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第五章
    正月十五,清晨。

    这座城市仿佛在一夜间苏醒。

    未扫尽的炮竹屑跟积雪胡乱堆积在路边,被安静了十多天后忽然出现的人流踩得泥泞不堪。回乡过年的早餐摊尽数摆了出来,尤其在各大学校周围,随处都能嗅到油炸物浓郁的香气。

    开学了。

    放眼望去,A市成了被各色校服塞满的世界。

    居民区、人行道、公交站、川流的私家车中。清冷的空气里还能听到稚嫩的抱怨——

    “冷死啦,天天混吃等死,老子快一个月没那么早起来了!”

    “啊啊啊啊学校就不能多放几天吗?”

    “老板煎饼再加个蛋啊——喂你寒假作业做完没有?”

    “还差两篇作文,算了,死就死吧。”

    “那到学校物理试卷借我抄。请你吃糯米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车车车车车开了艹尼玛你跑快点啊师傅等等!!!!”

    买完早餐的一群少年刚抬头就瞥到站台外已经启动的公交,看到熟悉的数字,立刻大呼小叫地携手追赶起来。清亮的叫喊响彻交通规划混乱的城中村,正在此时,一声轰鸣的油门忽然响起,瞬间盖过了这片喧闹。

    嬉闹的年轻人们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将目光朝这奇异声音的源头望去。

    几乎同一时间,一辆矫健的摩托利剑般滑进视野。流线型的车身挟裹着出一阵令人窒息的飓风,它高调地穿梭进车流,带着深黑色车漆反射出的刺眼晨光,又转瞬间消失不见。

    路旁的年轻人们为这场短暂的相遇片刻无言,几秒之后,原地爆发开热烈的交流——

    “卧草卧草卧草卧草卧草!!!!”

    “NTT KMH?NTT KMH?”

    “卧草有生之年居然真能看到人骑这个快踏马一百万的鬼车!!”

    “这哥们帅得我快尿裤子了——”

    “不对!不对!”

    议论声忽然一顿。

    某位少年竭力回忆几分钟前的记忆,然后在那短暂的画面里挖掘出了一道戴着头盔低伏在摩托背上的倩影。

    “骑车那人,是个女的!!”

    A市城南,最风景宜人的区域,老远开外就能看到围墙里制式特殊的建筑。

    冬日里依然苍翠的绿荫绵延至足有十几米高的校区大门处,大门的穹顶下伫立着无数立柱,气派到令人生畏。穹顶上方,则龙飞凤舞地镌刻了一排大字——

    A市英成外国语中学。

    开学日,这里似乎和A市其他的学校没什么不同,大门口挤满了身穿校服的学生和送孩子上学的家长。

    可这里似乎又与别处很不一样。

    因为放眼望去,目光所及,能见到的代步工具里只要轮胎超过四个,就无一不是豪车。

    英成,A市唯一一家教学质量可以与公立重点高中相媲美的私立学校,以高昂的学费和特殊的生源闻名。这里的入学机制十分严格,除了沐想想这种由于升学成绩太过出众而被吸纳的超级学霸之外,剩下的学生无不来自于非富即贵的家庭。

    值得一提的是,乔南的初中也是在这里念的,直到高一,才出于某些原因被强制转学。

    重新回到这个地方,他的心情多少有些复杂。

    突然出现的摩托车引发了四下不小的骚乱,女孩们三五成群地停在校门口投来瞩目,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人们目光焦点里的校霸毫不在意,直接目不斜视地踩着油门从她们面前驶离,一个漂亮的甩尾停下之后,那些目光越发的灼热了。

    抬起长腿从摩托上跨下来,摘下头盔单手拎住,乔南抖了抖脑袋,顺手扒拉过额发,在远处隐约飘来的各种内容的不明惊呼中,背对这些人一脚蹬着车梁懒洋洋地靠坐下来,掏出兜里的手机,拨通。

    那边很快传来沐想想的声音,背景还能听到喧闹的汽笛:“你到了?”

