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第十九章
    外形有些怂的普通车滑进等候位,起点处围观的爱好者们立刻骚动起来——关子名组织的这场活动规模似乎还挺大,虽然已经分散了不少人流到各个弯道和终点,这里仍旧喧闹如菜市口。

    乔南被烦的不行,索性把车窗升起,车里立刻便安静了许多,他看向副驾驶眯着眼睛点手机的沐想想:“喂,你干嘛呢?”

    沐想想说:“跟曹威他们队友下副本。”

    手机就被旁边伸来的手抽走了,乔南扫了眼屏幕上晃动的小人,右侧的聊天窗口还飘出一排字——

    【威震天下:小南过来过来过来给你个红buff】

    乔南:= =

    沐想想看他把手机直接锁屏丢到了车门边框里,有点迷茫:“你干嘛?”

    “沐想想。”乔南掀起眼皮递去视线,“不要用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

    沐想想迷茫道:“我没有啊。”

    “闭嘴。”乔南扫了后视镜一眼,大狗的车灯已经靠近了。

    大狗的车当然很多人认识,起点处的骚动越发热烈,尤其在听到有人开始跟终点处沟通之后,四下的质疑声顿起——

    “这家伙哪儿冒出来的啊?”

    “搞什么——”

    “大狗怎么忽然跟他比上了?”

    “开车的好像还是个女的……”

    突然冒出来个见都没见过的野路子,冲着心跳来的看官们颇有一种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的荒谬感,确认准备完毕后开始倒数那哥们得到了一片嘘声,另一边,英成的学生们也惊慌失措着。

    沸腾的人声无法焐热这边冰凉的气氛,倒数声中,高妍满脸煞白地去扯姜海的衣袖:“姜海你想想办法啊!马上就要开始了!”

    “5!”

    慢了几步才出来的蜜香脸色难看地质问周围的同学:“你们怎么没有拦住她!”

    “4!”

    方伶俐嘴唇都在发抖:“怎么办!她一个贫困生,她怎么可能会飙车,一定会出事的!”

    “3!”

    大狗在朋友们劝他怜香惜玉的起哄声中升起车窗,目光穿过副驾驶的窗户朝外头递去,心中颇有些无可奈何。

    飙了那么多年车,他还真没跟姑娘比过,更别提他这车的马力比对方还强得多。要不是话赶话到了没办法,他肯定不能答应那么丢人的比赛。

    “2!”

    这一趟跑赢了回来估计要被兄弟们笑上半年,想到这个大狗就很无力,他长叹一声,懒洋洋去拉手刹。

    “1!”

    同一时间,起点赛道,两辆车“弹射”而出。

    沐想想被推背感弄得朝后一仰,就听到驾驶座传来乔南的声音:“没事吧?”

    飙车的时候居然还有余力关心外界?

    沐想想转头,然后意外地发现乔南看起来居然很放松——他脸上带着有些轻蔑的微笑,目光盯着前方因为马力充足占据起步优势的对手,依然跟刚才在起点时一样,只懒洋洋用一只手操纵方向盘。

    沐想想愣了愣,总觉得似曾相识,高一上半学期那会儿,她常能在篮球场看到对方这副桀骜的状态。

    总会伴随观众台上热烈的瞩目,她也曾是其中一员。

    没得到回答的乔南视线朝副驾驶扫来,沐想想立刻转开目光:“……没事。”

    “你脸怎么那么红?”乔南还在看她。

    沐想想:“……你看我干嘛,看路啊!”

    开车的时候怎么还那么多话。

    乔南转回目光后沐想想居然松了口气,然后立刻意识到了有点不对头。

    “车里是不是开了暖气?”

    她从刚才在别墅里起就觉得周围温度变得格外高,这会儿直接热得额角冒出了汗珠,伸手扯开脖子处扣得格外规整的纽扣,沐想想整个人都昏沉起来。

    乔南声音淡淡的:“喝多了还能怨暖气,你可真行。”

    “怎么可能。”沐想想刚要辩解,就听对方嘲讽道,“你以为跟糕点放在一起的杯子里倒的是什么?”

    沐想想:“……果汁?”

