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百三十章 局势艰难起私心
    有超凡力量的世界,夜晚总是显得神秘、森然、充满危险的气息。

    像原历史线93年,哈利波特一气之下,将达力的姑妈吹成气球,而后愤然离家后,社区的小公园都显得阴森,浓浓的夜色,湿漉漉的草地,冷风中摆荡的秋千,还有一头从灌木丛中钻出,眼神狰狞的野狗……

    不客气的说,在拥有超凡存在的世界,正义常如灯塔、照亮人心,却总是显少。而邪恶则如阴影和夜色,四下笼罩,阴霾人心。

    每一座繁华都市的非富豪区,到了夜晚都有几分漫威宇宙地狱厨房的气氛,午夜之后则转为灵异气氛,空荡荡的大街上无人无车,跑出一只野猫或野狗都能将人吓一跳。

    黑夜虽然是凯恩的主场,但他本人喜欢规律的作息,也向来自律,没有寻花买醉的嗜好,这决定了他也像大多数普通人那样,一般23点就寝上床。

    今次,算是特殊了点,从德斯礼家出来,碰到小天狼星,浪了一回,就遇到了要案。可以说能一头撞进**列车这个坑中,即有运气,也有一定的必然性。

    小天狼星布莱克,关心教子哈利波特,为了见维克多库伦这个人,暗中守候了一周有多。

    他虽然配合魔眼商会为他制定的洗白策略,成功让自己脱罪,还拿到了不错的物质补偿。但总有些东西,是失去了就无法追回的。

    而且小天狼星向来是个我行我素的不羁浪子。他最要好的死党,詹姆死了,彼得是叛徒,卢平则是务正且小富即安的人。

    卢平家的底子薄,考虑到四野不安、风雨将来最近确实密集的发生了许多超凡大事件,卢平贷款给父母在冷杉庄园置办了一套房子,再加上还有自己的新家娇妻要养,他现在可以说是房奴一族,一心铺在工作上,小天狼星都不好意思约其出来喝酒。

    一来二去,小天狼星赫然发现,他又耍了单,虽然身在闹市,却要比在阿兹卡班时还显孤独。

    他能混迹避难所酒吧,也与此有很大的关系。他不想泡破釜、又或霍格莫德的那些酒吧,不想因遇到熟人而假意寒暄。同时,他又不愿去普通人的酒吧,无趣,无论是酒还是人,都无趣。

    带有一定的神秘猎奇特征的避难所酒吧,就迎合了他的口味。

    所以说,**列车的经营理念没毛病,什么人溜什么鸟,是一个圈子的,往往自己循着味道就来了。

    或许是上天看小天狼的人生太过苦逼,福祉厚加,他这次是跟凯恩一块儿,经历了凶险世界。

    凯恩这个人,虽然也是灾星,走哪儿、哪儿出事,但凯恩这人基本人品有,不轻易卖队友,倒是需要的时候会卖自己。

    小天狼星有惊无险、全身而退,一场大磨难一觉睡过去了。

    等他醒来,发现地方没变,但气氛就大变。

    欢宴厅的大部分设施,都已经被撤掉了,同时也进行了通风处理和照明处理,魔法灯盏将这角落的一桌照的亮亮堂堂。

    桌上旧有的食物酒水也都撤了,换上的是没毛病的饮食,一些干果,以及几种酒。

    那些之前傻不愣登坐着的人,改为靠墙站着,连同卡姆在内的四名保持有自我意识的,已经被抬去急救,凯恩不介意救人一命,也想从他们那里获得更多的情报。

    条桌条凳上现在就俩人,凯恩,小天狼星。8号和13号背着手肃立在凯恩身后,有点不通人情世故,毁气氛,但无伤大雅。

    “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翻看情报资料的凯恩抬头看了小天狼星一眼,正色道:“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凯恩沙菲克。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探讨问题,不着急。”

    说着,凯恩侧过脸点点头,于是8号将一份魔能石承载的影音资料奉上,“布莱克先生,请先阅览这份资料。”

