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第十二章
    沐想想依稀觉得自己做了个梦,梦里爸爸妈妈就像以前那样,在她睡着后进屋为她掖被子。

    思念来得如此绵长,醒来后她甚至还恍惚了一下。跟着转头去看闹钟,目光在床头柜上安静沉睡的德语自学教材上停顿了两秒——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本书本来应该在枕边。

    她想起来了,那个昨晚蹲在床前摸她脑袋的人,应该是乔南的大哥乔瑞没错,她记得自己叫了一声,对方也没反驳。

    昨晚自己是十一点左右入睡的,对方进房间那会儿则至少凌晨。结合乔南的后妈罗美生给出的信息,乔瑞和乔父应该是一路风尘仆仆从国外转b市再回的A市,任何人在经历过这么长的奔波之后都势必会疲惫不堪,乔瑞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去休息,而是选择了偷偷进房间看弟弟。

    还又是摸头又是哄睡的。

    沐想想不禁仰天长叹,越发想不通乔南为什么要拿跟家人的关系来跟她恶作剧。想起昨天两人匆匆结束的沟通,她摸到手机给对方发了条短信,告诉乔南他哥和他爹回家的事情。

    信息石沉大海,六点半,乔南忙着跑步还来不及,哪有时间去看手机?

    沐想想等了一会儿也只能作罢。

    二楼的某个房间,乔父乔远山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毕后开窗对外吐纳。

    他闭着眼睛,深呼吸的同时也在想家里的事情。

    从妻子打电话说了小儿子的转变开始,这几天他的情绪一直很激动,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破天荒将海外没有完全结束的工作直接丢开回国。路上的这几十个小时,他几乎掩饰不住面上的喜色,就连来接机的助理都一眼看了出来,还以为是海外的项目有了很大进展,一路拿这个话题奉承他。

    只有乔远山自己知道他在期待些什么。

    他的发妻去世至今已经超过十年。那是个温婉美丽的好女人,还为他生下两个珍宝般的孩子,乔远山依稀能记起和发妻一起带着乔瑞和乔南玩耍的画面,美好得就像梦境。

    那时候的乔瑞没有现在能干,乔南也不像如今暴戾。

    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呢?老实说连乔远山自己都没有答案。他是个典型的事业形男人,除了家庭,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关心。不说别的,光只公司里那无数嗷嗷待哺的员工就注定他不得休息。乔远山不是富二代,他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凭借自己的双手奋斗出来的。

    小时候饭都吃不起,他真的穷怕了,那会儿只想给自己的孩子尽量提供最最优渥的经济条件。

    那段时间乔瑞和乔南是托付给岳家照顾的,后来某次听到忘记哪位教授说的孩子的生活中不能缺少母亲这个角色,他又把自己当时在做自己秘书的罗美生给娶了,让她专职在家带孩子。

    结果怎么会一回头,就物是人非了呢?

    乔远山想不通,他知道儿子们对他肯定有什么误解,但步入了青春期的男孩却已经拒绝跟他沟通。再过了几年,大儿子的态度终于有所软化,同意了听他的安排读商科进公司,他本以为这是个好兆头,哪知道小儿子接下来的反应却激烈到令他措手不及。

    乔南大概是觉得自己遭受了背叛,直接连相依为命的大哥都不要了。

    唉,乔远山睁开眼叹了口气,胸口发闷。

    昨晚回来听到罗美生说起乔南最近的转变,他真的很高兴。

    可这份高兴维持到现在,更多的已经转化为忐忑了。

    那孩子愿意重新跟以前那样好好学习,或许是想通了什么,这是好事没错。

    可却不代表他会同样地接纳自己。

    面对商场危机都很少感到如此焦虑的乔远山拼命告诫自己这次千万不要像以前那样跟儿子针锋相对。长期身居高位,他被温驯的下属们惯出了不少臭毛病,说不了软话,有时候脾气上来了还口不择言。对上一点不怕他的小儿子,吵起架来砸车砸屋子都是寻常事。

    此前已经进行过无数次但明显毫无卵用的再度自省里,妻子罗美生从隔壁房间过来帮他换衣服。

    乔远山问她:“南南起来没?”

