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第九章
    沐想想从晏之扬零零碎碎的内容里分析出一摊狗血。

    大致就是高一二班有个叫白英杰的男同学,喜欢自己班的一个姑娘。那姑娘以大学之前不想谈恋爱为由拒绝了他的追求,转头却堵着乔南主动送了封情书。

    白英杰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了这件事,心态就崩了,上半年好几次使绊子不说,寒假里大概又受了刺激,居然喝得烂醉摸上门找麻烦。

    乔南当时根本懒得搭理他,谁知道平常老实巴交的白英杰那天仿佛吃了熊心豹子胆,见他们要走,直接骂骂咧咧扑上去给了晏之扬一拳。

    晏之扬要是能忍他就不叫晏之扬了,于是白英杰那天直接鼻青脸肿回的家。

    按理说少年们热血沸腾的小矛盾到这里就可以告一段落,但之后的发展让九班的年轻人深深意识到了什么叫天外有天。白英杰回去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说的,没多久乔南就接到了十二中的电话,说一班有学生家长向学校控诉孩子遭受到校园暴力。

    一边是实验班成绩年级排名前三的学霸,一边是九班吊儿郎当的问题学生,校方打电话来的目的说是调查情况,但话里话外似乎已经认定谁是责任方,还让乔南和涉及这场麻烦的九班学生们开学之后叫家长到学校面谈商议赔偿和处分。

    乔南能把这种丢人事儿告诉家人才有鬼,又懒得跟摆明不相信他的校方反复解释,直接就撂了电话。

    按照晏之扬的说法,他当时就气得披上外套出门飙车了。

    “犯到小人手上真TM操蛋,早知道那天就不手下留情了,真该多给他几拳。”谈起这个话题,班里几个原本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同学也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名叫郭志,皮肤特别苍白的少年还弯腰卷起了自己的裤腿,露出小腿上伤痕,“我爸知道之后把我一顿揍,跟鬼迷心窍似的,跟他说了不是我们主动挑事他就是不信。”

    班里几个女孩心疼地围上去探望伤情,晏之扬闻言自嘲地笑道:“该信谁那不明摆着吗?人家什么人物,我们什么货色。”

    场面安静了两秒,他又立刻露出惊吓的表情,朝沐想想连连作揖:“南哥南哥,我说的不是你,我说我自己,我自己。”

    这群年轻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被这样对待,很快从低落的氛围里恢复了元气,一伙人嘻嘻哈哈地扑上去对晏之扬拳打脚踢,晏之扬赶紧补救:“哎呀我说的也不是你们,算我嘴贱算我嘴贱,老莫!老莫不是说了相信我们吗!”

    老莫是九班的班主任,一个温和好脾气的中年男人,跟班里的学生相处得非常融洽,大家平常都没大没小地随便叫他。

    沐想想立刻发现到身边的这群年轻人情绪的改变,虽然还是压着晏之扬骂骂咧咧,但他们明显真正发自内心地高兴了起来,就连腿上挂满鞭痕的郭志也是一脸的神采飞扬。

    哪怕身边那么多的长辈里,只有班主任老莫一个人选择相信他们。这形单影只的信任,也已经足够满足他们的渴望。

    然而这份短暂的愉快并没能持续多久。

    九班的一个同学飞扑进教室,满脸焦急地通风报信:“靠!日了狗了!一班那个老太婆刚刚进办公室去找老莫麻烦了!”

    十二中不光学生分班,教职工之间也有三六九等。

    行政岗位先不提,实验班的班主任跟普通班的班主任就不在一个办公室。九班众人赶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正听到班主任莫文好脾气的声音:“王老师,你冷静冷静。”

    王老师语气很有些咄咄逼人:“莫老师,放假的时候你说等开学再说,今天已经开学了,你总得给我个交代了吧?”

    莫文叹了口气:“我总得找学生了解了解情况啊。”

    “了解什么情况!”王老师一拍桌子,“情况明明白白摆在这里,你们九班的学生,在假期围堵殴打我们班的白英杰同学!赶紧把那几个小混混给处置了,学生家长那边还在催着要说法呢。”

    莫文皱眉:“王老师,这只是白英杰单方面的说法,我们是不是不要那么武断下结论?”

