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第六章
    那位害羞的女班委抱着作业慌不择路地逃走之后,高二一班的学生们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随后犹如一滴冷水不慎掉入油锅——

    “啥玩意?”

    “怎么回事?”

    “沐想想?”

    “我屮艸芔茻别逗了……”

    “可是刚才班长好像没否认……?”

    “我屮艸芔茻不会是真的吧?”

    “……说不定是联手逗我们。”

    “是她吧!刚才没认出来,不过现在看看……沐想想不也那么白那么瘦,从背后看起来还是一样啊。”

    “你真信了?沐想想长什么样谁不知道,你是不是智障?”

    “我靠说那么多来个人上去直接问啊!”

    “你怎么不去!”

    “额……”

    “你厉害你去,你去你去你去——”

    众人大致处于强烈质疑又不敢当面确定的态度,只能你推我挤地想要选个勇士出来,嗡嗡震动的讨论声于是一波盖过一波,越发清晰可闻。

    直到被学生们相互推搡碰到的桌子第三次撞上后背,所有的推搡和争论结束在了乔南回头看去的目光里。

    好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还能被人骚扰,此生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的校霸都快没脾气了。那三位跳脱的男生被他盯得当场僵在原地,乔南看了他们一会儿,淡淡丢下一句:“警告一次哈。”

    他转回头后,那三名男生齐齐倒退三步。

    接着便泪汪汪地扑回了人群里。

    乔南发现沐想想的人缘是真·不好,到校那么长时间,除了一个目的不明的姜海外,居然没有任何其他同学主动过来打招呼。不过看周围人态度,这种躲避似乎又不是带着恶意的,再看那些人打量半天都没能确认身份的生疏样子,最大的可能是沐想想自己平常就不爱跟他们来往。

    嗨呀,这性格可真是让人操心。

    乔南有一点担心对方在自己学校会被欺负了,毕竟十二中校风比起英成还要不如。他摸摸手机,想要给沐想想发个短信,紧接着就感觉几道格外灼热的目光忽然打在了脸上。

    教室也猛然一窒,随后气氛立刻变了,紧张的空气中,乔南抬头看去。大门方向,几个容貌各异的女孩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为首的是个长头发,裙子好像比周围人要短上一截,长得嘛……应该还行,不过对乔南这种身边美女如云的校霸来说也就一般,因此他非常挑剔地在心里评价——

    眼睛比沐想想小,腿没沐想想长,皮肤虽然也挺白,但仔细看还是沐想想的更通透一点。

    六分不能更多。

    六分盯着乔南,先是用讨债般的语气喊了一声:“沐想想?”

    这辈子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的现在都贴墙上了。乔南眉头微挑,然后他放下手机,懒洋洋地朝后一靠:“干嘛?”

    “真的是你?”或许是不敢相信的猜测变成了现实,六分看着他的双眼里立刻就充满了浓浓的恶意。她上下打量乔南,目光从他头顶的短发到身上的裤子,越打量脸色越难看,片刻后冷森森地开口:“你出来。”

    哟。

    乔南顿觉有趣,手机也不玩了,新奇地歪头看她:“你谁?”

    像是根本没预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六分脸上迅速划过错愕的神色,她身边一个像是学生头的跟班此时开口:“伶俐,别跟她那么多废话。”

    又口气凶恶地转向乔南:“还有你!装什么大头蒜!叫你出来你就出来!”

    哦,乔南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那个沐想想非常忌惮的英成小太妹。

    不过他转学之前根本没听过这号人,对方真人的样子跟照片又有些出入,导致他第一眼看到时,根本没认出对方。

    乔南收起了懒洋洋的姿态,通常来说他是不太会跟女孩子计较的,但从知道对方就是逮着沐想想那个笨蛋欺负了一个学期的方伶俐后,他开始有点不高兴了。

    于是手机咚的一声被丢进桌斗,他撑着桌面慢悠悠站了起来。

    方伶俐明显紧张了一下,神情忽然带上了戒备,剑拔弩张的紧绷感迅速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整间教室鸦雀无声。

    恰在此时,一道意料之外的女声打破了沉寂:“方伶俐?何晓葵?”

