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0章 京城纷争
    时间悄然来到三月,春雨仍然持续不断,广州城的青砖街道时常都是湿辘辘的。偶尔间,天空亦会突然响起一记响亮的春雷。

    经过一个相安无事的寒冬,倭寇再次卷土重来。有史为证,二月二十三日倭寇六千余人流劫广东潮州等处,守臣告急。

    六千余人的倭寇团体来犯,让到潮州乃至整个广东都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虽然朝廷加强江浙的抗倭力量后,近些年不断有倭寇逃窜到广东沿海作案,但如此大股倭寇前来犯境却是不曾有过之事。

    特别广州城坐落在珠江畔上,一旦倭寇通过潮州、惠州的海防要塞,便能够顺着珠江入海口杀至城下,坐拥上百万人口的广州城都可能沦陷。

    一时之间,整个广州城都就得人心惶惶,纷纷关心起潮州方面的战事。

    这个消息自然不可能隐瞒,第一时间便经由大明驿路,仅是几日功夫便已经传到了京城,送到了内阁乃皇上那里。

    啪!

    身穿着素白色道袍的嘉靖阅览着由内阁两位重臣送过来的奏章,当即将这一份急奏狠狠地砸在地上,那张削瘦脸庞显得是怒不可遏。

    却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是今年以来,已经有太多的事务令他是大动肝火了。

    在北边的最新战事中,鞑靼俺答从大同入山西,掠五台、崞县等地,而俺答的部族还攻陕西米脂等县,简直将大明视为他鞑靼的粮仓了。

    现在一茬茬不好的事情纷扰于他,这分明就是在干扰他的修道大业,故而才让他迟迟得不到突破,这简直是罪大恶极。

    “圣上请息怒!”

    老严嵩和徐阶就候在外面,严嵩是坐在绣墩上,而徐阶是站立着。当在看到嘉靖的举动后,二人当即颤颤抖抖地行跪拜之礼道。

    嘉靖的火气已经放出,作为大明亿万子民的君王,却没有过于压抑怒火的意思,直接对着严嵩征求意见道:“严阁老,这事该当如何决断!”

    “微臣认为,当务之急,应当责令广东尽力剿倭。凡不尽力责,将其撤职!”严嵩耸着耳朵仔细倾听,沉思后便是提议道。

    实质上,他已经将意见票拟在奏章上面。

    若是以往的话,他恐怕会进行随机应变,但现在他终究是老了。他的脑子已经无法完成这么大的转变,不能即刻制定出符合帝意的方案,便还是照着先前的票拟意见说出来。

    嘉靖的眉头微蹙,目光落在那张票拟纸张上,脸色显得有些犹豫的模样。

    倒不是这个方案有问题,而是这个的后果太轻了。若是事事地轻处,每个官员都能够安安稳稳的,他的修道大业必然会屡屡受到这种事情的干扰。

    而如今,他希望能够大动干戈,对相关人等进行严惩,让到这种烦心事少点发生。

    “皇上,微臣认为这事非同小可!倭国位于大明之西,广东位于大明之南,今发生如此严重的倭患,并非没有前因,微臣建议当追根溯源!”

    在嘉靖还没有拿定主意的时候,徐阶的眼睛突然一亮,当即进行谏言道。

    老严嵩默默地扭头望了一眼这个经他推荐入阁的后辈,自从这个后辈去年阁臣九年任满,被皇上加授了吏部尚书,却是屡屡露出了锋芒。

    一位兼任着天官的内阁次辅,若不是他还深受隆恩,真的说不准是谁压谁了。哪怕如今,亦是更多的官员往着徐华亭家里跑,而他的地位无疑受到了挑战。

    嘉靖的眉毛挑起,来了些许兴趣地询问道:“徐阁老,应当如何追根溯源?”

    “微臣以为不辩不明,建议举行延议!”徐阶抬起那张显得刚直的脸蛋,望着嘉靖认真地提议道。

    嘉靖有些意动,但没有当即做出这个决定,而是期许地望向年迈的严嵩询问道:“严阁老,你以为呢?”

    老严嵩并不明白徐阶葫芦里卖什么药,但还是从嘉靖的口气中感受到他的意志,便是认真地施礼道:“老臣附议!”

    廷推和廷议是大明最富有特色的政治会议,前者是决定重要的人事任命,后者则是讨论重要的朝廷大事,而有资格参加会议的官员仅是内阁大学士,六部尚书、侍郎,都察院左右都御史,通政司使、大理寺卿。

    消息一经传出,却是引发了官场的广泛讨论。

    虽然这次是徐阶主动提议进行廷议,但谁都不以为徐阶是要壮士断腕。这潮州动荡的主要负责人无疑是两广总督王钫,但任何事情都不能以常理度之。

    不然昔日的浙直总督张经明明杀敌近二千人,立下抗倭以来第一大战功,但却被撤职治罪,并被斩首于西市,这朝廷及圣上的意志才是关键。

    特别徐阶现在的官声要强于严嵩,而严嵩的权势更多还是来源于圣上的恩庞,而他最近屡番力推延议,无疑更能赢得重臣的好感。

    次日下午,廷议便在西苑的紫光阁举行。

    二十余名大明最重要的官员鱼贯而入,如同朝会般分立两排,接着齐齐对着坐在龙椅上的嘉靖行了跪拜之礼,一并高呼万岁之声。

    嘉靖坐在龙椅之上,很平淡地望着这帮朝着他跪拜的重臣,显得已经是习以为常,朝着站在旁边的黄锦递了一个眼色。

    “平身!”

    黄锦操着太监特有的声线,对着下面的官员道。

    众官员纷纷起立,但严嵩年事已高,早已经得到了恩赐,在冯保送过来的锦墩上坐下。只是他的精神明显欠佳,那双眼睛是微微地眯起着。

    他跟圣上一般,并不喜欢如此吵吵闹闹的场面,但今日却不得不打起几分精神。毕竟事情一旦经过廷议,便会当即执行,不会有过多的挽回余地。

    这次廷议刚开始,便是弥漫出一股火药味。

    左都御史周廷大步上前,便是大声地炮轰道:“倭寇于大明之西,何为跨过福建而犯广东,臣以为皆因福建巡抚肖敬辉剿倭不力,纵倭贻患两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