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谁说的】

    【石家俊】

    “…………”

    场面沉默了一会儿, 谁也没说话, 紧接着沐想想就见乔瑞的脸色在一点一点变得严肃。

    他从来发冷的嗓音里第一次那么清晰地让人听出情绪:“……谁?”

    见他这个反应,沐想想也愣住了。

    平心而论她刚才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是真的没有多想,她这个年纪, 又没历练过商场, 顶多是觉得石家俊一个大男人举止让她不太适应,怎么可能看得破对方的伪装——她只是习惯了有话直说而已。

    石家俊=跟乔南关系很好的亲戚=知道很多内·幕=说出口的情报应该有一定的真实性。

    她头脑里的等式,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集团里的职工们对她的到场反应为什么如此剧烈, 沐想想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乔南那个“有印象”的解释又含糊又牵强,她之前听完就觉得很没信服力, 可如果真的跟石家俊说的那样是乔瑞不太喜欢乔南来公司,结合乔瑞集团总经理的职位, 一切似乎就变得可以理解了。

    沐想想的内心一点也没有因为石家俊透露的内容生出波澜, 她毕竟是普通人家长大的姑娘,成天除了读书基本没什么课外活动,——她脑子根本就没有需要代替乔南“豪门争斗”的概念。

    她只是很!单!纯!地疑惑, 毕竟早上出门前乔瑞还在为了她不同意来公司而生气, 假如石家俊说的是真的,那大哥为什么不直接朝她提出来呢?

    一家人嘛有什么想法为什么要藏在心里,乔瑞要是真的不喜欢, 直说就好, 多大点事儿啊。

    于是根本没多想就直接问了。

    因此这会儿乔瑞跟被雷劈过似的反应她压根就没有预料到, 她的神经因为隐隐感受到的来自对方的情绪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总觉得乔瑞在面对的似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她迟疑了一小会儿, 也不敢拖延,将事情概述了一遍,用词直接而精炼。

    乔瑞的眼神就变得越来越古怪,一开始还跟沐想想对视,后来直接垂下盯着地面,他眉头紧皱,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直至沐想想结束,也没能从自己的头脑风暴中醒来。

    他们面对着面在电梯口站了很久,久到连楼层柜台后面的接待人员都递来了古怪的眼神,乔瑞终于转身:“先去办公室。”

    乔父还在办公室里为小儿子当着公司一众高管的面给自己斟茶而嘚瑟呢,加上之前同样当面收到的礼物,他觉得自己现在倍儿有面,外头肯定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得要死,让他连腰杆都挺得比以往要直些。

    听到开门声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哼哼唧唧地在那抱怨:“一送送了快有半小时,你跟你小舅天天哪儿来那么多说不完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才是亲爷俩……”

    “爸。”一道冷质的声音打断他。

    乔父一回头才发现进来后走在前头的居然是大儿子,正要为对方难看的脸色发愣,便听那声音继续道:“后头的工作推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谈。”

    沐想想非常努力地掩饰住自己的紧张。

    乔瑞那句开场白后,继续的内容她就越听越不懂了,她怕自己贸然开口会露馅儿,索性找了张椅子坐下安静呆着什么都不说。乔父和乔瑞的谈话逐渐进入白热化后,父子俩一边说一边还时不时回头看她。

    看我干嘛!

    沐想想意识到此时的轩然大波似乎就是她的那句无心之言一手造成的,不由更加坐立难安,只能死死地板着脸什么情绪都不敢泄漏出来。

    乔父刚开始脸上还有笑,似乎对乔瑞提起的话题并不当回事,说了几句“怎么可能”“你会不会太多心了”“他哪儿有那个能耐啊”之类的话。

    结果后来也不知道乔瑞又继续说了什么,他的表情也一点点朝着乔瑞靠拢,最后眉头深锁,索性坐在那伏着身子双肘撑膝开始了沉思,眼神变得越来越锋利。

    “不可思议……”

    难道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还不足以长到看透一个人吗?