    小天狼星一见是这么个气氛,压下心中疑虑,开始阅览资料。

    凯恩也继续看他的报告。

    他正翻到来自约翰保罗的一份报告。

    有着塑料脑壳绰号的老私家侦探约翰保罗,是最早加入魔眼商会的外围行动人员之一。并在处理守护者施展的下三滥手段,骚扰魔眼商会的客户的事务中立下了功劳。那已经是多半年前的事了。

    他后来的主要目标,是敢于在收钱后对魔眼商会动手的黑社团和次级黑暗生物组织。

    他身边有个得力保镖,大患。巨人与巫师的后裔,跟霍格沃茨的守林人海格出身相似,但智商只比海格的同母异父弟弟格洛普高一点点。

    因为有这么个天然缺,约翰保罗进过一次避难所酒吧,仅那一次,之后就上了黑名单,无法进入了。

    老道的经验,让约翰保罗发现了避难所酒吧的不同寻常。

    然而这些发现,基本都属于猜测。

    凯恩的团队,在情报收集方面,向来注重证据,不会听风就是雨。毕竟不是在办八卦小报。

    所以保罗的报告内容,就没能在凯恩的每日早读简报中出现。

    因此较早发现避难所酒吧这一异常之所的机会,就这么被错过了。

    算算时间,这都有四个月了。而避难所酒吧运作的时间,只会比四个月更多。

    看看墙角站立的那些玩意,凯恩就有点挠头。

    旧支次级神祗格拉基,被这个社团利用的,比他想的更加彻底。

    不仅有这么一种特殊的分身用来做车厢,连格拉基的能力也被利用了。

    注射,蛞蝓般体型的格拉基,体表有大量的针刺,不似刺猬那般密集,却也像苍蝇的针状腿毛般,四下分布,看着恶心。

    这些刺能够伸长,能够打针,可以制造活尸。有不明就里的人类,为了获得长生,而接受注射仪式,从而变成活尸。

    一段时间后,活尸会发现,自己开始对阳光变得敏感,继而阳光会令其受到损害,皮肉硬化、干裂,颜色变绿,甚至长出苔藓般的绒毛,称之为绿色腐烂。

    这些靠墙站着的,就是被新造的活尸,它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重新恢复理性,但实际上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

    这是重点,它们已经非人,但自己不知道,测谎仪查不出,一般的鉴别法术也查不出带有神性特征,这种不知道自己在作恶的坏蛋,往往能爆发出成吨的伤害。

    凯恩有心学习死侍,打破第四维,骂骂这个世界的创世神,他没有成神的时候,这世界还算太平,最高实力的,貌似也就涅尔瓦、浮士德那个层次的。

    结果他成神了,还没等潇洒,这个世界就神祗满地走、神性存在多如狗了,这反向挂真是开的日了狗了。

    然而换个角度,他又知道他骂不着创世神,以前没有,未必是真没有,而是他看不到。

    未来人的供词已经从一个角度说明了问题,他在未来为什么会作死然后死?以他的性情,多半是发现情况不对时,对手大势已成,除非他选择坐以待毙,否则就不得不铤而走险去搏,于是死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神祗们的力量早就在酝酿了,是他未能及时察觉,将之灭杀在弱小时,等人家露出狰狞爪牙,已经是准备停当开战了,当然晚了。

    况且,1853年,他自认做的还算不错,却也只是自认。天知道原历史线中的旧支神祗余孽,在后来的137年里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说不定某余孽为了自己的崛起,跟同行抢资源,结果拉扯着谁都没能起来。而他做的干净利落,将那余孽抹杀了,又有爱丽丝拽分量不至于历史脱轨,但却将本该被拖了后腿的某神养肥了。

    这部分的力量得失,是需要把爱丽丝也算计来,才能找平的。然而爱丽丝并不归他管,所以他等于是把爱丽丝的那份负面力量也抗在了身上,这才是他近来日子显得苦逼的根本原因,又是血神教,又是社团,都是自己造的孽,怨不得谁。

    后账,典型的后账,他谁也怨不着,甚至怨不到自己。

    他不是全知全能的,他已经尽力了。而哪怕是在这个时代,连国家情报机构,都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皆掌握,何况是成立不久的虫群情报部。

    “真尼玛的坑深无底,我怎么就落进这么个黑坑里?这算是死亡惩罚?”凯恩暗自腹诽了两句,开始琢磨事。

    他琢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