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第十八章
    沐想想路上还在为了自己询问乔南该如何应付聚会,乔南却报以毫无内容的嗤笑而忧心,结果到场还不到三分钟,她就明白到对方为什么那么有底气了。

    她一开始的想法是,乔南当初在英成人缘如此之好,这次聚会倘若推脱不掉的交际太多,她说错个一字半句,恐怕会留下意想不到的祸患。

    然而真相却是,派对上的大多数人确实一直在盯着她,但除了那些如影随形的视线之外,没!有!一!个!人!上!来!主!动!搭!话!

    这也就算了,偏偏就连她主动来打招呼也很难得到回应——又一个与她视线相对的瞬间就红着脸转开头的女生之后,沐想想不禁怀疑起自己世界观里不可撼动的“乔南人缘很好”的设定来。

    乔南歪在沙发里,无力吐槽地斜睨身边那个顶着自己面孔却散发出奇妙禁欲气质的家伙——不得不说沐想想对这具身体的装扮非常成功,至少今天连乔南第一眼看到“自己”时都忍不住惊艳了一把,他头一次知道自己在不弯腰驼背和褪去嬉皮笑脸后居然长成这个模样,但……

    沐想想刚才那一路是真的在担心有人胆敢当着她现在的形象造次吗?

    更何况,即便在互换身体之前,乔南也并不像她想的那样左右逢源。

    体育馆里每天都挤满了无数围观他打球的英成学生,但除了班里的同学和姜海这群关系好的朋友外,又有几个能大胆到私下来找他说话?

    而现在,因为之前转学前的事情,恐怕连姜海这群朋友也……

    乔南凝视着手里端着的香槟杯,里头盛了气泡满满的……苹果汁。

    沐想想这具身体没喝过酒,他也只能委屈自己碰这种小儿科的玩意。

    面无表情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他懒散地揣着兜站起身来:“你先呆这儿,碰上搞不定的就直接骂,我出去抽根烟。”

    沐想想这会儿也不紧张了,她本来就是比较淡定的性格,发现自己估计不会被刁难后立刻就安心了。她在沙发上呆了一会儿,跟曹威打了一盘手机游戏,喝了几杯工作人员送来的花里胡哨的甜饮料,没一会儿身体微微热起来,觉得没意思,周围又没人跟她聊天,索性直接去了摆满食物的桌子边。

    换成乔南的身体后,她觉得自己饭量直接增大了好几倍,动不动就觉得饿。

    明明来之前才在乔家吃过午饭,这才几个小时,肚子就又空了。

    桌上琳琅满目的餐点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沐想想没来过这种场合,又因为经济窘迫的缘故,很少有机会吃这些餐外小食,一时间对着面前的诸多糕点竟然感觉有些无从下手。

    桌边的一众英成小动物便眼见他们的校霸盯着餐桌浑身散发出无比冷酷的气息,顿时四散奔逃。

    毫无察觉自己已经清空了周围直径两米之内的生物,沐想想迟疑了很久才学着别人的样子慢吞吞从架上取了个盘子,夹来一个看起来非常精致袖珍的小点心,矜持地咬进嘴里——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奶油和松软的蛋糕胚配合新鲜果肉在口腔里迅速融化,草莓的香气直冲头顶——

    沐想想觉得自己快要流泪了。

    局限于贫困的家境,她真的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记忆里爸爸出事之前做的饭菜算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自从禁止父亲下厨后,这笔色彩便慢慢消融在了时光中。

    说起来除了个性比较冷静外,沐想想一直自认自己是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她会羞涩会胆怯会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对某个帅气张扬的男孩生出好感,当然也会嘴馋。

    她喜欢甜食,喜欢食堂价格最高的红烧肉,她也会羡慕那些有零花钱在下课时间奔向小卖部的同学们,她只是不会表现在脸上而已。

    而当下,一枚点缀了草莓的精致小糕点,已经足够完全填满她的幸福感。

    那么多的点心,全都不要钱,可以一直吃到饱!

    沐想想开心得难以名状,她索性不走了,就这么靠在桌边一种一个仔细品尝了起来。

    不过这会儿也没人关注她到底在吃些什么了,因为安静许久的大门方向再度变得热闹,可惜这一次到场的,却是帮不速之客。

    寿星高妍看到来人心里简直想骂娘,为首的英俊男孩却似乎看不懂她的脸色,还笑嘻嘻地打招呼:“生日快乐啊妍妍~”

    两家人算是父母辈起的交情,高妍再不情愿也只能挤出个笑脸来:“谢谢,关子名,你怎么在这?”

