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工作日上午十点整,集团助理部工作群忽然跳入一条最新消息。

    一分钟的寂静之后,整个办公室开始了骚动,办公室外恰好有人推门进来送文件,见到这兵荒马乱的一幕不由愣住:“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难道最近新上的那个项目又出了问题?”

    不应该啊,新上的这个项目虽说波折挺多,也不至于叫这群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江湖们紧张成这样吧?

    正匆匆收拾桌面的众人便齐齐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她,半晌之后,终于有人开口:“赶紧去通知你们部部长吧,上午少触霉头,乔董带小少爷来了。”

    “…………”

    文件掉落在地的声音。

    商务车十分宽敞,沐想想坐在最后一排,乔父和乔瑞则坐在中间。其实刚才在车库时乔父本来提出分成两辆车,他跟沐想想同行就好,结果乔瑞没搭理,直接让司机下来换了辆座位多的。

    沐想想本以为他是想聚齐家人一起聊天,谁知道上车以后又都没话了,从始至终皱着眉头严肃地盯着手上的平板,似乎是在处理什么文件的样子。

    沐想想略一思索,心头就有了点数,她对乔家的生意没什么概念,但这几天在家里偶尔也听乔瑞父子俩提过几句,大概是公司去年开始进行的某个项目形式不太好,新年前就出了个大问题,直到现在也没能完全解决。

    事情究竟有多麻烦沐想想也不知道,但这些天来,她亲眼看到了父子俩在家的作息。她已经属于很拼命的那种学生了,一边复习一边自习,每天基本只给自己六个小时左右的睡眠,可每每入睡前,她都会发现乔瑞和乔父仍在工作。最可怕的是,第二天早上她起来时,这对父子一般也早都醒了。

    虽然他们并不是自己真正的亲人,但毕竟相处过有点感情,看着他们这样无视身体地拼命,沐想想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的。

    她记得自己家也曾发生过类似的危机,那段时间沐爸的身体因为反复的天气出了些问题,诱发了意外之后一直存在的某些后遗症,不得不住院治疗。高昂的住院费和医药费让他们本就不富裕的经济条件越发雪上加霜,沐想想的那些竞赛奖金也没办法填完窟窿。无奈之下,沐妈一咬牙又多找了两项兼职,每天不要命似的奔波。

    那种拼命的程度,大概也就跟这对父子不相上下了。

    她自己的家人,和乔南的家人,虽然工作性质不同,可认真说来,他们都是在为了养活家庭而努力的家长。

    沐想想那时候非常的心疼妈妈,她不善表达感情,只能在妈妈几次深夜回家疲惫不堪时,为她倒杯热水,按按肩膀。

    现在换成乔南的父兄,她同样帮不上忙,又不知道乔南通常是怎么解决的。于是只能尽量让自己安静顺从,不给他们添乱。

    想起乔南……

    她低头盯着手机联系人处对方的头像,对话还停留在乔南来大姨妈那天召唤她的那句【过来】。

    沐想想打出几个字,又很缓慢地删掉了。

    助理小楼借着后视镜看到她微微皱起的眉头,整个人几乎都要窒息在车内死一般的寂静里。

    借着工作便利,他这些年也接触过一些大户人家,这些家庭的共同特点就是特别能装模作样,哪怕私下已经撕逼到无人不晓,业内小道消息漫天飞,八卦里的备选继承人们当面还是能睁眼说瞎话地装作情同手足。

    乔家这也太不走寻常路了吧,当着大家长的面居然就表演“我当你是空气”?

    下车后助理小楼后背都险些被汗水打湿,他抱着文件走在前头,僵硬到同手同脚,只在心中祈祷今天众多领导不要想不开撞到枪口上。

    助理跑去按电梯之后乔父才想起自己这一路忽略了什么,他赶忙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走在最后的小儿子,儿子脸上平静的神情让他有些无措:“呃,南南……”

    乔瑞沉浸在工作里的意识也被他这一句猛然唤醒,立刻也跟着回头,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懊恼——刚才他打开平板只是想看看有没有重要日程,结果可能是习惯使然,居然就跟以前那样开始工作了,完全忘记自己已经换车而弟弟正坐在后座。现在想来,路上弟弟居然也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是不是已经因为自己被无视而生气了?

    他想要解释却又不善言辞,眉头拧得死紧,沐想想走慢了一步,此时才跟上大部队:“嗯?”