    他回忆着小舅子一直以来憨傻老实的形象,颇有些难以置信,却又在生出怀疑之后,忍不住多想对方那么多年来一直都坐得非常安稳的岗位。

    老实、憨厚、低调、似乎永远学不会如何争权夺利,工作能力也只是平平。石家俊集团事业部部长这个位置完全靠乔远山一手推上去,乔远山一直以来也从没怀疑过这一点,然而此时想来,似乎又真的很有问题。

    事业部那是什么地方,部门里牛人扎堆,靠项目成绩说话,这样的一批人,几年来在一个如此木讷的领导带领下,居然从来没起过乱子。

    乔远山此前对这一情形还非常满意,觉得石家俊虽然笨点,却很让他省心。

    可现在看来,似乎又稍微,太省心了那么一点。

    乔父和乔瑞接下去的一个下午就在办公室里再没出去过,他们打电话让人去取各种资料回来翻阅,连午饭也顾不上安排,直接叫助理去集团食堂打包了几个菜回来对付。

    沐想想简直食不下咽,好容易磨到下班时间,乔瑞直接拎着一摞子文件风似的离开后,乔父才满脸疲惫地站起身,看向这一整天都显得格外安静的小儿子。

    小儿子依旧面无表情,连眼神都平稳无波,似乎没有为他和大儿子的谈话内容生出任何感触,然而这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就伤心到连午饭都没吃下几口。

    不会有人比乔父更清楚这个孩子跟石家俊的感情有多好了,那真的是让他这个做亲爹的都时常感到嫉妒的信任和亲密——孩子们到外祖家生活时年纪还小,石家俊从那时起就对乔南和乔瑞格外照顾,带他们吃喝玩耍,陪伴了他们几乎整段童年,那绝对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

    平心而论,乔远山非常的感激,他后来对石家俊这样的器重提拔,也很大程度上是想回报对方的这份恩情。

    而现在,随便分析一下也知道了,连他这个半局外人都那么难以接受,身处其中的小儿子怎么可能毫无感触?

    然而这个个性向来暴躁的孩子却并没有大发雷霆,相反,他还咽下了所有愤怒,装出了若无其事的表象。

    他表现得越反常,反而越能佐证他的悲伤。

    乔远山眼中聚积起强烈的辛酸,他实在难以想象,他的小儿子当下内心正在承受着怎样剧烈的起伏。

    但他知道,那种来自最信任的人的背叛,一定是非常,非常,非常让人生不如死的痛苦。

    沐想想正绷着脸祈祷乔父别再用这种让人发毛的眼神继续盯自己,就听乔父语气非常非常温和地朝她说:“今天累坏了吧,你等爸收拾一下,一会儿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累?沐想想茫然了一下,她今天除了喝茶和发呆之外好像什么都没干,连路都没走几步,到底哪里累了?乔南他爸爸也有点太溺爱孩子了吧。

    不过能回家关上门不继续伪装她还是很欢迎的,立刻同意了。见儿子居然同意得那么快,简直像迫不及待要离开这片伤心处,乔父使劲儿闭了闭眼睛,内心已经酸涩得无以复加。

    俩人跟着助理小楼到停车场的时候,恰好遇上了似乎同样下班准备回家的石家俊,乔父的脚步在看到那张憨厚面孔的瞬间顿住。

    石家俊有点意外,但还是很快迎了上来:“乔董,南南,那么巧,你们也回家啊?”

    目光一闪发现乔父果然只带着乔南而没带乔瑞,他心中略做计较,脸上倒仍是无可挑剔的笑容。

    乔父看着他,心绪复杂,面上倒一点没露,不过他这会儿实在没心情搭理这个人,只是高深莫测地嗯了一声。

    石家俊为他少见的冷淡迟疑,正想揣测分析一下里头的深意,就见跟在姐夫后头的小外甥上车后非常主动地跟自己摆了摆手。

    自从小外甥长大后,这种略微有点幼稚的亲密举动已经很久没见了,石家俊当即笑了,也哥俩好似的朝小外甥摆了摆。

    小外甥这边似乎是没什么问题,那姐夫那边态度不好,估计是在公司时又被什么的人给气到了。

    他如是想着,放下心来,站在原地憨笑着目送商务车离开。

    车里,沐想想转头看着开出老大一截后还站在原地的那道身影,她挠了挠脸,感觉自己现在心情很复杂,深究的话,大概是有点……心虚?