    “周末跟朋友来小明山逛几圈,C市可没有那么好的车道。”关子名笑道,“我们在三四五号别墅开趴,本来打算十点钟上车来着,结果一听说你在这里,就先来看看你啦。”

    高妍嘴角一抽,心说那我真是谢谢您专程来给我添堵了,就见关子名神情忽然一便,目光在别墅里扫了一圈,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我听说乔南今天也来?”

    一听这话,高妍脸色立刻变了,她身边的朋友们也是浑身警惕:“你怎么知道的?”

    关子名身后便有人发出笑声:“当然是刷朋友圈看到的啊。”

    高妍翻开手机一看朋友圈,第一条就是某个女同学的动态,照片是一张偷拍的背影图,上配文字【啊啊啊一年多了终于再次见到男神,他变了好多可是还是那么帅QAQ】

    蠢货啊!

    高妍闭了闭眼,收起手机,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关子名,今天是我生日,你给我个面子,不要闹事。”

    关子名就定定地盯着她,片刻后歪着嘴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我只是想跟他叙叙旧而已,你怎么说得我好像要找他麻烦似的。我是这种人吗?”

    后一句话他是回头朝他身后的几个哥们问的。

    关子名的一帮好友就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那肯定啊——”

    高妍心道不妙。

    关子名他身后的这帮哥们来自隔壁C市,从初中起就因为校际篮球赛跟英成有了交集,也从初一起做了英成连续四年的手下败将,或许一开始只是赛场上的一些摩擦,到后面就慢慢变了味道,他们跟乔南的积怨,根本不是三两句话能说得清的。

    普通的英成学生们或许不知道,她却从姜海那里亲口听到过——乔南之所以从英成转学,跟关子名他们脱不了干系。

    情况复杂,让乔南跟他们碰面显然不是好事,高妍心知自己肯定拦不下面前气势汹汹的一行人,急得额角都渗出汗来:“喂……”

    不等她说完,搜索过别墅大厅的关子名已经双眼一亮,视线定定地落在角落的一道背影上,他打了个响指,眉头愉悦地挑起:“找~到~了~”

    “关子名你——”高妍试图阻拦,但立刻被关子名带来的那群好友拦了下来。

    这边发生的纠缠动静不大,关子名用目光吓退了周围不知他来意的英成学生,随着迈开的脚步,脸上的笑容跟着一点点消失了。

    他死死地盯前方的那个人,在心中咬牙切齿地重复对方的名字。

    新仇旧恨尽数涌上心头,托这位的福,他去年足足三个月的时间要拖着打满石膏的右腿靠轮椅活动,这家伙倒轻松,转个学就以为完事儿了么?

    哪有那么简单!

    多少次在赛场上被当做手下败将睥睨的阴影也冒了出来,关子名这一刻的心情居然是快慰的。为了今天的飙车活动,整个小明山上头都是他请来的朋友,打群架也没在怕的,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那张傲慢的面孔上出现惶恐的表情了。

    于是他满怀期待地站定在目标面前,气势汹汹。

    漫长的几个呼吸之后——

    沐想想低着头仍在慢吞吞地啃食一块填满核桃仁的布朗尼。

    关子名:“……”

    他面皮一阵抽搐,清了清嗓子,忍不住出声道:“喂——”

    就见眼前那个吃东西吃得无比认真的家伙终于抬起头,抿住的双唇仍在争分夺秒地咀嚼着,脸颊因为塞了食物鼓起些微的弧度。

    关子名被煞得当场倒退两步:“…………………………”

    很难得能够放开吃到那么多平常根本买不起的甜点,配合着同样甜蜜的气泡饮料,被糖分包围的沐想想感到非常幸福,就连心情都似乎随着摄入的热量高涨起来,她此刻看着所有的人和物体都是打着柔光的。

    被人从入定美食的状态唤醒她也不生气,更别提站在面前的还是个打着柔光的英俊美少年,不通校园八卦的沐想想对英成风云人物的恩怨情仇没有了解,于是思索片刻,并未认出只在几次校际篮球会上短暂露过面的关子名。

    但这是今晚第一个主动来打招呼的,还长得好看,沐想想很喜欢,先入为主地将对方判定进了友善阵营。见对方傻站在面前好半天不说自己有什么事儿,她歪头思索了一下,愉悦地从盘子里捻起一枚黄油曲奇递过去,一边咀嚼布朗尼一边善意地询问:“要吃吗?”