    罗美生点头:“刚才听到他在楼下背单词的声音。”

    乔远山脸上立刻露出个欣慰的神情,随后想到什么,说:“这孩子,又不爱家里有外人,搞得连个驻家照顾他的人都没法请。不用管我,你先去买点早饭,可别让他饿着肚子上学。”

    罗美生闻言手上一停,露出个忧虑的表情:“我正想跟你说呢。”

    乔远山愣了愣。

    便听妻子忧心忡忡道:“我昨天起来就给南南买了点早饭,可晚上回来他让我以后别买那么多。你说他是不喜欢我乱给他安排?”

    罗美生脑子里是绝对没有乔家小少爷“舍不得浪费粮食”这一概念的,因此昨天沐想想“别买那么多”的原句到了她这里立刻慎重了很多。她从早上起来就开始分析对方的用意,几次试图出门又都停下脚步。那么多年了,也是这两天她才终于从继子那儿得到几个好脸色,实在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又弄巧成拙。

    果然就连乔远山听到后表情也变了变:“这样啊……”

    夫妇俩一时相顾无言,片刻后乔远山披上外套道:“算了,我先去看看他吧。”

    那么久没见了,看一眼儿子也好。

    乔远山很快感觉到了失望,因为打开房门后他并没有听到楼下有什么背单词的声音,下楼梯时朝着客厅方向看去,同样不见人影。

    罗美生很是意外:“人呢?刚才我还听到声音的。”

    乔远山叹了口气:“应该是走了吧。”

    早知道儿子出门那么早,他肯定不会屋里磨蹭那么久。赶了几十个小时的路回家昨晚又因为到家太晚没能跟孩子碰面的乔远山难掩失落。

    被客厅空寂的氛围扑了满脸,屋里静悄悄的,早起的精气神一下子不知道去了哪里。乔远山在还剩几级台阶的时候转了个身,不想再朝下走了。

    但恰在此时,他敏锐的鼻子却捕捉到了一股陌生的香气。

    乔远山微微一怔,还没来得及猜测这是哪儿来的味道,下一秒就听餐厅方向厨房滑门被推动的声音。

    楼梯底层这个位置对一楼的公共区域基本一览无余,他就这么循着声音转过头,然后意料之外地对上了另一双眼睛。

    他的小儿子位于厨房大门位置,手上端了个面碗,正迈开脚步要出来。

    看到他时那孩子也明显楞了一下,脚步都跟着顿了顿,随后才神情平静地接着把面碗搁上餐桌。

    伴随咔哒一声,乔远山站直身体,他被这孩子跟从前暴躁模样判若两人的沉静搞得有点不知所措,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在对方发怒之前先行避开。

    紧接着下一秒,令他更手足无措的一幕出现了。餐桌边放下面碗的小儿子居然再度看往他的位置,俊俏冷静的面孔微微皱起。

    “……爸。”年轻的声音带着迟疑,却还是慢吞吞继续了下去,“……你们要不要,一起吃点?”

    这一刻,好似满世界的烟火气儿全从他的背后涌出,铺满了整间屋子。

    沐想想木着脸用筷子搅拌面条,目光落在中心位置沸腾的水花处,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其实昨天罗美生买回来的早餐还是很好吃的,只要量别再那么多,她绝对欢迎这种未来不用支出早餐开支的生活。

    谁知道美梦只是昙花一现,今早起来餐桌就空空荡荡了。

    沐想想倒也没有不高兴,毕竟一大早让长辈去买早餐这种事情确实太不像话了一点。但这并不影响她感到失落,A市这几年物价与日倍增,外头一套摊鸡蛋饼都得卖六块钱,以往她吃一个就能饱,可换成现在的身体,饭量增大三倍不止。

    一顿早饭就花掉十多块,每一分生活费都是靠着奖学金和竞赛奖金挣出来的沐想想很是心疼。因此意识到未来应该不会有免费早餐供应后,她还是不死心地试图另辟蹊径。

    结果就在乔家的冰箱里发现了惊喜,有面有蛋有蔬菜,各色食材一应俱全!

