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好不容易把米给找了出来,乔远山洗干净手,拒绝了罗美生想要代劳的自荐,自己蹲在灶台跟前捧着手机搜——

    “感冒发烧喝稀饭可以吗?”

    “小孩生病喝粥会不会好得快?”

    他顺着搜索点进一个妈妈论坛,结果看到里面有一条回复说发烧的人一般没胃口,白粥虽然对身体好但是不开胃,有一种土方子熬的粥虽然麻烦了一点但是如何吧啦吧啦地受她正在生病的孩子的欢迎。

    乔董事长一拍板——就是你了!

    不过做饭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忘记洗米和炒米炒糊连续清了两次锅子之后,乔远山看着面前一片狼藉的料理台不由叹息出声。

    托有个勤快母亲的福,乔远山儿时虽然受穷,却从未摸过锅铲,长大后有了钱,越发的没有生活概念。这些年他流连于不同的饭局,跟这个总那个长推杯换盏,吃饭这种事情,比起生活必须更像是一种交际。以至于此时此刻,他已经快要想不起来曾经跟家人一起吃饭的场景了。

    面目模糊的母亲或发妻端着热气腾腾的餐盘从厨房里钻出来,菜的香气萦绕在鼻尖,餐厅灯光昏暗,一家人都围在桌边嘻嘻哈哈地等待开饭。

    这是多么久远的事情了啊,可此时回想,却仍能感受到残存记忆的余温。

    他是感受过了。

    但孩子们呢?

    他洗干净锅子,倒进新的材料,一边按照帖子里说的土方用生姜煸炒,一边怅然叹息:“这些年,我对南南和瑞瑞的关心真的太少了。”

    罗美生第一次见如此要强的他露出这么落寞的神情,顿了顿,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乔远山却摇摇头:“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心里有数,我这个爹当的……一点也不怪他俩会恨我。”

    两个孩子没有一个肯接纳他,要说为什么会这样,乔远山真的不知道原因吗?不,扪心自问,他其实是知道的。

    但事业越做越大越做越成功,这么些年来,他天天被下属捧,被同行捧,被朋友捧,被媒体捧,早捧得飘飘欲仙。以至于在公司里发号施令惯了,回家也听不得不想听的声音。

    他拉不下那个脸,他端着父亲的架子,总在等待对立面的孩子主动跨出第一步。

    但这一刻,他发现自己那种莫名的坚持简直可笑得可以。

    刚刚他凭着一股冲动主动拥抱了乔瑞,不但没有被推开,反而得到了大儿子难得慌乱的安抚。

    而现在,他系着围裙站在厨房,也一点不觉得伤自尊,满心满脑只有对小儿子喝下自己做的粥后加速身体恢复的期待。

    孩子们哪里是站在对立面啊,他们明明就站在他的身后,一直等他回头看过来。

    而他这个当爸爸的,居然就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耽误了那么那么多年才看清一切。

    乔远山说不清是个什么心情,他现在简直快要恨死自己。

    但幸运的是,纵使迟到了那么多年,他终究还是挖掘到了深埋的珍宝。

    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改变一下自己在生活中的态度了。

    沐想想一觉睡醒,手上的吊针已经不见,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涨涨的,但精力恢复了许多。

    房门没关,能听到外头叮铃哐啷的碎响,乔父嚷嚷着:“扑出来了扑出来了!”罗美生则大叫:“锅盖锅盖锅盖锅盖锅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一直以来都只能让她感受到深深寂寞的乔家,忽然莫名地温馨起来。

    沐想想撑着爬起来一些,转头看到茶几上放了一杯水,伸手一摸,杯壁还在发热。

    她正好口渴,端起来喝了两口,顺便摸出枕头下的手机。

    收到了好几条短信,多是曹威昨晚发来,问她为什么突然掉线,由于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最后的几条都是各种哭哭掉眼泪的表情。

    沐想想回了句不好意思昨晚喝多了没看到,朝下一拉,才发现乔南早上也发来了短信,用嘲讽的语气问她酒醒了没有。

    被这个问题引申出的一大堆记忆撞进脑子,沐想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沉默片刻,心如止水地打了一句【不好意思,昨天给你添麻烦了】。

