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百六十七章 吞噬
    事情当然不算完,毕竟彼得活下来了。

    自从彼得当了血亲王之后,还从没吃过这样的亏。

    不给面子,不由分说,直接就生死搏杀。

    彼得觉得这次的对手做事风格还真是糙,糙到连他这种平日拿不讲理当本事的人都感觉吃不消。

    然而有实力比有钱还叼,彼得被秀了一脸,也只能是先找回场子再理论。

    这个世界的吸血鬼跟本源世界人们熟知的吸血鬼无论习性还是种群文化方面都有巨大的差异。

    本源世界人们所熟知的吸血鬼的所有短板,注意,是所有,所有,所有,重要的说三遍,所有短板都不存在。

    吸血杂种虽然是星际吸血鬼造的孽,但从进化论角度,其实是高于人类的。人家是真正进化出更具效率营养加工及吸收技术的种族。

    也正是这种技术,支撑起了远比人类杰出的肉体综合指数,力量、速度、反射神经,等等,吸血鬼都要比人类高出不止一筹。

    智商这一块儿,则主要体现在思维速率、反应速度、记忆力等方面。但创造力这一块儿不行。

    主要是因为星际吸血鬼,就不是一种以创造力见长的物种,它们的长板是环境适应力,连宇宙深空的恶劣环境都能适应,这方面的强悍程度可想而知。

    万事皆有因,一定程度的遗传了星际吸血鬼能力的吸血杂种,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在创造力方面突飞猛进。

    智商在线,活的又久,外敌也不少,又没有自开文明的逼格,因此吸血杂种直到自身对人类文明的依赖性,也清楚比他们强的非人类智慧种族很是有些,所以内部一直算是比较团结。至少在大是大非上,屁股歪的凤毛麟角。

    和食尸鬼一样,他们也是靠正常生育来获得后代的,而不是初拥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只不过他们的新陈代谢速率较快,8-10年就成年了,比人类快了一倍。

    同样和食尸鬼一样,他们的自然寿命悠长,活千把岁不是问题。

    只不过真的活了那么久的,往往会厌倦尘世,要么选择长眠,要么前往异界。

    这次来援助彼得的血亲王,就没有一个千岁以上的,最年长的是830多岁,看外貌则像是人类的无旬年纪,只不过因为类似血液的问题,须发皆白,有那么点仙风道骨的出尘意境。

    而就是这名叫做西蒙的血亲王,使用了追迹的术法,通过确定彼得损失的肢体的位置,找到了凯恩和科菲。

    连同简单愈伤之后的彼得,一共八名血亲王通过传送术降临。

    他们之前虽然将彼得很是奚落了一番,但谈及为彼得报仇,却是一点都不含糊。道理很简单,像他们这种寄生于人类文明的异族,睚眦必报和团结对外的这两点属性是必不可少的,至少要让外人确信他们有这样的属性,才能更好的生存。

    然而等到他们发现周遭景致突然发生变化,随即出现在一片宛如太空般,深邃且空无一物的黑暗虚空中时,才意识到中了陷阱,他们被人连同所立身的空域,一同转移到了这处虚空之所。

    空气正在飞快的散溢变稀薄,这里真的像是宇宙深空,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坑了他们的人并没有让他们就等,随着‘tekeli—li!tekeli—li!’的声音响起,修格斯从黑暗中出现了。

    西蒙恼火而又不乏轻蔑的冷哼:“靠这种玩意,就像打败我们?”

    “怎么会?我对诸位的实力可是非常尊重呢!”

