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乔家的餐厅笼罩着神秘的乌云。

    桌上四张面孔, 四副表情, 沐想想慢吞吞喝着自己熬的味道不怎么滴的菜粥,余光不着痕迹地从坐在旁边面带菜色的大哥乔瑞身上收回。

    宿醉醒来,乔瑞已经恢复了平常冷淡的模样, 他眉头微皱, 秩序而仔细地舀起碗里的粥,凌晨时分的兵荒马乱仿佛只是所有人的错觉。

    好在乔远山颧骨上那道小小的淤青还诚实地挂着——那是他昨晚惊慌逃窜下撞到门框留下的证据。

    沐想想神经微跳, 忍不住回忆凌晨把她再度从房间拉出来的那场闹剧。乔瑞拎着个酒瓶子追着亲爹满屋子乱跑, 乔远山则甩着两条胖腿,嗷嗷大叫,挂着一脸眼屎溜得飞快。

    罗美生披着睡衣站在她自己的房间门口捧着水杯看热闹, 发现她时还很客气地打招呼:“要不要也来一杯?”

    老胳膊老腿长得还胖的乔远山当然跑不过自己年富力强的大儿子,没一会儿就被逮住了, 乔瑞一丢酒瓶按住亲爹, 气势汹汹的,却也没动手真打,摸了个枕头照着脸狂甩。

    总而言之, 四处洋溢着一种新年般智障而欢乐的氛围。

    此时此刻, 乔远山态度非常谨慎,他受气包一般从桌上摸了个水煮蛋剥开,一边注意大儿子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递过去:“瑞……瑞瑞?”

    乔瑞只是瞥了一眼, 拌了拌碗里的粥, 淡淡拒绝:“我头疼。”

    “头疼啊!”乔远山就慌张地站起身来, “那, 爸给你倒杯水吧!”

    乔瑞脸色发绿,乔远山给他倒了杯水后期期艾艾地站在桌边,吭哧了挑起个话头:“瑞瑞……你昨晚说的……”

    “啪——”

    他话音未落,就见大儿子迅速地撂下筷子,起身匆匆离开。

    大儿子又恢复成了平常看不出喜怒情绪的样子,乔远山无措而失落,但想到昨晚对方对自己开诚布公说的那些内容,他又觉得自己也应该更直白一点。于是对着儿子匆匆离开的背影,还是鼓足勇气接着说了下去:“……你昨晚说的那些,爸都仔细想过了,爸对不起你和南南,那么多年,爸从来也没去了解过你们在外公外婆家的生活,一直想当然地以为你们被照顾得很好,以为他们对你们很好,这是爸的失职,让你们受苦了!”

    乔瑞什么都没说,没一会儿背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一拐弯乔瑞就停下了,耳根一片通红。

    他懊丧地捶了下墙——

    天地良心,他从弟弟口中领悟到的“有话直说”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下定决心以后要学着多跟家人沟通而已,结果酒劲儿一上来,情绪全都不受控制了。

    居然撒酒疯追着亲爹打架,还翻了一晚上的旧账。

    从母亲去世开始,到跟弟弟在外祖家听到的那些闲言碎语,再到父亲再婚后的种种愤怒。

    全都说了。

    毫无保留。

    父亲被拽住领口时错愕的样子,被自己撵着跑时慌张的样子,听到自己的那些话后神情从惊讶转为悲伤,最后又泪流满面的样子。

    乔瑞统统记得,而且醒来后他还发现自己抢了父亲的大床,盖着父亲的被子,把父亲这位房间的主人,毫不留情地驱赶到了客房休息。

    伴随醉酒头疼的脑袋,乔瑞觉得自己如同在市中心裸·奔过一圈,他呆滞在父亲有如战后废墟一般的房间里,一瞬间觉得不如直接从窗户跳出去算了。

    全凭强烈的理智,他才没有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乔远山却不知道儿子正被疯狂挑战的求生欲,如果说凌晨被从睡梦中叫醒的时候他还觉得有些恼火的话,那么此时此刻,面对自己的两个孩子,这位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乔董事长绝对只剩下无尽的心虚。

    他不是一个完美的父亲,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不称职,且他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也渐渐认识到了这一点。但一切的一切,终归只是泉眼般温顺的自省,大儿子醉后的那翻宣泄,却如同当面的耳光那样直接,打得这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直到现在仍处于强烈的震撼里。

    他从不知道,儿子们小时候过的是那样的生活。

    成功的事业总是伴随着鲜花和恭维,乔远山的生活里充满了这些,几乎没有人会不开眼到让他觉得不痛快。他总是被捧着,不论是哪一边的亲戚,发妻去世了那么多年,孩子的外祖一家却仍同他走得如同以前那样近。

    每个人都那么殷切,努力让他看到最好的东西,将乔瑞和乔南送去石家后,他每一次回去探望,都只会看到他们对孩子关怀备至。久而久之,他竟然从没想过,这些人背对自己的时候是否也是这个样子。

    毕竟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些阴暗面,于是想当然地也以为孩子会得到和自己同样的待遇。

