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沐松在那一刻的感受完全是懵逼的。

    他柔弱的、温和的、纤瘦的、沉默的,老实的姐姐,最常见的活动是抱着各国语言自学教材背单词的姐姐。

    此时拎着一根木棍翻飞在人群里。

    挥舞出了连他这个初中一霸都难以企及的杀气。

    挨骂之后他发了会儿傻才反应过来,头脑空白地加入战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今天这一架打得格外轻松,对头十几个人,没一会就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跟他之前想象中的“恶战”截然不同。

    “真”校霸乔南对此嗤之以鼻。

    一群初中小屁孩的恩怨情仇,放在他这种老江湖面前实在是太不够看了,更何况小屁孩们懂什么打架,他们的“狠”无非是不分轻重而已。

    他们知道拳头打在哪里最痛又不会出大事儿?

    他们知道膝盖怎么踢才能恰到好处地让目标丧失力气?

    这些乔南统统知道,他现在的短板只是沐想想这具身体的体力而已。好在交换的这一个多星期时间里,他一直都没落下该有的身体训练,又凭借对体力极致苛刻的掌控每天增加运动量,截止今早,已经进步到可以在断断续续跑完六公里后,勉强再做十个引体向上。

    虽然依旧远远达不到他自己身体的程度,但已经足够给这群小屁孩吃点苦头了。

    初中小屁孩的心理承受能力果然不行,战局风云变幻后现场的小弟立刻跑掉一半,剩下的那一半也很快失去了对抗意志,只剩下那个好像叫裘广的老大在乔南的拳下啜泣……

    乔南丢开这个小屁孩,叹息了一下祖国花朵的病变,然后回到墙角,提起之前放在那里的袋子,回头。

    沐松位于满地哀叫的对手中间,以往锋利而尖锐的面孔上表情愣愣地,便听到自家姐姐平静的声音:“还站在那里干嘛?”

    沐松现在满头血的样子肯定是不能回家的。

    乔南带着这个一头灰发的小孩七拐八绕地找到一家药店,进去买了绷带纱布和消□□品,进公园处理伤口。

    伤口不大,冲盐水上碘伏再包扎,他动作很熟练,毕竟以前因为打架也经常受伤,久病成良医了。

    沐松却坐在长椅上,为自己神情平淡的姐姐的一举一动说不出话。

    公园里有不少老年人在跳广场舞,这个角落却始终安静着。

    沐松感受着额头逐渐被绷带缠绕的触觉,半晌后冷冷开口:“你不问吗?”

    乔南手指翻飞打了个结,边收拾东西边瞥他:“问什么?”

    沐松顿了顿,有些难以启齿,打架泡女人这种事情,很不堪吧?尤其在这个从小就品学兼优的姐姐眼里。

    乔南作为过来人,几乎是一眼就看清了这小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嗤笑:“小兔崽子,毛都没长齐就学人混社会,告儿你你还嫩着点,别以为烫个头说句脏话就是什么黑道老大了,你跟你那个什么女朋友那伙人,简直就是土老帽唱戏。”

    “………………”

    沐松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吐槽姐姐地痞无赖似的腔调还是姐姐话里的内容,他沉默了很久,眼神倔强冷漠:“那个不是我女朋友。”

    乔南:“所以呢?你真的没发现哪里有问题?我刚才听你对头放狠话的时候简直尴尬癌都要犯了,你们是在拍90年代tvb黑道剧吗。”

    沐松的脸色很难看,青春期的少年人自尊心很奇妙,他们能够接受外界对他们叛逆行为的指责,甚至还会为此引以为豪。可唯独无法接受对他们所混圈子品味的质疑,更别提这质疑还来自一个在他看来成天只知道死读书的对象了,他觉得对方简直是在明晃晃地嘲笑自己老土。

    换做平常他根本搭都不会搭理,毕竟姐姐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好学生形象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那她懂个屁啊,不同世界的人说的话有什么可听的?

    可偏偏对方刚才还大发神威了一场,画面如此酷炫,把他和裘广这群称霸初中的扛把子们衬托得——

    似乎真的很怂。

    因为英俊的外表和“帅气”的举止一直被本校女孩奉作男神的沐松此刻拼命按捺心中松动的自我怀疑,他坚决否认:“你懂个屁啊!”

