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百一十八章 禁林的秘密
    在伏地魔的游说下,萨顿响应了蛇父伊戈的邀请,跑去黑暗罪魂世界发展。

    在黑暗罪魂世界,萨顿获得了丰厚的报酬。

    当然,祂也付出了代价。代价之一,就是帮助蛇父伊戈完成苍穹帷幕。

    ‘苍穹帷幕’这个名字是凯恩化身在那边,根据术法施展的宏大现象而命名的,实际上人家称作‘我神地狱’。

    不管了,反正从作风上讲,蛇父伊戈是那种做事先走起,然后遇到问题想办法解决的路数,

    并且为了成事,愿意拿出干货,跟其他协助者分润。

    而萨顿也因为蛇父伊戈的这份大气,算是合作愉快。

    另一方面,他也感激蛇父伊戈的邀请,要没有伏地魔三番两次的邀请,并且前期就给了他一定的好处,比如奇迹之石,他是不会心动,将自己的产业打包的。

    而真要那样,凯恩的那次突袭,妥妥的就将他的家底抄干净了。估计他最多也就是仅能身免一劫,其他的什么都落不下。

    也正是因为这个,伏地魔被凯恩一箭射杀,萨顿在蛇父伊戈面前是替伏地魔美言了几句的。

    蛇父伊戈就坡下驴,才在复活伏地魔之后,允许他戴罪立功,又给了他资源和力量,让他回黑暗hp世界,继续办事。

    蛇父伊戈不肯回来,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黑暗hp世界这潭水比较深。祂既然能在黑暗罪魂世界当世界之主,第一要务自然是利用那个世界的资源将自己养的白白胖胖。

    至于黑暗hp世界这个黑坑,危险与机遇并存,水是比较深,但好东西也多,找人帮祂打前站,等祂丰满起来,打发化身回去接茬开发经营,这才是正路。

    出于感激和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萨顿还告之了一些关于格拉基和艾霍特的秘密。

    这两个旧日支配者的神祗,地位比之蛇父伊戈还要不如。算是末流,那些强大旧日支配者的上位眷族,都要比它们更强大。

    不过,神祗终究是神祗,逼格带来的一系列好处,不可轻视。萨顿成功的借用了两者的力量,制造了犰狳人、活体列车、活尸等一系列的造物,若非凯恩机缘巧合,迅速灭除,绝对能搞出些事情来。