    王老师愣了一下,冷冷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莫文以为她听进去了,立刻解释:“是这样的,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也很重视,立刻就联系了我们班的同学,发现他们说的情况跟白英杰同学说的有些出入……”

    “哦,我懂了。”王老师没等他说完,就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他们是不是说,是我们班的白英杰同学,主动先挑衅了他们?”

    沐想想靠在栏杆上,听到扒着门框的晏之扬小声低估了一句:“可不是嘛。”

    紧接着就听到里头再度响起刀子般锋利的话语:“莫文!莫老师!不是我说,你有点自知之明吧!你们班那群渣滓给自己开脱的话,你也信啊!”

    这种来自于老师口中赤·裸裸的评价和刚才的自嘲性质完全不同,外头所有九班同学的脸色齐齐变了。

    下一秒莫文愤怒的吼声响起:“王老师!你怎么可以……请你放尊重一点!我承认我们班的同学们成绩可能不如你们班的那么好,但他们都是心地善良的好孩子,我相信他们绝不会无缘无故做出欺负同学的事情!”

    王老师嗤之以鼻:“我懒得跟你争论这个,白英杰上学期期末总分全年级第三,是我们班未来的社会栋梁,总之我不希望因为你的包庇给他留下什么心理阴影。趁着现在事情没闹大,我们班里的同学也都不知道,该处分的赶紧处分了,给人家赔礼道歉。你要是继续拖延,我可就直接去找新校长,让他来处理了。”

    十二中的上一任校长去年高升,这学期直接空降了一位新的。人家走马上任第一天,王老师把状告到御前,九班班主任会给新校长留下什么印象,不言而喻。

    学生的成绩就是班主任的奖金脸面乃至一切,一班跟九班的地位差得太远,这简直是摆明了在威胁。

    门口的九班学生们一片沉默,沐想想见晏之扬身侧的拳头松了又紧,忽然迈开脚步。

    她一把拉住他,静静地凝视:“你想干嘛?”

    “南哥你别管了。”晏之扬咬牙说,“她不就想找个人给白英杰解气么?”

    沐想想没松手:“事儿是……冲我来的。”

    “让你去给那个傻逼道歉我他妈不如去死。”晏之扬道,“更何况当时你根本没打人,人是我打的。”

    “南哥你回去吧。”郭志他们也把沐想想朝教室方向推,边推还故作轻松地劝她,“不就是一点小处分嘛,早就债多不压身了,更何况我脸皮厚,道个歉而已,小菜一碟。”

    沐想想微怔,她还记得这个苍白少年腿上触目惊心的鞭痕。虽然名义上都是乔南的朋友,但这一刻他们的热情和内心是呈现给她的。

    感觉像是触到了一包柔软的物体,不知该怎么呵护的同时,又忍不住对那些粗暴戳弄他们的力量生出怒意。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习以为常地接受莫须有的指责!

    从小到大哪怕在最低谷时期也始终做着所有家长老师口中“别人家孩子”的沐想想难以理解,但她知道,被冤枉的滋味肯定比对上方伶俐还要难受。

    她语气平淡地说:“不是我们的错,我不会道歉的。”

    接着一抬胳膊拨开了那些抓紧自己衣摆袖口的手,在晏之扬扑上来阻拦之前,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

    莫文正在为自己同事与往常表现出的公正严肃形象完全不同的嘴脸感到错愕,一转脸,便看到了一张更令他意外的面孔。

    王老师下意识跟着他的视线转头,就见到视线中忽然多出了一位年轻人。他个子很高,体格恰好,把十二中配色一言难尽的校服都穿出了亮眼的效果。他笔挺地站在门口,几近精致的英俊面孔上没有一丝表情,从脚底到头发丝,无一处不给人强烈的冷酷和克制感。

    王老师对上那双眼睛,下意识起身站直:“你……你好?”

    莫文也几秒钟后才回过神,虽然不知道自己平常一向没个正型的学生为什么忽然变得那么严肃,但这不妨碍他莫名感到拘谨:“额,乔南,有什么事吗?”

    这就是乔南?