    乔南一声冷笑。

    “果汁要专门跟招待要的。”

    沐想想心说失策了,没想到有生以来第一次喝酒居然会在这种场合,又记起今天晚上莫名做出的比如狂吃甜品之类的不受控制的举止,顿时生出一种做错事的沮丧:“完蛋,我不会给你惹麻烦吧。”

    乔南瞥了眼她难得耷拉下来的面孔,回忆起这家伙跟关子名站在一起的画面:“已经惹了。”

    说着抬手关掉车里的暖气。

    沐想想不愧是沐想想,酒精只是放大了她的某些欲·望,即便在醉酒状态下她仍保留大半智商,借由乔南的四个字和一系列举止她立刻得出了结果:“是不是跟我一起吃东西的那个?”

    乔南哼了一声。

    她便露出挫败的表情,昏沉地缩进椅背里:“对不起,我不应该乱喝东西。”

    乔南的车速已经提了上去,临近弯道时猛然降档——

    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尖锐的惊呼,前车驾驶座的大狗忍不住扫了眼后视镜那道紧跟自己的灯光,场外为这个完美漂移喝彩的高呼钻进车里,他原本胜券在握的信心此刻已经消失了。

    乔南依旧满脸淡定,过了弯道后又瞥副驾,沐想想已经是一副深刻反省的状态,丧眉耷眼的,有点可爱。

    他拿挂挡的那只手随便摸了个小东西丢过去:“喂。”

    沐想想抬起头,眼眶微红。

    “………………”乔南看到,差点踩下刹车,“……其实也没那么严重。”

    简略地叙述了一遍自己跟关子名的恩怨,乔南一边注意前车一边还得偷看沐想想的表情,见对方皱紧的眉头并不见放松的趋势,顿了顿才又加上一句:“是我跟你交代得不够清楚,不全是你的错。”

    沐想想张了张嘴,他以为她会问些跟关子名有关的,结果却听到——“那你跟家里人交代过吗?”

    乔南:“……什么?”

    而后顿了顿,嗤笑:“我跟他们说这个干嘛。”

    沐想想:“家人们遇到困难互相应该开诚布公吧?你明明不是这种人,至少你爸和你哥他们不该误会……”

    乔南不太乐意聊这个,打断她道:“行了,误会什么误会,我从小破事儿就干得没停过,他们比你清楚我是哪种人。”

    这跟沐想想一直以来的观念背道而驰,她还想争辩,乔南放在中间的手机震了一声。

    乔南示意她帮忙看下,沐想想拿起来,亮起的屏幕上静躺着一条短信——

    【妈:“想,晚上几点回来啊?”】

    沐想想心脏揪了一下,怔怔地盯着这条短信,片刻之后才开口:“是我妈,问你几点回家。”

    “至少得十一点了。”乔南开始准备最后的连环弯道,“你帮我回一下。”

    沐想想发出信息后仍舍不得放下手机,摩擦着联系人处母亲的头像,咽下喉头的哽咽:“……我爸妈最近还好吧?”

    “好啊。”想起那对温和的夫妇乔南刚起来的焦躁不由褪去许多,“放心吧,他俩可瓷实,你爸天天换着花样做菜——”

    沐想想猛然抬头:“我爸做菜?!”

    乔南被她突然拔高的声音吓得顿了顿:“啊?”

    就见沐想想一下急切起来:“不行,乔南,你得帮我拦着他,别让他进厨房,里面又是火又是油又是刀,太危险了!”

    乔南迟疑了一下,居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作答。

    沐想想却已经快要被这个忽然得知的消息急哭了:“算我求你了乔南,他的身体情况你也知道,他怎么能干那些重活——”

    乔南被她少见的焦虑状态吓到,只能安抚:“行了行了我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

    车外,前方,驾驶座,大狗额角的汗水已经凝聚成型,滴落下来。

    身后那辆车从起点开始就如影随形,每一个弯道之后,下一场的尖叫都会更加热烈,那明显是两辆车都发挥得出众,致使一部分观众倒戈支持才能得到的效果,这对大狗而言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难不成今天真的要输给个女人?还是个此之前于地下飙车圈毫无知名度的女人!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紧张得连肌肉都开始痉挛,然而不论他如何慌张,后车都仍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模样。

    大狗的胳膊开始发颤,他死死握住方向盘,凝视着即将到来的连环弯道,心中不妙的预感越发强烈。

    下一秒,后车的灯光白昼般披洒而来。

    山顶,起点,拿着平板的解说抬起头,满脸震惊地宣布最新消息——

    “大狗被超了!”