    然后就见对面的少女立刻冷下脸色。

    不等他意识到情况不妙,下一秒,对方的右手已经高高举起——

    “嗷——”

    乔南把人揍过一遍,将收拾好的塑料袋扎紧后朝沐松怀里一丢,目光上下扫扫,在对方几乎要从牛仔裤破洞里冒出来的一双腿上停顿几秒,双手揣兜一声冷笑,留下嘲讽的余韵转身走了。

    沐松被拍得后脑勺一阵热,他屈辱极了,很想接着倔强,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下意识跟上了前方的脚步。

    前方一阵风吹来,刮进牛仔裤的破洞里,沐松冻得一激灵,忽然就感到羞耻,尤其在前方还走了个穿戴整洁身姿风流的对比对象之后。

    那感觉就好像精心打扮之后信心满满去参加米兰时装周,却发现自己的浑身装备已经是五年前的潮流。

    明明在此之前他还对姐姐身上那种毫无个性的休闲风嗤之以鼻来着。

    现在品味却忽然就变了。

    回到家,很意外的,沐家爸妈都不在。

    乔南没再搭理沐松,进屋后径直就回了房间。反倒是沐松愣在门口——他本以为今天无论如何总会得到一番说教才对。

    乔南自己就当过不良少年,他吃饱了撑的,哪有时间跟他说教?更何况叛逆期里的年轻人,能听得进他人的劝诫才有有鬼,乔南还记得自己中二的那段时间,那简直就像枚炮仗,所有来自于亲人的只言片语,都有可能成为点燃引线的火种。

    作为校霸,他从小到大身边出现的小伙伴几乎都有过这一时期,那些家伙的症状轻微些表现在抽烟喝酒,严重的根本上不封顶,沐松这样顶多谈谈恋爱打打架的,在里头根本简直可以获封纯真懵懂三好青年。

    根本不需要注意。

    真汉子就该自己捱过去。

    回房间换好衣服后给沐家爸妈发了条短信,询问他俩现在在哪里,乔南换好衣服后就收到了沐妈的回信,说她和沐爸俩人正在外头置办东西。

    置办东西?那就是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咯?

    乔南赶紧从抽屉深处摸出包烟,打算犒劳犒劳自己打完一架后略显疲惫的肉体。

    烟刚叼嘴上,房门被咚咚敲响,乔南火都已经打起来了,只能又默默站起身。

    门打开,外头站着一米七高的奶奶灰小孩,额头伤口的位置缠了个运动头巾,绷带被严严实实盖住。

    乔南朝下一扫,那条令人窒息的牛仔裤也换成运动裤了,他心说孺子可教,却仍为对方打断自己抽烟而烦躁:“干嘛?”

    沐家小弟沉默了,目光从姐姐的眉眼扫到身体,一时竟陌生得不敢相认。

    记忆里的对方,明明跟父母同样的沉默安静,她逆来顺受,甚至面对大伯一家各种尖酸的刻薄话,都可以面不改色地平静回应,还能反过来安抚暴躁到快要失控的自己。

    可现在,那个总是把自己压抑到看不出丝毫棱角的家伙,正顶着蓬乱的头发,叼着烟不耐烦地看着自己。

    她穿着……一件灰色老头衫(乔南最爱的睡衣)和一条夏威夷风格的沙滩短裤(乔南最爱的睡裤),尺码太大,挂在身上松松垮垮,又趿拉着一双黑色的人字拖,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写满了吊儿郎当。

    觉得在同为不良少年的沐松面前没必要像在沐家爹妈跟前一样克制的乔南,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对方的来意,眉头一下皱起来:“赶紧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沐松呐呐问:“……姐……你怎么变这样了?”

    乔南挑眉,他可是记得沐想想说过沐松从上学起就跟家里人不太亲的,从上了初中之后更是连家都很少再回,对着这么个家伙,他一点儿不担心露馅,于是理直气壮回答:“什么叫变这样,我本来就是这样。”

    每天在沐爸沐妈面前夹着腿走路根本就不是人干的,他实在懒得再跟除他们之外的人伪装了。

    本来就是这样?

