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沐想想赶到的时候,乔南正蹲在医院的角落里。

    少女蹲姿非常豪迈,腰上系着好几件衣服,视线阴沉,脸色黑如锅底,那些不断回首看她的路人都被她周身的冷气弄得下意识绕开一圈。

    沐想想沉默了一会儿才上前,乔南同时抬头看他,两人相顾无言。

    片刻后沐想想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不好意思啊,没想起这件事,你现在感觉还好吧?”

    乔南面无表情地掀了掀嘴唇:“疼。”

    沐想想有点想笑但立刻忍住了,左右看看后,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来递出去:“那个……你有没有垫……东西?要不先去卫生间换一下?”

    她路上想到乔南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会束手无策,于是特地拐进店里买了一包卫生巾,当时没多想,现在对上对方平静的眼眸,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感受到了几分局促。

    乔南盯着她,过了一会儿视线又转到那包卫生巾上,他使劲地闭了闭眼,然后用尽全力去抵御这股自己这辈子所感受过的最可怕的羞耻感:“……裤子,脏了。”

    沐想想:“……”

    乔南:“……”

    死一般的寂静过后,沐想想强迫自己的视线不要朝对方系满衣服的腰部扫:“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洗漱吧。”

    家里肯定是没办法去的,不管乔家还是沐家,谁都不敢打包票不会忽然回来人。磨蹭了一会儿后乔南拿手机定了个房间,路上顺便买好换洗衣服和一些必备品,也没敢耽搁太久,毕竟乔南的脸色实在太过苍白。

    订的时候没注意看,大门关上那瞬间两人不约而同都看到了房间正中央唯一的大床。记起登记时前台小姑娘暧昧的眼神,空气忽然就稀薄了几分,沐想想扫了乔南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沉默了一会儿,乔南咳嗽一声转开视线,收拾出几件必备品:“我去洗澡。”

    沐想想也有点不自在,但还是叫住他,撕开那包东西取出一片递去:“……那个,你会用吧?”

    乔南死死地盯着她的手,就在沐想想打算拆开包装教他如何使用护翼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说地伸手接下走了。

    卫生间关闭的大门后头开始有水声响起,沐想想努力让自己不要太关注里面大概是洗澡的声音,维持镇定的神情开始收拾东西。

    水声停下之后卫生间安静片刻,响起几句不太清晰的脏话。不愿意听使用说明的乔南被卫生巾的使用方式似乎弄得很头大的样子。

    很久后浴室大门才开启,水蒸气裹着沐浴露清爽的香气涌进房间,乔南出来了——他裹着浴袍。

    目光在背对自己的沐想想微红的耳根扫过,他想到刚才自己见到的一切,一时也觉得语塞,空气里此刻仿佛跳动起令人不安的元素,半晌后他转开视线匆匆钻进被窝。

    沐想想听到动静也没回头,专注手头的事情——她用刚才在楼下便利店买到的小电锅烧开一瓶矿泉水,放生姜和红糖熬煮,最后打进一个鸡蛋。

    淡淡的甜味在房间里扩散开,她端着最后成品过来,目光落在被窝外头乔南唯一露出的几根头发上:“还好吧?”

    被拱成小山似的被窝蠕动了一下,里头传出乔南闷闷的回答:“不好。”

    沐想想有点愧疚的,尤其在见过乔南这一路不时的停顿之后——每个月生理期的时候有多痛,她的身体她非常清楚,乔南遭遇这种折磨,完全就是无妄之灾,她叹了口气道:“喝点东西吧。”

    被窝又蠕动了一下,乔南的脑袋钻了出来,他转头盯着沐想想,面孔被闷出几分薄红,然后才半坐起来,不情愿地接下汤锅。

    嫌弃用勺子搅拌红糖水里沉浮的那堆生姜,腹部一阵阵尖锐的绞痛,乔安忍不住王子病发作:“难喝。”

    沐想想也不为自己辩解:“对不起。”

    她好像确实是一点也没能遗传到爸爸的好手艺。

    一想到这个她就感到失落,语气不由带出了一点,还想挑毛病的乔南沉默了下,眼角偷偷打量她表情,然后安静低头开始喝那锅味道很不怎么样的东西。

    把打在里头的鸡蛋都吃干净之后他再次躺下了,这一次冷到像是蹲在冰窖里的身体终于温暖了一些,乔南缩在被窝里看沐想想沉默忙碌的背影,忽然良心发现地想起对方昨天似乎还在发烧。

    他问:“你的病怎么样了?”

