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百四十章 魔化
    一系列的小调整,让休憩时间延长了大约一刻钟,23点,队伍开进了密林区。

    燃烧足印的实际效果证明,凯恩没有吹牛。

    哪怕密林中有着厚厚的地被物,光芒仍旧能透射而出。

    实际上这是属于薪王的逼格,灵魂之火,是无法被物质阻隔的,由之驱动的超凡火焰,则能激活一切物质中的火元素,进而呈现这种透射效果。

    被‘降智’后的扈从看起来就像是梦游,走路都显得有些飘,但每一步都能踩在点上,状态还算让人满意。

    调查员们行在队伍的尾部,依次是凯恩、奥利弗、鬼妹,西塞罗和艾略特。

    进入密林不久,调查员们不再是隐约感受到危险,而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异常。

    难以言喻的阴寒包围着人们,暴露在外的皮肤,会感受到清晰的刺痛。

    温度远要比旷野的温度更低,却又不见冰雪,而是湿漉漉的,且显得黏稠,就仿佛有蒸汽浴级别的冰雾存在,但又完全看不到,

    轻微的腐烂味道往人的鼻子里钻,不像是植物枝叶泡水沤烂的气味,更像是动物尸体导致的。

    联想丰富的,仿佛看到左近有个泥潭,内里浮着头半烂的驯鹿……

    哗啦啦的声音不时传来,就像是风吹半干的落叶时的声响,但这密林里并没有风。

    而最最让人不舒服的一点,是一种被无数眼睛窥视的感觉。

    调查员们都有灵视,或者说超越常人的感知,因此甚至能感受到这种窥视所附带的情绪成分,就像饥肠辘辘的捕猎者盯着猎物,贪婪、兴奋,却又被审时度势的理智压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调查员们还注意到,密林中有着异乎寻常的黑暗,越是深入,黑暗就越是浓重,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在向矿洞深处前行。

    唯一能让人们稍微感到心安的,是凯恩为穆迪加持的烈焰足印,那橘红色的、如同在燃烧的火焰光芒一如既往的清晰、稳定,就像一盏盏地灯,成为自我定位的最佳参照物。

    继续深入,更多的声音传来,飘忽、空灵,似乎有人在用晦涩的语言诉说着什么,时断时续,甚至能听出抑扬顿挫和感叹的强调。

    魔鬼的低语。

    不止一个人描述过类似的情况,世俗的医者普遍视其为幻听的一种,甚至有专门的病理学解释,说的煞有介事。

    可调查员们则有不同的看法,认为它也有可能是一种侵害的手段,就像催眠用的摆坠盯着看一会儿就会让人眼皮发沉,昏昏欲睡,魔鬼的低语听的时间长了,也会出问题。

    魔鬼的低语不是寻常的办法所能抵挡的,有超凡者甚至让自己暂时性失去听觉,却仍旧能‘听’到。

    也就是说,它实际上是一种‘惑控’类的精神攻击,针对的是‘听的状态’所代表的精神能量。

    这个跟‘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属于同一类,只不过一个是针对听的状态,一个是针对看的状态。

    而解决的办法,要么掌握‘大脑封闭术’之类的针对精神攻击的防御法门,要么‘心静自然凉’。

    这种情况地下,凯恩先后为扈从们和穆迪施法的效果就显现了出来。

    很多人都以为扈从们之所以惟命是从,背后的原理是类似于把人变成思想单纯、没事傻乐呵的二傻子。

    实则并不是。

    虽然治疗抑郁症的处方药就能让人‘生死看淡,觉得什么事都无所谓’,却并不能让思想变得简约。

    扈从的打造方法,其实是将之变成‘应激反射’获得强化的精神病人。具体的说更像是驯狮,让狮子明确记住驯养员的手势指令,一旦看到,就本能的与皮鞭、鲜肉关联,然后趋利避害的做出反应。

    所以,扈从的思想活动并不简单,甚至很多时候,都处于挣扎状态,命令和自我意愿之间的挣扎,最终,往往是靠着违命后的惨痛后果的记忆,克服了自由、懒惰等天性。

    凯恩可是惑控高手、傀儡之王,这方面的经验不是一般的丰富,通过观察微表情,感知扈从灵魂力场的波动,就能判断出其状态和背后所代表的技术派系。

    正因为如此,他知道,这些看起来木讷寡言的扈从,其实是一座座活火山,一个诱因,就可能导致喷发。

    这样的他们,是最容易被旧支系的惑控术法拿下,或被神力影响的。一旦压抑在心底的旧时记忆被翻出来,妥妥的爆发,甚至有可能刺激肉体,引发突变,变成恐怖的怪物。

    凯恩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神话生物潜伏在密林中,他是根据以往对阵神话生物的经验,先将这个漏洞封住。

    在他看来,旧支一系的怪物其实并不算特别强,主要弊端是缺乏变化性,这可能是因为它们的三板斧总是能得逞,没有推动战技多样性的动力所导致的。

    可以说,只要能理智的应对,战胜大多数神话生物并不算难,而最难的,恰恰就是这个‘理智’,大多数遭遇旧支一系的都‘只要’不起来,因为这些家伙就仿佛自带bgm般,总是人未到声先至,一通san值减下来,人已经欲仙欲死,还怎么理智的起来?

    凯恩觉得,他的临时战友们,即便没有像他这般总结成清晰的经验信息,也应该有一定的防范意识,毕竟都是有背景、有传承的人,因此没像带队新丁那般特别叨叨。

    甚至有时候,说不如不说,旧支一系所营造的氛围,就是心灵的孤岛,越是深入探索,孤绝感越严重,无法被理解,无法被分担,对意志的考验达到了变态的程度。

    就拿眼前的情况来说,不重视不行,没有防备会被突脸的。太重视也不行,越把它当个事,心弦绷的越紧,越容易出问题,东方的说法,‘着相了’,一般的着相,会影响水平的发挥,而这里的着相,等于是埋下了恐怖之种。

    这就是凯文为什么提醒他们,控制自己的好奇心。

    凯恩在这方面是有过专门的修行的,既‘明镜止水’,通过看透大势、本质,进而让自己平静。

    这等于是破掉了旧支一系惑控术‘最大的恐惧来源于未知’的核心原理,所有的现象,都不过是这原理的具体阐述,靠卖弄创意博人眼球。

    于是他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被‘降智’的扈从们也差不多是这个状态,宛如疲倦以极,随时都可能一头栽倒,就此睡去,脑袋里浑浑噩噩,注意力没法集中,唯一还能做的,就是跟着脚印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

    使用了大脑封闭术的穆迪,则因为有‘代入’的关卡,能相当程度的控制外界信息的接收量,避免情绪被过分的挑动。

    再加上他需要开路,注意力集中于这事上,外界对他的影响也就没那么严重了。

    穆迪、7名扈从、凯恩,作为队伍的前半段,他们的状态还不错,车开的很稳。

    后面的5人,情况就不太美妙了。

    他们也知道该做什么,可心猿意马最是难控制,哪怕给自己找点事,比如数数什么的,仍旧不能彻底摒弃杂念,尤其是在外界力量的刺激下,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而一旦开了头,情况就会迅速恶化,想要重新平静凝一,变得更难。

    第一个出问题的是西塞罗,他突然发出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然后就一头栽倒在地。

    凯恩的反应最冷静,第一时间叫停了队伍,可由于他所处的位置,等他向队尾走的时候,更进一步的状况还是发生了。

    “别碰他!”

    凯恩的警告喊晚了,走在西塞罗身后的艾略特本能上前查看状况,结果手指刚碰触到西塞罗的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