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百五十八章 间歇期
    有些事情,说起来风轻云淡,实际做起来则颇显残酷。

    因凯恩的需要在光城发起的除草行动,所引发的残酷有些不同寻常。

    从视觉感观上,并不残酷,真正的杀人不见血,往往是凯恩就那么不疾不徐的走一遭,行动便结束了,大部分敌人,不管之前如何叫嚣,又或怎样的激烈反抗,都会化作火灰消散,剩下的一小撮,在当场完成超级减肥,成为骨瘦如柴的食火者,他们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但眼睛不能盯着看,因为那里读不到任何情绪,只有跳动的火焰。

    凯恩带来的残酷是那种细思极恐类的,短短三天,超过2000人人间蒸发,剩下的近千人遭受催眠,遗忘了关键信息,有了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而能否获得这个机会,主要依据,并不是官方提供的相关情报,而是凯恩弄出的邪恶侦测法术。

    为此,尼娅一度跑去跟凯恩大吵,因为凯恩毫不犹豫的抹杀了一对少年,13岁的姐姐和12岁的弟弟。后来才在信息挖掘中,发现了这两个少年已经被培养成心理扭曲的、以杀人为乐的变态的证据。

    这件事除了让尼娅再次见识了人类的节操和下限,也对她的志向和认知造成了较大的打击。她发现过去的出生入死、斗智斗勇、打击罪犯,就是玩闹,不如一个超凡者邪恶侦查来的效率管用,不会错杀,不会有友军伤亡,甚至不会有大的损失和负面的社会影响,悄无声息间,邪恶就被净化了。

    但反过来,这真的很毛骨悚然。尼娅第一次清晰的认识到,凡人不过是超凡者们养的奴隶,如果需要,超凡这们甚至可以让某些人彻底蒸发,不留一丝痕迹,就仿佛他们从来不曾来到过这世界。

    于是在事后的所谓额外奖励互动环节,尼娅表现的有些疯狂,感觉像是想通过自己把自己玩坏,来宣泄心中复杂的情绪。

    而在事后,她问凯恩:“是不是有很多普通人,成为超凡者的玩具,低调的从凡人群中消失,而其他凡人就像损失了同伴的野羊,继续没心没肺的低头吃草,该干嘛干嘛?”

    “虽然没见过,但我觉得应该有。凡人的权势金字塔高层们,也有类似的操作,人口贩卖市场的主要客户是谁,大家其实心理都清楚。只不过超凡者有超凡手段,能更好的掩盖一切。人类文明有着许多个面,其中不乏黑暗向的,对于某些人而言,塔西佗陷阱无处不在,但这份清醒除了让自己痛苦,并没有多少益处。”

    凯恩发现自己这一番带有残酷味道的理性安慰并没有取得什么效果,缩在她怀中的尼娅瑟瑟发抖,甚至轻轻抽泣。

    等到尼娅情绪平复,愿意说点什么时,凯恩才知道,尼娅的人生中失去了爱她的姐姐阿娅,漂亮而又温柔的姐姐很突然的就失踪了,非常的灵异,这对尼娅的影响很大,包括她现在选择的职业。

    随着她的成熟,已经渐渐放弃了找回姐姐的幼稚想法,但这次的特殊行动,勾起了她不好的回忆。

    “说实话,在我看来,你对阿娅的美好回忆,就是一份回忆杀,就像很多人对初恋的印象,不知不觉就升华到了一个美好的高度,实际上真要回到过去或再续前缘,反而会感到败兴,破坏了心中的那份美好。”

    “我知道,但我就是忍不住去想。生命中美好的东西太少了。”

    “那么,你愿意为那份美好付出怎样的代价?”

