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七十章 走样的现实
    实际情况比预估糟糕许多。

    邓布利多觉得自己hold不住了,很自然的打起了退堂鼓。

    他自己到是有牺牲觉悟,他只是不想劳拉他们白白送死。毕竟他们不是分魂穿越,死了也就真的死了。

    凯恩不这么想,他觉得还有操作空间。

    为什么要绕个大圈子,才正式开始这个项目?

    为什么要做一系列的准备?

    就是因为现实中总有预想不到的棘手问题。

    精心准备,就是为了更高的容错率。

    说实话,他之前对邓布利多所说的,卡雷特家族族灭涉及启示录的说法,一直是不太信的。

    尤其是当邓布利多告诉他,消息来自一位预言者后。

    能干扰预言的力量太多了。

    预言往往‘看到’的不是模糊的影像,就是碎片。

    看到类似核爆的高能释放片段,也很可能导致预言者以为是灭世之灾。可核爆等于灭世么?被扔在新地岛的沙皇核弹表示不服。

    可现在,他愿意相信这事了。

    启示录,说白了就是对末世预警。

    它的出现意味着毁灭倒计时已经开启,不管是什么原因,肯定有,并且在不断恶化。

    那么导致这一切的关键,是否就是被先后两次大规模神性打击抹消的某物呢?

    他猜测多半是死物,才能用这种顶点高能打靶的方式抹消。

    而要对付他这种活蹦乱跳且不会坐以待毙的,就只能是眷族、圣灵、化身、分身,来跟他刚。

    未来人吐露的情报,让他认识到神灵在未来运作到位对付他的手段不是三招两式,而是量大管饱的系列打击。

    这待遇可比此地的物件悲惨多了。

    那么他乖一点,神就不收拾他了吗?

    以他前世的经验,不可能。

    神灵选择抹杀他,绝不会是因为他有没有乖巧做人。

    他没有退路的,只能是迎难而上。

    讲道理,神是很强大,但祂如果是在虚弱阶段,分身只会有一个,是其最有力量,也是最后的牌。

    一旦失去,苏醒渺茫。毕竟这种醒不是睡够了自己起来,而是需要涉及一系列操作的复苏活转。

    还有,灭世、创世这套虽然逼格很高,却也不是不可企及。

    黑暗天启,元素诅咒女妖,就是这个体系力量的低端应用。

    他手里甚至有较为完整的神圣黄金枪技术(赫敏:被我用在你的通房丫头身上了)。

    只是黄金枪启用条件不凑手,他也不会特意去追寻这种打造英雄单位所需的神奇物质,那会耽搁他的虫群扩张。

    所以说,跟神开战,要先突破既定认知导致的畏惧,不能未战先怯。

    那可是神!神也敢怼?得是多狂妄?

    这个说法轻一个量级。

    那可是总统!总统的位子也敢想?得是有多不切实际?

    去掉未知,不要说什么不可能,成总统需要20个阶段,那么成神就分作200个阶段,然后就是不断的解决问题,爬这阶梯。

    志当存高远,战略上藐视,就是说这种心态的。

    他愿意将心气、傲气用在这里,而不是在处理具体事务问题上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他是不够乐观,总是做最坏打算,但他不承认自己不够积极。不积极就不会有现在的力量成果。

    当凯恩衡量着要如何大干一场的时候,邓布利多在对理查德和劳拉做最后的劝退工作:

    “很抱歉,情况的危险程度远超预料,这个区域,拥有天然的超凡力场,比霍格沃茨的魔磁力场更加强大,在其内部是无法进行时空穿越的。”

    劳拉有些不解的道:“这就危险了吗?我看中心地带的建筑群,距离这山口也就千多米的距离,跑过来用不了几分钟啊。”

    “内部远比从这里看来的宏大。何况就算是千米,也是极其危险的,比暴露在航炮的打击范围之内还危险。”

    理查德插嘴:“老师,您认为我们的敌人会是巫师?”

    “恐怕远比巫师可怕,但必然有施法者。”

    劳拉替父做主道:“很抱歉,elder(元老),我们只能拒绝您的好意。理查德只有在这里,才最后可能找到解救之法,错过这次机会,日后恐怕只能一次次深陷噩梦。”

    邓布利多轻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理查德在遗迹遭遇神性照射的后遗症,确实是问题的症结,不能解决,以后拿就是生不如死。

    劳拉的目光投向凯恩。

    凯恩仍旧站在山梁上眺望,挺拔的身姿像一杆标枪,寒风吹拂大衣,衣袂猎猎,午后的阳光洒在其棱角分明的面庞上,深邃的眼神,冷峻的神情,让人莫名的联想到战旗。

    他的侍童玛丽娅也是差不多的神态气质,但并不似凯恩那般沉稳,而是眸中跳跃着火焰般的光芒。

    “elder,凯恩沙菲克在现实中也是这般冷硬?”

    凯恩给劳拉的主要印象就是这个,几乎没有情感角度的考量和互动,劳拉也承认凯恩为这个小小团队付出了很多,但却很让人感到亲近。

    邓布利多以过来人的口吻缓缓说:“我觉得冷硬、是因为他失去了太多。”

    下了小山梁,就是庄园的门户,环形山罅隙。

    这罅隙是出入庄园的唯一通道,底宽上窄,头顶只有很窄的一线,天光和碎雪自这罅隙中落下,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神奇之美。

    凯恩没有上车,而是步行下山梁,穿罅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