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百八十三章 孤绝的人
    面对怪虫,破灭者漏出了贪婪的一面。

    它敲碎了一个又个怪虫的脑壳,挖出腺体,大口吞嚼。

    至于怪虫的喷吐攻击、啃咬、盘缠,它根本不放在眼中,它的属性让它完美的克制这些怪虫,就想旷野中的猫与鼠,后者斗不过,也跑不掉。

    凯恩也默认了破灭者的行为,甚至为此撤回了屠夫,以免破灭者不自在。

    当然,在破灭者大肆猎食期间,凯恩也不是什么都没干,相较于之前的两层,这一层的洞穴结构就像是带骨肉,想要连骨带肉嚼吃是有些费力的。

    但仍旧有不菲的赚头,所以辛劳是值得的。

    凯恩推算,屠夫实地标注,一个个节点就这么一点点的敲定,之后为全面吞噬做准备。

    这时已经是凌晨4点有多。

    换一般人,高强度的搞这么久,早就疲倦困乏了,但在这里,从主角到观众,都神采奕奕,只要没有大额度的消耗,他们就能一直保持状态,别说是十数个小时,十数天也不是问题。

    只不过,同样是熬耗,凯恩一方是快乐且有些小紧张,观众则是惊恐中透着嫉妒。

    一场本应该是两败俱伤的撕逼之战,硬是被凯恩玩出了探墓寻得宝的画风,自然是让人艳羡却又不得不承认是其应得的,毕竟实力过人,还足够谨慎,这些特点都清晰的呈现出来了。

    凯恩自己也是有些小得意的,他信奉‘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一说法,真正的赢,就是要像现在这样,略有小惊,但没有险情,四平八稳的达成目的,而不是搞的一波三折、甚至险象环生,最后靠运气胜出,一算总账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过凯恩也知道任何事物都在不断变化。包括所谓的十拿九稳,也是此一时、彼一时。像现在,他将赎罪派彻底得罪,将这处据点掀了顶盖,那么后面即便出了祸事,也得一力承担。

    这不仅仅是他自己做人的原则问题,还是一个形象的树立。一个多大的窟窿都敢捅,却敢做不敢当,有便宜猛占,有危险刷锅的存在,无论是个人、又或势力,信誉都是负数,没人会乐意跟这种人互动往来,这就是失道寡助。

    哪怕是大恶,也得有些闪光点才能在道上混,否则会死的很快。

    他的思路也不是万事都靠拳,战术只有莽。而是要一定程度的讲求方式方法,更具体些就是拉一派、打一派,一边秀肌肉,一边大秤分金,这样才能以较小的代价,迅速的达成目的。

    正因为如此,他一边揪住赎罪派往死里揍,另一边却又显得很宽和。比如对待急匆匆赶到的奥利弗,他就没摆脸,而是一如既往的态度。

    反倒是奥利弗,尚未练就政客级的厚黑,表现的有些局促和尴尬。

    凯恩有时候也是爱装个小资,这样的情况下,竟让麾下帮他整了一桌。

    要说其实也没啥,冷热各俩菜,还有一壶温好的酒。可现在是凌晨4点左右,又是这么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饭菜的风味还得符合凯恩的偏好,这就有些不易了。

    当然在普通人眼里,更不易的是吃饭的地方,以及如此背景下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情,真的是有些装。

    凯恩也不是有多饿,他只是觉得气氛不好,惊悚、紧张、还透着那么股子苦大仇深的压抑,他不太喜欢,因为这并没有应和他此刻的真实心情,哪怕是之前那些残酷的超过许多人想象力的景象,也没有让他多么的义愤填膺,他也不愿意背负另类英雄的名号,那不是他给自己准备的人设。

    “一起吃点么?”

