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百八十章 泥石流
    被破坏的界域之门,宛如流血的创口,不断的倾泻能量。

    这能量形成厚积的能量云,终于量变,化作能量雨飞坠而下。

    能量雨的威力,每一滴都相当于一枚发射后的手枪子弹,只不过它是以能量侵蚀的方式表达的。

    在能量雨的侵蚀下,大地发出的沙沙声格外响亮,哪怕是黑山地区遍布的玄武岩,都被腐蚀的坑坑洼洼。

    监狱几公里外的小镇建筑,很快就在这能量雨中被洗礼的千疮百孔,又或干脆房倒屋塌。

    还好,那里的居民被火奴和烛人们用极端蛮横的方式驱离了这个地区。

    而在黑山监狱的流火结界内,能量雨化作一滴滴宛如熔岩雨的黏稠燃烧物,不断在地面上积累,没多久,就将整个领域化作热浪升腾的焰塘。

    凯恩和他的傀儡麾下们置身其中,宛如享受温泉浸泡般,很自然的流露出舒适感。

    这一幕让暗中观察的超凡强者们羡慕,同时也心惊。

    一系列的确认,他们现在已经能够确定,凯恩一系在超凡之火的操控上,有着异乎寻常的优势。

    超凡四元素,火是最为暴躁,最难掌控,威力也最大的一种,掌握火的高端超凡者,简直就是为毁灭而生,而达到半神的火焰掌控者,更是无物不熔,可以说同阶撕逼自带进攻优势。

    凯恩能便害为利,自然是等的起,前后大约一个小时,界域之门的能量宣泄终于停止了,不再喷发能量,而是显出了一个不太稳定的漩涡式入口。

    凯恩让屠夫善后,他自己则直奔原教堂位置的界域之门。

    屠夫就地施法,焰波如浪向四面八方扩散,所过之处,饱受能量雨洗礼的大地皆被点燃。

    隐藏在暗中的超凡者们不愿在这种情况下介入,纷纷躲避,超强者还好,那些只是一流水平的超凡者,急避之下难免露出痕迹。

    凯恩和屠夫也不搭理,不怕看,甚至本就是希望被有话语权的超凡强者看到。知晓厉害就不会作死,那样对彼此都好,面的损失太大,脸被打的太疼,骑虎难下。

    火场的最终扩散范围,定格在直径3000米,这是屠夫借助魔法符文剑所能控制的领域极限。

    以此为基,流火结界切换成纯火结界,火焰之力由四下向中央汇集,如同潮汐般一,碰撞,形成越来越高的中央凸涌。

    终于,火势形成,屠夫借势,让火焰直喷天际,形成一道百米粗细的通亮火柱。

    这火柱穿透能量云,不久之后,就形成搅动效果,庞大的能量云渐渐化作旋转的云漩涡,并明显向着火柱汇聚。

    到这时,场面就比较宏大壮丽了,过百平方公里的能量云,被越来越亮的焰柱搅动,电蛇飞窜,下面又有巨大的火场映照,即便是超凡者们,都看的头皮发麻。

    稍微有点超凡常识和联想能力的,都能看出,屠夫这是在收聚能量云,转化为超凡焰力。

    这一手表现,足以让超凡者们将凯恩一系的综合实力评价再升一个台阶。

    利用率实在是太高,可以说是战场级的以战养战,与这样的人为敌,光是对方的作战持久力所带来的优势,就得多估算2-3成胜算,再加上类领域带来的加成,可以说动手之前,对方就自带5成胜算,如果没有抵消的办法,与之撕逼那就是找虐。

    实际上凯恩不惜暴露底牌让屠夫收摄能量云,最主要的还是担心能量云会影响接下来的战斗。

    这能量云看起来不过是自然宣泄的结果,就好像一个煤气泄漏却又门窗密闭的房间,门被强行打开后,房间内外空气对流导致的煤气涌出。

    可实际上能量云的形成,让这种自然宣泄形成了一个更大格局的特殊环境,就像是煤气从一个小房间换成了大仓库。

    相比于小房间,大仓库的煤气浓度的确下降了许多,但跟外界的自然环境比,仍旧不算低。

    有能力的人,是可以对这样的区域环境加以利用的。

    也就是说,能量云笼罩之下,极有可能变成敌人的主场。

    凯恩既然有能力提前扼杀这种情况的出现,那么自然是不吝出手。

    一天的能量云,都被屠夫转化成火焰结晶,抛开转化过程中的各种消耗,仍旧有过百枚的收入,哪怕是这个世界环境超魔,也算是很肥的一笔了。

    与此同时,凯恩那边也完成了界域之门的魔法阵绘制。

    由神秘符号和纹路构成的环形魔法阵、闪耀着橘金色的火焰光华,内里的黑色漩涡明显不似原来那般忽大忽小、并且波光漾动了,而是平滑如镜、不见波澜,这是稳定的标志,凯恩稳住了这一因蛮横破坏而打开的界域入口。

    那么界域对面是什么?当然是一个半位面,甚至有可能是hp世界1853年遭遇的狂界那样的世界卵。

    这是个环境超魔的世界,类半位面的秘境地存在,一点都不稀奇。

    比喻的说,本源世界就是19岁姑娘的脸,皮肉紧致,甚至吹弹可破。

    而这个世界则是90岁老奶奶的脸,褶皱遍布,宛如树皮,褶皱内的区域,就是诞生秘境的的条件。

    这也是凯恩在第二次百日休整期间,解析了出更多的行星文字后,才明白的。

    包括他在格林大宅中遭遇屠夫时的那个被他命名为淤泥深渊的异界,就是这类秘境地。

    这也就意味着,别看这个世界跟本源世界相似度极高,但除了荒野,还有很多的‘沟壑’能够‘藏污纳垢’,所以它远比本源世界神秘的多。

    凯恩稳定界域之门时,破灭者就站在一旁,瞪着眼,呼呼的喘着粗气,灰白色的特殊光焰不断从它的口鼻间喷涌而出,并且越来越急促,显露出它的不耐。

    凯恩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像这种破坏力超强的怪物,他宁肯对方暴躁一点,也不希望是冷静且善于忍耐的。

    凯恩本人一点都不喜欢这种难以驾驭掌控、偏偏战力又极为强横、甚至不讲理的怪物。

    但另一方面,他却得承认,这种塑造容易,利用好了非常容易出成绩的编外战力,真的是种很具性价比的选择。

    这名破灭者哪怕是战完了这一场,也会去继续找赎罪派的麻烦,直到战死又或赎罪派从这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