    凯恩的声音响起,紧跟着整个区域都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能量涌动,就仿佛无形的能量风潮瞬间吹过,以至于空间像一整块果冻般扭曲摇晃而来几下。

    紧跟着,吸血亲王们便感受到了来自旧日支配者的神性照射的恐惧,直接影响思维,脑海中呈现海天融合的怪异感觉,就仿佛这里不是虚空,还是海洋深处,而原本像是乌云般飘卷的修格斯,也随着变的凝实,无定形的原生质肿泡变成了一头头巨大而丑陋的海怪。

    这些海怪有着大量的粗健触须,并且身上长满了绿光闪烁的眼睛,怕不有几十万之多。被这种怪异的眼睛盯着,让人忍不住毛骨悚然。

    更让吸血亲王们感觉不好的是,明知道眼前这水渊环境是假的,可他们却没有任何解除的办法,而修格斯似乎也真的变成了海怪了,不但更具侵害性,就连行为模式也变了。

    场中唯一明白真相的,就是躲在暗处的凯恩了。

    他看血亲王们的举止反应,就大略的猜到了其相反,心道:“假的?那多无趣?我拉几位入场,正是要你们来共抗克苏鲁啊!”

    这个化为战场的特殊区域,目前最具逼格的,其实就是噩梦化的修格斯。凯恩再一次通过脑外脑放毒,刺激噩梦之种,导致噩梦之力爆发,并加载到了修格斯这一载体上。

    实际上凯恩还是很有竞技精神的,没有单纯的让血亲王们受过,他本人也下场了。并且是以灵体的形态。

    从某种角度讲,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噩梦之种就是针对他的灵魂的,没有他的灵魂做引导,根本无法触发噩梦。

    在凯恩而言,直面克苏鲁噩梦,是他成为薪王前的最后一次准备,若是战胜,那么很自然的就处于一个巅峰状态,就职是最好的。

    若是战败,那么就应了那句话,人力有时而穷,他的上限也就是这样了,之后的路该怎么走,就是另外一套了。

    说的更白点,这一战,他将认清自我,从而决定薪王之路的模式,是持续燃烧,还是璀璨燃烧。

    至于说拉人进场跟他共抗克苏鲁,既有意义,也没意义。

    有意义的地方在于噩梦之种转化噩梦之力(神力)的功率是额定的,比如说每两天能积累制造一场噩梦的噩梦之力,若是拉人进场,就能减少他自己所需承受的噩梦的场次。

    没意义的地方在于,噩梦化后的打击效果,并不会因为多人进来就减弱,从质的角度将,克苏鲁的神力威能是恒定的,而噩梦之种作为一个神术模型,其设定是不断的升级神力纯度以强化威能,就像是一场残酷度提升的刑罚,不会因为人进来的多,就从剐刑弱化成了鞭挞。

    这里是神秘堡的虚无之笼,凯恩特意打造的空间。在这里,物质和能量、真实与幻象的界定非常模糊。

    就像是{黑客帝国}中的矩阵世界,可以说它是假的,但也未尝不能说是真的,因为无数人的脑电波在庞大交互网络中流动、碰撞,这都是真实发生的,且具有深远的影响,在矩阵中死了,那么现实中人也就真的死了。

    在虚无之笼中,化繁复为简约,较量以作为直接的拼杀来体现。

    海怪的强大程度,就代表了克鲁苏某个层次的神力的威能强度,战胜它,就相当于激化自己的灵魂力量,与之拼耗。

    有人会说,这怎么可能赢?

    确实不容易,但也确实有概率,灵魂之所以是宇宙第一神奇,就是因为它有着诸多不为人知的神秘属性,包括像高温一般,可以理论上无上限的激增能级。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特性,它才显得宝贵,才有资格以信仰之力的方式作为神力的一种转化原料。

    信,让灵魂之力变得纯粹,信神,又或信己,本质上差别其实不大。

    就像‘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一般,人想要信己如信神,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自恋就能做到的,需要感性和理性的双重认可。

    凯恩勉强算是达到了这个程度,这就是他敢于跟克苏鲁撕逼的底气了。

    你是神,我也是,你只不过比我早行多行了几步,我未必就追之不上。就算确实不如你,你想要斗败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是凯恩一直未说出口的战斗宣言。

    他现在是思念体,克苏鲁也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