    乔父打量儿子看不太出情绪的脸色,放在以往,他自尊心作祟,肯定是不会因为这点小担忧而解释的。现在可能是感受过了自己采取主动后家庭气氛缓和许多的甜头,想了想还是开口:“额,路上无聊了吧,刚才公司发了几个文件过来,一不小心就没顾上你……”

    沐想想还以为他叫住自己是什么事,本来还有点紧张,一听这话立刻放松了:“没事儿,你们工作要紧。”

    乔父心头一暖,不由放柔神情:“你没生气就好。”

    沐想想听得莫名其妙:“我干嘛生气,你们工作已经很忙了,不要那么顾虑我。”

    此言一出,别说乔父,就连一旁的乔瑞都顿了顿,父子俩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些动容,片刻后乔父转身掩饰自己微红的眼眶,嘴上不住叨念着:“好,好,好……”

    乔瑞的视线里也有笑意,早上出门前的不愉快立刻一扫而空,他一边转身朝电梯方向走,一边提议:“一会儿上去之后,你跟我回总经理办公室……”

    话音未落侧前方的乔父已经出声:“不用不用,你上午不是还要出去?让他去我办公室好了,免得你到时还得找人安置他。”

    等候在电梯里的助理小楼便在数息之后迎来了一位脸色黑如锅底的总经理。

    集团高层们已经灵通地得知了消息,不得不一大早前来汇报工作的心中都叫苦不迭,尤其在乔瑞冷厉到吓人的面孔出现在电梯渐渐打开的门后的那瞬间。

    众人腿软了一下才抱着文件哆哆嗦嗦上前:“乔董,乔总……”

    心情不善的乔瑞一看他们这没出息的样就知道肯定是又出事了,声音冷得几乎要结冰:“拿来。”

    接过下属双手敬上的文件,他刚一翻开,就听身后传来乔父的声音:“那你跟他们谈着,我带南南先上去了。”

    来不及也没理由阻止,余光里那几道人影很快走远,乔瑞收回视线盯着文件,发现果然是那个除夕日爆出问题害得他没法回家跟弟弟过年的项目,他牙根紧了紧:“……废物!”

    拥抱在一起抵御寒冷的众多主管咿的一声飙出泪来。

    “卧槽卧槽听说了吗小少爷今天来公司了!”

    “你消息太落伍了!何止是来公司,乔董直接带着他去自己办公室了!”

    “说是当着乔总的面直接带回来的!”

    “市场部老大早上看到现场了,说乔总脸色相当难看!”

    “我靠乔董这是怎么意思?推小儿子上位?是不是这几年乔总手伸太长威胁到他地位了?”

    “有可能哦,乔总在公司那么多年,估计心腹发展了不少,听说董事会里好几个董事都想推他上位来着……”

    集团内部沸沸扬扬的猜测沐想想一概不知,她跟着乔父到办公室后不久,乔父就带着一群匆匆赶来汇报消息的管理层紧急去召开会议,好像是某个问题重重的跨国并购案又出了什么问题,他离开时的脚步焦急到迅猛如风。

    沐想想被一个人留下,颇有些不知所措。

    乔父的办公室非常宽敞,木质装潢,风格奢华又老气,透过落地窗,几乎能将整个A市尽收眼底。

    这一切对她而言都是陌生的。

    出于礼貌,沐想想没去乱翻任何东西,她坐在待客区慢慢地喝了一杯茶后,仔细回忆自己上来这一路上接收到的无数怪异眼神,她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把来乔家公司这件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公司里的这些人看样子居然都认识乔南,从几个表情掩饰的不太好的人的反应上,沐想想又发现他们似乎很诧异“乔南”会来公司的样子。沐想想对各种原因一无所知,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后,只能默默掏出电话来。

    其实她这几天实在是不怎么想去联系乔南……

    电话几乎在打通的瞬间被接起,乔南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来:“……喂?”

    明明是自己的声音,沐想想却不知道为什么耳朵发痒,她抬手瘙瘙,忽然语塞,顿了顿才咬了下嘴唇:“……喂,是我……”

    乔南嗤笑:“是不是傻,我能不知道你是谁?”

    沐想想沉默,乔南那边也不说话了,听筒里只剩下匀速的呼吸声。

    气氛似乎又陷入那种玄妙的境界,片刻后沐想想才记起乔南暴躁又没耐心的个性,怕对方挂断,她赶忙喊了一声:“乔南……”

    “嗯?”