    重新驶回山道,这一次是上坡,乔南驾驶的小破车每驶过一个弯道,都能得到热烈而高亢的喝彩,跟比赛开始前的嘘声天差地别。

    这是胜利者才能获得的待遇。

    然而乔南看起来一点也不为此激动,他仍是那副单手搭在方向盘上的懒散样,偶尔目光瞄一瞄副驾那个转开头缩成团的家伙。

    沐想想几分钟后调节好了自己的情绪,抹了把脸坐直身体:“不好意思,可能是喝了酒,刚才有点激动,是不是吓到你了。”

    乔南偷偷瞥她还能看出湿润痕迹的双眼,仿佛一只挨了拳头的狗,一时间居然不敢说话。

    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开口:“没事吧?”

    沐想想摇摇头。

    “那个……”乔南犹豫了一下,“其实你爸现在状态还不错,你真的不用那么紧张。”

    沐想想神思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她被哀嚎和哭喊从午睡里叫醒,一厨房门就看到父亲瘫倒在地,满腿鲜血的画面。

    她声音很轻:“可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发誓要保护他了。”

    脑袋忽然被拍了一下。

    乔南面无表情地收回手:“你还真是一点也不懂男人啊!”

    沐想想摸着头顶:“啊?”

    “男人要的不是保护。”乔南目视前方,一副非常深沉的样子,“是信任和肯定。你个傻子。”

    山顶此刻已经换了一种气氛,小破车的回归果然同样掀起了又一波高·潮。

    “漂亮!!!”

    乔南在欢呼中打开车门,迎接他的果然是一波来自英成的小动物。

    小动物们眼睛都亮晶晶的,站在最前头的姜海却垂头丧气,不敢看他。

    乔南没好气地给了他一脚:“四公里下坡嗯?要不要现在去跑一圈?”

    姜海不要太怕弯道哦,于是摇头。

    乔南就拍了他脑门一下:“蠢货。”

    他说完这话后就立刻被以高妍为首的女孩们淹没了,飙车是一件会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活动,参与者和旁观者都不例外,女孩们的激动从得知大狗被超车起就没停歇过。

    乔南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在英成时的日子,打个球都能被无数尖叫团团围住,他真的怕了她们了,一边敷衍一边伺机挣脱。

    包围圈之外,姜海仍站在原地,他摸着额头一顿发愣。

    加上刚才在别墅里挨到的那些巴掌,他这会儿后脑勺跟额头都在发热,一种久违的知觉。

    他记得自己当初开车撞了关子名之后,南哥就是这样冲到医院直接扑上来一顿打。那时他满床乱滚嗷嗷叫痛,却除了抬起胳膊捂着脸躲避之外,生不出一点点反抗的念头。

    就跟刚才一样。

    虽然挨了打,可都知道动手的人是为自己好。

    他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居然从一个女孩身上看到了南哥的影子,明明南哥今天也有到场,他还亲眼看到了的!

    胸口却依旧塞满迷惑的雾障,多得快要装不下。

    对方扑上来揍自己的画面,对方挡在自己面前跟关子名的人约战的画面,对方坐在前盖上踹向自己索要车钥匙的画面——

    南哥最没耐心,“我不说第三遍”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口头禅,通常一句话说到第二次还没有回应他就会开始暴躁了,这也是当时姜海那么迅速掏出钥匙的原因。

    姜海越想越多,脸都白了,脑海里隐隐有个骇人的猜测,他猛然抬头四顾,盯着人群中双手揣兜一脸不耐的少女:“南哥呢!”

    他记得南哥一起上了车的!

    乔南先是愣了愣,随即眉头高高挑起:“……车里,睡着了。”

    大概是喝完酒又掉眼泪的关系,乔南煲完人生鸡汤后老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一转头才发现沐想想居然睡着了。

    起点处如此热烈的欢呼都没能把她叫醒。

    心里吐槽了一堆这家伙喝完酒后真是又多话又难搞后乔南还是没有搞醒她,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对了,车借我,下周一到学校再还你。”

    姜海一脸懵逼:“那我怎么下山?”

    对着这头粘了自己四年如今居然那么多天还没能认出自己的驴,乔南冷笑一声:“我管你?”

    校草大人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在场却无人心疼他,他发现就连自己的著名死忠方伶俐这会儿都含羞带怯地黏在短发少女身边,更别提其他女生了。

    其实如此盛况,他曾经也是见识过的……

    因此他更加不敢回嘴,心中隐隐的猜测越发真实了。

    另一边,小破车的手下败将大狗灰溜溜钻出自己的豪车,起点这边的群众们差不多都是他的朋友,立刻给予他一阵跟喝彩毫无关系的爆笑。

    大狗恹恹地钻出来,目光不住朝远方瞟,狐朋狗友们激动地扑上来勾肩搭背——

    “我操那女到底谁啊?哪儿冒出来的?真他妈带劲!”