    关子名:“………………”

    沐想想朝他的嘴边伸了伸手,由于太开心不自觉露出了一些本性:“吃啊,这个味道不错。”

    面前那张俊俏的面孔露出期待而神秘的表情,微微勾起嘴角的弧度里内容满是窃喜。鼻梁上架着的那副眼镜后头,一双清亮的眼睛也笑得眯起,他嘴角还沾着布朗尼褐色的碎屑,却不管不顾,脸颊仍快速地鼓动着——

    像一只正在偷吃东西的小仓鼠。

    关子名见过这家伙嚣张的样子、鄙夷的样子、傲慢的样子、凶狠的样子、充满侵略性的样子。

    唯独没有过眼前这副无害的样子。

    捻着饼干递到嘴边的那只手并不纤柔,关子名跟他对阵了那么多次,比谁都要清楚那只手在拍打篮球时拥有怎样精准的爆发力——

    但现在,它为了催促他张嘴,不断小幅度地晃动着,一种调皮的频率。

    关子名怔在原地,短暂的头脑空白后,他第一反应是——乔南在耍他吗?

    但与此同时,嘴巴却诚实地张开了。

    一股甜蜜的黄油味扑面而来,酥脆的饼干被不怎么粗暴地塞进嘴里,对方手回手后立刻也给自己喂了一片,然后似乎很为饼干的口感满意,眼中流淌出幸福的光彩。

    “怎么样?”这是期待美食反馈的眼神。

    关子名慢慢地咀嚼那块饼干,并不觉得这一块跟以前吃的有什么不同,但在对方镜片后水亮的双眼注视下,他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含糊地“唔”了一声。

    对方为这个回答勾了勾嘴角,问他:“还要吃吗?”

    我是谁我在那里我是来干什么的?

    关子名在长久的省略号和自我反省之中垂死挣扎,然后就见对面那个没能得到回答的家伙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后——歪了歪头。

    关子名:“……要。”

    大门方向看到大哥忽然端起了餐盘开始吃糕点的关子名的小弟们:“………………”

    等等你不是去干这个的啊!

    一阵漫长而尴尬的沉默之后,他们松开了同样深深无言的派对主人,双方都不知道该干啥地静站片刻,关子名的某位小弟咳嗽一声。

    他觉得这个时候身为得力助手的自己总该说点什么才对。

    但不巧的是,抢在他张嘴的当口,今晚不见踪影的英成的最后一批受邀者终于姗姗来迟——

    被关子名的人拦截在山道上并已经借由那些人之口得知一切的姜海,刚踏进别墅大门就一脸凶狠地伸手拽住了那位试图张口的小弟的衣领:“艹你妈,说了当时是我开的车,有事都冲着我来,南哥都已经转学了,你们还找他干什么!”

    他身后的小胖几人也是同仇敌忾,各自挑选到顺眼的对手,忽略对方摇摆双手“等等等等等等”的声音,直接扑上去扭打起来。

    夜晚的凉风扑来一脸,乔南钻出露台,望着头顶的星空,难得生出几分怅然。

    快九点了,姜海他们还没来,刚才在屋里听了一耳朵姑娘们对英成新校草的八卦,他才知道这群家伙最近发疯一样练球的消息。

    这群以前懒得恨不能混吃等死的家伙为什么忽然那么卖命他不用猜也知道,无非就是在即将到来的篮球联赛上,他们又要碰上C市的老对手关子名了。

    点开手机,打开消息列表,姜海和小胖他们的聊天记录已经被十二中的那群哥们们压到了最底部,点开来,满满都是刷屏一样的内容——

    【为什么转走了!】

    【南哥你人呢?】

    【我和小胖他们到楼下了】

    【接电话啊哥!你在不在家!】

    【是不是因为关子名你才走的!】

    【哥你别这样,我一人做事一人担,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我现在就去自首。】

    单边的消息排列到这里,乔南终于看到右侧出现了自己回复的内容。

    一个字——【滚】

    那之后再也没有新内容,因为乔南把他们拉黑了,还不辞辛苦地跑去又痛揍了姜海一顿,警告他不许节外生枝。

    想起对方挨完揍后那张委委屈屈哭唧唧的脸他就想笑,这小兔崽子还有脸委屈,也不看看他给自己添了多大的麻烦,居然能干出故意跟关子名他们撞车的蠢事,简直白长了那张精明的好脸。