    因此那些年,他只是觉得孩子们跟自己越来越不亲密了,一开始分别很久后回去探望,儿子们还会流着眼泪扑进他怀里说爸爸我想你,到后来,却慢慢只剩下冷淡而公式化的招呼。

    他曾以为这是父子相处时间太少的缘故,可如今才知道,原来并非如此。

    昨晚去了客房的乔远山其实一夜没睡,他望着天花板发呆,想不通同为亲人,为什么岳家要对儿子们如此恶毒。

    告诉他们他们已经被父亲抛弃、告诉他们父亲再婚后会生更加受宠爱的孩子、告诉他们后妈进门后乔家可能再也没有他们的位置……

    那只是两个刚刚失去母亲,还处于惶恐不安中的孩子!

    石家只是普通人家,随着他事业越做越大才逐渐过上如今宽裕的生活,那么多年来,石家的亲人小辈,但凡只要张嘴,从借钱到安排工作,他乔远山从无二话!

    乔远山想不通,自己究竟怎么得罪了这些人,他对石家还不够好吗?

    谜题无解。

    他的情绪从困惑到愤怒,再由愤怒到悲伤,一夜之后,定格为了深深的愧疚。

    不论意愿是否主观,他对孩子们的亏欠已经客观存在,且永远都无法挽回了。

    不论乔瑞还是乔南,他们都已经回不去曾经期待父亲保护的年纪,他们已经从细幼的枝干长成了参天大树,而自己缺席的那段岁月,在遥远的已经流逝的时光中,永远都将一片空白。

    任凭他如何富有,都无从改变。

    乔远山精明了半辈子,第一次那么挫败,大儿子既不愿意吃他剥的蛋,又不愿意喝他倒的水,直到所有人都开始准备出门,才又再次出现在楼梯的拐角处。

    乔远山期待地投以目光,但乔瑞的目光跟他刚刚接触就迅速移开了,随即快步过来,错开他的肩膀找到鞋柜。

    乔远山难掩失落地叹了口气,果然没那么容易啊。

    然后下一秒,那道背对着他的高大身影却忽然出声——

    “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乔远山微微一震,转头看去。

    前方的大儿子似乎在很认真地穿鞋子,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声音却非常清晰:“我也有错,把很多事情都闷在心里,以后不会这样了。”

    沐想想早一步穿好鞋,一抬头就对上了乔父泪光闪闪的双眼,正迟疑间,身边忽然一阵体温袭来。

    身体忽然被抱住了,她僵硬地绷紧肌肉,紧接着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被轻轻拍了拍。

    乔瑞留下一句“好好上课”就松开胳膊,从始至终没让人看清楚他的脸,打开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沐想想:“……”

    她后怕了一下,刚才她差点下意识伸手去推开乔瑞。

    乔南跟他哥平时是这样相处的吗?动不动搂搂抱抱的。而且他们一家的交流似乎也比她以前分析得更加直白,那种对不起啊没关系之类的肉麻话,哪怕沐家,平常也不会随便乱说的。

    看来为了不露馅,以后得努力学会适应了。

    助理小楼来迟一步,刚好在电梯口跟自家集团总经理打了个照面,进屋时他还在不解大少爷今天看起来似乎格外红的脸。

    不过看到屋里同样僵硬的小少爷和董事长,那个才浮出水面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看来这一家人又吵架了。

    他于是更加不敢多嘴,目送小少爷背着书包离开后,才翻开日程表跟老板汇报工作。

    汇报之前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乔董,石家的石小姐早上联系我,说手上有个挺好的项目,正缺乏启动资金,想跟您约个时间,让您帮忙指点指点。”

    石小姐当然是石家的亲戚啦,什么狗屁项目,指点指点,从没真见他们把什么项目办起来过,找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最终目的不还是要钱。

    助理小楼心里有数,石家亲朋众多,每个月打到他这里的类似这样另立名目的电话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说实话,挺叫人看不起的。

    这一大家子有手有脚,又有乔家这么个好平台,按理说稍微脚踏实地点的人,抓住个机会都能混得不错。可石家那么多年来除了一个石家俊,愣找不到第二个肯老老实实自食其力的,从上到下都只知道摊开手心朝乔远山这个姻亲要零花钱。

    也就是董事长不缺钱,人又大气,对这样的一家人,三节两寿还经常登门拜访。换成其他任何人,肯定早被烦到对他们敬而远之了。

    小楼如是腹诽,心中已经准备好一会儿去公司联系会计部打钱的工作了,十万?二十万?还是三十万?

    然而话音落地许久,他迟迟没等来吩咐。

    小楼的眼睛从平板屏幕上拔出,朝自家董事长迷茫看去,意外对上一张看不出丝毫情绪的面孔。

    乔远山的表情从面对儿子们时柔和一点点变得冷硬。

    石家……

    他轻哼一声:“说我没空,不见。”

    虽然一时之间还不能把石家俊掀个底朝天,但这一家人,往后休想再从他这里拿走一分钱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