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百五十五章 间歇
    “安然无恙,这真是太好了!”说话之人上去就给了穆迪一个熊抱。

    穆迪也显得很激动,还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羞怯的神色。

    好吧,穆迪并不是基佬,只不过有个强势的、总是拿他当长不大孩子看的大哥。

    奥利弗那边来的是位长辈,鬼妹则是见到了父母,场面都透着小温馨。凯恩能感觉的到,这些人的感情是真挚的,只不过表达方式各有不同。

    他就有点尴尬了,孤家寡人一个。

    但这种尴尬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奥利弗的引荐给终止了。

    以奥利弗的情商,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忘记刷凯恩的好感度和知书达理的群体印象分。凯恩也的确担得起救命恩人这个名衔。

    烂俗的客气寒暄,穆迪、鬼妹的亲友也都先后加入进来,强者总是会被尊重,作为超凡者,食火者的特殊性他们是能清晰察觉的到的,科菲反倒不显,防火者有‘耐火砖’特性,能量隔绝,堪称一流。

    凯恩在应付了这波交际互动之后,将重点放在了奥利弗的长辈塞缪尔那里,有些交浅言深的谈了一些话题,比如说对救援舰队的担忧。

    “救援舰队看起来威风八面,实际上前途堪忧。”凯恩虽然没有直接这么说,但意思表达清楚了。

    他为此举了一个例子,心灵侵蚀。

    进入噩梦区域,心灵侵蚀便开始,普通人虽然不似超凡者那般敏感,但承压能力也差许多。

    不说其他,就说航母,飞行员一旦陷入幻听幻视,将自家的舰船当海怪是完全有可能的,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不难想象。

    他扯这个话题,主要是为了点出了凝神刺,也就是代表着大脑封闭术的法器。

    当然现在不是详谈这个话题的合适时机,他也不想表现的太毛躁,让人以为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通过售卖凝神刺,来展示神秘器物制造方面的价值。

    塞缪尔也是识货的,他表示对凝神刺很有兴趣,晚饭后有空不妨聊聊。还表达了对凯恩所言的救援舰队存在的危机的关注。

    这方面显然远不止噩梦环境带来的心灵侵蚀。

    “我听闻,守门人一族营救行动的其他参与者,先于我们被救援舰队搜救到?”

    塞缪尔点头“是的,搜救组在北东海崖发现了他们,营救十分顺利。”

    “在这艘船上吗?”

    “没有,他们在伊丽莎白号上。”塞缪尔说着指了指东南方向,那边隔着一艘驱逐舰,有艘5万吨级的大舰。类别算是补给舰,跟凯恩如今所在的维多利亚号是姊妹舰,对外,都隶属于这支航母作战群。

    实际上是挂羊头卖狗肉,这两艘舰船,都更偏向于科考船,且是经过魔改的。

    “参与守门人一族营救行动的,除了我们5人,余者都很有问题。”

    凯恩这话显得有些危言耸听,不过奥利弗第一时间就站出来表示支持。

    奥利弗向塞缪尔大略的讲了a组调查员和船难,以及菌世界的诡异。最后点出,在营救行动之初就覆灭的这些人,却能在险恶倍增的噩梦环境下大活跃,疑点太多。

    a组的调查员还能勉强以‘超凡者中的佼佼者,实力出众’解释。船难幸存者中可是有相当一部分海员的,他们凭什么可以在噩梦环境中恣意生存?

    再说一个问题,这些人这么些天来,吃什么、喝什么、住在哪,夜晚如何度过?

    希诺岛的环境极其恶劣,平均零下0度的低温,海风终日呼啸,孽物像是原始林中生活的夜行动物,一到晚上就会跨界而来,来了就赖着不走了,四下游荡。

    最可怕的是,噩梦环境对心灵的侵蚀,在夜晚会近乎翻倍。

    奥利弗他们也是在凯恩深眠之后,才一点点品出其中的恐怖的。同时也对凯恩令科菲和食火者在夜晚撑起火源结界为他们提供庇护的安排充满感激。

    可以说,若没有结界保护,失眠和噩梦连连将会是常态,而休息不好导致的神经衰弱又会进一步促成失眠和做噩梦。根本用不了一周,人就折腾垮了。

    以己度人,他们在有庇护所,吃喝不愁的情况下,都是战战兢兢的熬过了这些天,那么a组的调查员和船难幸存者,又是如何熬过来的呢?

    对此,奥利弗他们更偏向于凯恩深眠前的提示:由于被菌世界捕获时间较长,这些人很有可能已经黑化。

    当然,菌世界的操作,多半最终便宜了莎布又或克苏鲁。

    像奥利弗他们几个,先是被菌世界折磨的精疲力竭,克苏鲁的力量趁虚而入,转化开启。

    凯恩分析说:“可能是时间短,菌世界针对你们的操作尚在最粗浅的折磨阶段,第二阶段应该是扭曲黑化,第三阶段大约是诱导操控。毕竟抓捕不易,弥耗甚多的投入背后,多半是有所图谋的。”

    奥利弗他们也觉得这推论是靠谱的。

    那么按照凯恩的推论,被菌世界引导捕获了近一周的a组调查员和船难幸存者们,至少也是处于第二阶段了。

    塞缪尔表示凯恩、奥利弗他们说的这些他都听进去了,他会尽力去尝试做点什么,不过凯恩他们,恐怕得受些委屈,希望他们能忍耐一下。

    果然,委屈很快就来了,援救舰队的负责人之一近乎直白的告诉他们,介于他们的现在的综合情况,需要接受全面检查,说白了就是软禁。

    凯恩的傀儡,包括科菲,都遭到了封印。不过封印的具体操作凯恩亲自参与了,解封的钥匙就在凯恩手中,以此来表示并无觊觎之心,而是遵守相关制度,在一丝不苟的走程序。

    奥利弗和穆迪,都一再提醒,a组调查员和船难幸存者的黑化可能。然而办事员打官腔说什么‘我们会注意,感谢提醒’,明显就是应付差事,根本没走心。

    相比于奥利弗他们的忧虑,凯恩显得更没心没肺一些。

    实际上以他一贯的偏阴谋论思路,分析出的结论更严峻。他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