    “谢谢,不用了,坐直升机,现在胃里还有些翻腾。”

    凯恩也没再邀劝,给自己到了杯酒,然后从盒里拿出筷子,尝了口辣爆小牛肉,点点头,炒的不错,保鲜处理也做的好,地道的家常菜。

    “恒远会和吸血鬼托请你来做说客?”凯恩嘴上说,筷子没停。

    这有些不尊重人,但以他现在的逼格,以及奥利弗所代表的歌利亚的出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不是有那么句话么: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

    奥利弗这时也顾不得这种细节了,在普通人名下,他尊贵显赫,联邦总统给他说话,都得客客气气,可在家族里、组织中,他不过是个小辈,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

    像这次,他就是被赶上架的鸭子。当然好处自是可观的,可不爽的感觉也是真的。

    “说客有点夸大,实际上就是做个传声筒,恒远会不想打了。”奥利弗思来想去,最后觉得还是别玩什么技巧,直话直说比较好。他对凯恩也算是有些了解,知晓凯恩喜欢有干货的内容和直来直去的风格。

    凯恩喝了口酒,随后呲了呲牙,酒水有些坏气氛,不是他想要的那个味儿。还不如喝从洛兹堡弄来的那种酒。

    换了瓶酒,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大喝了一口,随即舒畅的呼了一口气。

    期间奥利弗没有表露出半分不耐。

    在他而言,凯恩这次肯跟他心平气和的谈,他就已经有些受宠若惊了。

    奥利弗自认是个聪明人,他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跟凯恩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感情固然是有一些的,但绝对不多。贯穿始终的是‘实力决定地位’这样一个概念。初次见面前后,他是以一种俯视的态度来看待凯恩的。

    之后不久,凯恩就用实力证明自己不是一名寻常的调查员,而是因高灵视而觉醒超凡力量,实力不差,技艺有独到之处的超凡者。

    这样的身份,理应获得尊重,奥利弗也承认这一点。但就内心而言,仍旧有种居高临下的潜意识,毕竟凯恩是野路子,而他背靠家族,以及更强大的天城级超凡者势力歌利亚,渠道、人脉、资源等等全面占优,起点远比凯恩要高。

    当然,他还是愿意屈节下交的,因为看好凯恩的未来。他相信以凯恩的能力和心性,只要不是运道太差而横死,最终是有办法成为超一代的。

    至于达到那样一个地位需要多久,这就不好说了。

    所谓蛟化龙,风起云涌,那么就有可能趁势而起。

    反之,龙盘虎踞受压制,靠一些小的事件慢慢积累,慢慢爬。

    等到希诺岛事件时,奥利弗又是一种心态。

    当时最大的感想,就是凯恩做事留一手,没想到竟然这么强。

    强,且懂得隐忍,没有胡乱冒头而顶在最前沿,但需要的时候又懂得迅速拿到权限,成为决策者,并且坚拒被带节奏,面对困境也有自己行之有效的一套。

    这些要素让奥利弗意识到,凯恩真就是条蛟,而且必然要化龙。

    后来他比较敬服的塞缪尔在听闻了相关信息后,也这么说,奥利弗就坚定了与凯恩大力结交的心思。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那一夜主动靠近凯恩,并第一时间全盘响应凯恩的计划的原因。

    结果回报也是丰厚的,整个第二次营救行动,一支舰队,只有一艘船得以脱险,那就是他们骑劫的奥斯卡号驱逐舰,过百位超凡者,只有他们得以逃得性命,就因为他们跟对了人。

    所以家族的人、又或歌利亚的人,向他念叨什么‘过命的交情’的时候,他清醒的意识到这是不明真相,是利用,甚至是不怀好意的捧杀。

    真要说起他跟凯恩的关系,绝对是他亏欠对方较多,不止一次的救命之恩,至于期间扮演绿叶的付出,凯恩在事后已经用丰厚的利益补偿了。凝神刺,以及那些消息,不仅让家族、歌利亚赚到了钱,以及花钱都未必买的到的人情,也让他变得炙手可热,成为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未来可期。

    然后就是来自歌利亚上层的、对凯恩的背叛。

    说他们是利欲熏心也好,说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