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黑翼凌云
    又是一年圣诞节,很多巫师都不过这个节日,尤其是纯血巫师们。

    “那些自甘堕落的巫师,受他们的麻瓜伴侣及家庭的影响。还有那些下贱的泥巴种把不好的风气带入了巫师界……”

    一说起这个节日,有着古老传统的纯血巫师们就有一堆咬牙切齿的咒骂在等着。

    与其说他们愤怒传统的扭曲,不如说恐惧信仰的入侵。毕竟很多大事,都是先从思想转变开始的。

    尤其还涉及遗忘仇恨。

    巫师当初以智者先知的形象与凡人生活,而操弄人心的神棍们,为了抢夺超凡力量的使用权而抹黑巫师、蛊惑愚蠢的凡人发起猎巫战争。

    不杀愚民,他们就得寸进尺,杀,彼此仇恨加深。

    巫师最终黯然隐世,而宗教,装模作样的玩起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人类的心灵世界归他们统御了,靠什么统御?嘴炮,以及神秘。

    这就是巫师们在阳光下使用超凡手段的权力被剥夺后,宗教获得的最大好处,只有他们能展示神奇,其他人这么做都是异端。

    如此恩怨,却过圣诞节,数典忘祖,也难怪遵循古老传统的巫师会发火。

    凯恩也对这个节日没兴趣,强大的巫师在凡人眼中就如同鬼神。

    即便有信仰需要,也是信奉让巫师超凡的魔力,给自己请个外道同行当祖宗供着算是怎么回事?

    当然,那些蹭节日热度,过圣诞节完全是因为多个节日多种玩法、多份欢乐的就另说了。以喜庆来妆点生活,求的是份简单的快乐,何必上纲上线?

    没有,凯恩仍旧喜欢独处和思考,野泽园城堡的塔楼上,他扶着护栏望着外间荒莽大地上大雪飘飞的景象怔怔出神。

    野泽园的边界线即便在雪中也隐约可见,茁壮成长的奇香藤萝用枝干将篱栅挤的密不透风,飞雪一盖,远看宛如厚重城墙。

    指点家养小精灵修建篱栅恍如昨日,而实际上,沙菲克与纯血权贵之间的斗法已经过去一年。

    城堡地下室中封存的两百二十六具吸血鬼和三百一十三头狼人尸体,是属于他的辉煌战绩,却也加剧了他的伤势。

    原本认为还能支撑五年时间,现在则减少为三年,如果他不能尽快解决身体的问题,那么他没有办法活过后年冬天。

    “咳咳咳……”

    连串的咳嗽将两颊窘出病态的晕红,手帕上的血迹已经不是星星点点,而是像这鹅毛雪般一片一片。

    凯恩面容平静,目光宁静,心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波澜。

    重伤、死亡,作为一名轮回者,他见到了太多这类场景,并且也伤过、死过。他并未看淡生死,他只是可以用一种超乎寻常的止水之心去面对这类现象。

    ‘嘭!’沉默的爆炸声在西南方向响起。在这之前,凯恩先看到了爆炸的荧蓝色闪光。

    他的嘴角向上翘了翘,脸上古井不破,使得微笑显得有些冷酷。

    “总是有人不肯相信臭叶瓜地雷的真实性和威力。”

    轻轻一跃,他就化作一股带着类似彗尾的黑烟,向着事发地那边飞了过去。

    食死徒的招牌技能‘黑翼凌云’。发明者是伏地魔,施展要求跟不可饶恕咒一样,都需要有刻骨的恨意激发邪恶之力。

    他不肯信,深入研究,遂有收获。

    正义、邪恶、好、坏,这些不过是人类文明的产物,是从道德伦理的角度赋予物质和能量的附加意义和分类概念,而不是物质、能量的本质。

    正确的解读方式应该说:负面情绪,更容易引动负能量这种尚不能用目前的科技解析,而被暂时定性为超凡之力的特殊能量。这属于精神力,或者说灵魂力量的运用范畴。

    而他发现,负能量的存在,跟是否能施展‘黑翼凌云’其实没有必然关系。

    它就像运动员使用兴奋剂般刺激了人的感官神经,而真正能否跑出百米佳绩,主要还看**是否有那个潜力,以及一系列的临场发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