    乔南:“嗯。”

    沐想想说:“我可能还要一会儿,老城区早上堵车,还有两个站才到。”

    乔南嗤笑一声:“说了早上送你,是你自己说不要。”

    “……”那边的沐想想停顿了两秒,“乔南,我们沟通一下,你真的很想被全校同学看到自己坐在摩托车后座抱着一个女生的腰?”

    乔南:“…………”

    沐想想:“那我下次可以答应你。”

    乔南:“……我进去了。”

    沐想想:“记得交作业,上课要听课,笔记做好,课堂手机录音,放学之后,我要用来自学。”

    “……”乔南心说哪儿tm那么多事,“你觉得可能吗?”

    沐想想:“你的寒假作业。”

    乔南:“??”

    沐想想:“我两天没有睡觉,直到今天早上六点,才赶完最后一张试卷。”

    乔南:“…………”

    沐想想:“所以。交作业。听课。笔记。录音。”

    乔南:“……知道了。”

    沐想想满意地嗯了一声:“谢谢,辛苦你了。”

    乔南从靠在车上的懒散状态一下变得脊背挺直,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语气凶巴巴的:“……啰嗦什么!”

    沐想想想起了什么,挂断电话前再度提醒:“还有,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在学校里要注意安全,不要被方伶俐她们堵到。”

    虽然乔南始终不觉得一个太妹帮有什么值得被自己看在眼里,但见过昨天沐想想难得紧张到反复告诫还去特地搜索对方照片的状态,为了避免车轱辘话唠叨,他还是轻轻嗯了一声。

    不过没想到沐想想这样冷淡的个性还能结下仇家。乔南觉得挺稀奇的,他还以为对方在学校肯定是个独行侠呢。毕竟沐想想从性格到气质都可见的和英成格格不入。

    这么想着,他顺口就多问了一句:“对了,你跟那个方……方什么的,到底是什么恩怨,能让她去年找你一学期的麻烦?”

    “哦,这个啊。”虽然一直觉得那种乌龙的起因没必要特地提起,但乔南既然特地问了,沐想想也不觉得值得隐瞒,“我们学校有个校草,叫姜海。”

    “嗯。”乔南不明点头,姜海他知道啊,没转学之前那小子也成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来着。

    沐想想接着解释:“方伶俐喜欢姜海。”

    乔南:“嗯。”

    沐想想:“然后她觉得我和姜海有暧昧。”

    乔南:“………………”

    电话另一头的沐想想眉毛皱了一下,莫名其妙地看着忽然结束通话的手机。

    乔南将电话丢回口袋,手肘夹着头盔,一手把摩托车上的大书包提下来,胳膊一甩,单肩背好。

    随后他在一众热度依旧的目光中面色阴沉地朝校门迈开脚步,边走边骂:“……骗子!”

    不远处,他身后,一辆停了有一会儿黑车旁,几个穿着英成校服的学生正勾肩搭背看着这个方向。

    “嘿,骑NTT KMH来?可以哈。”其中一个吊梢眼的惨绿少年啧啧称奇,“自从乔哥转学,我多少年没见哪个小子敢那么嚣张了,新来的?”

    旁边的朋友胖朋友白了他一眼:“首先乔哥是去年才走的,你别搞得好像多久没见他老人家似的。然后,你是不是瞎,那是个女的。”

    “???”惨绿少年一副震惊表情,“怎么可能!你看他走路的样子,屌得简直要起飞好不好!而且他穿的裤子,头发还那么短!”

    英成是A市唯一一所女生校服设计成裙子的学校,女孩们的风格非常特别。

    小胖子朝天翻了个白眼:“走得屌穿裤子头发短又怎么样?你自己看她鼻子下巴,还有那个小细腰大长腿,白得都要发光了,体格还那么秀气,你家男的长这样?你不是真白内障?”

    他说完这话,望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脸上又露出个疑惑的表情:“不过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她给我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惨绿少年阴阳怪气:“发·骚的感觉吧?”

    “滚。”小胖子给了他一拳,转头看向另一个模样格外英俊的同伴,“姜海,你觉得呢?”