    “嗯?”沐想想给一个电暖袋插插头,回头对上他的目光,“哦,好多了,不过你爸和你哥不让我去学校,跟老莫请了好几天假。”

    乔南听到这种于他而言近乎不真实的内容,忍不住怀疑了一下人生——自从身体跟沐想想交换之后,生活里的好多人似乎都变得不太对了。

    不过这感觉其实也不错,乔南回忆起自己不久前被父亲拉着观赏相册和炫耀外套的经历,嘴角忍不住扯出个弧度。沐想想把已经热好的电暖袋抱过来,见他脸色好转,问:“好点了?”

    乔南立刻恢复面无表情:“没有。”

    然后盯着那个电暖袋皱眉:“你买这种东西干嘛?”

    铁骨铮铮的真汉子从五岁起就不用这种毫无气质的东西了!

    沐想想不理会他的排斥:“大姨妈来了都这样,我宫寒,捂一捂热的东西肚子会舒服一点。”

    面前躺着的是自己的身体,她也没多想,直接伸手进被窝去扯那个乔南抱着顶住肚子的羽绒枕,乔南顶着那个枕头才让肚子稍微舒服一点,当然下意识想要阻止她的动作,于是五指一抓。

    沐想想:“……”

    乔南:“……”

    互相交握的双手迅速被双方松开,沐想想没说话转开视线,乔南咳嗽了一声,目光定定地盯着她。

    奇妙的气氛萦绕在两人之间,直到一声信息提示音打破这尴尬,沐想想几乎以快如闪电之势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一边低头回复,一边努力忽视现在奇怪的感觉。

    那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的手我自己的手……

    乔南平静的声音忽然响起:“谁阿,回得那么急。”

    “曹威,说午休不想睡觉,约我一起打游戏。”沐想想下意识回答了一声,屋里又安静下来,等她回复完一抬头,才发现乔南的视线居然仍未转开。

    沐想想:?

    乔南目光深邃:“……我说过的吧,让你别用我的身体干奇怪的事情。”

    沐想想听得摸不着头脑,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乔南就冷哼一声,转开目光道:“上来。”

    沐想想:“什么?”

    “你这个破身体体温快到零下了。”乔南一副非常嫌弃口吻,“我的身体比较暖和,上来,帮我捂捂。”

    沐想想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他,有点迟疑:“……不好吧?”

    毕竟怎么说都是不同性别的……

    乔南脸上露出个嘲讽的笑容:“你干嘛?你对自己的身体有非分之想啊?你怎么那么变态,现在怎么看都是我比较吃亏好不好?”

    沐想想:“…………”

    她滑进被窝,羽绒被很轻软,里头有酒店提供的沐浴露的气息,是从刚洗好澡的乔南身上散发出来的。对方的额发被被子磨蹭得有些乱,此时似乎仍在被痛经折磨,眉头时刻紧促,嘴唇隐忍紧抿,目光里带着对当下身体状况深深的烦躁。

    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却从神情到气质都让身体真正的主人感到陌生,沐想想不自在地朝旁边挪了挪,乔南瞥了她一眼,撑起身体伸出胳膊按了下床头柜上的一个开关,酒店的自动窗帘缓缓合拢,室内光线立刻变得昏暗。

    手机再次响了一声,屏幕亮起,大概是曹威回复的消息进来了。

    沐想想下意识想伸手去摸手机,手背被轻轻打了一下。

    乔南翻过手机来看了眼屏幕,直接帮她按下关机键,语气不耐道:“吵死了,赶紧给我睡觉。”

    醒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沐想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她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不过此时疲惫的身体状态似乎因为这场午睡有所好转了。

    毕竟前一天还在发高烧,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完全恢复健康,虽然一直撑着没有表现出来,但不论是从家赶到这里还是之后一系列照顾乔南工作,她其实都进行得很勉强。

    幸好一场恰到好处的午睡拯救她于水火。

    屋里很昏暗,只有少数的光线从窗帘未完全合拢的缝隙里钻出,沐想想打了个哈欠,伸手揉了揉眼角被挤出的眼泪,放下手的那瞬间,才忽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她怔了怔才抬起头,视线里正顶着她身体的乔南还在熟睡,一双眉毛在睡梦中深深拧紧。

    鼻息间能嗅到沐浴露很清爽的香味。

    沐想想记得刚入睡的时候他俩应该是背对背的。

    而现在,乔南却舒展着身体,一只胳膊放肆地伸过来,手掌搁在她肚子上。

    撩开了T恤,毫无阻隔的那种。

    沐想想:“…………”

    其实当下的情况非常的古怪,认真说来,或者应该说是她的身体在摸乔南的肚子?