    心虚到忍不住想做些多余的事情来补偿一下,比如主动告别之类的。

    那张脸上的笑容……很明显还什么都不知道。

    沐想想惭愧地低下头——对不起啊,我好像给你惹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乔父借由后视镜盯着儿子的一举一动,见儿子先是主动跟石家俊告别,接着又回头依依不舍,直到后车窗里再看不到石家俊的身影后,才终于落寞地转回身体,低着头一语不发。

    他眼眶一酸,险些为这孩子哭出来。

    匆匆离开办公室的乔瑞直到深夜才风尘仆仆地回家,他夹带进室外的寒风,神情冷漠如坚冰,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查出来了。”

    原本还期待或许只是误会的乔父浑身一震。

    乔瑞径直朝他而去,在单人沙发处坐下,将拎回来的袋子一抛:“石家俊真的藏得很好,我让人从他查到他老婆又查到他朋友,什么都查不到,最后范围扩到到他岳家的亲友圈,才在他老婆一个已经移民的表哥身上找到突破。”

    乔父如同看洪水猛兽般盯着那个袋子,很久之后才慢慢打开来,里头全都是文件,他抽出一叠翻开:“这是什么?”

    “‘永久能源’。”乔瑞道,“石家俊老婆那个表哥的公司,登记地在美国,跟现在和我们竞争观海开发案的公司,这几年一直不间断地有合作。期间还接到过几个我们公司手上漏出去的项目。”

    资料里显示永久能源很早很早就成立了,规模从五年前忽然突飞猛进,如今早已敲钟上市,是一家实力非常雄厚的企业。

    五年前……石家俊被乔远山提拔作事业部部长的那一年。

    乔父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本来以为可能会是债务、把柄,外人的挑拨之类的原因,没想到现实居然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堪。

    仔细地看完了所有的文件后,他端着茶杯直发愣,愣完之后,才找回自己的思维和声音。

    沐想想恰在楼下,不想听也听了个全,这次乔父和乔瑞聊的都是经过确定的内容,她于是终于听懂,乔南那位从小关系就很好的小舅舅,果然出了很大的问题。

    生活真他妈狗血啊……

    她端着热好的牛奶暗暗咋舌,心中的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乔南万一知道肯定会气炸吧。

    就跟现在坐在那已经开始筹划接下去该如何不动声色地反借石家俊的手扭转局势的乔瑞一样,乔家大哥很明显怒到极致,连每一根头发丝都写满了冷静和残酷。他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已经起草完一份相对完整的方案,石家俊背后的也不什么全无底蕴的小公司,反击是一回事,乔家却不能冲着两败俱伤去。

    他不伤心吗?听乔父之前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小时候他是跟乔南一起住在外祖家的吧?跟石家俊的关系同样很好。

    沐想想再一次对这位大哥生出了敬佩的情绪,上回乔父做小笼包也是这样,乔家大哥时时刻刻都那么冷静,冷静到让人都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没有感情。

    人跟人真的不能比,她想修炼到这份上,还不知道得经过多少年呢。

    沐想想不敢在这多呆了,说了句要回房休息后匆匆上楼,客厅里的乔瑞声音停顿了下,回首目送,直至弟弟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坐在他对面的乔远山疲惫地长叹一声:“……南南要是……也能像你那么冷静就好了。”

    他有时候甚至会想,倘若暴躁的小儿子乔南也能跟大儿子乔瑞学学,不要朝生活倾注那么多感情,会不会过得更轻松一点?

