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第十六章
    深黑色的摩托如利箭出弓,引来无数路人惊叹回首,最终穿过高楼密布的现代化街道,停在了一处靠近城中村的窄巷里。

    这里距离沐家不近,步行大概还需要八分钟,乔南每次在这换乘十一路都觉得相当糟心。

    但想到那位说话柔弱无力仿佛风吹就倒的沐爸,他还是黑着脸爬下了车。

    脸稍微不那么红了,羞愤却还在。

    因此今天他连迈开的脚步,听起来都格外重些。

    但到了家门口,对上老样子坐在外头顶着冷风编东西的沐爸抬头递来的目光,他还是下意识放柔了神情。

    发现这一点后乔南更憋屈了——沐家这一家子,从老头到闺女,简直生来就是他的克星。

    乔南能感觉到沐爸的视线在自己脑袋上停顿了片刻,和前天他刚剪完头发回来时表情有点像,对方明显很不习惯女儿骤变的形象。其实那天回来的路上,乔南已经做好了要因为剪头发遭遇一番诘问的准备,毕竟这么多年来他早已习惯了和自己暴躁而强硬的父亲相处。

    但沐爸没有,不止如此,就连沐妈,也只是在整餐饭不停的偷瞄后,直到睡前才小心翼翼问了一声。

    这样的家人,乔南本以为自己会觉得很轻松,但从那以后,他反倒更克制了,比起以往避免露馅的谨慎外,更多出了一种生怕伤害到什么的惶恐。

    沐爸照旧是拍开了身上的竹屑后费劲地起身一瘸一拐过来,想接女儿的书包:“回来啦?今天怎么有点晚啊?”

    乔南目光落在他身上那件又脏又破的旧外套上,这衣服不知道穿了多少年,左肩有一处地方居然连布料都被磨开,钻出了里头黑乎乎的棉絮,质感之差实乃乔南生平仅见。从小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不禁以此对比自己今天在商场挑中的那件每一根羊毛都写满“我很奢侈”的皮衣。

    他垂下眼,错开沐爸朝书包伸来的手,将另外一只手上的纸袋塞进了对方的手里。

    同时低声解释:“放学之后,跟同学出去逛了一圈。”

    沐爸愣了一下,提着那个纸袋回首看向错开自己进屋的女儿:“这是什么?”

    “给你的,街上看到就买了。”乔南回答了一声,脚步越发匆忙,进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含糊地多加了一句,“不值钱,是打折货。”

    女儿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门后,沐爸怔楞片刻后才打开袋子,慢慢掏出里头的东西。

    一件温暖蓬松的羽绒服。

    吊牌上1999的价格被人用笔划了一道,旁边潦草地写了个六百。

    “太贵啦!下次不要给爸爸买那么贵的东西了,糟蹋东西,你们小孩子用钱的地方多,有钱自己多留点……”

    乔南发现平日里安静沉默的沐爸话忽然变多了,一开始是让他把衣服拿去退掉,乔南搞不懂他为什么明明看着外套的眼睛都在发光却提出这种要求,拒绝了几次并板起脸后,对方消停了一会儿。

    但新一轮的聒噪很快在对方洗净双手小心翼翼换上新衣后接踵而至。

    乔南刚开始还有点不耐烦,直到看到对方为了避免粗糙手掌触摸到衣料而摆开的费力站姿。

    发了很久的愣后,他慢慢转开目光:“就这么穿着吧,挺合身的。”

    沐爸很久没那么开心了,照了半天镜子后他还是恋恋不舍地决定将外套暂时收好洗过澡之后再穿。乔南无奈地任凭他拖着不灵便的腿满屋子乱走,没一会儿,收拾好东西的沐爸再度期期艾艾地出现在了面前。

    乔南:“?”

    “你妈今天有晚班,估计会回来得比较晚。”沐爸面上的喜悦还没退去,目光却很闪躲,倒像是壮着胆子才说出的这番话,“想想,今天的晚饭,爸来给你做吧?”

    啊?为什么做个饭还得来征求他意见?

