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百零三章 谁都谈不上错
    凯恩很少放狼言、说狠话,但这次他是真的被气到了。

    既为一干巫师们的表现生气,也为凡世统治者和教廷的表现生气。

    他嫌巫师们,该干脆的时候矫情,该冷硬的时候认怂。

    包括参与国际魔法联合会这次高级会议的巫师们,大都是灰堆里的豆腐,一干老朽,贪权、惜命、怕事。

    他席间两次点明‘以战求和’的重要性,那帮老货都听而不闻。

    刚出事最需要态度和作为的时候,一个个玩公正、装高冷,凡世统治者一问起来就是‘我们正在研究’、‘这个事情涉及一系列较为复杂的问题,无法一蹴而就’……

    论打官腔,你们比的过凡世各国的政客?人家是多大的摊子,多少人在玩这个,你们呢?

    现在见人家恼怒要撕破脸了,又上赶着要参与进去,人家挖个大坑,你们当跳坑敢死队员?不,还不是你们跳,是你们组织巫师中的精英战力去跳。

    这前倨后恭坑自己人的嘴脸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教廷,凯恩对教廷本就没报以多高的期望,也知道他们一直是见缝插针,有打击巫师们的机会就不会放过,总是要捞点什么才甘心的态度。

    他气的是面对伏地魔这样的疯子,居然也能做到能搞事就不嫌大,而不是想办法息事宁人,解决问题。

    还有凡世的那些统治者,甜枣喂的太多被齁到了,忘了大棒的滋味。是该敲打一下了。

    至于眼前的这个会,凯恩环视了下一个个老神在在不松口的家伙,他觉得没必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抱歉,集团有紧急事务需要处理,我先一步退场,有什么决议,我都选择弃权。”说着,他便撩袍闪人了。

    当时没人吭气。

    他离开会议大厅后,就有人炸刺:“这是什么态度?还有没有把联合会,把维森加摩放在眼里?”

    还有人撺掇:“如果组建讨伐队,我建议为凯恩沙菲克先生留一位置,毕竟是维森加摩首席战巫。”

    也有人惦记着宝物:“首席战巫参战,确实能表明我们的诚意。另外,要提醒沙菲克先生携带时之沙,那是阻止伏地魔发疯的关键物品。”

    结果有人陆续站起,以这样那样的理由离席,差不多有近二十位。

    这些人基本都是品出个中味道的。

    首先他们支持凯恩的观点,不认为巫师们应该在这个时候组建战队,表达讨伐伏地魔的诚意,太被动了。

    其次,他们也都看出来,他们的观点无法被通过。本次会议的大多数人,都害怕教廷和凡世统治者们深度勾结,开启猎巫战争。

    当然,真正害怕的其实是被激怒的人民。开大战,民众同意与否那绝对是天壤之别。这次也正是因为民众真切感受到了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出离的愤怒,这才让凡世统治者和教廷有了运作的机会。

    真要是因为伏地魔,导致巫师臭大街,而成了过街老鼠,那就惨了。

    所以这些巫师怂了,决定在伏地魔彻底将巫师的名声黑掉之前,先将其抓捕或击杀。

    然而真正的问题是,伏地魔绝不好对付,逼急眼了会更加肆无忌惮的种蘑菇。在这种背景下,如果不能在跟人类统治者和教廷的谈判种取得一个相对有利的协定,那么就是怎么做怎么错。

    除了尽力,你能保证什么?赢了是应该,输了就得论罪,这还怎么玩?就像凯恩说的,难道巫师们愿意看到伏地魔这样的恶人诞生以及作恶?伏地魔又不是有父母监护的未成年人,他作恶巫师的官方组织的确有一定的责任,但主要罪责还是他本人。出了事就要巫师们包解决、给交代,这样玩对吗?

    可大多数参与会议的巫师,被3万亿美元,以及教廷、凡世的兴师动众给吓住了,一眼看到底,是决议要认怂了。那就没必要再在这里耗着了。

    可以说前后脚,这二十多人就跟随凯恩的步调,退场了。

    在长长的地下走廊上,有人追上了凯恩。

    “沙菲克先生,您好,我是法国的了拉斐尔本泽马,是您观点的支持者,您觉得我们现在具体应该怎么办?”

    凯恩扭头看了本泽马一眼,道:“具体也就一个,准备战争,等待时机。”

    说完便迅速离开了。

    不久之后,有另外一名巫师跟本泽马接洽:“怎么样,探出口风了么?”

    本泽马摇头:“没有,沙菲克的警惕性非常高。不肯透露更多信息。”

    “这就难办了,巫师中最具威胁的就是这个人。沙菲克家族有着极其可怕的力量,一旦爆发,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主教大人特意让我们留意这个人,这次怕是不好交差了。”

    “已经尽力了。”本泽马道:“会上沙菲克也当场点名了,有间谍。他又怎么会大谈详细计划呢?”

    “可主教大人怕是不会爱听这种解释。”

    本泽马耸肩:“真的尽力了。你那边呢?出来的这么早?会开完了?”

    “没有,不过那帮家伙,没什么好特别注意的。我趁还有点时间,选择了跟那些家伙决裂。我怀疑沙菲克同样耳目众多,今天谁选择了迎战,谁选择了息事宁人,他会知道的。如果他打算组建敢战的巫师势力,正好加入。”……

    与此同时,邓布利多等一批老人则在心中骂凯恩莽夫。

    “战,说的好听,拿什么战?巫师战争已经检验了巫师们的实战成色。真正具备战斗意志和战斗力的,屈指可数。甚至可以说,能战的都在黑巫师那边。并且一超过小组级别,立刻缺了指挥和默契,成了乌合之众。”

    必须说,邓布利多他们忧虑的,都是很切实的问题。

    巫师们的唯一优势,就是超凡力量,逼格凌驾于科学技术。通过技术碾压,能直接玩斩首战术。

    但问题是,这个世界不光有巫师,还有教廷。教廷也是掌握着超凡手段的。

    这意味着所谓的斩首战术、魅惑控制,在实际的操作当中很成问题。人家弄些放魅惑的挂架,雇佣些教廷的保镖,再附议相关的安全制-度,斩首战术就玩不转了。

    而对中低级人员下手,就算成功,影响也有限。

    其他诸如人力、物力、资源,巫师们都在绝对下风。

    那么这该怎么打?

    实际上都不用跟凡人比资源等综合力量,连教廷都比不过。

    教廷有的是钱,并且搜罗有超凡潜力的孩子的范围远比巫师们广阔,也更有力(有钱)。猎巫者的理论结合实际的培训也非常犀利(有钱)。还有大量的超凡物资的囤积(还是有钱)。

    巫师们有什么?以霍格沃茨为例,它是英国巫师界的最高学府,它实施寄宿制,但不是军事院校,连准军事都不是。

    更何况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