    那小子一开始还拒绝解释原因,挨了乔南一顿好打后,才哭唧唧地坦白自己当时听到了关子名那边一个输了球的队友,打电话跟朋友抱怨时提起要到小明山跟正在练车的乔南“碰一碰”。

    乔南那段时间练的是摩托车。

    姜海一怒之下,脑子就白长了,直接追上去就怼,把坐在前车副驾驶的关子名撞了个腿骨骨折。

    可他也不想想,关子名家手握临市支柱企业的背景哪里是他姜海一个A市普通小开可以吃罪的,关家较起真来,叫他吃场牢饭也未必是难事。

    想到那个当时躺在病床上仍不忘梗着脖子嚷嚷自己不后悔的家伙,乔南头痛地掏出兜里的烟盒,张嘴叼出一根。

    他哪能真看着自己兄弟去坐牢,更何况姜海扛不过关家,不代表他乔南也扛不过,反正这么多年来惹是生非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乔南想起当时对他自陈的撞人行为没有表达任何怀疑的父亲和大哥,说不好是个什么心情,其实这几天在沐想想家住着,他已经很久没想到要抽烟了,这会儿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山道,却忽然来了瘾头。

    然而手刚摸进兜里,他就听到了背后传来的一波凌乱的脚步,是高跟鞋敲击地板时才会发出的独特声响。

    摸打火机的手当即一顿,乔南低头发起笑。

    “蜜香——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方伶俐都让我们不要来找她了——”

    “闭嘴,她犯傻你也跟着犯啊!”

    蜜香打断朋友的追劝,锐利地扫视周围,从方伶俐口中得知那个跟乔南一起到场的短发女孩就是沐想想后她相当惊讶,结合了对方从前毫无存在感的形象后,就陷入进了深深的警惕里——

    平凡少女改头换面后变成女神形象跟男神在一起,这完全是电视剧里的标准剧情好不好!

    虽然对方改变之后的形象好像和传统概念里的爽文情节稍微有点偏移……不那么女人味反而走的是酷炫路线?但!这并不能让人忽略她确实变得非!常!耀!眼!的事实!

    蜜香深信人类的一切改变都是为了增强魅力而来,方伶俐那个却对她提出的论调不以为然,还红着脸含糊其辞地为对方辩解:“不啊,说不定她本来就是这个性格才剪的短发,确实很适合她很好看嘛……”

    智障啊!!恨铁不成钢!

    想到对方今天居然还跟着她们英成的前男神一并到场,拥有多年伪装经验曾被无数同性背后称赞绿茶婊的蜜香觉得自己是时候来会会对手了,她绝不相信世上会有如方伶俐所形容的那种对帅哥毫无兴趣的女人,这位佯装帅气的姐们说不准就是个汉子婊。

    她领着几个好友迅速地找到了露台大门。

    给自己运足气势后一把推开——

    深沉的夜色流淌而入,漫天星光里,她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乔南认出这是刚才自己到场时目光格外尖锐的那位姑娘,他那时用一个微笑让对方红着脸转开了头,总觉得眼熟,现在终于想起来对方是谁了。

    英成的篮球啦啦队队长……

    乔南对她其实没多大印象,就是平常跟姜海他们打球的时候老能听见她带着一堆人在篮球馆嗷嗷叫,很烦。

    他没什么耐心,有时候觉得太吵,会直接抬头让她们闭嘴。

    但这群奇怪的女孩似乎一点也不为此伤心,有时候被他骂完,一个个还会激动得满脸通红。

    总之是一种另类的叫乔南头痛的存在……

    这位带头的姑娘最为热情,还会在旁边送水递毛巾什么的,给乔南留下的印象大致就是温柔腼腆,谁知道对方对待女生时居然还有一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换个身体就见识到人间百态,因缺思厅。

    乔南为面前的演员竖起大拇指,懒洋洋地坐在露台的椅子里,扫了眼门口陷入呆滞的几个女孩:“有事?”