    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中年女人说话间单手抱着几本教材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用狐疑的眼神打量门口的几个女孩:“马上都要上课了你们还站在我们班门口干什么?”

    所有人都可见地松了口气,包括来时气势汹汹的方伶俐。方伶俐在她质疑的目光中掩饰性地拢了下鬓角,随后警惕的目光再度迅速从乔楠身上划过:“没事儿,来拿点东西而已,王老师再见。”

    说罢转身就走。

    已经迈开脚步的乔南不得不悻悻停下,不爽地靠在桌边,目送那几道背影离开。

    王老师看到她时也吓了一跳,抱着教案停下脚步,迟疑开口:“这位同学,你……”

    班级里立刻掀起了一小片“哎呀原来班主任也认不出沐想想新造型”的弱智笑声,有几个胆大的迅速从刚才被气场支配的恐惧里挣扎了出来,还大声朝班主任解释:“王老师,这是沐想想呀!”

    王老师转回乔南身上的表情满是惊讶:“咦——?”

    乔南与她对视着,他并不在意自己成为焦点,心里想的是其他问题——这位班主任,既然能叫出方伶俐的名字,那她是真的不知道沐想想被欺负吗?

    不可能的,没有人能比从初一开始就在英成为非作歹的乔南更清楚这个学校了——由于大部分学生特殊的背景,这里遍布监控,教职工比家长更恐惧学生遇到伤害。

    被方伶俐霸凌的对象但凡从沐想想换成这个班里任意一个学生,恐怕上学期的各种闹剧都不会存在。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无论是沐想想还是这位班主任,认真说来,似乎都没有真正可抗衡方伶俐家世的能力。班主任在褪去工作状态之后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沐想想身后也没有能为她出头的朋友。

    作为曾经这里金字塔最顶端的一员,乔南太清楚英成的规则,转瞬间他想到了很多令他烦躁的内容,直到桌兜里发出一声信息的震动。

    他停下思考,抬头时无意识扫过黑板上的时钟,时间指向八点四十,距离九点钟开课,其实还早。

    那么刚才对方在如此恰好的时间出现,又对伶俐说“马上要上课……”

    乔南的神情终于再度松弛,他甚至露出了点笑容,还抽出只揣在兜里的手漫不经心地晃动了一下,朝那位仍不敢确定自己身份的女老师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王老师。”

    然后乖乖地坐下了,连二郎腿都没翘。

    手机上刚才发来的是沐想想的短信,沐想想说:“我找到你教室了,你好好上课,记得录音和记笔记,对了,作业帮我交上去没有?”

    看来没有遇到麻烦啊,这个笨蛋。

    乔南非常嫌弃地敲回去两个字:“没有。”

    王老师教的是化学,不过开学的第一堂课,她并没有说太多书本上的内容,整堂课大多是寒暄,以及叮嘱学生们尽快进入学习状态。

    乔南听了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不过想到沐想想反复强调地不许课上睡觉,他还是强行睁着眼,懒洋洋歪在桌面上看书。

    英成的教学进度比一般公立学校要快一些,教材内容也有所不同,好在乔南看起来也不是很吃力,毕竟虽然他不爱写作业看书,转学前也曾经蝉联过英成年级榜单前十名多年,只是转学到十二中以后,越来越懒怠学习而已。

    不过这不妨碍他晕书,啊啊啊要是能抽根烟就好了。

    赶在昏睡之前第一堂课终于结束,王老师离开前还略带担忧地看了他一会儿,等到这位女士的背影消失,乔南无比迅速地站了起来,前后左右的同学立刻侧目。

    乔南先是踹了空间格外宽敞的前桌凳子一脚:“往前挪点。”