    乔瑞看了他一会儿,没有表情,也没有说话。

    楼上的沐想想在洗漱之后又做了会儿复习题,犹豫了很久。

    她一向不擅长照顾他人的情绪,从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为这个毛病吃过不少苦头,却从来没打算改正。但很少见的,此时此刻,她居然在迟疑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乔南。

    手机掏出来点开联系人,在对话框敲敲打打,又默默删除,烦躁地爬起来打开窗户,还是憋得透不过气。

    已是凌晨,闪烁的星光遍布A市夜空,她打开房门,打算下楼给自己倒杯水压压惊。

    乔家人这会儿应该都睡了,外头没亮灯,她点开手机照明,路过书房门口的时候忽然顿了顿。

    书房门下的缝隙里,有微弱的光芒透进来。

    这书房一般是她写作业用的,忘记关灯了吗?

    沐想想几乎没有犹豫就握上了门把手,乔家书房挂的灯是一盏小水晶灯,开一晚上不知道得用多少电呢。

    但打开门的那瞬间她就后悔了,因为视线同时收入了另一道身影。

    乔瑞侧对着她的方向,正一手撑开抵着额头翻一本什么东西,看起来仍旧冷冷清清,难以接近。

    沐想想跟他相处得不多,这位大哥平常沉默寡言得像个机器人,还老半夜到房间扯她头发,心里顿时打怵,赶忙就要收手,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在关门前叫了一声:“……大哥。”

    乔瑞似乎惊了一下,当即转过头来,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再低头已经来不及了——

    沐想想清楚看到他灯光下的两行眼泪。

    “……………………”

    继不良少年晏之扬之后,又出现了一个在跟前抹眼泪的男人。

    她换了身体之后已经意识到原来男人们平常也是会哭的,不过不管怎么样看到之后还是难以适应,尤其跟前正在哭的这个人,还是那个她一直以为不存在人类情感的乔家大哥。

    忽然就很局促,沐想想进退两难,现在默默关门离开的话似乎会很伤感情。

    于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走进房间,靠近后一看,才发现乔瑞在翻的原来是一本相册。

    乔瑞似乎很羞耻于自己当下的形象,他的身体转了半圈,由侧对沐想想变成背对沐想想:“……你进来干什么!赶紧回去睡觉!”

    语气冷飕飕的,却因为未褪去的沙哑和哽咽,听起来并不像平常那么具有威慑力。

    沐想想问他:“……哥,你还好吧?”

    乔瑞没理她,沐想想又瞄了眼相册,发现已经有些年头了,最大的那张照片上,定格了一个男青年带着两个小男孩举着风筝奔跑的画面。

    画面上的所有人都在大笑,欢乐肆无忌惮地透屏而出,孩子们呈活泼的跳跃状态,男青年则正对镜头,露出非常眼熟的五官。

    正是年轻了许多的石家俊。

    两个小男孩的身份于是呼之欲出,联想到对方大半夜在这一边翻相册一边哭的操作,沐想想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但还是猜测出了真相:“哥,你在想石……小舅舅?”

    听到这个称呼,乔瑞忽然就恍惚了一下。

    弟弟在这样特殊的时刻到来,默默站在自己身后,还一反常态地主动关心自己,一切的一切,都仿佛上天的指引。

    或许是灯光太温柔,或许是心灵太疲惫,乔瑞强撑了那么多年盔甲,这一刻忽然就觉得很累。

    累到他没办法再假装自己毫不在乎。

    沐想想正为乔瑞的沉默而踟蹰,下一秒,面前那道笔挺如钢板的脊梁忽然就松弛了。

    乔瑞缓缓转头看他,脸上的泪痕尚未全干,双眼的冷静早已消失,目光带着对话里的对象不加掩饰的恨意:“不要叫他小舅舅。”

    沐想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张面孔上露出如此鲜明的表情,正不知所措地沉默,乔瑞已经用双手挡住额头恢复成手肘撑在桌面的姿势,指尖微微颤抖。

    沐想想:“……”

    乔瑞被手掌挡住的面孔看不清神情,眼泪却一滴滴直接打在了桌面上,沐想想犹豫片刻,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上前轻拍他的后背。

    这是乔瑞从母亲去世后第一次得到的来自真正家人的安慰,他绷紧了一整天的神经终于在几下轻拍中彻底松弛下来,于是再也维持不住淡漠的假象,反手抱住了弟弟。

    “他骗了我们。”

