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百四十九章 平地一声雷
    迈克利伯蒂明白了杜克上校找他来的用意。

    利用他,利用unn,从舆论的角度,来让这次行动变得更具正义性。

    军令是违反定了,诺德ii现在的巡航路线虽然距离萨拉星系不算太远,可真要往那边走,却是近乎南辕北辙,没法用更简单的偏离了一点点解释。

    说实话,光是看那段视频,利伯蒂就已经做出决定,他愿意被利用。

    因为这是去救人。

    他对联邦在边疆行星的驻军有多烂,早有耳闻,他不信那些人能应付这样的阵仗,他们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

    至于阿尔法中队,在利伯蒂看来,这支传奇部队在战斗力方面还是比较强悍的,原因之一就是杜克对于他的小子们操练的比较勤。

    让利伯蒂下定决心为杜克率军赶赴乔萨拉的行为开脱的,是数小时候看到的来自unn的特别报道——新墨尔本保卫战。

    报道声称,unn的追踪报道小组,本来是应军方邀请,拍摄独立旅的这次边疆之旅的。毕竟独立旅的这次行动,带有很浓的试点意味。

    用某位军方人士的话说:“越来越多的边疆行星的人民,反馈当地驻军并没有尽到相应的责任,并且在风纪方面表现不佳。联邦激活奖惩乃至存在性都与业绩挂钩的自由兵团,希望他们可以一扫军队中的不良之气,更好的为联邦服务。”

    结果追踪报道小组不但见证了阿瑞斯独立旅瓦解一支顽固的老牌海盗,还赶上了异虫入侵这样震撼性的大事件。

    可作为专业人士,利伯蒂却发现,报道小组的拍摄太过饱满了。简单的说就是素材挖掘的很到位,将一些细节都淋漓尽致的挖了出来,并且色彩、长镜头等专业技术的运用同样到位,很少有镜头晃动,真的就跟看大片似的。

    真正的战地摄影是达不到这种水平的,哪怕现在的摄影技术已经非常犀利,仍旧要受现场环境的制约。

    也只有准备特别充分,才能抓拍到那么多的精彩瞬间。

    本就对联邦以及行业内的污秽有很深的认识的利伯蒂,自然第一时间就怀疑这报道的真实性。“至少,那些家伙是一定程度的提前知晓有这样的一仗的,可该死的是,他们选择让民众去冒险,连起码的警告都没有!”

    谈不上恨,本就对那些人没有期待,但利伯蒂不可避免的极度讨厌那些人的冷酷和无良。如果有办法嘲讽这种行为,他会去做,从而获得心灵的慰藉,或者说满足感。

    “现在,我也是有后台的人了!”利伯蒂想到自己如今距离塔桑尼斯亿万里之遥,并且在人类屈指可数的顶级战舰上,就觉得安心很多,他不相信那些创始家族能神通广大到来这里搞刺杀,这里是属于杜克上校的一亩三分地。

    一篇激情洋溢的报道很快出笼,为此他向杜克借用了那些战地摄影。随后就在自己的专栏里发布,他有5分钟的视频专栏权限,勉强能放下剪辑过的那段视频了。然后他通过个人解读,衬托了这段视频的逼格。告诉观众,什么叫秀,什么叫客观报道。

    毫无疑问,这引发了轩然大波。迈克利伯蒂在民间,尤其是塔桑尼斯,本来就十分有人望。正当很多关注他的人,以为利伯蒂被折磨的发配边疆,并且只能为联邦唱赞歌的时候,他们熟悉的利伯蒂回来了。同样是战地报道,利伯蒂的这段视频不好看,但却张力十足,回味无穷。

    再以利伯蒂的解读佐餐,返回头对比unn炮制的篇章,就立刻比较出高下了。民众本就对联邦缺乏信任,先入为主的感情色彩,在这种时候一下子就被放大了。他们相信利伯蒂掌握的才是真相。

    用某些人的话说:“杜克虽然是个傲慢而冷血的匹夫,是像古代的小乔治史密斯巴顿那样偏执和缺乏幽默感的家伙,但不得不说,这个匹夫风格硬朗、带兵专业,并且其保守和固执的思想,也令其不善于玩手段,否则不会现在还未进入将官行列。杜克家族可是素来以出能征善战的将军文明,相较而言,艾德蒙多杜克已经连大器晚成都算不上了。”

    面对这样的一篇报道,自然不缺反对派。

    反对派就指出,杜克在炒作,利伯蒂在恶意中伤。杜克今年已经53岁,再有两年,若他还不能成为将军,那么就得从一线指挥官职务上退下来,到不那么重要的二线位置养老。所以他急了,不惜以这样的方式蹭热点。

    而unn的老板汉迪安德森则痛并快乐着,快乐的原因是unn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与来自肯尼斯的报道和利伯蒂的报道相比,远播公司的直播,根本就是上不得台面的玩意。

    用他的助理的尖酸话说:关注度高又如何,都是一帮穷d丝和人生败犬,毫无经济价值,估计他们众筹的钱都不够给用生命在演戏的奥利弗在塔桑尼斯买块好点的墓地。

    远播公司已不足为虑,可自己家闹出打擂台的情况,有人却不满了,用人家的话说:“本来能够被载入史册的事件,却硬是被你们弄成了明星八卦事件和粉丝互掐事件。你得给我个说法!”

    这就是安德森痛苦的地方,利伯蒂的报道,属于权限疏忽造成的意外,毕竟杜克家族也不好得罪,给些篇幅让其自吹自擂很正常,谁能想到那家伙能玩出隔海探山的戏码呢?

    另外一个痛苦的地方在于,现在面临的是两难的选择。

    论人气,利伯蒂过去的口碑回味无穷的干货视频明显后来居上,观众们明显也对后续报道更感兴趣,而且杜克那个家伙,已经带领阿尔法中对杀去乔萨拉。

    官方和军方这时候也不好用违令来呵斥杜克。毕竟里昂福克斯的确是只在新墨尔本地区耍帅。

    然而,阿瑞斯独立旅背后的力量可不是盖的,随着乔萨拉爆发战事,很多人已经明白过来了,然后就惊呼‘紫徽章’提前行动,提前掌控未来。别人家现在想的如何在接踵而至的更异文明的战争所引发的社会动荡中尽可能避免损失,而先行一步的紫徽章已经在考虑如何牟利了,此消彼长,差距是何等的巨大啊!

    这个道理安德森也明白,所以他是愈发的不想得罪紫徽章中的核心家族福克斯家族。

    “两边下注要失败吗?绝不!”最终安德森决定,动用他的力量,让一个小媒体登台亮相。

    这个小媒体,隶属于unn,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点。过去,它的作用就是攻讦敌对媒体,什么脏水也敢泼的那种。

    安德森决定,若是日后紫徽章败北,那么他就用一系列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这个小媒体是unn的,unn当初迫于紫徽章的淫威,不得不‘曲线救国’,这其实就算是两边下注了。

    至于因此而导致的敌对媒体愈发的恨unn,俗话说的好,不遭人妒是庸才。那些人早就将unn恨之入骨了,也不差多添一笔。更何况,又不是光unn这么玩,彼此都这么玩,心照不宣的。

    于是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