    萨顿表示,祂既然要在黑暗罪魂世界恢复和发展了,关于艾霍特和格拉基的秘密,就告诉蛇父伊戈,或许伊戈可以用的上。

    虽然同是旧日支配者,但伊戈跟艾霍特、格拉基并不亲厚。祂丝毫不介意伏地魔利用那两个家伙成事。

    伏地魔上次安排多洛霍夫来禁林这边,其实就是为了艾霍特。

    传说中格拉基和艾霍特有密切关系,格拉基在赛文河某处,而艾霍特在格拉基藏身处的地下迷宫中。

    凯恩在活体列车事件中,推断出这两个神祗介入事件后,明智的没有根据他自本源世界得知的信息,沿着354公里长的赛文河细细查找,否则他只会得到失望。

    当然,凯恩也没有忘记这一对漏网之鱼。又或者说,他其实并不能确定格拉基和艾霍特的状态,更别说下落。

    萨顿作为亚兰人,跟旧日支配者们并不对付,从活体列车事件搜集到的线索看,萨顿对格拉基和艾霍特的利用,更像是人对牲畜的那种利用,皮毛肉奶,说是扒皮拆骨也不为过。

    然而他杀到萨顿巢穴时,人家已经打包完毕,所以很难说萨顿有没有带走这对‘大牲口’。

    就他给萨顿做的人格侧写来看,萨顿不是那种能干出杀鸡取卵事情的人,而是盘算的比较深,能够动心忍性、长远谋划的。

    若是这么分析,多半是将‘大牲口’带走了,可非要说真相就是如此,却又不尽然。

    毕竟他在萨顿的巢穴,没有发现哪怕一丁点关于艾霍特和格拉基的痕迹,这可不像是养大牲口该有的情形。

    所以这事其实是悬而未决的,而随着凯恩的决议离开,不管是黑渊,还是这些低级的旧日神祗,都就那么扔下了。

    当然,也不能说彻底扔下了。毕竟两个世界的时间流差异巨大。

    这边5年,那边400年,400年的时间他多半是发展的十分强大了,而5年……

    在凯恩想来,教廷、凡世、巫师,这三股力量在面对以掀桌子为己任的诸神、以及邪派人物时,大约是能结成同盟的,并且掌控着大盘,在这种背景下,就算死,也得死出个样子来,不至于5年不到,就被大翻盘吧?

    然而这个算法是有问题,高楼倒塌,轰然而落,可不是一层层崩溃,或缓缓歪倒。而人类的文明,就像是建高楼,真若是崩溃起来,会很快。

    现在安东宁多洛霍夫,就充当了一把战镐的角色,他要破开霍格沃茨的乌龟壳,他认为只要这个壳一破,霍格沃茨差不多就任由宰割了。

    米勒娃麦格教授也很清楚,现在的霍格沃茨的确是只有一层乌龟壳。

    她并非因示警魔法烟花的光芒而警醒,而是被预警的铃声所惊动。

    有趣的是,这预警铃的设计还是凯恩布置的,一定程度的利用了冷杉山庄山顶魔法塔的功能。

    之所以说是一定程度,是因为邓布利多和凯恩就这个预警问题据理力争。

    邓布利多的意思是,法师塔的功能固然强大,但它用来监控禁林乃至霍格沃茨,就明显过界了。

    话要这么说,就显得有点伤人了。

    可是从实际效果上讲,还真就是这么回事,无微不至的守护,很多时候跟监控是密不可分的。

    后来,是邓布利多的‘仁爱’获胜。当然,也给凯恩留了脸面,约定,如果霍格沃茨这边发了示警讯号,那么魔法塔就自动获得监察权力,可以启动警铃等一系列的预警设置。

    凯恩当时心说:“脱了裤子放屁,法师塔的作用就跟雷达一样,为防守方赢得准备时间,都使用魔法烟花示警了,那意味着至少都是兵临城下的局面了,法师塔的主要作用已经浪费了。”

    类似的矛盾其实还有很多,比如说禁林,邓布利多就禁止沙菲克的扫荡之力,深入这个区域。声称这里是神奇生物自由生存的所在,是自然生态保护区,没有威胁,不适合沙菲克那一套。

    这方面,沙菲克的确是有点不太地道,比如说给神奇生物打耳环,就像后世人类用在牲畜上的那种gps定位识别装置,有这装置,不用闹纠纷,谁家的牲口就是谁家的,也不容易丢失。

    沙菲克说这是保护,防偷猎什么的,可一部分智慧较高的超凡生物说这是羞辱,仁爱无敌的邓布利多就是站在反对使用这种手段立场的。

    然而邓布利多敌不过大势,连《神奇动物在哪里》的编写者纽特斯卡曼德都被凯恩说服,认为这种做法确实有利于更好的保护超凡神奇生物,有助于遏制盗猎。

    邓布利多心说:“你现在是沙菲克集团的顾问,已经不纯洁了。”于是他退守禁林,最终也保住了禁林中生物的自由。

    实际上这方面是邓布利多太老派了,不肯接受新东西,一脑袋想当然。凯恩的做法固然激进了一些,却也差不多是应对目前神奇生物大规模减少的最佳方式。

    邓布利多每天有很多事要忙,还时不时的想放个懒,吃点甜点,享受生活,他哪里知道最前沿的神奇生物猎杀有多疯狂?

    凯恩知道,是因为他为此进行过专业调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