    未点燃的烟跟随嘴唇抖动,星光和夜幕里,少女张开双臂搭着椅背,仿佛全世界都尽属于她,包括她对面站着的那几个女孩。

    蜜香微微一愣,气势不自觉就矮了半截,脸上更是下意识带出平常对待异性才会显露出柔和,顿了顿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我,我。”

    她一跺脚心一横:“你,你是沐想想吗!”

    乔南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朝她笑着:“你猜~”

    蜜香咬了咬牙,对上短发少女在夜色里强势而兴味的目光,居然莫名其妙地羞涩起来。

    神经病啊为什么要对一个女孩子羞涩啊!

    转头一看自己带来的几个姐妹淘也是同样的面红耳赤,蜜香简直要被眼前的状况气死。

    往常对待段数再怎么高的同性她都未曾露过怯,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自己被欺负了的委屈感,忍不住地想要像平常在男孩跟前那样撒娇。

    但这念头刚一出生就被她迅速掐死。

    “你不要装蒜,我知道你是沐想想!”但绕是拼命理智,她来前凶悍的气势依旧减弱到了最低点,质问的声音听起来甚至仿若娇嗔,“我问你,你跟姜海和乔南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喜欢他们!”

    乔南虽说预料到了自己会被问这样的问题,但真正听到后依旧非常想笑,他靠着椅背的姿势也摆不开了,叉开双腿双手挡着额头垂首闷笑起来。笑声中蜜香原本微红的面孔彻底涨成了猪肝色,但偏偏不知道为什么根本骂不出口。

    乔南笑完一抬头,就发现眼前这位姑娘已经哭了,两行泪水静静地滑出眼角,微红的双眼里满是控诉。

    “…………”虽然对这姑娘没什么好感但他从不以弄哭女孩为乐,乔南于是赶忙收敛神情,咳嗽一声站起身来。

    恰在此时,蜜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吸了吸鼻子后接通,对自己今天种种莫名其妙的反应生气极了:“喂?”

    “蜜香!蜜香你在哪儿!”电话那头传来方伶俐有些高亢的声音,在这片寂静的角落里清晰可辨,“关子名带着一群人跟姜海他们打起来了,说要一起上山道,我们劝不住他,怎么办啊!”

    蜜香吓了一跳,但还没等消化掉这个消息,身体已经非常敏锐地朝旁边一挡,拦住了似乎想要离开露台的短发少女:“等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方伶俐在电话里楞了一下:“你在跟谁说话?”

    乔南懒散的情绪被方伶俐带来的消息尽数清空,他急着要走却被拦下,立刻暴躁地朝拦路者递去锐利的眼神,被他扫到的姑娘露出了一个瑟缩的表情,但仍旧执拗地站在门口。

    乔南服气了,又不能揍她,只好伸手推了一把对方的脑袋:“行了赶紧让开,谁他妈要抢你男人,老子不喜欢男的。”

    想到对方居然把他跟姜海这么个sb东西配对,乔南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喜欢的是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跟沐想想一样白白瘦瘦有胸部的女孩子!

    等一下,沐想想的胸部好像……

    算了反正就是就是女孩子!

    拦路的姑娘大概对他的回答非常满意,终于识相地让开了身体,乔南没空搭理她,拔腿就朝别墅里跑。

    姜海这个狗东西真他妈一刻也不让人消停!

    他跑开老远后,露台上的几个女孩仍旧站在原地,蜜香的神情愣愣的,好一会儿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并未挂断。

    “……那什么……”

    听筒里传来方伶俐有些迟缓的声音:“……闭嘴,我想静静。”

    高妍这场生日会是彻底办砸了,客厅里因为一场斗殴已经变得一片狼藉。

    乔南赶到的时候正听到姜海跟关子名的一个小弟争吵:“……四公里下坡你他妈敢不敢!”

    “来啊!走啊!我他妈把话放在这!今天谁认怂谁他妈跪下来说自己是狗!”