    但沐想想这一刻仍旧僵硬了,下一秒,视线中正在皱眉沉睡的少女眼皮动了动,也终于醒来。

    眼睛睁开的那瞬间少女沉睡时尚且存留的那丁点沉静气质骤然消失,裂变般巨大的改变鲜明到叫人无从忽视,沐想想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透过身体看见灵魂本质奇观,心脏微微一窒,紧接着那双还残存有睡意的眼睛就淡淡瞥了过来。

    搁在肚子上的那只手无意识来回滑动了一下。

    四目相对,乔南停顿,然后脑子渐渐清醒。

    超过两分钟的寂静之后,已经睡得不分你我的两具身体默契撕开,乔南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抬手去按窗帘。

    外面天还亮着,他拿起手机扫了眼,又转头看向床上正顶着血红的耳朵一语不发整理上衣的沐想想。

    “……”没人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空气似乎都在随着这阵稀稀疏疏的响动而变得稀薄。

    半晌后沐想想听到一声无比尴尬的咳嗽——

    “我怎么感觉我的腹肌,好像变得软了一点?”

    回去的一路两个人神情都有点僵硬,乔南走在前头,沐想想远远坠在后面,绷着脸,全程避免视线接触。

    乔南双手揣兜,偷偷用余光打量身后的沐想想,睡完一觉后他腹部的绞痛有所缓解,现在变成头痛了。

    【切,真是小气】

    【女人就是麻烦】

    【那个是老子的肚子,老子辛辛苦苦练了十几年的!】

    【所以老子摸自己的肚子也不可以啊?】

    【腹肌确实是软了嘛!没说错啊】

    【不知道在生什么气】

    【一看你就没有好好锻炼好还敢那么理直气壮】

    【哪来的底气哦】

    【哼】

    这些念头在脑子里弹幕般划过,他嘴上倒是一个字也没敢说,站定在路边后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先送你回去?”

    沐想想抿着嘴,整个人沉浸在难以言喻的情绪里,不过这块地方离城南有点远打车回去真的要花不少钱,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思考乱七八糟的东西,轻轻嗯了一声。

    同行的两人在出租车里分坐在副驾驶和后座,后座的男孩转头看着窗外,宁可盯着行道树也不把注意力放在车里,副驾驶的女孩却频频接着后视镜打量后座,这种古怪的气氛很快被司机所察觉。

    车里回荡着从后座打开的车窗处灌进来的呜呜风声,司机满腔八卦之魂熊熊燃烧,憋了一路还是没憋住:“……吵架啦?”

    沐想想愣了愣,终于回头,就对上后视镜司机笑眯眯盯着她的双眼——

    “吵架了不要紧,不能冷战啊,小情侣那么登对,有什么问题我们男孩子多让着点女孩子嘛。”

    沐想想空白了一路的脑子回神些许,闻言皱了皱眉,刚想解释自己跟乔南并不是什么情侣关系。

    然而在她张口之前,副驾驶的一声嗤笑已经响起。

    她侧目看去,就见坐在副驾驶的乔南抱臂拧眉,一脸暴躁的神情:“师傅,开车就开车,注意安全,别左顾右盼好吗。”

    沐想想梦了一整晚这尴尬的场面,第二天昏昏沉沉起床时一出门就碰上了正从健身室出来的乔家大哥。乔家老大似乎是刚做完运动,正单手用一根毛巾擦拭湿漉漉的脑袋,他身上白色的运动T恤已经被汗水打湿,沐想想无需刻意,第一眼就捕捉到了那两排隐藏在半透明布料下的肌块。

    立刻勾起沐想想一些不太美妙的回忆。

    乔瑞立刻发现到了自己僵直在门口的弟弟,他擦汗的手微微一顿,停下脚步问:“怎么了?”

    沐想想痛苦地闭了闭眼睛,神情平静地回答:“没事。”

    乔瑞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还以为他身体仍不舒服,神情一肃,凑近来伸手用手背碰了碰弟弟的额头。

    这种较为亲密的身体接触在近段时间关系有所缓和的家里逐渐开始出现,放在以前乔瑞根本连想都不敢想,可现在,弟弟即便在神志清楚的情况下也未曾躲开他的触碰。

    乔瑞感受了一下手背的温度,确定没有过热后才松开拧紧的眉头,他冷酷而锋利的目光上下扫扫弟弟,忽然问:“是不是呆在家里觉得无聊了?”

