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百七十六章 淡漠人命的心态
    随着城区内大量的难民大变活人成突变体和畸变体,原本就乱哄哄勉励维持的秩序直接崩溃,杀戮随即展开。

    塔萨达表示星灵不会继续深入参与这场营救。

    凯恩问能不能提供星门服务,让这里的难民到玛尔萨拉北方民联地盘落脚。

    塔萨达跟阿尔达瑞斯紧急磋商之后,表示可以。但护卫星门的工作要靠人类自己。

    凯恩表示灰胡子会亲自负责。

    之后他派遣舰队中的一艘无人机母舰来协助处理城区中的乱情。

    大量收割者旋翼无人机自母舰飞出,它们本来是以防万一,用以协助登陆部队清理地面异虫的,现在的任务成了射杀突变和畸变体。

    这些收割者携带射手吊舱,就仿佛一架小型直升机上搭载着四名特级精准射手,四杆电磁步枪居高临下,射杀在街上乱窜的怪物。

    收割者还有扩音播放功能,它们不断提醒人们,爬到高处去,比如房顶,楼顶,因为大部分突变体都不具备攀爬能力。

    然而实际上屋顶、楼顶也已不安全。

    围攻新惠灵顿的异虫中,有着大量的飞行单位,它们较为轻松的就突破了防线,毕竟按照凯恩的布置,除了东方,其他方向的防线对空防御能力都堪称低下。

    在这些飞行异虫中,飞螳无疑是最令人畏惧的,它们成群而来,扑扇翅膀的声音1公里外就能听的到。

    并且飞螳有着非常强的脱战再生能力,用高大兵们的话说:“如果你不能将之一鼓作气干烂,那么等它再次飞回来找你麻烦的时候,差不多又是全新的”

    飞螳最令人畏惧的地方是它们的攻击方式,刃虫,这种玩意是能自动寻找目标的智能飞弹,并且拥有‘降解式爆炸’的独特能力,简单的说就是可以通过一节一节的爆炸,连续弹射,攻击多个目标,具体依循的规则是,谁距离近谁倒霉。

    人们不知道的是,实际上真正带来威胁的,是王虫,这种有着增压封闭甲壳和氦气囊是大兵们比较喜欢射杀的目标,不是因为它们被打爆的声音比较好笑,而是因为它们是强大的信号中转,异虫在战场上的基层指挥官,一旦它们的数量大减,异虫军队就会明显乱阵脚,又或干脆组织不起规模。

    可那时寻常时刻,像如今这样的狂潮时刻,王虫的存在呈溢出态,它们多的让人有种杀不过来的感觉。

    这时的它们更多的是充当运输之责,同时也充当异虫们的眼睛,的能量感应能力,让其可以发现隐形单位,包括光学隐形,以及灵能隐形。

    凯恩就要求针对王虫下狠手,星灵们也照做了,监控新惠灵顿外围区域的它们一旦发现王虫集结,总会第一时间给予致命打击。

    不过异虫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它们采取的散兵线式推进,堪称教科书,单位面积内分布的异虫数量十分均匀,很难再做到一把就捞个狠的,反而有大炮打蚊子之嫌。

    反正阿尔达瑞斯很快就变得不乐意了,小埋怨能量消耗巨大,总和都超过净化光束消耗了,但绝对效果却差了许多……

    总的意思就是这么个打法不划算,不如选几个重点玩烧玻璃。

    确实不划算,但要将救助难民的价值算进去,那就要另说了。更重要的,塔萨达觉得通过这件事,让凯恩欠个不大不小的人情,挺好。

    塔萨达肯这么帮忙,除了依靠直觉,认为凯恩很可能是个重要人物外,还因为关注了利伯蒂的最新报道,见识了凯恩领导的灰胡子的英勇,他也亲自带队下场感受过正面跟异虫死磕是个什么滋味,所以他对凯恩很是钦佩。

    凯恩则很不爽的,他觉得这次行动他想的不够周全,如果带过几艘地效飞行器,那么此时此刻面对异虫的大数量散兵线推进攻势,不要太爽,每分钟3万次的锁定,每次3发金属氢弹丸的打击频率,足以让异虫领略什么叫居高临下的死亡封锁线,而ata的镭射阵列,则能让爆蚊徒呼奈何。

    哪里像现在,完全就是绞肉机式的玩对子。

    实际上收割者无人旋翼机的表现比异虫要牛掰不少,它们可以挂载专用的对空飞弹舱和航炮舱,电磁狙击舱的四杆枪也能对空。

    可惜异虫占据着绝多数量,当异虫进行此战术围攻时,处于数量劣势的收割者很难将其自身优势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

    比如说,飞螳扮演吸睛的游荡者,王虫扮演移动盾牌,爆蚊扮演刺客,突然从王虫背后杀出,完成终极一炸。

    这样的简单战术屡试不爽,收割者若是无视飞螳,那么飞螳就会由虚转实,出大量的伤害。旋翼机可不是铁疙瘩,它不是很抗揍。不至于一炮化灰也差不多了。

    虽然说无人机母舰拥有者米拉汉的海盗舰队特色,内部能够直接3d打印,生产更多的旋翼机。

    但却涉及到一个时效问题,添油战术是不可取的,造一架上一架,那就是送。只能是攒够一支小队,然后三艘无人机母舰同时派遣,合成一支中队。这算是一股力量,支援战场能有点效果。

    但在这个空窗期内,新惠灵顿真称得上水深火热,异虫的王虫的运输功能趁机发挥作用,刺蛇、跳虫,甚至感染者都被其运过雷区,进入城市。配合见到非异虫单位就疯狂扑杀的突变体、畸变体,那场面已经不能用热闹形容。

    面对这种混乱的局面,阿瑞斯师的表现就有些上不了台面了,对他们而言,之前最艰难的战斗,就是跟异虫打的犬牙交错,但基本战线没丢,后方也不是烽火连天。

    现在不同,现在是真的乱成一锅粥。这需要每个部分,甚至每个班组,都有较佳的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