    那个,安静,沉默,隐忍,循规蹈矩的姐姐,私底下,居然是这样的!?

    一时间沐松就连面孔上终年常驻的狼崽子表情都难以露出,他卡壳了好久,久到乔南都想开口赶他的时候,才低下头闷闷出声:“……今天的事,谢谢。”

    乔南用目光审视了他一会儿,侧开身子:“进来吧。”

    沐松没进过这个房间,但一般女孩房间长什么样他是知道的,因此在踏入的瞬间,他脚步顿了顿。

    跟他的房间一样窄小的空间,很难想象如何才能折腾得那么乱。

    靠墙的单人床上乱七八糟丢了一堆衣服,T恤跟毛衣团成一团从床沿挂到地上,旁边的书包拉开了拉链,松松垮垮地跟衣服一起瘫软,门对面的书桌已经被堆得看不清木材,试卷和辅导材料高高摞在一起,书柜上则空空荡荡的……乔南居然没觉得有哪里不对,一边懒散地扒拉着头发朝里走一边随口说:“坐。”

    沐松:“……”

    坐哪儿?

    沐松无语地看着她,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居然还有着这样神奇的一面,堂堂一个优等生私下里比他这么个小混混还散漫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简直枉为这一片区人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不过认真想想,他发现自己确实也很少跟对方交流。

    或者说他一直认为自己跟这个家的氛围格格不入,比如面对那些惹人厌恶的嗡嗡作响的苍蝇,他的尖锐暴躁总是跟家人们隐忍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久而久之,他开始厌烦这样憋闷的环境,他无时无刻不想逃离,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得到能力,然后解决那些问题。

    而此时,突如其来的发现让他心中出现一些奇妙的感觉,仿佛忽然间,他和姐姐之间就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秘密。

    乔南扫了他一眼,皱起眉头啧了一声,心说真是够麻烦的,上前抱起床上的一摞衣服搁到椅子上:“坐啊。”

    屋里倒是没有异味,但……沐松盯着那个险些被衣服埋葬的电脑椅,他努力忍耐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受洁癖本能驱使,上前挤开姐姐动手收拾起来。

    他动作很麻利,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堆让人头疼的玩意儿给搞定了,整整齐齐叠好的衣服重新回到床上——只占据一个小角落,然后沐松开始收拾桌子,辅导教材归辅导教材,教科书归教科书,就连试卷都分做不同科目整理成不同的几叠,乱糟糟的房间一下就清爽了许多。

    有点乔南刚来时的气质了。

    乔南愣了一会儿,把烟从嘴上取下来,露出了惊喜的眼神。

    可以啊这小伙子,整理房间很有一手嘛!

    居然这么轻松就把他从苦海里拯救了出来!

    讲道理房间那么乱真的不能全怪乔南,毕竟他从小到大根本就没做过家务。乔家一则够大,二则每天都有钟点工来收拾卫生,过惯了这样的生活,刚到沐家时,他真的不适应极了。

    沐想想是个相当自立的人,不管学习还是生活,都一点不给爹妈添麻烦——她的衣服全都是自己洗的。

    乔南用不来沐家那个老式到百度都百度不到说明书的洗衣机,又不能贸贸然去问,他还爱干净,不论春夏秋冬,每天都得从里到外换一身衣服,短裤袜子那些还好,可以直接穿完就丢,可衣服那么大的目标能怎么办?

    沐想想的衣服还少,照他这个换法,两天都撑不到。

    乔南只好买回来一大堆先换着穿,打算等攒够一定的脏衣服数量,再找个沐爸不在门口的机会,翻窗户送去干洗店处理。

    现在好了,有了勤劳勇敢的沐小弟,直接可以省去翻窗户的工序!

    乔南见沐松叠好衣服收拾好书桌后似乎就想休息的样子,赶紧发号施令:“顺便帮我拿去洗一下吧。”

    沐松抱着一叠黑灰白色的T恤,神情锐利地与他对视,满脸都是不情愿的表情。

    五分钟后。

    沐家卫生间里老式的洗衣机咚咚咚开始运转。

    因此沐爸沐妈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家时,差一点被眼前的一幕闪得双目失明。

    他们离家出走的小儿子正举着晾衣杆,一件一件朝晾衣绳上挂衣服!