    耳畔就响起声堪称温柔的回应。

    这一刻时间忽然变得很慢,沐想想有些不自然地抬手想别头发——然后她意识到自己现在用的是乔南的身体,清晰的理智回归头脑。

    她简短又清晰地汇报:“我今天被你爸和你哥带到公司了,现在被你爸留在办公室。”

    “……”乔南的声音带上几分严肃,“碰到麻烦了?”

    “也没有。”沐想想起身到大门位置,打开来朝外看了一眼,确认不会被什么忽然出现的人听到之后,才迅速地陈述了一遍自己的担心。

    “……他们都表现得很奇怪,为什么?”

    乔南:“…………”

    乔南当然是知道原因的,因此现在回忆起自己从前在公司跟父亲和大哥打砸吵架的壮举忽然就十分羞耻。这些黑历史他当然是没有跟沐想想报备过的,这会儿因为心态问题,更加难以启齿,他沉吟了很久才若无其事地回复:“可能是我以前给他们留了点印象,没事,你装作不知道就好了,遇上应付不了的就直接骂。”

    他曾经创下过徒手砸烂乔瑞总经理办公室大门的记录,想必公司里也没有不要命的敢主动上前骚扰。

    沐想想听得茫然,还想追问,乔南的语速非常快地打断了她:“这样,你要是还觉得不放心,那遇到问题可以直接去事业部,找部长石家俊,不用说太多,就以我的名义,直接让他帮你解决就好。”

    石家俊?沐想想觉得这个名字稍微有点耳熟,仔细一想才想起刚才似乎在来找乔父开会的那群人口中听到过,她有些好奇:“这人跟你什么关系啊?朋友?亲戚?你们很熟吗?”

    管家婆。乔南轻笑一声:“他是我小舅。”

    “小舅?是你妈妈的亲弟弟……”沐想想话已经出口才想起乔南母亲已经去世的事情,“呃……”

    “嗯,我妈最小的亲弟。”乔南的语气倒是没听出什么不对,依旧反常地耐心,“我跟我哥小时候外婆那边呆了很久,他一直很向着我,遇到事情你就找他,放心好了。”

    沐想想听完之后哦了一声:“我知道了。”

    双方又开始沉默,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却谁也没有挂断。片刻后沐想想迟疑开口:“那个……你那个还好吧?还疼不疼?”

    乔南轻哼:“你猜?”

    沐想想:“弄点暖和的东西捂捂,感觉会好点的。”

    乔南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一时口快地嘲讽道:“什么暖和的东西,你吗?”

    沐想想:“……”

    乔南:“……”

    乔南反应过来:“……我是说……”

    沐想想拔高声音:“挂了!”

    “…………”乔南沉默地盯着手机,脸色黑如锅底,片刻后忽然抬起头来,朝前方已经凄惨练习了一上午仰卧起坐的校蓝队队员们大吼,“看什么看!接着练啊!就你们现在这个腰腹力量,还想不自量力地打败嘉合吗!”

    同为横尸之一的惨绿少年吊梢眼中盈满泪水,他忍受着腰腹处剧烈的酸痛,心态已经濒至临界点。他盯着那个正盘腿懒洋洋坐在地面软垫上,从出现起就表现得非常嚣张的短发少女,忍不住委屈地大喊:“我不做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乔南捏紧手机,缓缓朝他看去,眼神里逐渐凝聚起在大姨妈的百般折磨下诞生出的杀气。

    惨绿少年:“…………”

    腰腹忽然充满力量!

    沐想想按下挂机键后盯着恢复漆黑的页面发了会儿呆,用手背悄悄贴了贴脸颊,很快又因为门外一阵轻微的响动回过神。

    大门推开,以乔父为首的一群人神情严肃地涌了进来,沐想想听到一旁有个戴眼镜的男人语速很快地说:“……并购案这个项目后期一直是石部长在跟进,现在出了那么多篓子,他却说自己什么都不知——”

    目光对上沐想想的那瞬间他声音跟被掐了一把似的停下,脸上立刻显露出几分懊恼来,他周围的其他人神情也变得有些奇怪。

    沐想想正狐疑着,乔父已经咳嗽了一声:“行了,这事儿应该跟石家俊没关系,我知道你们怀疑他,可我也认识了他那么多年,他老不老实,我心里有数。”

    说话那个眼镜男呐呐地应了一声,沐想想从他们的对话里立刻挖掘出了内容——哦,说的是乔南的小舅舅。

    看来乔南跟他小舅关系是真的很不错,这群人就连说句石部长的坏话都生怕被乔南听到,或许是担心“乔南”会因此发怒?

