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二十五章 病态家庭
    随着第一头异魂血食者落网,先后又有两头在作案时被发现。

    一个是因为硬闯51区,另一个是通过手工挖掘,试图入侵美国魔法国会的地下秘库。

    都险些成功,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单是51区那边,就有近30名守卫在极短时间内被击杀,就这还是因为异魂血食者志在夺宝。

    捕俘之后刑讯,得到的情报极其有限,五人,各有任务,完成后潜伏发展,基本就这么多。

    让傲罗们耿耿于怀的是,剩下的那两个始终都没能找到。

    按照已抓捕的三头异魂血食者的任务计划进行横向推测,在逃的那两个绝对是祸害。

    它们并不会跟超凡世界接触,而是独立操作。它们的目标都是特殊的魔法器物,以之为支点,种田蓄力,炮制恐怖,并会在适当的时候引爆。

    1990年10月20日,这天是周末,距未来人入侵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周,事件经过十多天的发酵和酝酿,终于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国际性质的巫师高层集会,包括公审已抓捕的未来人。

    凯恩昨天依照惯例,在日落前回到冷杉山庄,跟凯瑟琳共进晚餐,今天也仍旧是早起晨跑,回来冲澡后,丰盛的早餐已经准备好。

    这都是凯瑟琳亲手做的,相夫教子,家庭主妇的角色她现在是越做越好。

    当然,现在无夫可相,子也无需她教,有的是一个意识形态上亦夫亦子的早熟少年需要共处。

    斯坦利的死对她基本没有影响。

    凯恩也曾问过她要不要让斯坦利回来。

    凯瑟琳反问:“哪个?”

    结果尴尬的是凯恩。

    是啊,哪个?

    真实的斯坦利沙菲克在他们母子名下是个混蛋,在逃亡的日子里,不止一次弃他们俩于不顾,甚至拿他们俩作为交易筹码。

    而那个慢慢完成调教的1号实验体沙菲克,对凯瑟琳而言改变过大,说是另一个人也不为过。

    还在逃亡时,凯瑟琳就说过:“他的躯壳中就仿佛装着另一个灵魂,这让我毛骨悚然。”

    凯瑟琳还知道凯恩对她也动过手脚,在逃亡后期,某天,凯瑟琳在噩梦中醒来,情绪还陷在梦境中没有完全挣脱,她泪眼婆娑的对他说:“凯恩,除了你,我已一无所有。”

    凯恩那次没有像往常那样,从学术角度,解释意识改造的局限性,解释核心记忆,灵魂烙印,他只是很肯定的告诉凯瑟琳:“你有我,也会有全世界。”

    凯瑟琳只想要儿子,在失去了近乎所有亲人,也未从丈夫那里感受到爱情和温情,又经历了多次险死还生之后,她的情感变得有些畸形。

    实际上逃亡的种种际遇,使得凯瑟琳患上了抑郁症等精神疾病,从某种角度讲,凯恩也是不得不出手,当然他自己也有精神疾病。

    大疯子凯恩给小疯子凯瑟琳开出的治疗方案,就是放纵其正面情绪,帮助其转化负面情绪。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这话反过来也不是不可以成立。

    凯恩不仅要让它成立,还有让它偏转。比如说恐惧,恐惧的对立面并不是爱,而是勇敢。想要凯瑟琳单纯的变得勇敢很难,加一个前提,请为你的儿子想想,!凯瑟琳可以变得非常勇敢。

    这就是以点带线,以线带面。

    再加上催眠等伎俩,凯瑟琳确实走出了痛苦的阴影,却也造就了畸形的爱。

    逃亡岁月的经历并没有被抹去,太深刻,也抹不去。

    那些不好的记忆,都成为畸形之爱的发动机,每每当凯瑟琳回想起当年的不易,再看看眼前的拥有,就会转化出巨量的爱的情绪。

    用一个天朝词形容:齁甜!

    望夫成龙、望子成龙,从情感角度讲,作为阴柔的代表,凯瑟琳对阳刚的需求和爱意已经全集中在凯恩身上。

    从小可爱、哄自己开心的玩具角度讲,凯恩并不是合格的妈宝,但从能力的角度讲,凯恩则又是异常优质的,甚至过了,太过于严肃。

    这导致凯瑟琳十分喜欢用母亲的权力,把凯恩搞的狼狈窘困,潜台词就是:你再高端我也是你妈,再有理也刚不过你妈我的从不讲理。

    凯恩也并不讨厌被凯瑟琳这么欺负,他知道自己的性情太过冷清,如果凯瑟琳不主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