    沐妈手上的编织袋哐当一下就掉地上了,里头发出疑似铁器碰撞的声音,把正在干活的沐松惊得回过头来,脸上当即露出尴尬的神色。

    双方短暂的沉默被房间里出来的乔南打破,他盯着门外堆成小山的袋子,赶忙上来帮忙:“……什么东西啊那么多?”

    沐妈和沐爸勉强将自己的视线从阳台上举着晾衣杆的似乎已经陷入僵硬的小儿子身上挪开,沐爸憨笑:“不用你搬不用你搬,爸爸自己来,袋子脏,就一些锅碗煤球什么的。”

    乔南没理会他的驱散,动手把几个编织袋朝里搬,一边朝阳台喊:“过来帮个忙啊!”

    沐松迟疑了一会儿,放下晾衣杆阴着脸过来了。

    门一关沐妈就兴奋地蹲下开始收拾,她拉开编织袋,从里头一样样朝外搬——铸铁锅、锅铲、面粉、一大堆不锈钢的小盘子,什么搪瓷杯一次性筷子包,乔南看得简直莫名其妙:“你们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沐妈还在气喘吁吁,脸上却带着笑,手心全是灰,一抹汗脸上马上脏了一道:“哎哟我的宝贝闺女,昨天不是你说的吗,说你爸这个手艺弄点吃的能赚钱,把你爸给激动的,昨晚一宿没睡,今天着急忙慌就开始筹备了。”

    沐爸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你别听你妈瞎说,明明她比我还激动。”

    又有些心疼地皱起眉:“就这点东西加在一起要一千多呢。”

    他一个月也未必能赚到这个数。

    沐妈赶紧道:“没事没事,做生意肯定得花点本钱,本钱花出去,未来说不定就几倍几十倍赚回来了。”

    沐松没经历昨晚那碗面条,听得摸不着头脑,乔南回忆起自己的那句无心之语,却十分无言——昨晚吃那碗面条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沐爸沐妈今天就去买回来一堆东西,中间差了有十个小时吗?这对夫妇做事情……真是太有效率了。

    沐爸沐妈确实都是做实事的性格,昨天听到乔南无意说到的话后,他俩就躺在床上直接一宿没睡,你一言我一语地,直接就把一个小生意的脉络给梳理了出来。夫妇俩那个激动啊,早上起来什么都没干,一上午都在列清单,中午就直奔集贸市场,忙到了这个点钟。

    沐爸骑着他那辆政府发的残疾人电瓶车跑了一整天,这会儿居然一点也不露疲倦,兴冲冲地把地上的材料归置了一下之后,就提着一大袋尖椒朝厨房跑,没一会儿,客厅里就嗅到了一阵清爽的青椒味儿。

    乔南给他风风火火的样子弄得有些懵,怎么这就开始做起来了?

    没一会儿就见沐爸从厨房里端出一个巨大的脸盆,搁在餐桌上,开始调料,弄了一堆料酒啊醋啊酱油朝里倒。他这样节约的人,竟然少见的不心疼东西,咕咚咚倒空了好些调料瓶,直到料汁完全浸没脸盆了里那些切成了指节宽的尖椒段。

    屋里的青椒气味立刻又被一股酸酸甜甜的调料味盖下,乔南被他做菜时的豪放镇住:“这是什么?”

    “爸腌点辣椒,明天拿来当调料。”沐爸解释完后又声音洪亮地喊,“行啦这里不用你们帮忙,明天你俩也得上学,赶紧回去睡吧!”

    “明天?”

    乔南一瞬间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今天一天时间你们连店面都搞定了?!”

    “怎么可能。”在那搬一个很奇怪的超大的还带很多小抽屉的不锈钢货柜的沐妈用看傻子的眼神扫向女儿,“A市店租那么贵,随随便便不得个好几万?我们家哪里有钱哦傻孩子,我跟你爸先租了三天青年广场的早餐摊,试试水,如果生意可以的话,后天就可以领办卫生证和许可证了。”

    夫妇俩一齐笑起来,沐爸已经腌好了辣椒,又去厨房搬出一大袋香菇拿出来切,旁边还有肉丁,他似乎还有什么大工程。

    他俩都一副对自己做的事情理所当然的态度,乔南却直接愣在那。

    这他妈也很超神了啊……

    一天时间……不,应该是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就确定了项目方向项目种类经营方式和销售渠道,还搞定了项目材料,听起来似乎还顺便去跑了证件办理。

    讲道理乔家公司里都未必能找到几个业务效率那么高的员工好吗?