    沐想想对这个事情实在没法感同身受,但大概也能理解乔瑞这种被背叛的心情,这种时候,什么都不需要多说,安静倾听就好。

    她也借此,真正了解了到一些乔南小时候的事情。

    乔南和乔瑞被送到外祖家时年纪还小,母亲又刚去世,两个半大孩子只剩下彼此,心态非常的脆弱。石家俊当初真的给了他们很多安慰,比如在他们做噩梦时趴在床边陪伴他们入睡,比如跟他们一起回忆去世的母亲,比如牵着他们的手出去玩耍,再比如在他们受欺负的时候挺身而出,等等等等。

    比乔远山这个当时一年到头也未必能见到几面的父亲,尽责不知多少。

    乔瑞几乎将石家俊当成另一个父亲来对待,可曾经有多信赖,如今就有多憎恨。

    一整个下午他平静的表象下灵魂有如在岩浆中翻滚,实在是太煎熬了,若非如此,以乔瑞的个性,绝对做不出抱着弟弟掉眼泪这样没面子的事。

    倾诉果然是纾解情绪的最好方式,感受着弟弟一下一下拍打在后背处的无言安慰,他终于慢慢镇定下来。

    乔瑞松开手,后背的拍打消失后,映入眼帘的仍是弟弟那张没什么表情的面孔。

    他原本以为自己理智回炉后一定会感觉无比羞耻,然而没想到,此时舒适的松弛感居然远远盖过了应有的尴尬。

    他有些感触,得知石家俊的真面目后,弟弟应该也很伤心吧,却仍旧这样耐心温和地陪伴自己。

    他有些抱歉道:“大半夜被拽住听那么多牢骚,辛苦你了。”

    沐想想在家也经常听父母说一些生活中的问题,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反倒为乔家人之间奇怪的距离感很不适应:“为什么道歉?”

    乔瑞被问得愣了愣,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肩膀就被弟弟拍了拍:“我们是一家人,有话直说,互相倾诉,是应该的吧。”

    沐想想说完后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很晚了,感觉乔瑞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后,她留下一句早点休息,就告辞离开了。

    她却不知道自己走后乔瑞一个人在书房里呆了多久。

    一家人、有话直说、互相倾诉,是应该的吗?

    弟弟这段时间的转变,就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吗?这么想想,他确实是做到了这一点,今天居然就这么直截了当地戳穿了石家俊的谋算。

    好不好笑,石家俊苦苦经营十几年,时刻不忘在所有人面前伪装假象,把包括集团上下,包括乔远山在内的所有人都耍的团团转,最后居然就翻船在一句不经意挑拨里。听起来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可要是弟弟不说呢?

    异地处之,倘若换成自己,听到石家俊的那些话后,自己是会拿出来开诚布公地讨论,还是永远烂在心里?

    乔瑞如此自问,然后得到理所当然的答案,忽然笑了起来,为自己这二十多年自以为成熟可靠的种种。

    笑到最后,他直接起身去楼下酒柜里开了瓶最喜欢的红酒,自斟自饮,权当庆祝。

    凌晨四点,正在熟睡的乔远山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惊醒,他今天本就心事重重,很晚才堪堪入睡,这下被搞得越发衰弱,起来开门的时候整个人疲倦得不行:“……谁……”

    啊字还没出口,头发蓬乱的中年男人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猛然清醒。

    他的大儿子乔瑞正拎着一瓶红酒,神情冷漠地站在房门外,一手撑墙,身姿挺拔如松。

    乔远山????

    下一秒个头高大的儿子忽然接近了,他的衣领被一把揪住,酒气扑面而来。

    乔远山吃了一惊,又不明所以,他老大把年纪了,还是第一次受到此等惊吓,下意识哆哆嗦嗦地去掰儿子强壮的胳膊:“瑞……瑞瑞……你怎么了……你清醒点……”

    乔瑞只是眯着眼,神情莫测地盯着他。

    “爸!”

    凝视他半晌后,乔瑞终于开口,英俊青年逼近的眼神似乎正透过他看向远方,同时锋利得让人难以招架。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他们都说你不要我们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