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九十六章 仪轨
    很多人一提封神,就觉得,哇,好高端。

    其实高端的不是神,又或者说高端的不仅仅是神,还有人心。

    东方有句相关的俗语,其实就已经将‘神’解释的很透彻了:信则有,不信则无。

    从古至今,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有过造神运动,其外部特征,或许是穿着白泡的先知形象,或许是披着袈裟的僧侣形象,又或者是人民领袖形象,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内核概念——事情交由祂办,就是行。

    也就是说,一个成功的领袖,再在宣传包装上过火一点,他就能成为受人顶礼膜拜的神。

    当然,随着民智开化,普通人的眼界和知识储备越来越高,没那么好忽悠了。信神不如信自己,从来就没有救世主等等。

    那究竟有没有神?

    凯恩的认知是,可以有。

    全在人怎么理解。

    对于一群原始部落的人而言,一名动手能力爆炸的工科生,就可以是工匠之神。以‘神’来凸显其强力而又神秘的特征,没毛病。

    一个唯物的、认可自然科学的现代人类,必然会承认,这个世界、这个宇宙,还有太多人类所无法理解其本质的现象,有太多知识和技术有待人们去挖掘,甚至就连已掌握的知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在修正。

    那么,假设把现代人定位成原始野人,有没有这么位高逼格的工科生?

    可以有。

    多元宇宙实现了这种差异。

    带有这种暂时不可解析的,让彼此拉开巨大差异特征的现象和事物,称之为超凡。

    对于万象门体系的轮回者们而言,‘超凡’就是这么个概念,是普世性的认知。魔法是能量科学,超凡归于自然科学,神是相对概念,是掌握高端技术的智慧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种对‘神’的解释思路,它并非是绝对正确的,也不是唯一的,而是带有相应的‘需要性’。

    对于轮回者们而言,需要从等级的角度给‘神’一个定位,以对其进行评估、判断,细节比较,因为轮回者是在万象门体系的死亡皮鞭驱赶下的攀爬者,力量的巅峰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一切有自主意识的智慧存在,都要量化在这个体系内,标明其位置,强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用‘神’代称。

    也正因为有着鲜明的等级标注特色,神与神不同,具体又有类型之分和级别之分。

    高弗雷无论是类型,还是级别,都是比较低档的那种,但有一样好——唯一神的神性火焰。

    说到神性火焰,就不能不谈谈它的源头,火种。

    火种是一种资源,具体是如何生成的,属于宇宙奥秘,凯恩并不知晓,他只是知道,促其生成的要素中,必然有灵魂这一项。

    轮回者对其的最深入解构是——精神向的遗传基因。

    也即是说,火种确实有继承性和养成性。

    既然能养成,那就有长歪的可能。当然这个‘歪’的定义是以人看事物的角度去定义的,客观的说是影响,不应该带有褒贬色彩。

    在凯恩眼中,上帝一系因为一神论而火种逼格甚高,包罗万象、全知全能,这样的火种,泛用性极佳,有机会的话,值当的费把力气搞到手,更何况是这种送到嘴边的。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

    直白的说就是该出手就出手、果断爽利点。

    神殿山的偏殿,神棍程序卡艾尔再度出现在被营救的人们面前。

    “诸位,吾主愿意赐福,请信者沐浴更衣,保持肃穆。”

    随着这一句话,封神仪轨开始。

    相比于成神的那一刻,认认真真走完仪轨流程才是最重要的,直接决定了是否能够封神成功。

    当然,卡艾尔肯定不能对信民们说:“你们才是决定成败的存在。”

    若是对传销洗脑那一套有所了解的人,看到卡艾尔所干的事,就会有很强的既视感。

    首先需要强调肃穆,它的潜台词是:禁止不受约束的攀谈和交流。

    然后是聚在一起的人,数量不能多,基本不超过百人,人多口杂、容易乱,气氛难以营造,布道之言容易被鉴破。

    布道的核心是理念灌输,不是讨论会,更不能是辩论会。

    这期间,恩威自然是不能少的。搞传销的一般是接风洗尘、吃点好的,顺便炫耀下‘成功者’,展望下未来,哄的目标入坑,比如借登记等名堂把身份证收了……

    而今晚的营救、治伤、安抚,就是超凡版本的施恩。

    威也用过了,某位被营救回来的信民,真实身份竟然是邪信者,是间谍,在接受神力愈伤时,神力破除其伪装,令其显出怪物的本来面貌,随后被击杀。

    这当然就是场戏,能通过灵魂色泽辨别敌我,怎么可能让邪信者混进来?不过是让人们通过比较深化印象。

    信仰这种事,适合点拨衬托,旁敲侧击,不适合煽动怂恿。

    卡艾尔从始至终都没有要人们信,而是围绕趋吉避凶受祝福这个概念做文章。

    现在,在卡艾尔的指引下,人们穿过华丽宏伟的厅室,进入浴场,与他们想象的沐浴不同,这浴场竟然是条奇异的水道,一樽樽托着水瓶的雕塑立于水道两旁,有发光的纯净之水子瓶中泻下,而水道中的水同样剔透发光,给人以梦幻般的洁净感。

    “不信吾主之能者,不可受洗。”

    卡艾尔又道:“沐浴时不会见到他人,不必惊慌,前行即可。”

    人们心中其实是忐忑的,往昔这光明教会的信仰,讲究的是自行信奉,这是新教的玩法,不需要牧师、神父,信民直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