    从小习惯了被人照顾伺候的乔小少爷不假思索地点头:“好啊。”

    他这一点头,沐爸反倒呆了呆。

    直到站在了厨房里他还没能回神,朝外看了一眼,女儿又确实不像在说反话,已经坐在客厅里开始玩手机了。

    这一天的意外实在太多,让他觉得自己简直像在做梦一般。

    残疾人的世界很残酷,这不仅仅体现在无法正常工作上。刚出事那几年,沐爸非常不甘,曾下定决心要跟命运抗争到底,家人虽然担心他,但一直对此给予无条件的支持。直到某一天,他趁着沐妈出门买东西的空档偷偷爬起来想给一双儿女做顿午饭,却因为身体尚未完全康复的原因弄翻了锅子。

    被热油泼到的伤疤直到今天依然爬满小腿,从打从那天起,沐想想再不让他进厨房。妈妈没时间做饭时,小小的女孩哪怕搬来矮矮的板凳踩在上面煎蛋,也不愿意叫爸爸动手。

    沐爸一直对女儿很顺从,或许是憎恶自己的无用,任何能让女儿开心的事情,他都会毫不犹豫去做。

    因此这长达七八年间,他真的再也没有碰过锅铲,要不是今天收到衣服太开心,他绝不会朝女儿提出这个要求。

    七八年了啊……

    他目光恍惚地落在灶台上,仿佛借由那些熟悉而陌生的炊具,看到了曾经意气风发过的自己。

    手摸上刀柄,握住,片上案板洗净的土豆,先是迟缓的几声咚、咚、咚。

    而后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菜刀几乎飞出残影来。

    二十分钟后。

    乔南被一股飘出厨房的异香勾得神思恍惚,视线硬生生从手机屏幕里拔了出来。

    晏之扬他们都是皮外伤,去社区医院消毒之后就没什么大碍了,沐想想送走这群似乎因为害怕看医生而表现得非常乖巧的少年,回到家时,被乔家拥挤的盛况弄得微微一愣。

    乔远山和乔瑞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周围一圈都是人,他们似乎正在讨论工作的样子,沐想想进门的瞬间谈话就终止了。

    所有人转头看向门口,沐想想就认出其中一个,叫小楼什么的,是乔父的助理,其他人一概不熟。

    可她又不敢确定“乔南”对他们熟不熟,这会儿现发短信明显来不及了,只能若无其事地忽略他们,朝明显带头的两个人打招呼:“……爸,哥。”

    但在场的所有人对他冷漠的态度都没有表达出任何意外,只有唯独被他点名的乔远山和乔瑞目光一凝。

    乔瑞深深地看着弟弟,面不改色地嗯了一声。

    乔远山则挺了挺腰,心中翻滚着激动:现在家里全是公司的下属,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他针锋相对才是乔南以往的作风,可如今,最最叛逆的小儿子也知道在外人面前要给爸爸留面子了。

    他清了清嗓子道:“回来啦?”

    又因为领导后遗症下意识多了句嘴:“手里拎了什么东西啊,这么大一袋。”

    沐想想手上那个纸袋造型略微有点抢眼,实在也不能怪他注意到,但话一出口乔远山恨不能立刻给自己两拳:嘴怎么那么贱呐,儿子才给你点好脸色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问问问问个屁,非得让他在外人跟前嘲讽你几句才开心吗?

    但预想中的叛逆回答并未到来。

    换好鞋子的沐想想低头看了手上的袋子一眼,语气特别平静:“哦,这个是给你的。”

    说着趿拉着拖鞋过去,将手上的袋子放到对方脚边:“……那我回书房写作业了。”

    乔父并没有对她的礼物给出任何回应,加上客厅里人太多,她有点不确定该怎么对付,倒不如先躲为妙。

    转身时不经意撞上了坐在乔父旁边的乔瑞的视线,沐想想微微一愣,因为对方此刻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神情似乎绷着什么内容,看起来说不出的古怪。

    沐想想被看得毛毛的,赶紧走了。

    客厅里,长久的呆滞之后,乔远山头脑空白地伸出手,掏出了那个纸袋里的东西。

    外套抖开,还能嗅到毛绒独特的味道,因为乔家小主人忽然回家陷入死寂的客厅立刻恢复了活跃:“哎哟,乔董,这不是XXX的当季新款吗?”

    “您儿子可真孝顺啊,还特地给您买衣服。”

    “嗨呀我们家的那个讨债鬼什么时候能那么懂事一回就好了。”

    乔远山:“…………………………”

    乔远山:“???????”

    乔远山:“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真的太震惊了以至于根本无法给出任何回应。

    见他不回答,客厅里有人还想再说,被身边的朋友扯了扯袖子拉住了。

    “闭嘴吧你。”朋友凑到他耳边小声警告,同时眼神颇具深意地斜了斜乔远山旁边,“你没看那位都什么样了。”

    乔家二把手乔瑞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双眼盯着地面,神情冷得吓人。

    当下所有想拍马屁的人统统闭上狗嘴,噤若寒蝉。

    晚餐是叫人到家做的,据说是个相当有名的厨师团队,上桌的各个都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招牌菜,只可惜在场食客们全都无暇欣赏。