    这对夫妇外表其貌不扬的……性格真的是有点了不得哦。

    那边沐爸简直杀气腾腾,菜刀抡得飞快,乔南脑子里转了个念头的功夫,他已经搞定了第二道材料,然后去厨房架起了锅子。

    肉丁香菇丁以及其他七七八八的食材被热油一下激出奇香,乔南肚子一阵饿,不敢再呆下去了,赶紧起来起来打算回房间,顺手扯了还在发呆的沐松一把。

    沐松的视线落在厨房方向,久久没能回神,前些日子他没在家,以至于这居然是他第一次碰上沐爸做饭!

    那道站在厨房里掂着锅铲意气风发的身影何其的熟悉又何其陌生!

    他不过是一段时间没回家而已,为什么父亲也出现了那么大的变化?他不再像昨晚或者以往每一次和他争吵时那样浑身充斥着对生活的无力感,反而顶天立地,变得和他曾经幻想过的那个父亲的形象……越来越接近了。

    沐松怔在那,乔南拽了一下竟然没拽动,自己歪了一把,披在老头衫外头的外套下摆被旁边那个袋子勾了一下。

    啪嗒一声。

    正蹲在地上整理一袋袋澄面的沐妈循着声音不经意抬头看去,目光登时直了,下意识伸手一捞——

    红彤彤的,一包软中华。

    乔南:“……………………”

    眼见沐妈抓着那包烟在短暂的发愣后神情一点点变得严肃,然后抬头,似乎要看向他的样子。

    霎时间他脑海中风云变幻山呼海啸灵机一动转过身来——

    “啪!”

    还在怔怔看着父亲做饭的沐松后脑忽然一痛,他下意识抬手,捂着头茫然地转过脸。

    下一秒他姐已经毫不留情地揍了下来:“……你个臭小子……”

    沐松:“……………………”

    他姐毫不退让对上他写满问号的双眼,方才小秘密般的吊儿郎当已经一扫而空,浑身散发着凛然正气:“……才多大就跟人学着抽烟!”

    “什么什么!”正在烧汤的沐爸立刻一瘸一拐地奔了出来,扫过客厅的家人,又看向已经站起身来的妻子手上捏着的那个烟盒,他表情立刻变了。

    “臭小子!!!”

    “爸!”他正要过来,又忽然被女儿打断,转头看去,就见女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回房间拎出个纸袋来给他,“我都忘了,今天去朋友家玩,这是朋友家里让我带给你的礼物。”

    沐爸的脑筋还停留在小儿子居然学会了抽烟的噩耗上,对礼物毫无兴趣,只是女儿都已经上前了,只能给面子低头看一眼。

    这一看立刻顿住,他伸手抽出里头的茶饼:“这是普洱吧?”

    乔南连连点头,这可是好年头的普洱,他爸珍藏了许多年,一般都舍不得拿出来待客的好东西。

    就见沐爸拆开茶纸,凑上去嗅了嗅,露出了非常惊喜的笑容:“真是好茶——”

    他刚松了口气,紧接着便听对方说出了后半句话:“刚好今晚给你们煮几个茶叶蛋,明天带到学校当早饭吃。”

    沐爸说着就抱着那个茶饼忘记了抽烟之类的事情转身走了。

    乔南站在原地,头脑在阻止他和不阻止之间来回抉择。

    一分钟后,他转身回到了客厅里,对上正用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他的沐松。

    乔南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转头先朝沐妈下手,抽走对方拿着的那包烟:“没事儿妈,你忙你的,我来跟他说,一会儿顺便把烟给丢了。”

    然后在安抚住好骗的母亲之后,与沐松再次四目相对。

    “……”乔南沉吟了一会儿,“要不你接着晒衣服去吧。”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