    乔南会不会发怒不知道,沐想想肯定是不会的,因此对上一众紧张的视线,她只是平静地朝他们点了点头。

    众人可见地松了口气,乔父眼中流淌出淡淡的欣慰和骄傲,目光扫过身边这群蠢货,颇有一种炫耀宝藏的暴发户心理。

    此时被众人关闭的房门再度被敲响,已经落座的乔父沉稳出声:“进来。”

    门推开,一个个头瘦高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三十来岁的样子,穿着笔挺精神的西装,模样不错,高鼻大眼,嘴唇很厚,带着淡淡的笑容,从面相到气质都憨憨的,给人一种老实巴交值得信赖的感觉。

    他看上去没什么城府,视线非常明显地在办公室里打量了一圈,然后对上了沐想想,立刻笑了,是那种家人一般亲昵的笑容。

    沐想想正迟疑,便听身边的乔父开口,如同招呼家里的小辈一般:“家俊啊,你来啦,过来坐过来坐。”

    沐想想立刻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位石家俊了,头脑电光火石间思考完毕,她勾起嘴角,补救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石家俊果然没察觉到不对,他哎了一声走过来,温柔的目光从沐想想身上收回,站定在乔父身边,变得有些拘谨:“乔董。”

    乔父笑道:“那么客气做什么,都是一家人,直接叫姐夫就行了。”

    石家俊摇摇头:“不行不行,乔董,私下是另一回事,在公司你就是我老板,嘿嘿。”

    乔父为自己这个小舅子十几年如一日的本分有些无奈,但这也是他最欣赏对方的一点,从不拉大旗扯虎皮。

    因此乔父也非常地信任他,直接就单刀直入地进入主题:“说说吧,光海并购案从年前就一直出问题,这是个大项目,公司投入了很大的精力,这次据说,有关操作价的泄露跟你们事业部有关系?”

    石家俊脸色立刻白了,慌里慌张地解释:“不可能,这些内容都是我亲自经手的……”

    他似乎很紧张,话也说的颠三倒四,解释得倒是很清楚,大致就是并购案的机密他保管得很严密,事业部除了他之外只有非常少数的几个人才有可能接触到。

    他这样一点都不像是澄清,反而像是拼命把嫌疑在朝自己身上揽。

    可办公室里以乔父为首的一群高管们脸色却可见地回温了许多,就连一开始进门的那个眼镜男都无语地转开了头,他眼神里夹杂着一些对石家俊的不屑,不过那种不屑似乎只是单纯的轻蔑,并不带有怀疑。

    石家俊终于说完的时候表情简直跟要哭出来似的,乔父笑眯眯听完他的解释,好脾气道:“好了,这件事情我们会继续调查的,你不要那么激动,坐下一起喝杯茶——跟南南也很久没见了吧?”

    石家俊脸还涨红着,缓了很久才收敛起情绪,他望着沐想想,脸上露出怀念的笑容:“是啊,南南真像我姐,越长越帅气了。”

    沐想想不动声色地与他对视,心头一时盘算不好该怎么回应,索性拿起功夫茶盘里的小茶壶,顺手为开完一场会后神情显得有些疲惫的乔父倒了一杯。

    石家俊看得顿了顿,视线似乎闪动了一下:“也比以前稳重啦。”

    乔父端着那个小小的茶盅,整个人都抖起来了,要不是不敢在儿子面前造次,他估计能开口让沐想想喂他。

    办公室里的气氛和谐不少,这仨分明是一家人,于是没一会儿在座的“外人”们就识趣地起身告辞了。

    被留下的石家俊看起来有点不自在,在沙发上坐立难安地挪了一会儿,也吭哧吭哧地开口:“乔董,那我也走了。”

    习惯了自家小舅子老实到近乎胆怯的脾气,乔父也没多留,石家俊站起来后就有点激动地给沐想想递眼色。

    沐想想思索了一下,放下茶盏:“我送你。”

