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百四十四章 紧张蓄力中
    像凯恩这种人玩‘朕即天下’的人,劳心已然是其生命中的必然。

    生产舰队那边已经走上正轨,预计需要一年的时间,来完成技术体系的全面调整和定型。随后就能开启爆无人机海的赵式风格。

    他自己闲不住,武装了个灰胡子跑来玛尔萨拉体验生活来了。

    当然,主要体验的是即将到来的三族战争。

    11月21日,转眼凯恩已经来了玛尔萨拉三周。

    让凯恩开心一件事是,钱花的很顺利。

    这真的是值得开心的,毕竟货币只是方便使用的财富代表物,本身没有任何价值,而以他的人脉渠道,大宗的交易想要按照意愿来,并不容易。

    不过,他也不可避免的被盯上了。

    有人看在从灰胡子那里赚了不少抽成的份上,告诉交易代表,近来俨然有霸主之姿的‘紫徽章’已经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到亡人港,而灰胡子就是重点。

    所谓‘紫徽章’指的是一帮团结紧密的创始家族。

    泰伦联邦并非大总统执政,而是元老执政。

    创始家族构成元老院的主要代表,执政元老就在这个圈子内诞生。

    元老院之下是议院,由联邦各行星的大区代表组成,它们,他们的投票决定了由哪位元老执政,年限是6年,但不能连任。

    创始家族之间也有远近亲疏之别,紫徽章,算是近50年来,最抱团的一个元老小同盟了。包括再有两年就会结束任期的执政元老,也是其成员。

    紫色,往往代表华丽、高贵,徽章是铭牌,这种结盟上不得台面,并不被联邦宪法认可,就以此代称了。

    凯恩无所谓,他拿到干货了,接下来马上就要开打,他相信到时候‘紫徽章’的那帮人,绝不至于昏头到以打击他为第一要务。

    而随着大把的票子撒出去,本来驶往船坞拆废铁的十多艘舰船,落至他手。

    拾荒有瘾,这真不是玩笑。

    对凯恩而言,闲来无事的乐趣之一,就是化废为宝。

    不需要任何人惊诧、震撼、赞美、敬佩,光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之搞定,就已经成就感满满。

    换成某些轮回者,反正马上将要发生的三族大战中,人类军方的、民间的各种舰船,被虫群毁掉无数。与其给异虫当靶船,不如便宜我,还能发挥作用,所以抢他娘……

    凯恩不会这样,作为守序阵营的他,一般不会主动破坏现有秩序,尤其是大是大非,他不做那个趁火打劫、大肆打砸抢的暴徒,而是更习惯黑吃黑,以及通过现有规则内的玩法达成目的。

    那些他购买的能飞的破烂儿,已经先后抵达亡人港。

    那里本身就是个超级废品站、拆解中心、生产联合体、以及改装圣地。

    比如大名鼎鼎的认钱不认人米拉汉,她有自己的全自动生产空间站,小到无人战机,大到战巡舰,她那边都能生产。

    产能剩余的米拉汉,并不介意整点改装小钱。当然对于名声臭大街的灰胡子,必然是要先交钱的。

    然而凯恩已经没钱了,于是卖了米拉汉一条消息。

    简单的说就是战争马上就要开启。

    凯恩表示:“这个消息说它值10亿联邦信用货币都可以。我算你3亿,你可以不信,但如果你事后有所动作,那么我就权当你失信了。灰胡子是不如你兵强马壮、有钱有势,但能获得这种级别的信息,自然是有更高端的老板,你妨碍灰胡子趁机捞钱,这笔账迟早会算。”

    “哟!灰胡子,我才发现,你也会威胁人,以前从来都是直接动手的。”米拉汉从来都是一副不太正经的打趣腔调:“你忘了亡人港最不吃的就是威胁么?我信用无双靓米拉,可不会拿钱不办事。不过,若是你的消息有问题,你的那些准备运猪赚钱的船,我就直接送废品站了。”

    米拉汉显然也是人精,第一时间就想明白,灰胡子买这些即将报废的船,就是为了当做太空舢板,运送大量的难民。

    用她私下跟闺蜜的话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长远发展的灰胡子,为了能赶上这波浪,怕是连底裤都卖了,才凑出买一堆破烂儿的钱。”

    结果她的闺蜜也不是省油的灯,报了这几个月来灰胡子的购入清单。

    然后就轮到米拉汉脸青了:“该死的,得赶快想办法规避资金风险,联邦这是要完蛋!”

    联邦完蛋,其信用货币新的执政者是否愿意埋单,绝对是很成问题的一件事,就算愿意,购买力也必然会暴跌。米拉汉还有很大一笔钱玩以钱生钱的投资公司把戏呢。

    米拉汉从某种角度讲,也算是渠道阶层的一个缩影。

    比起那些早早就知道风雨欲来,甚至亲自参与了呼风唤雨的消息灵通者或干脆就是消息创造者们来说,米拉汉能不亏钱就要念阿弥陀佛了。

    可跟底层民众比,她又不知道先知先觉到哪里去了。民众们的大多数,怕是要等到大战发生、物价暴涨,才知道多年辛劳所积攒的那一点点资产,会很快缩水,或者干脆打水漂。

    什么繁华地段,什么靠山滨河、环境优美,物流一断,让你住你都住不下去,过去一个月的薪水现在连一周的开销都不够,典当值钱物都是白菜价,每天爬12楼的消耗,比精打细算吃进去的营养大的多,哪里还用去专门锻炼减肥,光是吃喝骤减以及为未来忧愁而寝食难安就足以迅速的掉膘。

    再然后就是脸面碎一地、人情迅速消耗光、甚至发现自以为是的人情其实都是不良资产的阶段。

    再再然后就是人命如草芥,检验家人感情的时刻,若是家里正好有个还算周正的媳妇,或青春正好的女儿,啧啧,那事情就更热闹了……

    这都是认真的想想,就能够想象的到,并且发生概率很大的。所以才说,宁做太平犬、莫做离乱人。别听某些人胡咧咧就闹,没受过那个罪,很难体会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处。

    凯恩前世半大小子的时候就问奶奶:“咱家为什么要弄个面缸、米缸?”

    这么问是因为,有这么个缸,导致积累的多,吃的慢,总是吃陈面、陈米,还容易生虫子。

    凯恩幼时的记忆,就是奶奶每年总是要用面笸箩什么的筛面,因为起虫子了。

    奶奶笑笑不说话。

    是因为蠢么?不是,是因为受制太深。没尝试过常年挨饿,没见识过免疫力全面下降、衰竭而死,又或缺医少药,光是寄生虫就将人活活折腾死,是无法真正体会那种痛苦和恐怖的。

    凯恩后来也算是品尝过,至少不止一次的见证过人间惨剧。这个世界或许因为科技发达,至不济也能生产类似{黑客帝国}中的那种人工合成食物,让人不至于渴死、饿死,但还有别的因素制造的痛苦。真的是枚不胜数。

    所以凯恩觉得,不耽误自己享受,还能干点人事,这种事应该做。

    他可是清晰记得,原历史线,吉姆雷诺最终从玛尔萨拉救走的人数,最多也就是几百个家庭,因为雷诺游骑兵的最初战力,就是几百人,且算上每个家庭都处于感激,派了个代表,追随雷诺这位民团领袖,也不超过3000人,这绝对是多算了,而不是什么保守估计。

    而凯恩从抵达玛尔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