    领头的乔父魂不守舍的,桌上也听不到任何说话的声音,沐想想安静低头吃菜,全程感觉头顶发烫,一抬头,就会对上乔瑞冰冷的神情和直勾勾的眼睛。

    那眼神就像是要从她脸上抠走点什么似的。

    沐想想被盯得食不下咽,整餐饭都在猜测对方跟乔南的关系是不是并非如她猜测中那样。

    好在有人比她更早被逼疯,晚餐结束后那群原本还要开个什么会的客人里有人请辞,推说身体不适要回家休息。

    乔父的反应似乎比平常慢得多,居然也没多关心两句,直接就同意了。

    开不成会的其他人也只好跟着走,一大人呼呼啦啦离开乔家大门,下电梯的时候还在心有余悸。

    “吓死人了。”其中一个面带菜色地抚了抚胸口,“你看见乔总(乔瑞)的脸色没有,跟要吃人似的。”

    同伴一脸深沉:“好歹也是亲兄弟啊,真想不到,居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另一人摇头:“这些大家族,你争我抢的还少吗?我倒不觉得惊讶,只不过没想到他们连表面都不愿意装一下。”

    直到电梯到达地下车库,众人表面结束八卦,内心却已经各怀鬼胎。

    乔家兄弟不和,那么公司目前的和平估计维持不了多久了,虽然现在看来还是大公子乔瑞更有优势,但保不齐未来就会杀出一匹黑马。

    这消息来得如此宝贵。

    想站队的,想上位的,或心怀鬼胎的。

    都该行动起来了。

    沐想想一顿饭吃得胃疼,实在受不了乔瑞灼热的目光,下了餐桌赶紧躲书房写作业去了。

    只有写作业的时候才最快乐,在知识的海洋里徜徉完毕,时间已经不早,回房间洗漱之后沐想想躺在床上,回忆自己的一天。

    乔南、晏之扬、郭志、曹威……

    换了个身体之后生命里突然多出了那么多的人和事,她渐想渐深,关灯后好久都睡不着,就静静地蜷在被窝里闭着眼发呆。

    忽然间,她听到房门被打开的轻响。

    这一次不是半梦半醒的状态了,沐想想吓了一跳,要打招呼又觉得尴尬,索性就保持原状没动,闭眼装睡。

    脚步声很轻,从门口到床边,停下不动了。

    头顶一阵灼热,沐想想心中沉默片刻,已经猜测出了来人是谁,只觉得莫名其妙。

    昨天晚上夜闯房间,今天又来一遍,乔南这位大哥莫非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么?

    正胡思乱想着,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混着沐浴露的香气靠近,沐想想感觉到被子被人朝上掖了掖。

    她怔了怔,随后发现那道盯得人皮肤发烫的视线依旧没有离开。

    沐想想有点后悔自己装睡了,琢磨着是否该现场来一发“悠悠醒来”,紧接着便听那在床边站了老半天的大佬终于开了进屋后的第一次口——

    声音低低冷冷的,如同金属碰撞一般:“我的呢?”

    沐想想:?????

    对方明显也没想得到回答,伸出手来轻轻拨弄她的头发,一边拨弄一边含糊地骂了句:“小没良心的。”

    头皮忽然一痛!

    乔家大哥似乎只是来报复一下,扯完头发后非常开心,立刻朝外跑,两秒之内消失不见,还不忘轻轻关好房门。

    黑暗中捂着额头慢慢爬起来的沐想想:“…………………………”

    作者有话要说:  乔爸爸的房间里,深夜十二点——

    罗美生面无表情地看着洗漱后躺进被窝里作势要睡觉的丈夫——

    “能把皮衣脱了吗?”

    嗨呀被刷屏了!感谢大家的火箭炮手榴弹地雷!圆子提着肚皮给大家拜年了!

    布拿拿扔了1个火箭炮

    暗香疏影扔了1个火箭炮

    暗香疏影扔了1个地雷

    暗香疏影扔了1个地雷

    朝生L扔了1个手榴弹

    岛扔了1个手榴弹

    瑞雪落秋叶扔了1个手榴弹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戳戳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青色扔了1个地雷

    v扔了1个地雷

    瑞雪落秋叶扔了1个地雷

    瑞雪落秋叶扔了1个地雷

    瑞雪落秋叶扔了1个地雷

    牛肉面面扔了1个地雷

    安扔了1个地雷

    情之所钟(???`)扔了1个地雷

    各木一扔了1个地雷

    野人爱飞奔扔了1个地雷

    清凉凉扔了1个地雷

    Zero_0扔了1个地雷

    奋斗的小鸟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黑石山的火焰扔了1个地雷

    黑兔de夏天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