    乔南额角青筋疯狂蹦跳起来,姜海他们说的“四公里”指的就是小明山的山道,因为山道不长,只有四公里出头,所以来这飙车的常客给起了这么个昵称。

    可四公里虽短,难度却一点不小,小明山惊险多弯也是出了名的,乔南以前带姜海来飙过一回,这位怂货全程缩在后座吓得滚来滚去,就这狗屁一样大的胆子还他妈敢学人放狠话,乔南简直想抽死他。

    于是他就顺从心意地这么做了。

    姜海还在那逞能,冷酷地让阻拦他的高妍和方伶俐等人退下,冷不防脑门上扇来一巴掌,打得他整个人都懵逼几秒。

    “走,走,我让你走!”没等他反应过来,雨点一样的巴掌霹雳啪啦就降下来了,闹剧中的所有人都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眼睁睁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短发少女凶悍地暴揍姜海。

    姜海从头脑空白的状态里挣扎出来,莫名被打,他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暴怒而是抬胳膊护住脑袋,神情又很茫然,看起来非常可怜。

    就连关子名的小弟也颇为不忍,伸出手来试图阻拦一二:“那个……行了……姑娘……差不多得了……”

    话音刚落,他就被短发少女骤然递来的锋利视线吓得浑身一抖,默默收回自己的双手。

    乔南发泄完对小弟的恨铁不成钢,暴躁已褪去些许,他松开揪着姜海衣领的手,直起身来盯着那个方才跟姜海吵架的人。

    这人他认识,关子名的头号马仔,外号大狗。跟姜海不一样,这狗东西没成年就开始跟着关子名飙车了。

    他冷哼一声:“四公里下坡,谁提的,你?还是他。”

    大狗在他锋利的视线下眨了眨眼睛,莫名气弱:“……我。”

    “哈。”就见站在对面这位模样漂亮的短发少女忽然勾起一边嘴角,“谁认怂谁是狗,没看出来啊,你们还挺厉害。”

    大狗:“……”这个好像不是我说的……

    然而进入护短模式的校霸根本毫无道理可讲,他被这群人来搅合英成同学生日聚会,还欺负他以前小弟之类的种种行为弄得非常非常不爽。

    他不爽,当然谁都别想爽。

    于是他道:“我觉得这个提议挺好,四公里下坡,不如我跟你跑一趟?”

    他话音落地,原本就很沉默的别墅越发寂静,在场众人消化了几秒,姜海第一个跳了起来:“不——”

    后脑勺啪的一巴掌,乔南居高临下地睥睨他,目露凶光:“闭嘴。”

    姜海:“………………”在头脑做出决断前他的身体本能地蜷缩了起来。

    见证了这一幕发生的大狗:“……”对面这姑娘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好像有点凶……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觉得答应跟一个女孩子赛车有点卑鄙,因此皱了皱眉头,想要拒绝。

    然而乔南敏锐地在那之前开了口:“说好的,谁认怂谁他妈是狗,你不会认怂吧。”

    “……”大狗再度打量了一圈面前盛气凌人的姑娘,他顿了顿,“当然不。”

    乔南击掌颔首,神情很愉悦的样子:“那太好了。”

    说着又忽然想起沐想想来,目光在周围转了一圈,才发现关子名也不在。

    乔南脑袋里跳出几个感叹号,眼神瞬间犀利起来,脑海在半秒钟内闪过了无数起恶性事件,霎时一阵心悸:“妈的关子名呢!”

    就离开那么一小会的功夫,沐想想不会真的被怎么样吧?操这回真的失策了,没想到关子名这群狗东西居然能这么阴魂不散!他们最好没有真的对沐想想出手,否则的话——

    乔南越想越怒火中烧,头脑飞速分析情况的同时,已经转瞬考虑到第九十九种报复回去的手段。

    然后便见对面被他暴躁气压笼罩着的大狗面有菜色地抬起胳膊,指往了一个方向。

    乔南无意识跟着转头,跟着:“………………”

    等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

    沐想想维持她一贯的本性,站在远离喧嚣之处,对上乔南内容复杂难解的视线,回赠了一个无辜的眼神。

    她还觉得很奇怪呢怎么门口忽然就打起来了,赶在姜海他们打到桌子这边之前还抢救了一整盘糕点,现在端着盘子遗世独立,宛若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芙蓉。

    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朝嘴里塞着曲奇,想起什么,给旁边模样好看的柔光少年也递了一块:“你要不要?”