    很快的好几条回复几乎同时砸过来——

    【威震天下:“我说呢,原来是这样,没事没事不用道歉”】

    【威震天下:“现在酒醒了吧?”】

    【威震天下:“刚好在组队,要不要一起来?”】

    【乔南:“起得可真早:)”】

    沐想想看了闹钟,已经将近中午十二点了,顿时沉默。

    先告诉乔南自己生病发烧的消息后,又跟曹威道歉,说自己今天身体不舒没办法一起组队。

    【威震天下:“!”】

    【威震天下:“没事没事不舒服就多休息多喝水”】

    【威震天下:“那我不吵你了你好好睡一觉吧”】

    【乔南:“……”】

    【乔南:“服。”】

    手机安静了下来,沐想想等待了片刻后确认没有新的信息,丢开它接着倒回去睡。

    没一会儿被骤起的铃声吵醒,她迷迷糊糊地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乔南淡淡的声音:“家里有人没?”

    沐想想:“……什么?”

    那边顿了顿,声音变得有一点暴躁,沐想想甚至能透过这个看到他的表情:“……我来给你送布洛芬,我吃这个退热最有效。”

    沐想想立刻睁开眼睛,她坐起身:“你过来了?”

    乔南嗯了一声,隐约可以听到叮的一声响,似乎是电梯到楼层的声音,联合他的冷嘲热讽:“都烧得听不懂人话了吗?你怎么那么能干,我自己都记不得自己上一次发烧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么完美的身体才给你用一个来星期,就被你糟蹋成这样……”

    他说着踏出电梯走向不远处的大门,今天周末,按照一直以来的经验,家里一般是没有其他人的。

    或者说A市这套房子里有人的情况才是少数,除了他因为上学而不得不住在这之外,乔家的其他主人们一年到头加在一起都未必能在这住满三十天。

    他这么想着,脸上不由就扯出一个冷笑,胳膊抬起,手指缓缓靠近密码锁——

    下一秒,电话里传出沐想想压低的声音:“等一下,乔南,你爸和你后妈好像都在家,你哥可能也在!”

    乔南:“????”

    他缩回手的同一时间,大门打开,手上提了一个扎好的塑料袋的罗美生似乎是要出去丢垃圾的样子,正正与他四目相对。

    罗美生愣了愣,神情有些意外。

    乔远山此时从背后追上来:“这还有一个,香菇也炒坏了,你拿去一起扔一下。”

    说着余光一闪,也注意到了门口没有见过的短发姑娘,他身形一顿,想了想,脸上露出个笑容:“你好,是南南的朋友吗?”

    乔南盯着他身上那件粉红色的印着小猪佩奇的边缘还带了一圈蕾丝的围裙,神情恍惚。

    从电话里见证了这不幸的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沐想想拖着病体从房间里踉跄出来。

    沐想想在一秒钟之内冷静地编写完毕一个逻辑缜密的故事,三言两语就让乔远山朝提着药袋上门的女孩露出感谢的神情:“哎呀,真是谢谢你这么照顾我家南南。”

    我家南南……

    乔南根本说不出话,九天之外降下的玄雷已经把他劈懵了。

    乔远山只当他在认生,笑着请他进来,犹豫了一下后,也朝小儿子露出笑容:“那个,爸给你煮了点粥,马上就要好了,一会儿要不然喝一点?”

    又生怕被拒绝似的加上一句:“你现在发烧,精神不好,喝点粥对你身体有好处。”

    乔南听得愣在原地,片刻后一点点转头看向身边画风滑稽的中年男人,对方此时脸上的忐忑被他尽收眼底,他一瞬间感到自己呼吸困难。

    沐想想却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很自然地点头:“好啊。”

    乔远山反倒怔了怔,然后才惊喜地连连点头:“哎,好,那你快带你朋友去房间吧,病还没好呢,逛来逛去小心又着凉了。”

    沐想想觉得今天的乔爸爸似乎表现得格外亲昵热情,起先还有些惊疑,但想到自己以前生病时沐爸沐妈恨不能把她含进嘴里照顾的模样,又觉得可以理解了。

    上楼的时候遇上了站在楼梯口的乔家老大,两个年轻人又是一顿。

    乔南被刚才显得无比古怪的父亲搞得非常复杂的心情还没能平复下来,就见大哥乔瑞望着他和沐想想的方向,眉头微微皱起。

    他记得他们兄弟已经至少三年没有心平气和说过话了,对方此刻依旧是那个冷酷熟悉的配方。

    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感受,乔南转开目光,在心中嗤笑——幸好世界没有全崩,这还站着一个正常人。