    还没从腹肌魔咒里挣扎出来的沐想想回以茫然的眼神。乔父和乔瑞因为她生病的关系直接跟十二中请了长达一周的病假,这使得她拥有充分的时间可以呆在家里复习乔南从英成搞回来的教学音频和笔记。无聊?怎么可能,她忙着呢,除了温习英成的功课外,还得背很多德语单词好吗。

    但乔瑞也不知道从她这个表情里领悟到了什么,不等她回答,就露出一个了悟的神情离开了。

    谢天谢地的是早上乔远山没有做饭,他昨天很忙,实在没有力气大清早洗手作羹汤——围着餐桌吃到沐想想出品的素面的那一刻罗美生眼泪都快下来了。这几天她总是因为种种原因无法逃脱丈夫的投喂,每天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毫无自知之明的乔远山还朝儿子们露出歉疚的神色:“对不起啊,爸这段时间有点忙,可能没空顾到你们吃饭,等过段时间有空了,一定给你们烧顿好吃的。”

    罗美生:“……”

    沐想想:“……”

    两个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人齐齐将目光投向同一处地方,被如此凝视的乔瑞不紧不慢地吹着勺子里的汤:“爸,今天带南南一起去公司吧。”

    乔远山果然立刻被转移开注意力:“怎么?”

    “他这几天生病没办法去学校,待在家里也无聊,不如让他去公司多转转,认认人,毕竟以前……”乔瑞顿了顿,不去回忆弟弟以前在公司跟自己和父亲吵架事情,理所当然道,“反正他以后也早晚要接掌业务的。”

    这话说的简直就像在当场瓜分家业。事涉财产的话题,换在其他任何事业略有规模的家庭此刻气氛都该紧绷起来了,乔家饭桌此时却仍一派祥和。

    乔远山一边仔细品尝小儿子亲手做的素面,一边点头:“也对。”

    “……”沐想想听得头都大了,“我不想去。”

    “不要胡闹。”乔瑞锐利的视线就强势地扫了过来,“家里的产业也有你一部分,你早晚要学着怎么管理的。”

    沐想想简直无语,乔家的产业是什么鬼,真的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好吗。

    乔瑞看她迟疑,以为她还是不情愿,不由联想到这些年弟弟对家人的抗拒,他立刻伤心了。

    他伤心的表现就是生闷气,原本就很锋利的眉眼冷却之后越发令人胆寒,一大早来接乔父出门的助理小楼刚进门差点被这可怕的一幕吓跪,目光小心翼翼在乔家众人身上打量,他一边猜测着是谁惹恼了这位雷厉风行的少东,一边尽量低调地提醒乔父:“乔董,车已经到了。”

    乔父在外人面前形象还是很威严的,他高深莫测地嗯了一声后,吃完碗里沾璧的最后一颗葱花,撂下筷子起身穿衣:“那就走吧。”

    助理小楼刚要答应,却见他又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了屋里的另一位小主人:“你也赶紧去准备一下,跟我们一辆车去公司。”

    沐想想不想去,却又知道乔瑞在不高兴,这位先生一不高兴她就觉得头皮痛,只好磨磨蹭蹭站起来,上楼换衣服去了。

    他一上去,等候在门口的助理小楼立刻瞪大了眼睛!

    目光在坐在门口神情冰冷的乔瑞和满脸高深莫测的乔父身上来回转动,片刻后又加入了穿戴整齐的乔家小少爷。

    怪不得,怪不得一大早乔家就这么山雨欲来风满楼,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么回事!

    助理小楼直至爬上副驾驶时仍在心惊肉跳——来了!终于来了!乔家这位以往只是偶尔才去公司的小少爷,这次看来终于要打算玩真格了。

    他可是还记得这位小少爷曾经在公司跟父兄一言不合能直接砸办公室的壮举的。

    局势扑朔迷离,按照当下他所看到的情况分析,乔董事长应当有意愿要扶持小儿子,可这样一来,已经早早进入集团核心管理层的乔家大少爷就会失去部分优势,他必然不高兴。

    助理小楼生出一股淡淡的怅然,他望着窗外流逝的风景,由乔家联想到自己,一颗文艺心脏不受控地涌出许多嗟叹。

    在诱人的金钱驱使下,一切人性都暴露无遗,就连本该亲密无间的父子兄弟都不例外。

    豪门啊,这就是豪门。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