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百九十六章 梦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晨会替换成正文)

    肆意而为的圈文化危险而残酷,李友强杀了圈内成员,为了逼迫杨宇轩拿出干货,所有成员同意对杨宇轩用刑……

    杨宇轩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很坚强,但事实证明,他有些高看自己了。在李友割去他两块皮肉,并洒了些盐后,他便涕泪横流的什么都肯了。

    SCV的控制权限交了出来,造指挥中心时间太长,但制造金属盾却是可以做到的。

    刘光磊对杨宇轩道:“放心,废掉完整的初级泰伦基地体系,就算你愿意,我们还舍不得呢,现在消耗的不过是将来指挥中心的外壳装甲,只要核心完整,不影响后续展开,少几片装甲,很容易补充。”

    除了坚固的单兵盾牌,求生者们还将SCV也武装了一下,当做机甲来用,这种来自26世纪初叶的矿用机械,冲击镐以及离子切割刃,都能做为武器来用。

    有了SCV相助,众人重拾信心,竟成功的取回了之前杨宇轩丢弃的补给。

    然而好景不长,先是被一只口水怪搞的鸡飞狗跳,正庆幸口水怪的腐蚀毒液奈何不了SCV的外壳,隆隆的震动声中,坦克登场了。

    “下车,下车!风筝死坦克。”刘光磊拍打SCV的外壳。

    车内驾驶SCV的求生者其实听到了,却故意装傻:“什么?你说什么?不好,坦克过来,我顶住它!”

    砰!坦克投掷一枚水泥石屎,正中的材料足够坚固,巨大的水泥块不过是让SCV晃了晃。

    其他人已经在开枪,坦克十分抗揍,发达而质密的肌肉堪比50吨载重卡车的轮胎,而且这家伙一根筋的冲向了SCV,它觉得SCV最具威胁。

    一番粗陋的硬碰硬搏斗后,SCV用离子切割刃切开了坦克的脑袋,可冲击镐的那只手臂却被坦克弄坏了,烧胶皮的糊味随着丝丝缕缕的黑烟从附近的缝隙散溢而出,胳膊抖的如同得了帕金森综合症。

    刘光磊气的嘴唇直抖,忍不住冲着驾驶员:“我问你,SCV现在这个样子还如何进行施工?在让你驾驶SCV前,我交代过你什么,你是怎么说的?”

    驾驶员本来是心存一份愧疚的,他也清楚自己把事搞砸了,可刘光磊的兴师问罪,让他也怒火大胜,梗梗着脖子,“怎么,我打败坦克反而有错了?我还不是为了大家?”

    李友咔哒一下子弹上膛,散弹枪指着驾驶员道:“让我把这坑X轰死算球。太狠人了。尤其是想到之前为了抢到驾驶员位置的那副装X嘴脸。”

    驾驶员面红耳赤:“杀,你他妈就知道杀,谁不顺你意就杀,我看你个逗X最后怎么死!”

    李友额头青筋暴起,一脸狰狞,刘光磊拍拍李友,“友哥,算了,杀人解决不了问题。”

    李友不依不饶的道:“这就是你说的典型的猪队友,这个坑一下,那个坑一下,迟早得被活活坑死。得杀一儆百。”

    刘光磊长吁了口气,对驾驶员道:“之前我们说好的,做错事,就得担责任,你辜负了大家的厚望,违背了自己的承诺,我们这个圈子容不下你,你走吧。”

    驾驶员还想讨价还价,刘光磊猛的声嘶力竭的怒吼:“滚!”

    驾驶员一脸怨毒的离开了,李友道:“要不……”

    刘光磊摇头,低声道:“要是那么干了,名声就彻底臭大街了,人人自危没人做事,接下来还怎么玩?”

    李友颓废的哼了一声:“莫非现在还有的玩?”

    “有,回去找罗栋他们。”

    李友呆在当场,半晌后喃喃道:“我们这是要演一出传说中的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戏码?”

    已经坐进SCV驾驶舱的刘光磊道:“要命或要脸,选一个吧。”

    这个选择题并不难,难的地方在于现实是典型的落子无悔,人生轨迹往往是一次次交错,很少有谁会为谁停留,错过了也就错过了。罗栋本是打算再让灰狼多休养一天的,然而刘光磊他们之前意气风发的开走了派拉蒙掠夺者,引发了丧尸的流动加速,罗栋他们也不得不提前行动,以免被众多的特殊感染者困死在车行。

    等刘光磊他们风尘仆仆的杀回来,车行已经是人去楼空。

    “现在怎么办?”李友问。

    “我们得离开这儿,这里已经很不安全。”刘光磊这么说。

    少妇拿着个牌子走了过来,将牌子递给刘光磊,刘光磊大略的看了,叹了口气。

    牌子是罗栋留下的,留给后来的幸存者。

    求生之路这个世界,也有一些人文的东西,其中之一就是幸存者文化,幸存者离开某个避难所时,往往会留下一些物资、弹药、信息,以方便后来者,这就跟缺水地区的水压井的那瓶水一样,有了这瓶水,水压井就能恢复密闭性,从而提出水来,没有这瓶水,水压井就是废的,没有什么比在明知下面有水就是没办法提上来的水井边渴死更凄惨的事了。这是一种公德,也是一种文化,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天眼看着就要黑了,刘光磊他们最后还是享用了罗栋留下的遗产,柴油发电机是特意埋在地下,并做了隔音处理的,还有备用的柴油,有电,有热水,有热食,有急救包,有干净衣服,有床铺,有简单使用的报警装置,完全可以满足一般的休整。

    然后这个安全屋在刘光磊他们手里废掉了。倒不是说刘光磊他们各个人品败坏,不懂得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而是因为他们没那个能力。

    与此同时,罗栋他们还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