    尼娅一下子坐起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并不能带你穿越时光。但可以确定阿娅是死了,还是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活着。如果是后者,或许可以托些关系让你们至少见一面,如果阿娅也愿意的话。而若是前者,这个世界是超魔世界,死后灵魂不散的可能性较高,我们可以尝试招魂。”

    “但怎么说呢,招来的这位,恐怕更多的会是头拥有一定的阿娅记忆残片的怪物,尤其是她是被谋害的情况下,怨气等负面情绪会让被无限放大,并扭曲性情,使之成为恶灵。”

    “所以我才问题,为了这份执念,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即使美好的回忆被破坏也在所不惜么?先说好,我是不会帮你复仇的。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我不会为了你去挑战超凡者的习俗,哪怕它是恶的。”

    “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清楚剥削者的屁股下坐着的都是屎,很多都是死有余辜,可反应在现实中,权贵和富翁就是比普通人的命更金贵。而那些不堪忍受者,宁肯对无辜的路人、学生等弱小下手,也不会去怼真正有罪且影响巨大的权贵。既然世事如此,当事人都认可恃强凌弱那一套,就别想着有什么正义英雄跳出来为自己报仇雪恨了。忍着,又或去影视世界意淫一番就好。”

    尼娅神情冷冽的道:“你可真是冷漠而残酷。”说着翻身离开凯恩的身体。

    凯恩一脸平静点点头:“当初我们在酒吧认识时我就有说过吧?莫非你以为那是钓马子的嘴炮?况且你也清楚,我在三天内杀了超过2000人,其中25岁的年轻人比例大约是62%,他们的父母养育他们,就是为了在他们长大成人之后人间蒸发的吗?”

    “2000个家庭得承受失去家人的悲楚,我相信至少有三分之一,不比你失去姐姐的悲恸差多少。我如果不够冷漠、残酷,他们应该是蹲大牢而获得改过自新的机会吧?这其中我觉得至少有100个左右的能幡然醒悟,重新做人的。但他们都死了,以失踪的名义。那么对于他们的家人而言,我是不是个该千刀万剐的反派?”

    “可实际上他们中的大部分,能做的、会做的,大约最多也就是发挥一下鸵鸟思维,想象自己的亲人仍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活着吧?”

    “所以说,尽管我的杀戮理由更冠冕堂皇一些,甚至可以说是在给当下这个不公的社会-体-制擦屁股。但那又怎样?还不是造成了更多的不比阿娅失踪逊色的恶果?我当然是冷漠的、残酷的,甚至邪恶的,否则连自己这关都过不了。你让这样的我为阿娅复仇,那我是不是先应该把自己处死个几百遍?”

    尼娅僵在那里,好半晌都没有反应,直到凯恩给自己新倒的半杯红酒都快饮尽了,才幽幽的问:“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清除罪犯?是超凡者对凡人的蔑视?又或遵循上令?”

    凯恩笑:“我能理解你。希望跟自己有亲密关系的,至少有那么一点两点闪光的地方,而不是彻头彻尾的人渣,否则会有种自己识人不明,跪舔邪恶的愧疚和恶心感。但就像你曾夸赞我敢于说真话,真话是我认为我能给予你的一份回馈,算是对你给予我的亲密愉悦的一份回报。”

    “这次行动是我主动提出的,以前有没有类似的行动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而我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因为相比信任其他超凡者,我更相信完全受我节制的力量。”

    “急匆匆的获取力量背后,是两个原因,一,我悲观的发现噩梦化横扫这个世界的趋势已经形成,我需要足够的力量保卫我的基本盘。二,噩梦化横扫世界的后果,将是以亿为单位的人类横死,文明被深刻的影响而拐上另一条道路,甚至就此大幅度衰退。从而在十年内引发对折级别的人口锐减。”

    “你能想象这座城市中六成的人在各种悲苦中死于非命的景象吗?我差不多能想象的出来,因为我是超凡者,我的感知远比普通人敏锐的多,我甚至能轻易说出食物在你肠胃中的消化细节。人类文明就像一辆冲向断桥的列车,我想我拆几颗锈钉子,整体而言是共赢的。我想以你的见识,应该清楚大动乱中,率先打砸抢无恶不作,引发更大混乱的,就是那些平日里就很混蛋的人渣。”

    “所以,你看,全球噩梦化目前还仅仅是可能发生而不是已发生。我不过是因为刚从噩梦之源那边回到文明世界,不看好人类的未来,就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开杀了。而某些人和组织,也认可我的价值,因此促成了这件事。说白了,这事跟正义与否并没有多少关系,而是在于我的价值,是否值当的别人这么投资。”

    “这个道理也能代入到你身上。我点出能确定阿娅的生死,以及可以安排见面或招魂,是因为在我看来你值得这份投资。就算我们闹掰了,我也能认,将之当做是共度一段美好时光的代价。但你要想获得更多,就得体现更多的价值。那已经不是曲意奉承,或卖命工作所能积攒到的。”

    尼娅转过身,毫不介意将自己美好的身体呈现在凯恩面前。“那么,我有没有可能积攒到相应价值的可能。”

    “当然,否则我有何须跟你掰开了、揉碎了说这么多话?”