    下一瞬,就见那个皱着眉头的“正常人”从楼梯上缓缓踱下,抬起胳膊一抖——

    将一件薄外套抖在了沐想想身上。

    “发着烧还没轻没重地穿着睡衣乱跑。赶紧回去。”青年的声音低沉冷厉,视线却多出了几分温柔,淡淡在自己弟弟身上转开,又落在跟在后头那个神情怔楞的女孩身上。

    短发,白肤,高鼻梁,长得还挺漂亮的,就是看起来有点傻乎乎。

    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姑娘有一种莫名好感的乔瑞嘴角扯开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在自家弟弟和女孩身上来回看了几圈,他抬手,啪——

    盖在弟弟的头顶上揉了揉。

    又弹了下姑娘的脑门。

    小屁孩,才多大年纪就跟人学早恋。

    真是够能耐的。

    沐想想紧绷的情绪直到关闭房门后才松弛下来,她呼出口气,顶着不太清醒的脑袋勉强回忆了一番她和乔南刚才的应对:“……应该没什么问题。”

    一转头,就对上乔南复杂到难以分辨清内容的眼睛。

    沐想想:??

    乔南顿了顿后转开目光,将药袋朝床尾的床凳上一抛:“回去躺着。”

    沐想想踢开拖鞋钻进被窝里,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下来后疲惫悄然而至,乔南在她床边坐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半晌后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一触即离的温度留在皮肤上,沐想想迟疑了一下,回忆到对方在电话里说的话:“……不好意思啊。”

    乔南正若有所思,听到后瞥了她一眼:“嗯?”

    “你的身体。”沐想想解释道,“我确实有点太不爱惜了。”

    乔南发出一声嗤笑,抬手拍了她额头一下:“是不是傻?”

    顿了顿又慢吞吞地问:“我问你,你和……我爸我哥他们,这几天相处得怎么样?”

    沐想想当然不理解他心中纷乱的情绪,很负责地回忆了一会儿才据实描述:“还行吧,感觉你家跟我家也差不多,你爸和你哥好像不太爱说话,这几天我们交流的也不多,最多早上我做饭他们一起来吃的时候聊两句。”

    她说到这,就见乔南一副在忍耐些什么的表情,于是停顿下来:“怎么了?”

    乔南:“……没,你接着说。”

    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沐想想琢磨了一会儿,又把自己借花献佛把皮衣送乔父的事情提了提。

    乔南沉默了一会儿:“……你没有丢掉那件衣服?”

    沐想想错愕,那件衣服五万八千八啊兄弟!

    她迟疑了一下对方这样问的原因:“我把衣服给你爸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乔南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事实上他连自己现在在想些什么都不知道,回忆起刚才在客厅里父亲跟以往相比那近乎天差地别的改变,心脏里填满理不清的情绪——似乎不是负面的。

    半晌后他摇摇头:“没。”

    沐想想略松口气,在乔南这样的反馈中她梳理了一遍刚才的谈话,得出了一个逻辑——这段时间她跟乔家人的相处应该没出什么纰漏。

    “对了。”沐想想又记起一个事儿来,“你哥老是半夜偷偷进房间,我昨晚喝多了,好像一不小心把你之前跟关子名的那件事说漏嘴了,不好意思啊。”

    乔南这次的反应似乎激烈很多,不同于之前的种种沉默,他立刻抬起了头。

    沐想想以为他生气,赶紧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你哥好像说,他和你爸早就知道……”

    乔南的声音与她一同响起:“我哥半夜老!是!偷偷进你房间?!”

    他在“老是”两个字上加了重点:“他进来干什么?!”

    沐想想沉默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回答:“……一般是扯我头发……”

    乔南:“……………………”

    他摸了摸脑门,下意识想起很多东西,比如以前每次跟大哥吵完架后基本睡到半夜都会被一阵锐痛惊醒之类的。

    “……”这一次他停顿了更久才再度开口,“……你说他和我爸早就知道什么?”

    沐想想:“就是开车撞关子名的人不是你这件事情。”

    沐想想觉得今天的乔南看起来似乎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一样太思念亲人的缘故,从进房间开始他就一直在表演间歇性出神,这会儿又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脸上的神情复杂到似乎立刻就能哭出来。

    但乔南终究没有哭,他闭着眼睛靠在床柱上很久,然后在沐想想有些担忧的视线里恢复了正常。

    两人对视。

    沐想想谨慎地问:“大概就是这些了,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

    最后乔南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淡淡地张口:“没有。”

    乔爸爸煮的粥带着一股形容不出的味道钻进房间,惊醒了谈话之后再度陷入困倦中的沐想想。

    她震惊地看着对方放在床头柜上的砂锅:“这是什么?”