    “应该不是新来的,她外套的袖章是高二生,高二今年没有转学生。”姜海一边分析着,一边微微皱眉,好看的面孔上浮现出些许困惑,一个模糊的答案在心中浮动着,却始终难以戳破。

    乔南是在教学楼下被叫住的,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毕竟对方叫的是“沐想想”。

    等到回头看到那张清朗的面孔,他的眉头立刻高高挑起。

    “姜海?”

    姜海见他回应,立刻笑了,目光有点复杂,尤其在他的短发和抱着的头盔上停留了一会儿:“我老远看着像,但没想到真的是你。”

    刚才关于熟悉感的疑惑仿佛是得到了答案,可这么说着,对上对面女孩眼中越发莫测的视线,姜海却总觉得哪里还是不太对。

    姜海理不明白,对面的乔南却已经开始暴躁了。

    校霸当然在哪里都是校霸,乔南从六年级起入学的英成,直到高一才转学十二中。他在这打遍天下无敌手,读了多少年书,姜海他们这群小子就跟在屁股后面叫了他多少年哥。

    结果这才多久没见,面对面都……呵呵。

    又上下扫了一眼,他忍不住挑毛病,还是那个弱鸡体格,不就是眼睛大点么?长得还不如自己呢,也不知道沐想想这些女生看上他什么。

    肤浅。

    这样想着他顿时没了好气,不耐烦地问:“有事儿?”

    “啊?”姜海被他一瞪,脑子都木了,简直跟遇上了天敌的麻雀似的,下意识摇头,“没有没有。”

    乔南懒得理他,转身就走。

    沿途当然是收获了无数打量,不过他这会儿心情不好,板着张脸,根本没人敢看得太过分,连楼梯上靠近他范围的一小块地方都是真空的。

    就这么摸进高二一班,乔南拿出沐想想给他画的座位图,开始找自己位置。

    不过随后他就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用怎么找,全班只有沐想想一个人把新学期所有的书都带回了家,因此堆得满满当当的书桌间唯一一个空旷的就是目的地了。

    此时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几乎所有目光都凝聚在他身上,大家脸上清清楚楚写着“这个人是谁?”,但与此同时,并没有人胆敢出来阻拦或者询问他。

    乔南把摩托车头盔朝桌上一丢,大马金刀地坐下了,随后打开书包,翻出那堆沐想想叮嘱过无数遍要上交的暑假作业。

    他一手撑着脸颊,一手把其中一叠试卷卷了起来,敲敲桌子,示意班里正在挨桌收作业的班委过来。

    那女孩满脸莫名,小心翼翼地过来了,打量着他的表情,小声问:“……同学,你……?”

    乔南盯着她,片刻后眯起眼,还是那样吊儿郎当的模样,嘴角却勾起了一点弧度来。

    他抬手把试卷丢在了桌上,问:“认不出我啦?”

    班委听到熟悉的声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目光迅速地在摊开的试卷署名上掠过,眼神变得满是错愕:“沐……沐想想?”

    她这一出声,四下里注意着这边动静的同学就都跟向阳花似的,刷一下转过头来。

    乔南偏头,额前微卷的碎发划过眉骨。他嘴角的弧度越勾越大,双眼略微眯起,盯着面前那女孩的眼睛,几秒种后露出个不怀好意地坏笑来:“叫我干嘛?”

    轻佻的女声尾音简直像带了钩子。

    还在发呆的班委脸一下红了,她下意识摇头,然后慌张地收拾好桌上的那几册作业,逃也似的跑了。

    嗨呀——

    乔南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随后懒洋洋地趴在了桌面上。

    英成的这群小动物们,果然还是老样子啊。

    作者有话要说:  老样子66个红包嗨起来

    校霸:骗子!说了暗恋我,其实在学校里还勾三搭四!女人都是大骗子!

    感谢以下领导投来的霸王票——

    布拿拿扔了1个火箭炮

    我的天呐扔了1个地雷

    岛扔了1个地雷

    起名废A扔了1个地雷

    夜恋氏Peony扔了1个地雷

    红药是小可爱啊扔了1个地雷

    言而午姓扔了1个地雷

    啾啾大家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