    沐想想赶紧一边背单词开火,她吃完还得去上学呢。

    谁知道好不容易煮好一碗面,还没来得及吃,乔远山跟罗美生就从楼上下来了。

    干不出自己吃东西让长辈眼巴巴看这么缺德的事儿,三好学生沐想想纵使百般不愿还是出口邀请了一声。

    不过讲道理哪个爹妈会真的让马上要去上学的孩子给自己做早饭吃啊!贫困如沐家,这个时候沐妈也会上前接下孩子手中的锅铲好吗!

    沐想想想到这里,忍不住转头看向餐厅,三道身影坐得整整齐齐,她心情诡异地平静。

    算了,反正食材也不是自己买的。

    将煮好的面条夹出来,她顶着六道难以忽视的目光淡定地把碗端出去:“好了。”

    就见下一秒,桌上假装在看报的一老一少刷的收起了报纸。

    罗美生则仍是刚刚被她邀请时那张放空的面孔。

    沐想想惦记着上学,自顾自吃得很快,她煮面条的手艺是跟沐爸学的,她没什么天分,做的远没有原版好吃,但残疾之后,沐想想已经很多年不曾同意父亲进入厨房了。

    或者说她在尽其所能地让父亲远离一切需要操劳的工作。

    想到爸爸,她吃得更快了一些,三两口解决完毕后,抬起头来,却发现桌上的几个人神情都很是郑重。

    尤其坐在对面的乔家大哥,一筷子面条一勺面汤,步骤精细,简直像在对待什么珍馐一般。

    绕是沐想想也不由地沉默了两秒,而后她站起身道:“你们先吃,我去上学了。”

    “等等。”乔瑞放下筷子,目光似乎在面碗上挣扎了几秒,但还是坚定地转向了她,“我送你。”

    “啊?”沐想想虽说猜到了乔南跟家里人关系没那么差劲,但还是没做好太亲密的准备,立刻摇头拒绝,“不用,我自己走。”

    乔瑞光看面相就知道是个不好相处也不好说服的人,意味不明的目光依旧深深落在她身上:“你拿着书包,怎么骑车?”

    乔瑞说的当然就是那辆所有熟悉乔南的人都知道他有多宝贝的摩托车。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听完他关心后,他可爱的弟弟英俊的面孔上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骑车?我不骑车,我坐公交啊。”

    乔瑞:“!!!!”

    乔远山:“!!!!!”

    罗美生:“?!?!?!?”

    然后沐想想就拎着书包走了,出门时恰巧遇到从电梯里出来的昨晚见过的助理,她礼貌地点点头。

    助理有点惊讶但也立刻回了早安,一大早的情绪都被这个意料之外的问好带高了,直至拉开大门,又被乔家诡异的气氛弄得顿住。

    ………………怎么一大早这家人就这个画风?他迟疑地回头看了眼身后已经关闭的电梯门,难不成这位脾气暴躁的小公子又发威了?

    他正惊疑不定,便见自家老板刷的一声自餐桌站起:“小楼,准备车。”

    怎……怎么?

    助理小楼顾不上自己错愕的情绪,赶忙一边答应一边掏出手机联系司机,就见几秒之内自家董事长已经开始穿外套了。

    他一边穿外套一边绕出餐厅,没走几步又忽然顿住,转身大跨步回到餐桌旁,端起桌上的面碗西里呼噜地吃。

    直到把碗里的汤都一滴不剩地喝干净之后,董事长才一抹嘴痛快摆手:“走!”

    离开前助理小楼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个空空荡荡的面碗,又转向对董事长的言行视而不见,仍自顾自仔细喝汤吃面的大公子。

    这个面得是有多好吃啊?

    有钱人真是奢侈,一大早就吃那么宝贝的东西。

    乔远山都快流泪了,他居然眼睁睁看着自家锦衣玉食的小儿子,跟着一大堆人爬上了公交车!

