫耀身上那件“儿子送的”皮衣的画面,付完钱之后还各种遐思对方收到礼物后可能会有的反应,乔南觉得自己简直恐怕是被传染了智障病毒。

    否则怎么会在来见沐想想之前还特意去洗个头。

    结果沐想想这个邋遢鬼,主动约他出来,却连衣服都不知道好好换一套。

    一点也不认真对待他们的一场约会。

    感觉自己被怠慢的乔南哼哼着朝咖啡座的椅背上一倒,开始拿乔:“行了你,看够了没有。”

    沐想想翻看完袋子里的东西,发现清一色都是适合乔父用的,头皮忽然就有点痛。

    她迟疑了一下才谨慎地提道:“那个……乔南……”

    乔南见她目光躲躲闪闪,神情-欲言又止,似羞似怯,嘴角便慢慢牵出个笑容,歪在椅背里凝视她:“嗯?”

    沐想想被盯得头皮麻了一下,赶忙转开视线:“嗯……那个,你觉得,你要不要给你哥买点什么东西?”

    “我哥?”乔南茫然了一下,“我为什么要给他买东西?他又不过寿。”

    沐想想几乎没有过主动开口要东西的经验,一听乔南的反问,立刻就不好意思了:“……我随便说说而已。”

    要不然还是用自己的钱买好了,买点便宜的,就当是拯救发际线。

    乔南今天却格外敏锐,眼睛立刻眯了起来。

    等等,沐想想她,主动提出,要给乔瑞买礼物。

    几个意思?他俩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乔南心里打了个突,他记得他哥的女人缘似乎很不错,以前也经常听到集团里有人说他多金英俊,是不可多得的钻石王老五。

    沐想想这个笨蛋不会是——

    沐想想正在盘算自己兜里的钱够买什么东西,以及事关石家俊的那件事情该如何开口,没料到下一秒坐在对面的乔南就忽的神情严肃起来,紧盯着她,视线锋利:“沐想想——”

    沐想想:“啊?”

    “我……”乔南我了好一会儿才难以启齿地接着道,“我再警告一遍,你不要用我的身体,做什么奇怪事情。”

    沐想想已经听过很多遍这句奇怪的话,可依旧很莫名,但今天是来谈正事儿的,她没心思争辩,也只能将这种情绪暂时按捺下,胡乱地答应了一声。

    重点内容在石家俊啊石家俊啊石家俊啊,该怎么提起呢。

    沐想想打了个腹稿,话到嘴边,刚想出声。

    便听乔南哼了一声,不怎么情愿地站起身来,双手揣兜,又酷又拽:“行了,我买了六点半的电影票,都快开场了。走吧。”

    沐想想:“????”

    她正想问为什么我们要去看电影,下一秒,兜里手机大震的铃声打断了她的声音。

    乔南眉头皱起,脸上颇有被打扰的不快,沐想想看了眼联系人,说:“是你们班的同学。”

    她按下免提键。

    高二九班某女孩焦急又无措的声音便迫不及待地从听筒里流淌出来——

    “南哥!怎么办!郭志又说要退学,被他爸打断腿送去医院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