    “怎么做?”

    “将你的一切都奉献给我。其中最大的难点是一次意志鉴定,成功了,你将成为防火女,从凡人的层次跳跃到超凡,那时,你的能力,乃至你的职务和人脉,就能更好的为我服务了。也就有价值让顶着冒犯某个天城级势力的风险,出手为你复仇了。”

    “防火女的套餐,我预定了。”

    凯恩呵呵笑:“抱歉,如果我的说明让你觉得防火女很容易成功,我在这里道歉。除草行动,2000人出了167名食火者,而500名食火者,也很难出一名防火者。也就是说,防火者的比例差不多是万中出一,这还是将那些穷乡僻壤的人口一齐算上。为什么要提穷乡僻壤这个概念呢?因为那里的人,所谓相对更简约。”

    “简约就更容易凝一,凝一能诞生纯粹,纯粹是成为防火者的一大要素,然后才是意志是否强大。毕竟意志不会无缘无故强大,往往是经历促成意志强大。但经历也会滋生杂念,那么到底是产生的杂念多,还是意志力的提升多,这就很不好说了。因此像你这种身负心理阴影,又见识了太多人和事的,成功难度低的发指。这也是我问你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的另一层用意。”

    “好了,扯远了。我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其中就包括兑现承诺。余下的你自己考虑。我五天内大约就能完成这里的工作尾巴,你在这个期限内给我个回话就行。”

    功利味这么浓重,自然让两人的原有关系变了味道,凯恩这次没有在尼娅这里过夜,他也确实有不少事要忙。毕竟已经拉起了一支近两百人队伍,哪怕是傀儡队伍事很少,也仍旧有不少事情需要他操心,包括安置、装备,等等。

    食火者,顾名思义,吞噬火元素之力能让它们成长。

    不过想要变的更强大,凯恩的薪王之火也是必须的。

    说到成长,实际上现在最需要成长的是凯恩。因为用到薪王之火的地方太多,甚至可以说,防火者和食火者,都是要靠薪王之火养的。

    这就是快速打造铁血虫群的一大弊端。

    俗话说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想要虫群供养主宰,而不是反过来,那么就得像他在黑暗hp世界那样,从精挑细选,优良育种,让虫群从出生前就逼格满满、潜力巨大开始。

    西格玛狼人的基础极好,适合各种体系,也适合各种世界。食火者和防火者就不行了,只能是跟火系战职组班子,另外也只有在高魔以上世界才能自给自足,否则在没有火元素能量积蓄的情况下,别说是成长,活活饿死都是可能的。

    为了养兵,凯恩优先需要的就是能量摄取装置,而为了搞笑的摄取火元素能量,又需要日照射强的活火山地形,用东方的仙道说法就是天雷勾动地火,阴阳合一。

    而为了这些目的,凯恩将那一亿绿钞全都倒了出去,还得加上制造一批凝神刺。

    买家除了歌利亚,还有新结成同盟的地卜师协会。穆迪和法奥,就是属于这个组织的。

    大脑封闭术的价值,穆迪最有发言权的。毕竟他就是最早也最直接的受益者。

    地卜师协会的人专门对大脑封闭术的的效力做过对比测试,事实证明,这个状态恒定,只要人活着就一直起作用的术非常牛逼。拥有了它,地卜师们就能深入更深的地渊,寻找珍宝,以及更好的感受大地的本源之力。

    所以地卜师对这个术法的需求是无限的。

    凯恩也没有敝帚自珍,而是借机玩知识互换。

    他自然不是觊觎这个世界的知识,而是是通过借鉴,完成大地相关的行星文字的构建。

    一直以来,这个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