    然后就带着手机和他拆都没敢在沐家拆的烟盒匆匆离开了教室。

    另一间教室,高二四班,姜海还在为早上跟沐想想的见面发呆。

    说句老实话,看到沐想想一甩书包踩着楼梯离开前的那个表情,他连肝都颤了一下,整片后背的汗毛都激灵起来了,差点没当场给跪下。

    这太奇怪了,他跟沐想想顶多竞赛经常碰面的关系,此前的印象大概就是这个女生很聪明,很冷淡,比起其他一看到他就叽叽喳喳的女生要安静得多。

    印象不错,所以在学校遇见时还主动打了几次招呼。

    可这难道不是好感吗?再怎么着也不该是这种见到天敌的反应吧?太奇怪了。

    他单手托腮靠着窗台,好看的脸蛋上满是困惑,惹得教室内外诸多女生跟着满腹忧愁。

    正思索间,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子忽然出现,拨开堵在门口的一群女生跑了进来。

    “姜海!”他像是经历了一场长跑,停下后站都站不稳了,又显得很慌张,扶着姜海的桌子气喘吁吁:“……你,你快去看看吧,你早上说的那个沐想想,方伶俐又带人去找她麻烦了!”

    英成的厕所空无一人,乔南对此非常满意,他洗干净手,然后跟没转学前一样,踱步到明亮的窗边,将窗户打开一点、。

    终于——

    校霸热泪盈眶撕开烟盒地叼出一根,伸手去摸兜里的打火机。

    这里终于没有神出鬼没的沐想想她爸,和沐想想她妈了!

    抱着这样强烈的感动,他的手指颤抖地按在打火机轮滑上。

    下一秒,他敏锐地听到卫生间门口,传来凌乱又密集的脚步声。

    方伶俐脸色阴沉:“你确定她在里面?”

    “有人亲眼看到她进去的!”何晓葵努力追上她的步伐,“今早也是有人亲眼看见的姜海跟她说话,看来锁锁门丢丢书包已经吓不住她了,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

    七八个女孩仿佛找到了什么难得的乐子,顿时亢奋地附和起来。

    方伶俐并不理会她们,到了卫生间门口,留下两个看门,就带着剩余的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入目是一片空荡。

    几个人迅速挨个推起了隔间门,但遗憾的是每一扇后面都没有人。

    片刻后她们又聚在了方伶俐身边,方伶俐眉头紧锁:“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有人亲眼看到沐想想进来的吗?”

    对上一众质疑的目光,何晓葵顿时语塞,正在她也摸不着头脑时,众人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低哑的轻笑。

    方伶俐瞳孔一缩,立刻转身,当即毛骨悚然。

    就见她身后半人高的洗手台上,一道身影如同正在捕食的猎豹那样矫健地蹲在上面。身影的主人形状漂亮的双眼微微眯起,似乎觉得眼前的场景很有趣似的,对上她目光的瞬间,还咧开一嘴白牙,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咬在齿间未点燃的香烟随着那张说话的嘴唇微微晃动。

    “我确实在啊。”乔南笑眯眯地问,“找我有事吗?”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还是66个红包

    校霸:我他妈!只是想!抽根烟!而已!

    太妹帮:失策了!

    感谢以下大大们投来的霸王票~

    布拿拿扔了1个火箭炮

    今朝扔了1个手榴弹

    今朝扔了1个手榴弹

    23610730扔了1个地雷

    一分秋扔了1个地雷

    玄水扔了1个地雷

    岛扔了1个地雷

    起名废A扔了1个地雷

    软绡积红泪扔了1个地雷

    顾暖衾扔了1个地雷

    izzzzz扔了1个地雷

    芙艺扔了1个地雷

    幻想着的世界扔了1个地雷

    珺囍扔了1个地雷

    雪川清柳扔了1个地雷

    雪川清柳扔了1个地雷

    biubiu啊扔了1个地雷

    野人爱飞奔扔了1个地雷

    霜月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