    乔远山放下隔热手套,理所当然地回答:“粥啊!用跟生姜炒熟的米熬的,我怕味道太单调,放了点肉末蔬菜跟香菇丁在里面,。”

    说着朝跟在后头的罗美生要汤勺和碗:“网上说这个对风寒感冒有奇效,我多煮了些,最近天冷,大家都跟着喝点。”

    沐想想震惊地盯着自己碗里呈胶着感的糊状物,那个大概是暗红?还是褐色?

    爆裂开的米粒当中依稀可见到肉粒的踪迹,蔬菜似乎放得太早了点,已经被熬得深黄,香菇丁倒是比较正常,只不过似乎大小不一,最小的跟肉末差不多,大的则比指甲盖还大。

    气味从砂锅里散发出来,更加的浓烈了。

    倒不是很难闻,不过肯定也不诱人就是了。

    讲道理沐想想真的是很不挑食的,她虽然嘴馋,但没办法满足味觉享受的时候她并不计较用什么东西果腹,可是眼前的这碗粥真的是……

    她抬起头,乔远山站在床边,有点局促,一边朝她递来期待的眼神,一边左手大拇指无意识地抚摸右手。

    那里有一块皮肤略红,似乎是被烫到痕迹。

    沐想想收回目光,用勺子拨了拨,轻轻抿了一口。

    这碗放了肉跟香菇的粥居然还能吃到红糖的甜味。

    沐想想沉吟了,开始犹豫是否要违背良心给出好评,同样喝到粥的罗美生在她之前耿直地噗了一声:“这也太难吃了!”

    屋里气氛一肃,乔远山嘴角一抽,脸上露出深受打击的表情,下一秒,低沉的声音传来——

    “还行吧,也不难吃,香菇的味道挺清淡的。”

    乔远山愣住,看向自己出声的大儿子,乔瑞面无表情地端着碗转开视线。

    沐想想正震惊于乔家大哥果然异于常人的品味,下一秒,便听坐在床沿的乔南淡淡附和道:“确实不错。”

    乔远山朝捧场的少女露出感动的神情,随即转向病床上的小儿子。

    沐想想对上乔南朝自己挑起的眉头。

    她良心微微颤动:“是……是啊。”

    罗美生陷入自我怀疑:??????

    第一次下厨得到如此正面的反馈,乔远山简直高兴坏了,尤其对那个登门给自家儿子送药的小姑娘,油然就生出浓浓的慈爱来。

    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这孩子的时候他就很有好感,于是在喝完粥的小儿子陷入再次沉睡之后,他拉着要告辞的女孩硬是多说了很久的话。

    大抵每个父母心中都是以孩子为傲的,从对方口中得知自家小儿子在学校和朋友中非常的英明神武后,乔远山乐得嘴巴都合不拢,立刻从房间里拿出儿子小时候的相册翻给对方看。

    这一张是刚满周岁的时候,这小子可聪明啦,一岁的时候话说得别提有多流利。

    这一张是三岁的时候,穿着幼儿园制服的样子可爱吧?

    这一张是四岁的时候,在钢琴考级,是不是很多才多艺?

    哇,以后不知道哪个姑娘能看上这小子,一定不会吃亏哒!

    乔远山一边说,一边饱含深意地看着对面认真翻阅相册的女孩,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跟异性走得那么近呢,终于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啦。

    乔南当然能听出这些话里的意思,他并没有反驳,只是神情淡淡地看着那些相纸,目光格外地专注。

    每一张他和乔瑞的照片背后,都有水笔遒劲的注释,XX年,XX月,XX日,摄于何地,大宝二宝几岁了,在干些什么。

    他从不知道父亲居然还留着这些东西。

    乔南过了很久才再度提到离开,那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乔远山还意犹未尽,不过也很知分寸地没有太纠缠小辈,叮嘱罗美生去准备礼物,他执意要送乔南下楼,回屋去穿外套。

    出来的那瞬间乔南就看到了他那身眼熟的皮衣,才买回没多久,居然已经很有穿着痕迹。

    乔远山留意到他的目光,立刻露出骄傲的表情:“好看吧,这也是南南给我买的,这小子你别看他别扭,其实很能心疼人的。”

    心头忽然酸楚地说不出话,乔南转开视线沉默片刻后才点头:“好看。”

    乔远山于是更喜欢这个会捧场的姑娘了,硬是送到小区门口才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目送这丫头离开的背影,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觉得空落落的。

    真是,南南这小子怪有眼光咧。

    乔南发呆了一路,跟乔远山在一起超过十分钟没有爆发争吵,这还是母亲去世之后的头一回。

    手上提着的袋子里放了茶叶和红酒,这是乔远山很多年的珍藏,今天却说送就送,心情居然好成这样?