    “小细腰大长腿,性格还够辣,简直是我的天菜啊!狗哥你熟吗?认识吗?有主了吗?给哥们介绍一下呗!”

    “小弟母胎单身二十年,可以优先考虑一下。”

    “滚滚滚滚滚!”大狗没好气地推开他们,“有你们什么事儿啊,全都滚。”

    说着整理好衣服,关上车门大步离开。

    他一靠近,立刻被英成众人发现,喜气洋洋的味道一下就散了。

    乔南眉头微挑,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家伙,立刻想起了曾经的篮球联赛,每一次赢球之后,这群手下败将都得充满火·药·味地来放几句狠话。

    被放了狠话,乔南肯定是要讥讽回去的,一般说不到十句话两边就可以开打了。

    深仇大恨就是从这一次次斗殴里培养出来,不过这对乔南来说完全家常便饭,对方今晚如此嚣张,直接搞砸了英成小动物们的生日聚会,乔南并不介意再跟他打上一场。

    对方走到近前,乔南握了握拳头,舌尖舔过齿列,简直有些迫不及待。

    紧接着,乔南和英成众多学生警惕的视线里,那个靠近的家伙踌躇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来。

    大狗挠了挠头,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加个微信吧。”

    乔南:“……什么?”

    对上面前少女错愕的神情,大狗有点不太好意思看那张白皙漂亮的面孔:“那个……你有男朋友吗?”

    乔南沉默了足足一分钟。

    然后神情狰狞地开口——

    “你——他——妈——想——死——吧——”

    在场的英成男女在乔南的暴怒中自发上前揍跑了敌人。

    但乔南回车的时候仍旧气到爆炸,开门看到沐想想闭着眼蹙着眉的睡相后稍微收敛了一些,结果车门兜震了一下,他拿出手机,又看到好几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来的短信——

    【威震天下:小南你掉线啦?】

    【威震天下:人呢?】

    【威震天下:来排位啊?】

    【威震天下:QAQ】

    他目光盯着屏幕上还没回神,忽然一道阴影靠近窗边,一抬头就是关子名那张狗脸。

    关子名端着那个别提有多傻逼的餐盘,目光朝车里扫了一眼,发现要找的人居然已经睡着,当即沉默。然后就跟面无表情的乔南对上了。

    乔南:“有事?”

    关子名对上这位刚把自己小弟搞得非常凄惨的嚣张少女,有一点尴尬,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还没丢掉这个盘子,可能是今晚的老对头表现得太友善了,叫他也不好意思违背承诺。

    “他刚刚托我保管的。”关子名顿了一下也觉得自己专程把糕点送来的举止非常智障,一时对自己非常无语,“……总之你帮我还给他吧。”

    说罢把盘子朝车里一搁,不等乔南嘲讽他,转身飞快走了。

    还走挺快,姜海那个傻逼当初怎么没撞断你两条腿?

    乔南抹了把脸,盯着操作台上的那盘糕点,黄油甜蜜的香气弥漫扩散开来。

    勾得他大动肝火——

    妈的这年头的狗东西都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吗?怎么什么癞蛤·蟆都敢来觊觎沐想想这块天鹅肉!

    刚才真该把糕点直接砸关子名脸上。

    沐想想在摇晃的车子里非常香地睡了一场,被乔南唤醒后揉了揉眼睛,朝外一看,才发现已经到乔家的小区了。

    她酒还没醒,脑子发晕:“几点了?”

    乔南开着车窗,一只胳膊搭在上头,面无表情地回答:“十点半。”

    沐想想顿了一下才想起,乔南现在开的这辆车是姜海的吧?怎么直接就开回来了?

    但没等发问,怀里就被塞进了一个盘子:“行了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回去睡吧。”

    沐想想怔了怔,认出这是自己上车之前交给关子名的那个,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乔南居然没扔掉。

    她不由多看了乔南两眼,对方这会儿很不爽的样子,掀了掀眼皮:“干嘛?”

    “乔南。”沐想想措辞片刻,慢吞吞地问,“你刚才跟我说的,男人需要的不是保护,而是信任和肯定……是真的吗?”