    早高峰的公交车人多得不可思议,他的宝贝儿子直接被挤到了右侧窗口,抓着吊环,一路跟随车辆摇晃,打眼看都能看出有多不舒服。

    尽管儿子的神情一直表现得很平静,似乎并不因为周围恶劣的环境感到不快,甚至在中途某次到站时还腾出手搀扶了一位老人。

    可乔远山依旧满心酸涩——这是他儿子啊,那个又可爱又乖,早上还特地起来给爸爸做了早饭的儿子啊!

    乔远山捂着胸口一脸阴沉的模样把助理小楼吓到了,小楼小心翼翼地看向公交车窗内那道正在搀扶老人的身影,一边感觉赏心悦目,一边摸不着头脑。

    这位小公子今天闹的动静似乎不小?居然能把董事长气成这个样子。他可是很少看到这位商界老江湖流露出如此鲜明的情绪呢。

    一路目送儿子下车进入十二中校门,乔远山沉淀了一会儿情绪,这才心情复杂地收回目光:“走吧。”

    助理小楼没敢吭声揣测老板的目的,直到司机调转车头时他余光扫到什么:“咦?乔董,那不是……”乔瑞的车吗?

    不远处一辆银灰色的商务车似乎比他们落后一步才到,此时并未来得及掉头,双方碰了个正着。

    乔远山这会儿也看到了,指挥司机开过去,在两车并排时停下。

    银灰色的商务车后座车窗缓缓降下,果然露出乔瑞那张冷漠到让人不敢接近的面孔,对方这会儿似乎心情还不怎么好,眼神格外地锐利。

    刺得这边的助理小楼忍不住缩了下脖子。

    乔远山也降下车窗,平静地跟自己大儿子对视,父子俩相顾无言,片刻后乔瑞转开目光:“我路过。”

    乔远山便点了点头:“刚好,你跟我一起去公司吧。”

    说着就关上了车窗,示意司机离开。

    后视镜里那辆银灰色的车子果然没一会儿就跟了上来,助理小楼忍不住回忆方才这对父子交锋的场面,连连心悸。

    乔家的这一家人的争斗果然随着小公子乔南见长的年纪进入白热化了啊,董事长越发莫测不说,大公子也显得野心勃勃,只不过父亲对弟弟的关注稍微多了一些,居然就坐不住了,做出当街跟踪这种蠢事。

    豪门啊,豪门。

    永远是他这种小老百姓无法理解的存在。

    银灰色的车里,开出一段距离后乔瑞仍回头看着十二中校门的方向,那辆挤满人的公交车继续启动,晃晃悠悠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喷出的尾气一瞬间刺痛了他的心。

    刚到学校还没来得及进入教学楼的沐想想忽然感觉裤兜震动了一下,她掏出手机,就见锁屏页面处跳出了一条通知短信——

    【95588:您尾号的银·行·卡账户3月4日收到账户尾号用户人民币20000000元转账,当前余额29829980元,请注意查收,及时入账核对金额[工商银行]】

    她脚步一下顿住,目光落在那一堆数字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下一秒,叮声再度响起——

    【95588:您尾号的银·行·卡账户3月4日收到转账人民币50000000元转账,当前余额79829980元,请注意查收,及时入账核对金额[工商银行]】

    沐想想:“………………?????”

    作者有话要说:  乔瑞:看到弟弟被挤上公交车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揪住胸口】

    乔远山:儿子你是不是没钱了!没钱了为什么不跟爸爸说!

    感谢大大们的霸王票~~~

    布拿拿扔了1个火箭炮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圆子么么哒扔了1个地雷

    九月扔了1个地雷

    岛扔了1个地雷

    朱朱饭团扔了1个地雷

    野人爱飞奔扔了1个地雷

    Dawn扔了1个地雷

    素瓷扔了1个手榴弹

    今天蓝雨食堂有秋葵吗扔了1个地雷

    鱼鳞扔了1个地雷

    羞涩蹲下看你们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