    乔父有点嫉妒地哼哼两声:“每次都送来送去,你们舅甥俩感情比亲爷俩还好了。”

    大门一关石家俊就开始拍胸脯:“吓死我了。”

    沐想想没说话,斜睨着他,这家伙看上去没心机到近乎蠢笨了,可拍胸脯什么的,他毕竟是个中年男人,总让她觉得很不对劲。

    石家俊显然跟乔南是很熟悉的,立刻絮絮叨叨跟沐想想聊起各种好吃好玩的东西,什么飙车赌钱开游艇出海钓鱼之类的,沐想想对这些统统没兴趣——跟她聊辅导书她估计还能回答上几句。

    单方面的絮叨在接下来的一个拐角戛然而止,石家俊停下脚步的同时拦住沐想想,拐角那头传来等电梯的一群高管的闲聊。

    “观海并购案那事儿到底哪儿出了问题,我踏马真是到现在都想不通。”

    “我之前怀疑是石部长那边的事业部有问题,现在又觉得悬。”

    “废话,就他那个智商,刚才在乔董面前你们瞧见没有,都他妈快吓哭了,这还是姐夫呢,真是烂泥糊不上墙。”

    “姓石的真tm够狗屎运,要不是有个好姐,他这辈子别说事业部部长,恐怕扫厕所都得被嫌弃不聪明。”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电梯载着笑声渐渐远去,沐想想睨着身边失落的男人——他简直无时无刻不把情绪写在脸上。

    片刻后石家俊叹息一声,转向沐想想,脸上扯开一个非常勉强的笑容:“没事儿,我已经习惯了。”

    沐想想犹豫了一下,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石家俊的笑容就明显了一点,落在她身上的眼神满是慈爱:“真好,越来越稳重了,本来早就该把你带到公司历练的,毕竟这里未来早晚也有你的一部分,要不是你哥……”

    他说到这忽然顿住了,沐想想也愣了愣,听出未尽的语意,朝他递去问询的眼神。

    石家俊非常生硬地打了个哈哈掩饰过去:“没有,我是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妈泉下有知,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说话间电梯到达楼层,石家俊匆匆进去,回身关门的时候,发现外甥还愣在那怔怔地盯着他。

    他满脸做错了事的尴尬,匆匆摆手,然后在电梯大门关闭的那瞬间,所有的表情和动作尽数收敛。

    盯着电梯屏幕跳跃的数字,石家俊平静到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倘若有人现在站在他面前,一定会惊诧于他此刻与平时憨傻形象截然不同的气质。

    他的眼神精明到锋利,半晌后流露出一丝不太明显的笑意。

    所有事情,都是恰恰好的点到为止,不管是光海并购案涉嫌泄密的嫌疑,还是他朝外甥说的那一字半句。

    他了解身边的每一个人,也知道怎么样的表现能够让他们卸下防备,比如几十年如一日器重“老实人”的乔远山,再比如他恐怕至死都无法改正“别扭”这个毛病的外甥们。

    不管乔瑞还是乔南,都同样的热衷将心声和怀疑憋在心里,甚至于乔远山都是这样。

    今早公司里沸沸扬扬的八卦他有所耳闻,乔远山忽然带着乔南来公司,还当着大儿子乔瑞的面毫不掩饰对小儿子的信重,甚至直接把小儿子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石家俊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却清楚地知道乔瑞上午朝观海并购案的项目组大发雷霆了一场,这位乔总经理,很明显对父亲的做法在不满。

    至于乔南……乔南也变了,石家俊回忆起刚才小外甥帮姐夫斟茶的画面,微微眯了眯眼睛。

    长大了啊……也知道要在父亲面前用乖顺换取东西了。

    他冷哼一声,脸上逐渐浮现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楼上,关闭的电梯门外,沐想想听到背后的一声呼唤,转头就见乔瑞从不远处走来。

    乔瑞忙完手上的工作立刻跑来找弟弟,此刻狐疑地看着弟弟脸上茫然的神情,他有点担忧,可惜语气还是生硬:“你怎么了?”

    沐想想转头朝关闭的电梯门看了一眼,接着看回乔瑞,“哥……”

    乔瑞:“?”

    她问:“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来公司?”

    “…………”乔瑞被这个直白的问题直接噎了一下,“……谁说的?”

    沐想想用一根手指挠了挠头发:“石家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