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百七十五章 邪能太阳
    凯恩发现,在这异位面,有一个幕后意志,在操控一切。

    它根植于歌剧院舞台的体系,超越,却也受到束缚。

    比如,它似乎必须通过歌剧的方式,来展现它的力量。

    为了达成目的,歌剧本身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

    会女妖之嚎的红裙朱丽叶结束了细分之后,既是战士、又是刺客的疯子罗密欧大秀演技。他冲锋、他强隐,他劈砍,他刺杀……

    而麦迪文等人在完成了适应之后,也跟这家伙斗了起来。

    凯恩的圣光加持以及光环buff,让他们基本没有了后顾之忧,集中精神考虑用什么技法,能将勇猛且又诡诈的罗密欧迟滞,然后狠揍。

    然而想要做到颇为不易,罗密欧不但有战士的盾墙,还有刺客的阴影斗篷,前者可以极大的削弱能量攻击的伤害,后者则可以抹掉buff伤害的持续性,并完成隐身。

    这两个技巧冷却时间还很快,且罗密欧往往会通过其他技巧来拖延时间,以使得他需要用时,总是待发状态。

    麦迪文他们现在主要就是想通过联合打击,打乱罗密欧的这个节奏,让他在需要的时候,没有技能可用。

    但必须说,他们几个人的配合真不怎样,凯尔萨斯跟麦迪文长于经验,是一个套路,吉安娜和巴拉蒂比较天才灵性,又是一个套路,罗宁是两者都沾点,又两者都不靠,这五个人以前并没有配合做战过,今次想要心有灵犀,的确难了点。

    就在这种情况下,薇拉苟萨发力了。

    不得不说,吉安娜他们对运用邪能的薇拉苟萨,内心深处是介怀、抵触、以及不信任的。

    这倒也不能单纯的责怪他们不够大气、宽容,实在是就这个世界的超凡人士的角度看,从古至今,有一个算一个,凡是接触邪能者,最终都堕落了。

    所谓的以恶制恶,也是无奈之下的选择,并且很多人心中都有个‘有效期’的相关概念。

    包括玛法里奥、安东尼达斯等很多名人、大师都曾提过一个问题:“我们为了制恶,而纵容另一个恶成长,最终,这账算的过来吗?”

    或者这么说:在恶成长、以及以恶制恶的过程中,倒霉的是谁?

    人民大众呗,还能是谁,胜败兴旺,被牺牲最多的总是这个群体。

    所以那些没什么雄厚资本,需要靠好名声兴风作浪,比较在意道义大旗而总是十分爱惜羽毛的,以及真的是心念大众的,都不太喜欢极端人士。

    这也是伊利丹?怒风一直声名狼藉的原因。

    同样也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斯坦索姆屠杀比赛策略被人诟病的原因。

    现在,凯恩似乎也在这条道上,踩着钢丝绳前进。

    之所以没有被公开抵制,是因为凯恩总是在赢,并且带来的结果十分令人满意。

    将这个公式代入到斯坦索姆屠杀比赛,若是阿尔萨斯的本事足够高强,在变成天灾不死前被他和那些执行者杀死的人,他都能在事后复活,免除成为不死奴仆之苦,卫道士们又该如何评论他的策略呢?

    所以说,很多时候,策略激进不是关键,结果不够好才是。

    凯恩就是总能拿出好的结果,而被容忍,倒是有人隐晦或直接的提醒了,但至今还没谁真个跳出来指摘他的不是。

    恶意些说,很多人都在等他玩砸呢?看名人的笑话,越是人气王,出了尬事就越有种‘你也有今天’的被爽到了的快感,有这种劣根性的人,还是很有一些的。

    吉安娜他们的人品到没那么渣,毕竟都是成功人士,还没有可怜到需要用这类对比,来获得满足感。

    他们只是本能的不想跟薇拉苟萨这种走上极端之路的人有太多的瓜葛,以至于很长时间都没有留意薇拉苟萨的情况,甚至连凯恩‘放风筝’并没有带薇拉苟萨一起飞都没有观察到。

    凯恩并非越是自己人越苛责,而是跟薇拉苟萨更有默契。现在,凯恩的掩护下,完成了酝酿的薇拉苟萨突然爆发。

    那情形有些像是法师们的‘奥爆术’,但范围要大的多,威力也更大,效果更是夸张,给人感觉整个异位面,都被邪能之光波及,甚至游离的魔力被当做燃料,强行转化,助长了邪能爆发的威势。

    并且,这邪能爆发是持续性的,薇拉苟萨就像是个邪能太阳,在那里不断的释放光热。

    这释放并不是浪潮般一,而是持续不间断,且稳定,这点也很像太阳。

    麦迪文和凯尔萨斯等人都惊讶于薇拉苟萨的强大,倒是罗宁,显得更镇定一些,除了因为他见过大场面,还因为他的老师是红龙克拉苏斯。

    克拉苏斯是克莱奥斯特拉兹人形态时的名字,是红龙种群中数一数二的魔法天才,也是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最年轻的伴侣(面首)。

    克拉苏斯曾给罗宁普及过守护巨龙的知识,他曾说:“我在红龙中被誉为魔法天才,可如果是在蓝龙军团,却连前五十都排不进去,它们与生俱来的天赋,抵得上其他巨龙几百年的钻研,在魔法方面,它们的优势无可置疑。”

    薇拉苟萨就是一头蓝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