    乔南挑眉:“你那会儿没睡着啊?”

    又发现这句话被复述起来简直中二度爆表,乔南咳嗽了一声:“真肯定是真的,不过……算了你要是实在不放心,你爸那边我会——”

    “那你呢?”

    他话音未落,就被沐想想打断,愣了愣才问:“什么?”

    “信任和肯定啊。”沐想想一如往常那样直白,“你需要吗?”

    乔南沉默了一会儿,他缩回靠在窗户上的胳膊,转头面无表情地凝视沐想想,然后慢慢靠近,伸出双手——

    抱着盘子的沐想想眨了眨眼睛,脸忽然被掐住了。

    乔南双手贴着她的脸颊拼命朝中间推,语气非常不耐烦,眼里却有笑意——

    “你这个家伙,怎么喝完酒之后话那么多。”

    莫名被批评多话的沐想想也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对,于是乖乖被乔南赶下车,走出老远后回头,那辆小破车仍停在大门口。

    上电梯到楼层,打开门,乔家的一室光辉洒遍全身。

    与此同时……是一道锐利的目光。

    沐想想:“………………”

    她怎么就忘了这一茬。

    正坐在沙发上敲电脑的乔瑞放下工作,声音很低沉:“回来了?”

    那种恨不得朝自己脸上剜下点什么的视线……沐想想谨慎地点头:“……嗯。”

    乔瑞却非常敏锐,几乎在同一时间皱起眉头,站起身来:“喝酒了?”

    沐想想有点心虚,几乎要摆不开脸上冷静的表情,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喝酒,虽然是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喝的,不过被家长问到的感觉还是……

    乔瑞逐渐逼近,沐想想头皮一阵幻痛,下意识把怀里抱着的盘子递出去。

    乔瑞:“???”

    为什么他的弟弟会端着一个放满糕点的盘子?

    沐想想觉得自己得想个办法脱身才行:“……派对上吃到的,味道不错,带回来给你们尝尝。”

    乔瑞深深地看了弟弟一会儿,伸手接了下来。

    那剜肉一样的视线终于消失,沐想想松了口气,说了句自己要回去休息,匆匆上楼离开。

    没一会儿听到动静的乔父从房间里出来,看了眼只有大儿子的客厅:“南南回来了?”

    乔瑞嗯了一声,目光扫过亲爹一身睡衣披着件皮衣的造型,面不改色地坐回沙发敲电脑。

    乔父过来看了眼他的屏幕,顺势在身边坐下:“这个XX的提案我早上也看到了……”他说着目光扫过茶几上的一盘点心,恰巧有点饿,于是一边说话一边朝盘子伸手。

    中途被一只罩在盘子上的手给挡住了,乔父满脸莫名。

    乔瑞合上电脑,不理会父亲控诉的目光,直接端着盘子站起身来:“有公事明天再说,我回去睡了。”

    乔远山:“?????”

    等等你回去睡觉拿那么多吃的干什么啊!

    沐想想发现自己是真的喝多了,洗澡的时候简直要站着睡着,她昏昏沉沉地离开浴室,连头发都懒得擦,直接倒在床上。

    忘了锁门。

    于是半夜被脑袋上轻柔的动静搞得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乔瑞扫了她一眼,手上的动作没停,继续擦了一会儿弟弟的脑袋后才把毛巾丢开:“没事,睡吧。”

    看到他的样子,沐想想忽然就记起乔南在车上说的那番话,乔南说他们比谁都清楚他是哪种人,这种描述显然不是正面的。

    想到乔南在乔瑞的眼中或许还是一个顽劣到能干出开车撞人这种事的弟弟,沐想想忽然就觉得委屈。

    也许乔南说得对,她喝多了真的话很多。

    沐想想昏昏沉沉间,几乎是无意识发出的声音:“哥……”

    乔瑞坐在床边挑起眉头:“嗯?”

    “……开车撞关子名的那件事情,你还记不记得……”

    乔瑞:“怎么?”

    沐想想觉得自己又要睡着了,声音非常微弱:“那件事……不是我……”

    困意实在强大,她颠三倒四地说着,几乎要睁不开眼睛。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在梦境里,她听到一声低沉的叹息。

    头发被人朝后捋了捋,是一只温热的手——

    “不是你做的,知道,我和爸都知道。”

    对方这么说着,然后笑了一声:“快睡吧,真是傻孩子。”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