    关子名:“………………谢谢。”

    乔南看着那两个旁若无人分饼干的家伙,脑子忽然一阵疼,他站在那沉默了很久,才终于找回自己遗失的声音:“……过来。”

    看上去不光乔南,关子名也很迷茫,具体表现在他居然收下了沐想想递给他的放满点心的盘子,还一直从别墅端到了山道。

    他身边的小弟们一路欲言又止。

    沐想想还没搞清状况:“怎么了?我刚才也没敢靠近多问,姜海怎么忽然跟人打起了,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乔南嗅到一股淡淡的气味,眯眼盯着她:“你刚才喝什么了?”

    沐想想:“桌上配糕点的饮料啊?”

    乔南叹了口气,他记得以前自己发酒疯似乎砸过一家酒吧,于是行走间望着头顶的星空:“你别说话我怕我会打你。”

    沐想想皱了皱眉头,一时分析不出他莫名生什么气,到了山道边,乔南冷着脸跟大狗他们进了车群,她左右无事,又跑到柔光青年身边吃饼干。

    端着盘子伺候她进食的关子名对上车队里不少朋友写满迷惑的视线:“……”

    另一边大狗拍了下姜海开来的那辆车:“你不会就开这个吧?”

    撞车的真相姜海家里应该知道,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姜海那辆维修好的跑车就被爹妈没收,换了一辆外形怂了许多的。

    车队里一阵嘻嘻哈哈的窃笑,乔南轻巧地跳上引擎盖,脚后跟蹬着轮胎,漫不经心地扫过人群:“不行么?”

    少女的坐姿非常放肆,车灯为她泛着寒霜的精致面孔渡上一层光晕,大狗愣了愣:“……当然可以,不过你是不是不懂车,这辆车的马力……”

    乔南笑了一声,抬腿踹了小媳妇似的跟在旁边的姜海一脚:“钥匙。”

    姜海犹豫了一下,高妍和方伶俐这群女孩赶忙涌了上来——

    “沐想想你别跟跟他们比了。”

    “小明山弯道很急的……”

    “我们回去吧,你别拿自己开玩笑……”

    乔南掐了把高妍的脸,没搭理她们,转头又踹了姜海一脚:“钥匙,我不说第三遍啊。”

    这莫名熟悉的恐吓让姜海直接哆嗦了一下,赶忙将裤兜里的钥匙掏出来恭敬奉上。

    “让开点。”乔南从引擎盖上跳下来,直接钻进车子。关子名这边车队里有人发出细细的笑声:“这姑娘真要跟狗哥跑啊?胆儿还不小。”

    “说不定真有两下呢?”

    “可能吗,你看她白白净净的样子,估计太阳都没怎么晒过——”

    话音未落,一阵迷人的声浪响起。

    给油的轰鸣一波盖过一波,没等在场的众人反应过来,那辆停在原地的小破车忽然原地一个甩尾——

    烟尘弥漫间,车窗缓缓落下,驾驶座的少女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支在窗框上,似笑非笑探出个头。

    车队里的汉子们齐齐一怔,姜海跟方伶俐这边也安静了。

    乔南弹了下方向盘,朝正出神看着他的大狗开口:“上啊,你车呢?说好了的,谁认怂谁他妈是狗。”

    大狗这才回过神,咳嗽一声,原地看了看,一副忘记了自己车停在哪里的傻样,又偷偷瞥向车窗里的少女。

    少女却已经不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了。

    乔南盯着不远处的两道身影,沐想想外表看起来倒是很平静,关子名则端着一个糕点盘子,呈我是谁我在那里我要干什么状。

    一种由衷的暴躁浮上心头,他额头的血管都跳了两跳。

    沐想想便再度听到了那宛若叫魂的呼唤:“……过来。”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听从,临走前从盘子里多拿了一个纸杯蛋糕,不忘叮嘱关子名:“我先走一会儿,你别都吃完了,记得给我留点。”

    今晚莫名其妙塞了一肚子糕点的关子名:“……多虑了。”

    沐想想这才放心,很有礼貌地说了句再见,上车后不忘朝对方摆摆手,而后才转向乔南:“开一圈回来要多久啊?”

    乔南没有理她。

    沐想想等了一会儿,于是打算再问一遍。

    乔南的声音抢在她张嘴之前响了起来:“我真想带着你一起撞死在前面那棵树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