    不过,那老头穿围裙的样子真是蠢爆了。

    粥也煮的那么难吃。

    翻相册时眉飞色舞的样子一点也不稳重,真不知道公司里那些家伙为什么会战战兢兢。

    可他居然还觉得挺好。

    啧。

    难道换成笨蛋的身体灵魂也会变成笨蛋吗?

    乔南望着天边的红霞,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心情也很不错后立刻唾弃两声,然后嘴角诚实地勾起一边来。

    乔家的小区距离城中村隔着一座公园,从外围走稍微有点距离,乔南看了眼时间后,决定绕个近路。

    于是他拐进了公园旁边的窄道里——这是他以前街头巷尾飙车发现到的宝地,后来经常带着晏之扬他们来胡作非为。

    这里通常没什么人,但很难得的,没走出多久他就听到前方嘈乱的喧哗和脚步声,紧接着两道人影忽然疾跑着从他眼前的路口横窜出去。

    两道人影,一男一女。

    男的那个,一米七左右的个头,灰发牛仔裤,露出大半条腿。

    乔南高高挑起眉头。

    鲜血从额角淌落,沐松随手一擦,细致的眉眼因为这抹红色显得无比锋利。他靠在墙上,冷冷地扫向旁边哭了一路的女孩:“你他妈有男朋友你不早说?”

    女孩仍在呜咽,他烦躁地转开眼,伸手扒了扒头发,口中啧了一声。

    这次估计要悬,单枪匹马被堵在这里,叫兄弟也来不及了,对方却有十好几个人,躲不开一场恶战。

    好在这种情况也不算罕见,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大不了挨顿揍,受了伤随便去哪买点药,回头再找人打回去。

    他冷笑一声,紧接着察觉到什么转过头,神情当即僵住。

    一个短发少女正提着袋子站在不远处,平静的眼神扫过他,又落在旁边正哭泣的女孩身上,一瞬间脸上的神情……似乎是兴味?

    沐松从短暂的怔楞中猛然回神:“姐!”

    然后脸上首次出现了惊慌的神情:“你在这里干什么!赶紧走!”

    乔南的视线落在这小子满头的鲜血上,心说沐想想那个笨蛋看见估计得吓死,他淡淡问:“受伤了?”

    “你管那么多干嘛!”嘈乱的脚步声在这很短的时间内逼近,沐松终于慌了,上前抓住姐姐的胳膊,四顾着想找到一个可以躲人的地方。

    然而已经晚了,一声嗤笑从背后传来:“两个妞?沐松你还挺能干啊。”

    沐松顿了顿,转身挡在姐姐面前,神情变得无比阴冷:“裘广,泡你女人的是我,别牵扯不相干的人进来。”

    对面的带头大哥冷笑一声,带着人逐渐聚拢,沐松咬了咬牙,弓着身子,眼神变得狰狞。早知道姐姐会走这条路的话,他拼死也该把这群人拖在上一波战场。

    真背啊我操!

    身后传来少女的轻笑:“给人戴绿帽,挺厉害啊你小子。”

    走近的领头人听到这话神情一下变了,沐松简直焦头烂额,头也不回地喝了句:“闭嘴!”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裘广这群人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

    现在该怎么办!

    要是一个人,挨打也就挨了,可沐想想为什么会他妈在这里!

    他投鼠忌器,又怕护不住姐姐,一时竟不敢进攻,只能任凭对手踱步过来放狠话,脑子里转动的全是该如何将姐姐安全护出这里的法子。

    他姐跟他不一样,从小就是循规蹈矩的好学生,手无缚鸡之力,估计连脏话都没骂过一句,他就是拼了命也不能让人——

    碰。

    一声闷响。

    沐松脸上还挂着焦躁而阴狠的表情,眼神愣愣地看着面前原本还在狞笑的对手倒了下去。

    被他护在身后的姐姐拿着一根不知道哪来的棍子,身姿无比轻灵地跳进了人群,胳膊狠辣地那么一挥,然后在他的视线中微微侧首——

    “艹,傻X啊你,还愣那干什么?赶紧上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