    听到这个白英杰提起过无数遍的名字,王老师难掩错愕,她上下打量门口的年轻人,怎么都无法相信对方就是他学生口中那个吊儿郎当心肠歹毒的混混学生。

    “老师好。”沐想想很礼貌地问好,进屋,站定,看两位老师还站在那里,贴心地一抬手,“坐。”

    两位大人膝盖一软,屁股啪嗒粘进了椅子里,怔怔地看她。

    从来没受过来自师长的压力的三好少女松了口气,看来十二中的老师虽然比英成市侩一些,但还是挺好沟通的。

    她于是单刀直入,盯向座位上神情呆滞的女教师:“王老师,我清楚您的来意,实不相瞒,我对跟白英杰同学的那场矛盾确实见解不同。具体谁对谁错,希望您能把他叫来,跟我当面对质。”

    “啊?”王老师被那双平静的眼睛盯得脸都白了,下意识就要点头,但很快被理智叫停,“你,你想干嘛?你要当面威胁他吗?”

    她为什么会这么想?沐想想茫然地皱起眉头:“什么?”

    王老师被越发冷肃的气场弄得一头冷汗,这一刻简直觉得自己在跟恶势力斗争,她满腔孤勇,正要严词拒绝,忽然又被门外再度响起的声音打断。

    “莫老师,咦?王老师也在啊?”

    胖乎乎的政教主任推开门,扫了眼屋里的场面,被奇妙的气氛弄得后背一寒,来不及多想就笑嘻嘻地让开身体:“孙校长说要在学校里逛逛,看到你们办公室门口全是学生,就顺便进来看看,这是在忙?”

    他口中的孙校长无疑就是本学期空降本校的一把手了,两个被沐想想黏在椅子上的老师闻言下意识跳了起来。

    就见一个男人从政教处主任身后慢悠悠走了出来,又高又瘦,皮肤还黑,看起来特别显老。

    孙校长原本只是想来熟悉熟悉教师办公环境,因此姿态十分悠闲,没想到一抬头就愣住了。

    他目光直直地盯向办公室两个老师后头那个穿着十二中校服的男孩。

    卧槽,这不就是早上在他熟悉校园公交路线时在车上给他让座的那个小孩吗?

    说起来真是一脸血泪,孙校长是知道自己长得显老的,但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显老到了在公交车上可以得到座位的程度。当时他内心复杂,其实并不想接受这份好意,但对上那双平静却意外给人压迫感的双眼,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道谢坐下了。

    一路连挪都没敢挪。

    沐想想此时也认出了这是早上车上那位爷爷,略有些意外但还是很礼貌地开口:“校长好,主任好。”

    孙校长:“……你好你好,哈哈,原来是这位小同学,早上谢谢你在公交车上给我让座。”

    “咦?”主任闻言很是高兴,“不错不错,你是哪个班的学生?品德很不错。”

    王老师:“………………”

    主任再度哪壶不开提哪壶:“对了,你们这是在干嘛呢?”

    沐想想被夸奖后有点高兴,因此难得殷勤了一把,伸手从办公区域那边又推了两把椅子过来:“请坐。”

    话音落地,四张屁股齐齐黏进了椅子里。

    今天本来打算陪新校长巡查全校区的教导主任:“???”

    真的只是顺便进来看一眼而已的孙校长:“……”

    作者有话要说:  腊八节快乐~~今天还是有红包~

    想想:十二中从老师到同学都很随和!我喜欢十二中!

    感谢大家的霸王票~

    布拿拿扔了1个火箭炮

    淅淅晓丑扔了1个地雷

    zz扔了1个手榴弹

    野人爱飞奔扔了1个地雷

    岛扔了1个地雷

    芮芮啾扔了1个地雷

    朱朱饭团扔了1个地雷

    Mint扔了1个地雷

    一卷扔了1个地雷

    长在前面的尾巴扔了1个地雷

    叶耶扔了1个地雷

    叶耶扔了1个地雷

    素瓷扔了1个地雷

    长歌扔了1个地雷

    对啦昨天忘记说了,大家每章节评论请只打一次二分哦,单个ID刷太多同样评论似乎会被判定刷分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