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2章 顺天公堂
    顺天府衙,大堂。

    身穿四品官服的林晧然坐到了大堂上,头顶着公正廉明匾,背靠着月海牙儿屏风,目视着堂下的众人,整个人显得是不怒而威。

    威……武!

    十二名身材高大的皂班衙差分立公堂两侧,手持着一根水火长棍,正用力地捣在板面上,发出了“咚咚”的声音。

    堂下已经聚集了数百名百姓,这时头皮一阵发麻,感受到了顺天公堂的威严。却是不敢发生一言,在那里老实地充当着观众。

    由古至今,公堂自然是以开封府最为威严。只是本朝的首都并不在开封,而是在顺天府,故而顺天府公堂成为时下最威严的公堂。

    林晧然坐在这个位置上,感受最为明显。他不仅是顺天府衙的代理府尹,还是天下府县官员的表率,更是公正无私的继承者。

    随着包龙图的横空出世,再加上这次年戏文的渲染,致使很多百姓对顺天府尹都抱着很高的期待,希望出现一位青天级的顺天府尹。

    这一种铁面无私的期许,却很容易转到顺天府尹身上,进而让林晧然这位暂代顺天府尹之人亦感受到了这一种压力和传承。

    “带人犯徐二发!”

    林晧然一拍惊堂木,显得威严地下达指令道。

    两名壮班衙差将身穿着素白色囚衣的徐员外押上公堂,他已然没有了前些天的身穿光鲜,整个人的气色不好,已然在牢里吃了一些苦头。

    徐员外虽然是阶下囚,但眼睛却没有畏惧,甚至还对推了他一把的衙差恶言相向。

    “这是徐大发还是徐二发?”

    堂下的百姓看着被押上来的徐员外,纷纷擦亮眼睛进行观察,同时心里显得疑惑地自语道。

    得益于《顺天日报》在京城的传播能力,随着顺天府衙将这一起离奇的案件刊登在报纸上,令到很多百姓都知晓了案情。

    话说当年徐二发逃离北京城,在返回到松江府之后,却突然间暴毙而亡,这事亦得到了当地官府的证实。

    正所谓,人死债消。亦是如此,这一起徐二发杀害陕西商人的凶杀案便被县衙结了案,以畏罪潜逃的凶手暴毙而结案。

    现如今,林晧然现在要重审这个案件,想要给徐员外定罪。那就需要证明,这一位徐员外并非徐二发,而正是昔日的杀人嫌疑犯徐大发。

    林晧然看着徐员外被押到堂上,当即一拍惊堂木沉声道“徐大发,你可知罪!”

    “府丞大人,小的早已经言明,杀人者是我的哥哥徐大发,而我则是他弟弟徐二发,一切皆有文书作证!”徐员外显得有恃无恐地说道。

    徐璠似乎是过于无聊,亦是来到了公堂,正坐在下面的椅子进行旁听。听着这番答词,亦是似笑非笑地望向了林晧然,眼神充满着冷意。

    原以为这小子有什么好招,结果是收卖了潇湘楼的那个芊芊,从而吹了一个枕边风。致使黄仲达用没几天的顺天府尹权势换取了一笔好处,确实是令人无法拒绝。

    “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流泪!”林晧然冷哼一声,当即又是下令道“带人证!”

    虽然徐员外已经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